第八百零三章:杀(1) - 神兵奶爸

第八百零三章:杀(1)

第八百零三章:杀(1) 飞机轰隆隆的起飞,碍于身份影响,朱老没有亲自来送林昆,老管家倒是亲自过来了,临分别时笑着对林昆说,中港市那边的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 剩下的不用老管家说,林昆知道姜峰和谭燕要遭殃了,这可不怪他心狠,要不是那一对狗男女打他的主意,他又何必大老远的跑到燕京来向朱老求助。 谢过了老管家,也让老管家代谢朱老,林昆转身走进了检票口,老管家一直等林昆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才离开,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背影,老管家的心情也是颇为激动,朱家香火旺盛,新的一代里不乏杰出的青年,但这么多年接触下来,还没有哪一个给他的印象比林昆好,朱老看人的眼光是不会错的,他老管也一样,这或许也真应了当初为朱府建宅的那位风水大师的话,保朱家香火旺盛,每一代都有人杰…… 宋家府邸。 宋歆艺陪宋老爷子吃过早餐就去上学了,宋老爷子并没把朱老告诉他的话告诉宋歆艺,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年轻一辈的事,还是顺其自然一点的好,他这个一把年纪的老头,只帮把握个大致的方向就行了,至于最终是什么结果,就看老天爷怎么安排了,他心里其实也挺矛盾,倘若朱家和宋家将来真的联姻了,那四大家族另外的两个大家族会老老实实的看着? 坐在去学校的车上,宋歆艺一直若有心事,突然对司机说:“先不去学校,去机场!” 这司机可不是普通的司机,兼着保镖的身份,马上调转了车头就向机场驶去。 林昆已经坐上了飞机,订的是经济舱的票,相貌怡人的空姐微笑着过来,检查手机关机并叮嘱系好安全带,林昆系上了安全带,并把手机关机。 宋歆艺从车上下来,便拨了林昆的电话,结果对面传来的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明知道一定是上了飞机,可宋歆艺还是有些倔强的不死心,脚上穿着一双旅游鞋,噌噌噌的就向机场里跑去,身后保镖紧跟着,大小姐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就是揪下了脑袋也担当不起。 此时,朱老刚刚回到车上,看着眼前一道熟悉的人影向机场里跑去,嘴角自然的一笑,心里头喃喃的道:“这么看来,朱宋两家的联姻肯定是差不多了。” 宋歆艺冲进了机场,靓丽的身影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她站在机场的安检前,小胸口起伏着,脸上已经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眼神中是说不出的复杂。 保镖追了上来,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过了能有一分钟,宋歆艺回过头,笑着对保镖说:“我们走吧。” 飞机降落在中港市机场,林昆在飞机上美美的睡了一觉,林昆给李春生打了个电话,这小子自从结婚以后,不是出去游玩,就是关在家里过二人世界,要再不让他出来见见自己,再过几天恐怕都把他这个师傅给忘了。 林昆取了托运的包裹,里面装着给澄澄和小海冬青、小灰灰的礼物,另外也有蒋叶丽和楚静瑶的包包,他也多买了几个不同款式的,分别另外几个小丫头,自己这好不容易的进了趟京,不给众美女带点礼物也说不过去。 林昆点了个烟卷叼上,扛着大包小包,如今的他和刚来中港市那会儿有些区别了,那时候穿着一身的地摊货,扛着一个破帆布行李包,没辙,谁让在漠北被老胡那老小子压榨了那么多年,如今穿的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也是干净利索,身上扛着的包裹也是新买的,不管什么质量什么牌子,毕竟是新的。 熟悉的海风吹在脸上,林昆嘴角挂着笑容,还是这熟悉的地界有亲切感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但马上忍不住的就咳嗽了起来,这一咳嗽就牵动了昨天后背的伤,疼的他喉咙隐隐的一咸,那鳄鱼对他造成的伤害还真不小。 赶紧把烟头掐灭了,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才把胸口翻腾起的憋闷压了下去。 咳咳…… 林昆握着拳头放在嘴边干咳了两声,李春生那小子过来至少也得个二十分钟吧,怕时间晚点就没给这小子提前打电话,林昆转过身到旁边的一个露天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他的屁股刚落地,眼前忽然一道冷风吹过来,他的眉头立马一皱,警觉的抬起头,这道冷风普通人可能感觉不出,但习惯了刀尖舔血,经历了无数杀戮与九死一生,林昆马上就察觉出这是一道杀气,一道实质化的杀气! 不远处,一个女人走了过来,这是一个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都足以称的上是美女的女人,她有凹凸有致的身材,冷艳逼人的长相,一头乌黑的秀发。 只是漂亮归漂亮,这女人浑身上下却是弥漫着一股说不透的阴森之气,像是从死人堆里刚刚爬出来,阳光照在她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层惨白的光晕。 林昆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是她!自从赵磊死后,林昆一直派人追踪她的下落,她杀死了赵磊手下的李老大和黄蝎子,更可恨的是杀死了熊天仁! 林昆答应过耿军狄要替熊天仁报仇,熊天仁帮过他,他也没理由不报这个仇! 林昆嘴角冷冷的一笑,目光里两道实质化的寒光光芒射出,陡然间整个人的气势攀升到了极点,仿佛刚才还是一个普普通通晒太阳的年轻人,此一瞬间便化身了一身寒光闪耀的漠北狼王,狼王的眼中没有生,只有死! “林昆。” 女人走到了近前,停在了五米之外,嘴角阴测测的笑着,像是来自地狱的妖精。 “我到处派人找你。”林昆淡淡的笑着说。 “换个地方吧,这地方人多眼杂,我怕待会儿我动手,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女人笑的阴森自然,就好像说我要杀你这件事,跟请你喝茶一样。 “走吧。” 林昆站了起来,扛上了肩上的行囊,当先的向机场旁边的一片荒芜之地走去。 中港市的机场建在郊区,周围都是还未开发的荒地,荒地上有一片天然的树林,周围又是七零八落的破旧房屋,房屋已经空了,拿了拆迁款的老百姓都住进了高楼大厦,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谁还会留恋这块贫瘠之地。 走进树林深处,此时冬季,树叶凋零,地上是厚厚的杂草和凋零的树叶。 周围荒无人烟,林昆将行李包轻轻的放下,不等他转过头,身后一道冰冷的杀气就杀了过来,这感觉就像是一颗子弹飞过来,又像是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刺过来。 林昆不敢大意,这女人的身手他还是略知一二的,一个回身后退,同时左手乌金的红光一闪,鬼畜握在了手中。 叮铛的两声脆响,鬼畜和两把长匕首交击在一起,明媚的阳光下亦能看到迸溅出来的火星。 林昆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后背微微一颤,一阵抽搐般的疼痛自伤处传来。 青蛛没有急于攻击,嘴角阴测测的一笑,打量着林昆说:“你受伤了?” 林昆呵呵笑道:“杀你没问题!” 青蛛摇摇头,“几年前我们就交过手,那时候你不能赢我,现在又如何呢?” 林昆眉头一皱,“你到底是谁?” 青蛛阴测测的笑道:“怎么,我这张脸你已经完全认不出了?你仔细看看……” 林昆微微的眯起眼睛,旋即皱着的眉头猛然松开,“是你!青蜘蛛!?” 青蛛冷笑一声:“呵呵,还算你有点眼力,今天你就是死了也不能瞑目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我现在已经改名了,我叫青蛛,青蜘蛛已经死了。” “呵呵。” 林昆嘲笑了一声:“好好的男人,硬变成了女人,你这个心理变态的玩意儿,几年前我是没能杀了你,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你死,替我的朋友报仇!” 林昆脚下一个箭步蹿出,手中的鬼畜乌金光芒大盛,向着青蛛就刺了过来,林昆嘴上不说,态度也是极其的坚决,但他自己的心里却清楚的很,这一战他是凶多吉少,只能拼尽全力,后背的伤对他的影响很大,后背是人凝力的根本,他现在根本无法动用百分之百的力量,如果是对上普通杀手或者佣兵,他倒是全无惧然,关键是对上青蜘蛛,这位黑蜘蛛组织里的三当家…… 青蛛冷冷的一笑,手中的两把匕首唰唰的甩了出来,一把冲着林昆的眉心,另一把冲着林昆的心窝,这两把匕首飞行的速度极快,闪电一般的就到了林昆的身前。 林昆抬起鬼畜格挡了飞向额头的一击,同时身体猛然一侧,嗤啦一声响,还是没能完全躲过奔向他胸口的匕首,匕首贴着他的胸前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羽绒服里的棉絮飞出,胸前也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同时一阵钻心的疼痛蔓延开来。 林昆脚下未停,整个人凌空旋转着翻腾起来,手中的鬼畜向着近在咫尺的青蛛的脑门力劈下来,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起身的一瞬间,忽然感觉周身上下一麻,自己的动作仿佛都慢了几分,这不是背上的影响,而是…… 砰! 一声闷响响起,林昆手中的鬼畜劈空,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他才刚刚落地,就被青蛛猛的一脚踹中,整个人凌空向后倒飞了出去,摔出去足有五米远。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林昆捂着胸口,脸色瞬间苍白起来,目光幽怨的瞪着青蛛,“卑鄙,那匕首上有毒!” “呵呵,我们黑蜘蛛本来就是杀手组织,我们生在中越的边境,大自然里有的是宝贝,不用的话也是浪费,你中的是中越大山里的盲蛛毒,不会马上死,但伤口会慢慢的腐烂,等到淤积到一定程度,就全身溃烂而死。” 青蛛笑盈盈的向林昆走过来,“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难受,我马上会给你一个痛快的!”说话间,手中又多了两把匕首,寒光凛然阴气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