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鳄口救人 - 神兵奶爸

第八百零一章:鳄口救人

第八百零一章:鳄口救人 小男孩抬起那泪眼婆娑的小脸,向林昆看了过来,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那恐惧而又充满泪水的小眼睛里充满了感激。 林昆回过头冲宋歆艺笑着说:“待会儿可能有些残暴血腥,你最好闭上眼睛。” “你要干嘛?”宋歆艺恐惧的说。 “放心吧,我一定没事的。”林昆笑着将宋歆艺的手从胳膊上拿开,然后又摊开手掌在宋歆艺的眼睛上抹了一下,宋歆艺呼吸微微颤抖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围观的众人远远的让开,一个个满脸紧张的看着林昆,林昆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冷的一笑说:“不管你花了多少钱,今天这条鳄鱼是保不住了,你有意见么?” 中年那人连连摇头,“没意见……”他又不傻,事情发生在他的摊位上,小男孩要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小男孩的家人一定不会放过他,法律也不会放过他。 林昆嘴角突然冷的一笑,一个箭步就向鳄鱼冲了过去,于此同时他浑身上下弥漫开一股强大的气场,笼罩向了那只红着眼睛的鳄鱼,这条鳄鱼之所以没有马上对小男孩进攻,是因为他被人类伤害过,对人类还是心有畏惧的,但一旦被外界再刺激一点点,它马上就会暴怒的失去理智,会进入到不顾一切的厮杀状态。 鳄鱼感觉到了背后的危险,猛的一回头,张开那满嘴森白的獠牙,向着林昆喷出了一团腥臭冰冷的气息,与此同时它那尤如铁甲一样的尾巴,横的就向林昆甩了过来。 都知道老虎的尾巴硬如钢鞭,抽在石头上能把石头抽断,这鳄鱼的尾巴可比老虎的尾巴还厉害,林昆不敢大意,赶紧一个侧身向一旁躲去,这鳄鱼不是人工饲养长大的,在野外生存捕猎的技能娴熟的很,张开着大嘴紧追着林昆就咬了过来。 鳄鱼的尾巴贴着林昆的脸颊扫了过去,劲风呼啸,抽打在脸颊上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林昆脚尖点地,一个起身迎着鳄鱼的那张过来的大嘴巴就劈了下去。 围观的众人顿时惊呆了……这家伙是疯了么,居然徒手就向鳄鱼的嘴巴砸去,他的拳头怎么可能比鳄鱼的牙齿硬,鳄鱼会把他整条胳膊连着骨头咬下来的! 慢着…… 站在最前面的人已经有发现的了——他的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形状怪异的长锥子…… 林昆左手握着鬼畜,狠狠的向着鳄鱼那大嘴就抽了下来,嗤的一声割裂般的声响,本来凶悍的鳄鱼忽然发出了一声吃瘪的痛叫,痛叫声像是两块生铁在一起摩擦一样,听的人耳鼓一阵发麻。 趁着大鳄鱼吃瘪痛叫之际,林昆抓准了机会,狠的一脚就向大鳄鱼的脑袋踩了下来,这一脚的力道巨大,任这条三米长的大鳄鱼也毫无脾气的被踩了下去。 鳄鱼的脑袋被踩在了地上,挣扎了一下硬是没能把头抬起来,林昆也不给这头畜生留机会,两只手同时握住鬼畜,对准着鳄鱼的天灵盖唰的一下刺入。 就听铿的一声轻响,那本来坚硬如同铠甲的鳄鱼皮以及皮下裹着的坚硬如同铁板的头盖骨,硬生生的被刺了进去。 嗷哦!!! 鳄鱼发出一声撕裂心扉般的惨叫,拼命的挣扎起来,它那一双本来血红的眼珠子向外暴凸,大嘴巴竭尽全力的想要张开,想要将蹲在它头上踩着它脑袋的林昆给掀翻下来,奈何林昆始终纹丝不动,脚下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强,大鳄鱼猛的一甩尾巴做最后的挣扎,这尾巴不偏不移的却是向小男孩甩了过去。 小男孩还是纹丝不动的站着,望着马上就甩至眼前的鳄鱼尾巴,脸上露出了惊慌骇然的表情,林昆刚才让他站着别动,他就一直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 大鳄鱼的尾巴是冲着小男孩的脑袋甩过去,这鳄鱼的智商还没达到懂得‘围魏救赵’的地步,它这一击完全是无意识的挣扎所致,但对于小男孩来说却是致命的。 紧要关头,林昆赶紧拔出了扎在鳄鱼头盖骨的鬼畜,一道冰冷的血柱喷了出来,他整个人快速的一个掠步,背对着扫过来的鳄鱼尾巴,将小男孩抱了起来,他本来是想抱起小男孩赶紧躲闪到一边的,奈何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一点。 啪! 鳄鱼那粗壮的大尾巴结结实实的抽在了林昆的后背上,林昆肌肉本能的绷紧,缓解了大部分的力量,但胸口此时还是一阵的憋闷,与此同时后背的脊椎就像是被抽断了一样,好在这头鳄鱼已经是强弩之末,扫完了这一记尾巴之后,脑袋刚刚抬起来就又重重的跌了下去,喘息了两声,便彻底断了气。 站在一旁一直不敢向前的保安,这时才亦步亦趋的走过来,确定鳄鱼断气了后,几个人才一起长长的松了口气。 宋歆艺早已经睁开了眼睛,几乎看到了林昆跟大鳄鱼搏斗的整个过程,望着地上的鳄鱼尸体,再望向林昆,先是愣了愣神,然后才向林昆跑过去,“你没事吧!” 林昆把小男孩还给了他母亲,小男孩的母亲感激涕零,就要给林昆跪下来磕头,林昆一把搀起了小男孩的母亲,笑着说:“以后还是少带孩子来这种地方。”说完,回过头看向一脸紧张的宋歆艺说:“我没事,你没被吓到吧?” “真的没事?”宋歆艺向林昆的后背看了看,紧张的说:“刚才明明……” 林昆笑着说:“真没事,我们走吧。” 小男孩的母亲突然向林昆叫道:“恩人,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么!回头我和孩子他爸,我们一家人好登门感谢你!” 林昆笑着说:“不用了。”转而摸了摸小男孩的鼻子:“小家伙,刚才你很勇敢,是个小男子汉。” 小男孩还没从刚才的惊慌中完全回过头,抬起头,一双小眼睛木讷的看着林昆,怯弱的道:“谢谢叔叔。” “不用谢,再见啦!” 林昆笑着向小男孩挥挥手,又向小男孩的母亲打了个招呼,和宋歆艺一起向人群外走去,围观的众人已经从震惊中回过了神,马上给两人让开了一条路,并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林昆和宋歆艺从二楼下来,林昆笑着对宋歆艺说:“你等我一下,我去趟卫生间。” “哦。”宋歆艺若有心事的答应了一声,看着林昆的背影,突然叫住他,关心的问:“你……真的没事么?我是说,我是说你的后背,刚刚被鳄鱼的尾巴……” 林昆笑着说:“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说完,咧开嘴角,笑容故意更灿烂了几分。 “没事就好。”宋歆艺笑着说,等林昆转过身,她又长长的舒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林昆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一个隔间的门,脚底下突然一软,整个人向前摔倒,好在一只手撑住了墙,紧接着张开了嘴,一口浓浓的鲜血应声吐了出来,吐完之后他整个人都觉得轻松多了,慢慢的直起腰,伸手摸了摸刚才被鳄鱼尾巴抽中的地方,已经高高的肿起了一大块,好在身上穿着羽绒服缓解了一下,要是赤裸着上身被抽中,就那鳄鱼最后拼命挣扎的一击,不说抽断他的脊椎,肯定也是要抽的皮开肉绽。 林昆一边用手揉着肿起的地方,一边忍不住的呲牙咧嘴倒吸冷气,他娘的真疼咧!他这可不是在瞎揉,是尽量让受伤的地方血液畅通一些,缓解伤势。 宋歆艺在外面等了十多分钟林昆才出来,林昆洗了把脸,脸上还沾染着水迹,宋歆艺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关切的问:“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林昆笑着揉揉肚子说:“肚子有点不舒服。” 宋歆艺小脸顿时一红,哦了一声。 给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买完了礼物,林昆和宋歆艺去一楼专门储物的柜台领出了给澄澄买的礼物,然后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两人一起向中南海驶去。 一听说是要到中南海,司机师傅忍不住的打量后座上的这一对小年轻,心里头暗暗嘀咕着,不知道这又是哪一家的大纨绔啊! 一路上林昆身体坐的笔直,后背不敢往座背上靠,见宋歆艺有些狐疑,他又只好轻轻的坐下来一点,然后咧嘴冲宋歆艺笑了笑,随便找个话题揭了过去。 中南海的正门口,朱家的车和宋家的车分别在等待,林昆笑着宋歆艺说了声再见,宋歆艺也笑着冲他挥了挥手,林昆向着朱家的车走去,宋歆艺突然叫住他:“喂,你手机号多少……” 林昆回过头,小姑娘羞红着脸颊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笑的灿烂的冲他说:“以后去中港市的话,你可要尽地主之谊哦!” 林昆笑了笑说:“你手机多少?” 宋歆艺疑惑了一下:“啊?” 林昆笑着说:“我打给你!” 宋歆艺开心的笑了一下,“136……” 林昆拿出手机拨出了电话,马上宋歆艺的电话响了,林昆笑着说:“我叫林昆。” 宋歆艺笑着说:“我叫宋歆艺。” 林昆笑着说:“有机会再见了。” 宋歆艺笑着点点头:“有机会再见。” 林昆坐进了车里,宋歆艺也坐进了车里,车里坐着管家阿福,阿福回过头想要和宋歆艺打个招呼,却发现小丫头正出神的望着窗外,眼神里隐隐不舍,管家阿福笑着转过头,冲司机说道:“开车。” 林昆回到了朱家,直接来到了朱老的府邸,路上又遇见了朱正纲和李春春,林昆冲朱正纲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朱正纲却是正眼都不瞧他,身旁的李春春更是高傲的仰起了脖子,贴着林昆擦肩而过。 林昆脸上轻轻一笑,心里头却是无奈的摇摇头,朱老待人谦逊和蔼,这朱正纲身为朱老的孙子,怎么一点爷爷的风范都没有,就这样的人将来能掌朱家? 朱正纲和李春春走远,李春春回过头偷偷瞥了一眼林昆的背影,转过头小声的对朱正纲说:“正纲,老管家说那是他的远房亲戚的侄子,我看怎么不像呢?” 朱正纲阴阴的一笑:“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