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救人不留名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九十六章:救人不留名

第七百九十六章:救人不留名 跳下去的是一个女生,不过不是因为妒忌宋歆艺的美貌,也不是因为表白失败,而是复读了一年之后,仍然没有考上自己理想专业的研究生,压力大而又灰心绝望的情况下,选择在这大冬天里跳下了那冷冰冰的湖水里。 燕京的冬天很冷,但学子湖却从未结冰,有人解释说这是因为这湖建成的时候,是按照一个国学风水大师的指点建造的,占据了风水宝地,保佑整个燕京大学,到了冬天也不结冰是因为有灵气汇聚,严寒不侵。 要说封建迷信不可信,国学风水可和封建迷信大不相同,许多的大学里甚至都开这种国学的风水课,这门课程讲的重点倒不是风水,而是通过易经阐述为人处世的道理,以及一些自然社会中存在的规律与关系。 跳水的女孩是从湖心亭的位置跳下去的,湖心亭里散落了很多的书本,湖里也有,都是那跳湖的女生扔下的,湖岸的两侧这时已经围满了学生,学校的保安这时也赶过来,几名保安正在湖心亭里急的团团转,心里都着急,但却没人敢从湖心亭里跳下救人,两岸的学生们也是同样,大家都着急,但就是没人敢跳下去,那可是湖心的位置,湖底下有厚厚的烂泥,人下去之后一旦被陷住就是九死一生。 “歆艺,怎么办,那位学姐要被淹死了!”糖糖是个善良的小丫头,最见不得这种事情了,但她也没什么主意,她是会游泳,但她不敢跳湖救人啊。 宋歆艺咬了咬牙,比起湖岸两边慌乱的学生们,她的目光很快锁定了湖岸旁边的一个小树林,那里正好堆着几根修理下来的树杈,她快速的拣起一根大树杈,向着湖心亭的就跑了过来,将树杈伸向水面,正好能触及到落水的学姐的位置,周围的保安和学生们纷纷的向着水里喊:“抓住,快抓住啊!” 落水的女生在水里挣扎着,她不是没看到伸向自己的树杈,心里头抱着必死的决心,根本不去抓那树杈,而且还反的向湖心里挣扎了几下,离那树杈越来越远,这可让岸边的人急坏了,大家伙纷纷的开始劝说,可这个节骨眼上,劝说根本就没用,再这么下去用不了两分钟,她就得沉下去了。 这时,忽然一个人影冲进了湖心亭,他快速的脱掉了身上的外套,然后噗通一声跳进了湖里,岸上的人顿时炸了锅了,这一个还没救上来呢,又有人跳了! “又有人跳湖了!” “快救人啊!” “这可怎么办!” “报警了,可警察什么时候到啊!” …… 岸边上此时不光只有学生和保安了,还来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人是越来越多,可都无计可施,只能瞪着两只眼睛满脸的焦急。 “看,那人不是跳湖的!” “他是去救人的!” “快,快把那女生救上来!” “小心啊!湖底有烂泥!” …… 宋歆艺和糖糖此时都在湖心亭里,看着湖里的人向那名渐渐沉下去的学姐游去,糖糖紧张的小拳头攥紧,整个人靠在了宋歆艺的身上,宋歆艺也是皱起了眉头一脸的紧张。 咕噜噜…… 湖面上泛起了一连串的水泡,游向落水女孩的那个人突然沉了下去,岸上的人的额头上全都是一层冷汗,有的悲观的大喊:“完了,一定是被烂泥陷下去了!” 所有人屏气凝神,偌大的学习湖畔,人山人海的人群,一时间竟没有一丝的嘈杂,大家都在焦急,都在内心里向那位勇于跳湖救人的小伙子祈祷。 咕噜噜…… 咕噜噜噜噜…… 水面上又泛起了一连串的水泡,本来清澈的水面上浮起了一层的烂泥,岸边的众人似乎能想象的到湖底的小伙子正在那儿挣扎着,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的凛然无措起来,这会儿那名落水的女生也消失在了水面上,这一下可是两条人命啊,岸边的学校领导焦急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学校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他们相关的领导肯定是要受到严厉的处罚的。 短短的一分多钟的时间,对于岸边的众人来说,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就在众人心如死灰的同时,湖面上突然飘起了一团乌黑的秀发,紧接着那个落水女生的头露了出来,她还有呼吸,大口的吐了一口湖底的烂泥水后深深的喘息了一声。 紧接着湖面上又露出了一个脑袋,是刚才跳下去的小伙子,他露出水面也是大口的喘息了一声,然后就抱着落水的女生向湖心亭这边游了过来。 “太好了,人没事!” “我的天啊!” “万幸万幸!” …… 岸边响起了众人的欢呼,小伙子抱着女生游到了湖心亭旁,湖心亭里的保安赶紧伸出手抓住女生的胳膊,将她给拽上了岸,女生这时又昏迷了过去,岸边的人赶紧组织急救,小伙子默默的从湖心亭旁爬了上来,拣起了地上的外套穿上,默默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小伙子从宋歆艺的旁边路过,宋歆艺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的模样有些狼狈,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脸颊上海沾染着湖底烂泥的痕迹,身上也有一股烂泥的臭味,但宋歆艺丝毫不介意这些,嘴角微微的勾起,想要过去和这个勇敢的小伙子打声招呼,心里稍稍犹豫之际,这位救人的无名英雄却已经走出了湖心亭,岸边的一对男女迎上了他,关心的在那里问着什么,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学校里的人,望着那湿漉漉的狼狈的背影,宋歆艺的心底不知为何突然遗憾了一下,或许自己刚才就该勇敢的叫住他,冲他露出一个笑脸,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再或许…… 缘分有时候可能就是这样,不经意的擦肩,换不来的回眸,你不勇敢,就只能遗憾。 可即便明白这个道理,心里却还是提不起勇气,宋歆艺感觉自己平静了二十年的心,忽然间被触动了一下,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令她微微的惶恐不安。 林昆浑身湿漉漉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他只是一心的想要救人,可不想留什么美名,所以趁着那些老师学生都在关心溺水的女学生的时候,赶紧逃之夭夭。 金凯在一旁打趣道:“救人不留名,你小子高尚啊!不错,哥很骄傲啊!” 闵小优白了金凯一眼:“你骄傲什么,赶紧带昆子回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金凯嘿嘿笑道:“我有这样的兄弟我骄傲,不过昆子,哥真没料到今天会有这么一出,哥只是想带你来逛逛这华夏的名校,没想到遇到有人跳湖。” 林昆笑着说:“这湖底有怪物,刚才差一点把我吃了。” “什么!?怪物!!!”金凯和闵小优同时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哈哈!”林昆笑着说:“逗你们玩呢,要说这水底真有怪物,那就是烂泥,刚才我好不容易挣脱出来了,那烂泥裹着人一点一点的往下下。” “切,你小子,没事吓呼我和你嫂子玩呢!”金凯一脸不屑的说。 “就是啊,吓死我了。”闵小优道。 林昆随着金凯和闵小优回到了他们的住处,金凯和林昆的身材相仿,但比林昆要胖一些,不过他的衣服林昆倒也能穿,林昆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金凯和闵小优硬拉着林昆去商场里要给他买一套新衣服。 金凯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带着林昆专门往那些品牌的专卖店里逛,而且都是那种特高档的品牌,一身衣服下来怎么也要万八千的,林昆觉得太奢侈了,就从大商场里出来,找了一个平民的专卖店,简单的买了身衣服套上。 买完了衣服就是吃饭,金凯在燕京城待的也有一段时间了,找了一家正宗的东北菜馆,三个人便吃喝起来,中途林昆接了一个电话,是蒋叶丽打来的,蒋叶丽把南城区目前的情况跟林昆说了一下,那谭燕已经着手将赵磊名下的场子收了过去,另外海岸边的码头也被她统一收纳管理了,有政府的人撑腰,也没什么人敢拦着,另外南城区海岛上的那个‘世外桃源’农贸市场,谭燕也有意要一起收纳过去,今天刚来百凤门找他,说是想谈谈合作。 林昆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笑着说:“那你就跟她说,我过两天就回去了,回去了再和她慢慢谈,其实也没什么可谈的,她这摆明了是要来抢么。” “嗯,有姜峰在背后给她撑腰,还有一些不知道的神秘关系,这女人贪的也真够狠的。” “她这是要借这个势头把我们百凤门给压下来,压下来百凤门后,她接着还会对中港市的其他大佬动手,这女人的野心太大,背后又有诸多的政界大佬给撑腰,人家狂也是有狂的资本,呵呵。”林昆笑着说。 蒋叶丽压低声音道:“不行的话,我就安排人去做了她。” 林昆笑着说:“别,这么做太低级了,再说这女人不简单,身边也肯定有过硬的保镖,我们真要是做了违法的事情败露了,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麻烦,等我回去吧,我好好的和她谈谈,跟她谈谈人生,谈谈做人的道理。” “嗯,那我这边先拖住她。” “不用拖,她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也没几天折腾劲儿了,就让她折腾个够吧。” “呵呵,好!” 挂了电话,林昆回到了餐桌前,金凯问:“谁啊,吃饭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林昆笑着说:“中港市那边,又新蹦出来一个女的,打我场子的主意。” 金凯道:“靠,这女的不想活了啊!” 林昆忽然话锋一转,问:“凯哥,你说我要是统一中港市的地下世界,金爷爷会不会反对?” 金凯脸上的表情一滞,犹豫片刻,道:“应该不会。”咧嘴一笑:“因为你是我兄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