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朱宋二老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九十四章:朱宋二老

第七百九十四章:朱宋二老 离开李家,林昆打电话约了金凯,金凯这会儿和闵小优还在燕京呢,忙活着分店的事,金家老爷子早年打打杀杀,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后来渐渐的做起了正当的生意,在中港市做起了金行的生意,现在生意发展了,直接将分店开到了燕京。 听说林昆来了燕京,金凯马上就兴奋的不得了,两人约好在金凯新开的金店里见面,林昆打了辆车便过去了。 金店开在一块儿繁华的商业区,规模算是中等,金凯见了林昆便大倒苦水,这燕京城的地价实在是太贵了,就光租这么一个店面,就花了一大堆的钱,要是搁在中港市,这一年的租金都够买下相同规模的门面了。 林昆只能笑着安慰,租金贵客流量也大,终归是赚回来的。 金凯马上抬起手搭上了林昆的肩膀,前一秒钟还是满脸的苦不堪言呢,这会儿换上了一副坏坏的笑脸,“我可都听说了,你把赵磊那小混蛋给整死了!” 林昆笑着说:“可不能这么说,是他自己作死的,我一直都是个仁慈善良的人。” 金凯嘿嘿的笑道:“对对对,是他自己作死的,甭管他是怎么死的,这小子死了我开心,今天晚上咱们哥俩找个地方好好的痛饮一顿,庆祝这小子归西!” 林昆笑着白了金凯一眼,“我说凯哥,咱哥俩喝酒,非拽上那小子干嘛?” “呸呸呸!”金凯笑着说:“对对对,咱哥俩喝酒不拽上他,那就当是给我兄弟来燕京接风洗尘,同时庆祝我兄弟统一南城区,以后在中港市声名远播!” 林昆笑着看向一旁的闵小优,怀孕后闵小优就不再化妆了,不过依旧十分漂亮,“嫂子,今天下午可能需要你帮忙了,我想买两个包,不知道去哪买。” 闵小优笑着说:“你要买什么包?” 林昆笑着说:“我也记不住名字,等等……”林昆打开了手机,从里面翻出了一条短信,那是蒋叶丽给他发过来的品牌和款式的名字,另外还有想要的颜色。 闵小优看了一眼,笑着说:“是xxx的包包,我知道这附近就有一个专卖店。” “那太好了!” 林昆转过头笑着对金凯说:“走吧,凯哥,先陪我去逛个商场,晚上这顿我请了!” 金凯哈哈笑道:“这怎么成,你来燕京,如今我也算的上半个‘地主’,这顿饭怎么着也得我请!你要真觉得你嫂子帮你去买包心里过意不去,就给你嫂子也买一个!” 闵小优马上冲金凯递了个眼神,小声埋怨的说:“你胡说什么,那包贵着呢。” 金凯拍着林昆的肩膀哈哈笑道:“贵也没事,反正我兄弟有钱!对不对啊兄弟!” 林昆心里头肉疼,脸上却笑着说:“对!” …… 宋家府邸的大门口,和朱家的大门比起来,气派不减,只是风格更侧重于欧式古建筑,这不是宋家原本的装修风格,而是宋老爷子小孙女喜欢欧式的古典建筑,于是宋老爷子一咬牙就将整个大宅院翻新了一遍,着了一层欧式古典风格。 朱老只带了两个贴身保镖和老管家,老管家上前叩门,宋府的大宅门开了一角,一个穿着得体讲究的老头刚要问是谁,看到老管家后,脸上表情马上一怔,宋府的这位当班的管家和老管家是老乡,两人没到年末空闲的时候还会到一起喝点小酒,两家的主人不对头,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两位老乡间的情谊。 “管大哥,你怎么来了?”说着话,这位管管家的老乡就看见了后面的朱老,脸上的神情顿时有些紧张起来,自家的老爷子和朱老不对付,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老管家笑着说:“我们家老爷要见一见你们家老爷,麻烦你进去通知一声。” “啊?” 老管家的老乡先是惊讶了一声,接着又说道:“好的管哥,麻烦你和朱老在这稍等片刻。” 宋老爷子正在院子里逗小鸟,他今年也是八十几岁的高龄,头发花白,脸上的周围一褶一褶的,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头很好,府上的管家步履匆忙的躬着身跑进来,宋老爷子头也不回的说:“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就不能稳重点?” 管家躬身在老爷子的面前,还喘着粗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说:“朱家的老爷子在大门外求见。” “不见。”宋老爷子冷冷的道。 “哦。”老管家应了一声,躬着身就要退出去,刚退到院门口的位置,宋老爷子又冷冷的问道:“朱炳山是空着手来的,还是带了什么东西?” 管家道:“好像,好像是带了两个小保温箱。” 宋老爷子皱着眉头说:“两个小保温箱?” 管家道:“我也没太看清,好像是。” 宋老爷子冷笑一声:“大半辈子都不说一句话,今天却突然跑到我家里来,真是有意思,你去把他请进来吧,我倒要看看他的保温箱里装的什么宝贝。” “是,老爷。”管家躬着身退了出去。 宋老爷子冲站在一旁的贴身管家说:“小福啊,你说这朱老混蛋来找我干嘛?” 宋老爷子的这位贴身管家也是五十多岁,生的一张憨厚的国字脸,一双眼睛看起来很精明,琢磨了一下说:“恕阿福脑袋不够聪明,猜不出朱老爷子这次过来的目的。” 宋老爷子说:“我也猜不出,算了,不用猜了,等这老混蛋进来,马上就能知道了。” 福管家笑着称了声是。 朱老和老管家以及两位保镖,在老管家老乡的带领下来到宋老爷子居住的院落,如果顺着时光回溯,朱老和宋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在没有遇到玉凤之前,两人是不错的玩伴,同时大家族里的孩子,两人经常互相串门嬉闹,但自从玉凤出现,两人陷入了爱恨情仇中以后,这处院落朱老几十年都没来过了。 如今故地重游,看着昔日熟悉的景物都起了变化,正门后面的那一棵当年他和宋老爷子一起栽下的小海棠树,已经长成了参天的大树,这几十年改变的太多了。 看着朱老神伤,老管家的心里也颇有感慨,朱老年轻时候的事情,他听过一些。 谁的年少不轻狂,谁的年少没有这样那样的回忆…… 宋家老头子坐在客厅的主座上,身旁站着管家阿福,阿福和朱老身边的老管家也相识,两人虽然不是同乡,但老家都属于同一个小县城的管辖,两人对视了一眼,心底同时闪过一抹默契,从两人的角度来讲,都希望彼此的家主能冰释前嫌,这样他们同乡之间的来往也会便利一些,另外如果朱老和宋老真的冰释前嫌了,这对两家的发展都有好处,许多资源可以共享,许多平台可以共建。 宋家老爷子看见朱老,没有说话,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朱老呵呵的一笑,把手里拎着的两个保温箱往前一递,这是林昆这次来燕京特地给他带的海鲜,里面放着冰块保存,新鲜的很。 宋老爷子身旁的管家阿福马上很有眼力见的迎过来,笑着对朱老说了声谢。 也不用宋家老爷子说看座,朱老自顾的就坐下来了,冲着一直绷着脸的宋老爷子说:“老家伙,这么多年没见,你身子骨倒一直挺硬朗的啊,我还以为你快要挂了呢。” 宋老爷子脸色难看,冷冷的回一句:“你不死,我是不会死的。” 朱老哈哈笑了起来,也不和宋老爷子在这件事上纠缠,指着阿福管家拿到宋老爷子跟前的两个保温箱说:“那两个箱子里都不是什么宝贝,中港市带来的海鲜,我没打开看,但我知道那海鲜的质量绝对不是世面上买的来的,你小时候偷吃你爹拿来请客的螃蟹,结果被你打的哇哇叫,这一回没人会打你了。” 宋老爷子脸色难看的哼了一声:“朱老头,你别在这胡说八道,海鲜我收下了,你走吧。” “呵!” 朱老揶揄笑道:“宋老鬼,这可就是你不讲究了,东西收了就要赶人了?在我这可从来没这个道理,你收了我的东西,就得帮我办事,否则的话……” 宋老头吹胡子说:“朱老鬼,你别在这里跟我耍赖,大不了你这两箱臭海鲜我不要了!” 朱老嘿嘿笑道,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宋老头,你小时你爹应该教过你吧,收了的礼怎么也没有道理再退回去,想退的话收的时候就应该考虑清楚不收,再说了,你知道那两箱海鲜是谁送的么?” 宋家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朱老,表面上不动声色,但他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 朱老冲旁边的老管家递了个眼神,老管家走到同乡阿福的面前小声说了一句,阿福回过头看看宋老,然后和老管家一起退了出去,跟着朱老的两个保镖也一并退出。 朱老出门带保镖为的路上安全,只要一迈进宋家的宅子,有没有保镖就无所谓了,这宋家和朱家一样,暗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的高手,普通的杀手自然不用多说,就是世界上顶级的杀手冲进来,恐怕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万万不能。 大厅里只剩下朱老和宋老两个人,朱老笑呵呵的站了起来,踱步到宋老的面前,宋老歪着眼神看他,一副很不待见的模样,道:“想说就说,不说赶紧滚蛋!” 朱老嘿嘿一笑,道:“这么多年了,你这老家伙的好奇心还是那么强,这么多年的修身养性看来还是没改的了你这毛病,看在咱俩多年的交情上,我就告诉你吧……” 宋老毅然决绝的说:“我和你没交情!” 朱老嘿嘿笑道:“老家伙,有没有交情可不是你说的算的。”伸出手在宋老的左腿上拍了一下,那是传说中被朱老打断的那条,落下了残疾,终身跛脚,“还在记恨这条腿呢?当初我们俩是都喜欢玉凤,但你的这条腿还不是装的,都是因为上面的那位不希望我们两家联盟,危及他们家族的地位,现在上面的那位早就换人了,你还装的这么辛苦,装的跟我这么苦大仇深的,别忘了玉凤可就是因为你这条腿才到你身边的,我现在不跟你计较了,你还跟我耍脾气?我给你脸了是不是,别看现在咱都一把年纪了,我照样揍你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