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餐厅闹事(2) - 神兵奶爸

第七十九章:餐厅闹事(2)

第七十九章:餐厅闹事(2) 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刚才还在心里称赞他这便宜徒弟勇气不俗,结果没想到这小子竟突然躲到了自己身后,还大喊了一声:“师傅,揍他们!” 这让林昆忽然想到了星爷的一部电影,里面最经典的台词:“旺财,放……” 也不由林昆多想,迎面的两个煞气腾腾的小青年已经冲了过来,两人不知死活的握着拳头,冲我们林大兵王横拳、勾拳、摆拳的使了出来。 跟这种不入流的无赖,林大兵王向来不惜得动手,直接两脚踹了出去,两个小青年只觉得裆下一阵阴风扫过,脊背上顿时本能的渗出了一层冷汗,紧跟着就听‘砰砰’的两声闷响,声音不说大也不说小…… 啊! 两个小青年同时惨叫起来,惨叫之声尖锐的就像是刀刃一样锋利的割在耳膜上,撕心裂肺之状无以言表,两人捂着裤裆就原地的乱跳了起来。 围观的人一片凛然,凛然的不是两个小年轻那夸张撕心离肺的惨叫,而是他们根本没看清楚怎么回事,这两个小年轻就在那儿蹦跶了起来。 众人愕然之际,两个流氓小青年尖叫之时,四周瞬间归于了静寂…… 就在这时,李春生突然从林昆的背后斜刺的冲了出来,冲着两个捂着裤裆蛋疼惨叫的小青年凌空一个飞跃,啪啪的两记英俊潇洒的飞腿踢出,一只脚踢在了小青年的胯骨上,另一只脚踢在了小青年的肚子上。 两个小青年惨叫着向后趔趄,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李春生稳稳落地,这厮抬手撩了一下他那齐刘海,故意摆出了一副很风骚的姿势。 围观的众人回过神,目光全都唰唰的看向他,也不知道谁第一个鼓起了掌,周围马上掌声一片,众人看向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崇拜、那么的灼热,却完全没人注意林昆,林昆黑着脑门看着他这个便宜徒弟,心里头…… 李春生回头咧嘴一笑,林昆真恨不得打掉这厮的门牙。 两个跟班倒下了,为首的胖子小青年一下子就萎了,捂着他那张被打的五指清晰的大肥脸杵在那儿,看向李春生的眼神里充满了胆怯。 李春生走过去,胖子小青年马上胆颤的道:“别……别过来啊,老子……老子是有身份的,你……你要是敢动我,小心……小心让你倒霉!” 李春生走过去,毫不客气的一个大巴掌就打在了胖子小青年的胖脸上,把胖子小青年打的啊哟一声痛叫,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整个人顿时更萎了。 “你特么不是挺能叫唤的么,再给我叫唤啊!”李春生抬手冲胖子小青年的头打了下来,咄咄相逼道:“就你这怂样还有身份,顶多就有个身份证吧,跑来跟我装逼,还让我给你个交代,你想我怎么交代啊?” 胖子小青年被打的缩着脖子连连倒退,突然抬头吼了句:“我哥是金柯!” 李春生手上动作一停顿,回过头看向林昆,咧嘴笑着问:“师傅,金柯是谁啊?” 林昆黑着脑门摇头。 李春生转过头,啪的一个大巴掌就打在了胖子小青年的肥脸上,怒骂道:“麻痹的,金柯是哪个龟儿子,朝鲜挖煤的还是岛国拍av的!” “金柯是我们新来的局长。”南城区警察局里,沈曼小声的对林昆说。 “局长很牛逼么?”林昆咧嘴笑道,此时他正跟沈曼在警察局的走廊里,李春生和那三个闹事被打的小青年还在里面做笔录,他是被沈曼悄悄带出来的。 麻辣女警花的眉头一蹙,无奈的看着林昆道:“你怎么总是这么能惹事?” 林昆一副很无辜的道:“沈警花,这你可冤枉我了,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就说咱俩的这几次邂逅吧,哪一次我不是正义的化身,将那些黑暗的邪恶势力摧残在脚下。” 沈曼心里暗暗琢磨了一下,还真是那么回事,脸上却仍旧蹙着眉头问:“这次呢?” “是那三个小子不长眼,跑到我徒弟他姐的饭店里闹事了,我这个做师傅的能不管么?”林昆咧嘴笑道:“再说了,我这也算是除暴安良,那三个小子本来就混蛋,不给他们点教训,还真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行了,别说这些了。” “你看看你,刚才问我,现在又不让我说了,要说你们女人真难沟通。”林昆摇头叹道,从兜里摸出根烟点上。 “这里不许抽烟。”沈曼皱着眉头严肃的道。 林昆惬意的深吸了一口,冲沈曼吐出了个烟圈,这烟圈极其的精致,竟然是个心形,他咧嘴笑道:“行了沈警花,干嘛这么认真,这‘心’送你了。” 沈曼皱着鼻子冲烟圈挥了下手,烟圈顿时散了,她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看着林昆道:“我说你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着急担心呢,你们打的可是我们局长的弟弟!” 林昆突然一脸认真的问道:“亲弟弟么?” 沈曼马上心宽了一些,这厮总算是有点危机感了,道:“好像是表弟。” 林昆突然咧嘴一笑,道:“那不就得了,别说是他表弟了,就是他弟弟来了,我也照打不误,你去帮我把那个金柯叫来,我得跟他说说,他表弟砸了我徒弟他姐的饭店,赔钱肯定少不了,还得向我徒弟道歉!” “你……”沈曼无语的看着眼前这厮,这家伙怎么就一点觉悟性都没有呢,自己是看在以前他帮过自己的份儿上,才特意过来告诉他内情,本来是想让他心里有个提防,打的是新局长的表弟,这厮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还要主动去找新局长理论,这不是身上没虱子找痒痒么! 沈曼实在无语,刚要教育这厮两句,给他增加点觉悟性,让他搞清楚现实,走廊的对面走过来了一个一身警服的年轻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肩上扛着两杠三星,这人脸上不怒自威,有着那么一股说不出的嚣张跋扈的气焰,同时又十分的严肃,正是南城区警察局新局长金柯! 才三十多岁就当上了南城区的警察局局长,而且还是两杠三星的级别,重点是这位新局长不是中港市本土的警察,而是直接从省城空降下来的,这就让人忍不住的遐想,这个新局长肯定有着不俗的身世背景。 看到沈曼正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说话,金柯就走了过来,今天是他第一天来警局报道,令他眼前一亮的不是南城局警察局的气派,也不是新同事们的热情欢迎,而是此刻就站在他迎面不远处的漂亮女警花。 中港市盛产美女,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女警花,这多少让金柯感觉到意外和惊喜,从他第一眼见到沈曼开始,心底就已经打定了主意,早晚得将这位美女警花给潜规则了,让她成为自己的玩物! 这位新局长的思想很邪恶,但脸上表现的很严肃,“沈同志,这位什么情况?” “金局长……”沈曼刚开口叫了声金局长,林昆马上就接上了下文,表情依旧吊儿郎当的,一副欠揍的模样,“金局长,我正要去找你呢。” “哦?”金柯眉头一蹙,确定不认识眼前这个一身痞气的家伙,语气不善的反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嗯……”林昆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表弟领着两个小伙伴砸了我徒弟的饭店,你得给我个说法吧!” 沈曼这下更是无语起来,本以为刚才这厮也就是脑袋一热,才说出那么没觉悟性的话,没想到当着新局长金柯的面儿,他还真敢讨说法! 金柯的脸色立马一黑,他表弟徐有庆被打他是知道的,他之所以过来,也是来过问一下这件事,没想到竟然在这儿撞上了打人这家伙,这家伙还口口声声的要向他讨说法,金柯的的眼神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一阵杀气。 他没有直接将矛头指向林昆,稍微愣了一下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故意冲沈曼问道:“沈曼同志,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么?” 金柯故意这么问,一是彰显他作为领导的稳重,另一方面是看沈曼和林昆单独站在这儿,猜想他们的关系肯定不普通,林昆打了他的表弟,他是肯定不会轻饶他的,沈曼也肯定会替林昆求情了,这样一来沈曼就欠他一个人情了,他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跟沈曼拉近关系了。 “金局长,情况……”沈曼刚开口,又被林昆给打断了,这厮直接一针见血的道:“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就不信金局长你会不知道?” 金柯被气的深吸一口气,他以前也是做警察的,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主儿,他黑着脸语气严厉的冲林昆道:“这里是警察局,你最好给我放的规矩点!” “什么规矩?”林昆讥诮的反问,“我这人什么都懂,就是不懂规矩咋整啊?” 金柯黑着脸冲沈曼道:“把他给我带到审讯室,我要亲自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