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宋家有女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九十三章:宋家有女

第七百九十三章:宋家有女 年过七十,身体发福但被酒色掏空了内里的迟家老爷子,躬着身从朱家的会客厅里退了出去,这样掉价的举动,在他的人生中怕是一只手能数过,好歹他也是燕京迟家的老爷子,何时这样低眉顺眼的在别人面前扮孙子过。 而迟家的那两位成天在外面得瑟牛x的纨绔被从特别行动处放出来后,整个人都像是呆掉了一样,眼神木讷,精神失常,似是遭受了极其残忍的酷刑,身上却看不出任何的伤痕,问他们怎了,他们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国安局,特别行动处,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进去能受得了的地方,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同时,纪检委和反贪局的人也退出了对迟家相关人员的调查,这一次算是给了迟家一个威慑,以后行事做人都夹着点尾巴,再有下次就灭了你满门。 迟老爷子回答老家换下了衣服,后背已经湿透了,感觉自己就像是去鬼门关里走上了一遭一般,好在朱家的老爷子没有太为难他,否则的话万劫不复。 平时酒色成性的老爷子把自己关在屋里,相貌可人身材性感的小老婆推开门进来,任凭这小狐狸精怎么勾引挑逗,这老爷子愣是半点反应也没有。 “老爷,你该不会是……不行了吧!?”小狐狸精一副失落的模样道。 “滚!”迟老爷子怒喝,顿时吓的小狐狸精缩成一团,愣是一声不敢吭。 朱家大院,朱老坐在书房里,老管家站在面前,林昆中午不在家里吃饭,说要出去见一个朋友,书房里此时只有朱老和老管家两个人,朱老笑着问:“小管啊,我让你去张罗的事情怎么样了,找到合适人家的姑娘了么?”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找到了。” “哦?” 朱老一下子提起了兴致,“哪家的姑娘啊,你跟我说说具体的情况。” “宋家的。” “嗯?” 朱老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不高兴,老管家笑着说:“朱老你先别不高兴,我把这姑娘的具体情况跟你说说,这姑娘是我筛选当中最合适的。” 朱老没有说话,老管家继续说道:“这姑娘叫宋歆艺,是燕京大二级的学生,学的是政治理论与哲学思想,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一定会踏上官途,而且就宋家的实力来讲,这姑娘将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这姑娘身高一米七二,生的极其漂亮,在燕京大学里虽然没有被评为校花,但决对不比校花差。” 朱老疑惑的道:“不比校花差,那为啥不是校花?” 老管家笑着说:“这姑娘说了,谁要是敢说她是校花,她就抓烂了谁的脸。” 朱老微微一怔,哈哈大笑起来:“这性格好啊,这完全是玉凤当初的性格!”说完,朱老忽然又是一阵黯然的神伤,叹了口气说:“哎,回不去了。” 老管家知道朱老又想起了昔日的旧爱,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过了一会儿朱老又问:“让宋歆艺和昆子相亲,这事宋家的那个老爷子能同意?” 老管家说:“肯定不能同意。” 朱老叹了口气说:“不同意也是正常的,我们两家这么多年来都不相往来,要不是看在玉凤的面子上,恐怕早就撕破了脸皮斗了,最终四大家族估计是要剩下三大家族,我和那老东西的爱恨情仇,这一辈子算是解不开了。” 老管家说:“朱老,这也未必啊,要是宋歆艺和咱们家昆子能在一起,朱家和宋家成了亲戚,这事可就不好说了,宋家的老爷子只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老爷子虽然疼爱孙子,但对这个小孙女是格外的万般爱戴。” 朱老叹了口气说:“是因为这小闺女长的像她奶奶吧,不光性格像,脾气也像。”说着,朱老摇头苦笑道:“七十年前,我错过了玉凤,七十年后,我孙子能和玉凤的孙女喜结连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心里倒是无憾了。” 老管家说:“朱老,只是安排这两个孩子见面的事,还得你亲自和宋家那老爷子谈谈。” 朱老眉头顿时一皱,“宋国青那老混蛋肯见我?” 老管家笑着说:“就当是为了孙子。” 朱老脸上的态度缓和了一下,摸着下巴上那一撮发白的胡须,想了一会儿说:“好吧,那我试试,你马上和宋家的管家联系一下,就会说我要约那老混蛋。” 老管家面露为难道:“朱老,这事是咱们打人家孙女的主意,适当的还是需要放下点……” 朱老顿时眉毛跳动起来,“怎么着,依照你小子这么说,我还得去求那老混蛋!” 老管笑着说:“为了孙子。” 一听到孙子两个字,朱老顿时没了脾气,暗暗的和自己怄了一会儿气,说:“好吧,我朱炳山这辈子就向那老混蛋低一次头,那老混蛋要是敢不给我这个面子,我就……”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消消气,你和宋家老爷子都是大半辈子过来的人了,有什么仇都也该放放了,现在只要是小辈好,你们俩也该不计前嫌了。”说着,老管家抛出个暧昧的眼神,“何况那宋家的小闺女那么出类拔萃,背景我也都调查过了,连恋爱都没谈过,可能是老天爷都给咱们家昆少爷留着呢吧,真要把那小闺女娶回朱家,老爷你就算放低姿态也是赚着的,将来生了孩子还不是跟您姓?” 朱老皱着眉头又思索了一会儿,这话有道理,脸上马上露出笑容,“小管,备车,我这去会会宋家那个老混蛋!” 老管家说:“朱老,不用提前打电话问一下宋老爷子在不在?” 朱老道:“不用问,玉凤去世了这么多年,除了每年年夜饭被每届的国家首长请去吃一顿团圆饭,和去玉凤的坟前拜祭,他平时什么时候出过大门?” …… 林昆出来见朋友,见的不是别人,而是一位老友——李春生的爷爷李老爷子。 找了一家大商场,去里面买了一些进口的老年人补品,打了一辆车就来到了李家门前。 李家的府宅和朱家自然是没法比,李家最多也就算是燕京城里一个二线的家族,但也不要小瞧燕京城里的二线家族,放在燕京以外的任何城市里,都绝对算的上是豪门贵族巨阀。 李家的府邸也很气派,朱红色的大门透着古朴的气息,林昆站在门前叩门,大门开了一角,里面一个年过半百的瘦老头探出个头,打量了林昆一眼,说:“年轻人,你找谁啊?” 林昆笑着说:“老前辈,麻烦你去通知李老爷子一声,就说中港市的林昆要见他。” 瘦老头眼神里闪过一抹狐疑,丢下一句等着,就关上了大门回去禀报了。 不多一会儿,朱红色的大门就又开了,老头冷漠的脸上换上一副热情的笑脸,“小先生快里面请!我们家老爷昨日扭伤了脚,不能亲自出来迎接。” “多谢老前辈了。” 林昆笑着应答一声,跟在瘦老头的身后就向李府的深处走去,李府不如朱府那般宏大占地辽阔,但也远比一般的富豪世家要气派的多,不一会儿林昆就来到了李老爷子的会客厅,李老爷子左脚上缠着石膏,身旁放着一根拐杖,坐在会客厅的椅子上,看到林昆后,不等林昆先打招呼,就欲站起来笑着说道:“小林啊,真没想到你能来看我啊!” 林昆关心说:“李爷爷,你这脚是怎么了?伤的而严重么?” 李老爷子笑着道:“嗨,不碍事,就是年纪大了,腿脚不停使唤了,走路不小心扭了一下,也怪自己这把老骨头不够健朗,扭一下直接就骨折了,医生说休息一两个月就好了。” “李爷爷,那你以后走路可要当心了,免得落下什么骨疾。”林昆把手里的礼品交给领他进来的瘦老头,笑着对李老爷子说:“李爷爷,这次过来的匆忙,也没给您带什么礼物,这一趟过来也是受春生之托过来看看您,我在中港市走的急,春生本来是准备了一些特产让我给你带过来,结果也没赶上时间。” 一听说自己的孙子,李老爷子的眼中马上闪过一丝别样的异彩,李家子孙不少,香火旺盛,在众位孙子当中,李春生的资质算是差的那一类,本来李老爷子也不是很看重这位孙子的,但不看重归不看重,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心里头自然该疼爱还是疼爱,自从知道李春生交上了林昆这位贵友之后,李老爷子的心底对李春生也起了一丝变化,林昆和朱老之间的关系李老爷子不敢乱猜,但他也是活了一把年纪的人了,直觉告诉他林昆怕是和朱老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否则的话就凭朱老怎么可能轻易的就看中、爱戴一个年轻人? 李家子孙不少,其中资质佼佼者更是不在少数,可放眼望去,能攀上林昆这枚‘高枝’的似乎只有李春生一人,现在说林昆是高枝可能还有些早,但李老爷子相信他的眼光肯定不会错,眼前这个年轻人将来必定是人中龙凤之辈。 林昆在李家和李老爷子聊了会儿天,到中午的时候李老爷子硬是留林昆吃了一顿便饭,说是便饭,那餐桌上摆的可都不是一般的山珍海味,林昆还陪着李老爷子小酌了几杯,李老爷子特意叫来了李家的几位年轻子孙回来坐陪,只可惜这些李家的年轻子孙一个个多是心高气傲之辈,见林昆穿着普通也没什么上位者的气质,都不怎么愿意和他多攀谈,不过这一顿饭总的来说吃的还算其乐融融。 吃过午饭之后,林昆便离开了李家,他这一趟来看李老爷子,更多的原因还是为了李春生,他来燕京并没有提前告诉李春生,不管是作为师父还是朋友,他都希望李春生将来能在李家能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