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三盘棋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九十二章:三盘棋

第七百九十二章:三盘棋 这是林昆吃过的最丰盛的一顿早餐,林昆也并没有客气,不管这满满一桌子丰盛的早餐是不是朱老专门为他准备的,他都有义务将自己饿了一个晚上的肚子填饱。 看林昆吃的多,朱老的脸上一直挂着开心的笑容,吩咐老管家说厨房里的厨子打今个儿起全都被录用了,能进朱府当厨子,那绝对是每一位大厨的毕生心愿,一旦端着自己的大勺进了朱府,那以后的日子再也不用愁了,福利待遇自然不用多说,更是能享受到属于朱府的荣耀,子孙后代也有可能就因此而不入了宦海仕途,或者从此踏上了经商的康庄大道,总而言之,朱家就是一块巨大恢弘的跳板,任何的平头老百姓都想踏上一跃而起。 听朱老这么说,林昆下意识的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这么稍稍的一撇,就看见了五六个人影,那厨房的建筑规模可不小,按照这么估算一下的话,里面怕是至少有二十个厨子,而且是二十个专门做早餐的厨子。 吃饱了喝足了,林昆笑着对朱老说:“朱爷爷,这是我从小到大吃的最丰盛一顿。” 朱老脸上有喜色,自己精心准备了这么一大顿总算没白准备,可这心头同时也是一痛,同样身为自己的孙子,从小就在朱家大院的那些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林昆却是从小就在乡下受罪,吃糠咽菜还不一定吃的饱。 “喜欢吃以后就多来家里看我,除了早餐之外,中午和晚上咱全都吃满汉全席!”朱老慈爱的笑道,他心中恨不得马上能补偿自己的这苦命的孙子。 “朱爷爷,满汉全席就免了,太铺张浪费的,我最喜欢吃东北菜,整两个东北菜就行了。”林昆咧嘴笑道,一副憨厚的模样,“一定要有酸菜炖粉条子!” “好!酸菜炖粉条子,小鸡炖蘑菇,溜肉段,锅包肉,酱大骨,杀猪菜……”朱老笑着一一念道,林昆笑着说:“够了够了,再多就吃不了了。” 朱老转过头笑着对老管家说:“小管啊,马上去招募一个东北菜的特级大厨来!” 老管家笑着应了声是,马上就拿出电话安排。 朱老带着林昆到了厨房,茶几上已经摆上了棋盘,朱老和林昆分坐在两边,老管家本来也要进来观战,硬是被朱老给支出去了,主要是老管家观棋总喜欢瞎支招,朱老怕老管家在这儿影响了爷孙俩的发挥,就让他候在门口了。 朱老笑着对林昆说:“小林呐,跟朱爷爷下棋,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可不准藏着掖着啊,要是被朱爷爷看出来了,可是要打你小子屁股的啊。” 林昆哈哈笑道:“好的朱爷爷,我使百分之二百的力。” 棋局开始,朱老作为长辈让林昆先走,林昆也没有推脱,按照正常的步数走了起来,几步棋走过之后,林昆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倒不是惊讶别的,而是闷头一副认真思索状的朱老,居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臭棋篓子…… 朱老有话在先了,林昆自然也就不敢让着朱老,马上便在棋盘上大开杀戒,几个回合下来就把朱老杀的将兵凋零,最后干脆就剩一个孤零零的老将等死。 只要一步棋,林昆就可以杀死朱老了,林昆这时眉头却又蹙了起来,能使得自己最后被杀的只剩下一个老将,这何尝不是一门高超的棋艺,普通人是绝对走不出这步数的,纵观整个棋局,朱老是必败无疑了,可林昆却难以琢磨朱老这么做其中的玄机,于是他手上捏着的棋子放了下来,抬起头疑惑的看向朱老。 朱老这时笑盈盈的抬起头,看着林昆说:“你从这盘棋里悟出了什么?” 林昆摇头,“请朱爷爷明示。” 朱老笑道:“道理其实很简单,我通盘只是在防守,没有一点进攻的招式,结果被你打的七零八落,最终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老将窝在家中等死,我们的人生布局也是一样,一味的忍让只会换来更猛烈的攻击,只有你比对方更凶狠,才能换来最终的胜利,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人会在乎你的心慈手软。” 林昆点点头,“谢谢朱爷爷指点!” 朱老笑着说:“就像中港市的局势吧,你早就应该把那姓赵的拿掉,而不是等待所谓的时机,机会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但凡能够干大事的人,必须要有纵横捭阖的气度,你令敌人闻风丧胆,威信才能建立的起来,就像你这次平了那个姓赵的,中港市其余的帮派势力必定会逐渐向你靠拢。” 林昆诧异的说:“朱爷爷,中港市的事情你都知道?” 朱老笑着说:“这没什么,华夏各地,只要我想知道的,没打听不到的。人有的时候需要学会借力,这次你肯来燕京市找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就是你的力,人生短短几十年,青春的时候更难能可贵,可不要在不必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有可以借用的力就要毫不犹豫的去借,过期了可能就无效了。” “来,我们再杀一盘。”朱老笑着说。 “嗯。” 林昆点点头,不用朱老动手,他将双方的棋子都摆好,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老管家害怕打扰到爷孙下棋,小声的说:“朱老,迟家的老爷子求见。” 朱老淡淡的说:“让他在外面等着,不赐座,等我和小林下完棋再去见他。” 老管家应道:“好的,朱老。” 林昆觉得朱老这样待客怕是有些不妥,小心的说:“朱老,有客人来,是不是……” 朱老抬起头看着林昆笑着说:“不碍事,有些人就该让他吃些苦头才知道厉害。” 朱老都如此说了,林昆也不好再多嘴,这一局棋下的和刚才的明显有了区别,朱老的棋艺在这一局中似乎完全展现了出来,纵横捭阖杀的林昆毫无招架之力,但最后关头朱老还是失算了一步,被吃进劣势的林昆一招定胜。 林昆并没有胜利的喜悦,蹙着眉头又似在思索着什么,朱老抬起头看着他笑着说:“想明白这一局其中的道理了么?” 林昆沉默的点点头,抬起头看着朱老说:“纵横捭阖,杀气毕露,但也要有大局观,必须攻防得到,否则的话一招失而满盘输。” 朱老笑着说:“不错,正是这个道理,其实在我们人生中,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明明马上就要成功的事情,只欠一步的考虑,结果被地方抓到了反击的机会,这种情况下的反击往往是最致命的,你会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朱老笑着说:“再把棋局摆上,我们再来一局。” 林昆点头应了一声:“嗯。”又将两人的棋局重新摆放的整齐。 这一局同样杀的昏天暗地,林昆用尽了心机去和朱老搏杀,但最后还是差了一线,被朱老一招制胜,输的完全在情理之中,输的林昆心服口服。 朱老笑着说:“在人生的这盘棋局上,遇到了比自己强劲的对手不要气馁,要钻心的研究,懂得利弊归舍,哪怕现在斗不过,也要有一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心,不过不要真的十年,我们人生可没几个十年去折腾的。” 林昆虚心听教,一脸认真的说:“谢谢朱爷爷教导。” 朱老笑着说:“我之前也跟你说过,好男儿志在四方,你的棋局不能仅限于中港市,可能你本来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退伍之后只想过太平一点的生活,但作为一个男人,必须要有征服天下的决心,方能称得上真男人。” 林昆低头,心中若有所思。 朱老站了起来,笑着说:“今天的棋局就先到这里了,我们一起去见一见那个老家伙,自己家的子孙后代管不明白,这时候只能亲自腆着老脸过来。” 林昆跟在朱老的身后,来到了前院的一个会客厅里,迟老爷子真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儿,会客厅里红木沙发、竹藤椅、真皮沙发等等一切应有尽有,他就是战战兢兢的站在那儿不敢落座,生怕屁股一落下,就什么都没得谈了。 林昆和朱老的棋下了将近两个小时,迟老爷子在这儿站着至少一个半小时,这一个半小时的站立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于一个身子早被酒色掏空的老爷子来说,这一个半小时简直就等于在他的身上扒了层皮。 见朱老和林昆走进来,本来已经累的快晕过去的迟老爷子,马上毕恭毕敬的迎过来,“在下迟一山拜见朱老。”这一拜径直的单膝跪地,十分庄重。 朱老并没有要让迟老爷子的意思,径直的坐在了主座上,示意林昆坐在他的次位,老管家站在他的身后,朱老不说起来,迟老爷子就绝对不敢直身,过了差不多两分多钟,朱老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别跪着了,起来吧。” 迟老爷子一个站立不稳,险些摔倒,朱老这才蹙着眉头说:“才多大的年纪,就这么一副糟糠的身子骨,都说酒色不是好东西,你这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收敛。说吧,你今天到我这儿来到底什么事,说完了赶紧回家歇着吧。” “朱老,我今天过来是替我那两个不孝的孙子道歉的,另外把……”迟老爷子说着话,看了林昆一眼,料定林昆应该就是那个跟自己的孙子有瓜葛的年轻人,双手捏着的特工证递上前来,恭敬的道:“把这证件还给这位公子。” 林昆没有去接,而是目光看向朱老,他这时心中已经知道了眼前这老头的身份。 朱老今天一早上接到了周卫国的电话,说是迟家的老爷子今天上午会过来,没想到过来的这么早,看来是救孙子的心很切啊。 朱老淡淡的笑了一下,对林昆说:“小林啊,证件本来就是你的,收好了。” 林昆收下了证件,朱老并没有再为难迟老爷子的意思,挥挥手冲迟老爷子说:“你回去吧,你的两个孙子今天傍晚就能回家,以后好好教导着点。” 迟老爷子顿时如临大赦,两只手扣在一起向朱老拜了三拜:“谢谢朱老,谢谢朱老,谢谢朱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