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护犊子早餐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九十一章:护犊子早餐

第七百九十一章:护犊子早餐 迟家在燕京市只是一个二线的家族,还远没有资格像朱家那样坐落在中南海里,拥有占地辽阔建筑气派的府邸,但迟家的宅子在外人的眼中也不含糊,也算的上是三进三出的大院子,要知道这里可是燕京,随便找一个地脚,三进三出的院子都值不少的钱,就迟家的这一处宅子就值十几个亿。 迟老爷子昏花的老眼不再昏花了,反倒是瞪的比他那两个正当年的儿子也要大,两个儿子将知道的事情说给了迟老爷子听,迟老爷子听完之后整个人沉寂了,他皱紧着眉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这次可是摊上大事了。 “爹,要不我去找来其他几个人商量一下?”迟大国看着迟老爷子的脸色,小声的问道。 “得罪了朱家,找谁来有用!”迟老爷子顿时爆了起来,眼神指着两个儿子就臭骂道:“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怎么管教自己儿子的,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朱家的人,你们是嫌我命长了是不,想要活活的气死我啊!” “这……” 被训的哥俩面面相觑,迟大军唯唯诺诺的说:“爹,都是我们教子无方,你别生气,等把这两个小兔崽子给弄回来了,我们一定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 迟大国说:“爹,这两个孩子是不对,不过他们应该不知道那小子的身份,要是真知道那小子和朱家有关系,借他们两个胆也不敢跟人家过不去啊。” “不知道那小子和朱家有关系?那知不知道那小子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人!”迟老爷子气的干脆的拍起了桌子,那红木的桌子被他拍的铿铿响,大声怒道:“人家都已经把证件递出来了,你为什么就不相信那是真的!整天到晚在外面惹是生非,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这里是燕京皇城,卧虎藏龙之地,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告诉那些小王八蛋一句,在燕京城里,做人要低调一点才活的长久!” 两个在外面都有头有脸的儿子,被迟老爷子一顿训斥,全都乖乖的低下头,迟老爷子见这两个儿子都没话可说,长长的吁了口气,问:“那证件现在在哪了?” 迟大国抬起头说:“被国安局的人给没收了。” 迟老爷子站了起来,“备车,马上带我去国安局走一遭,我和那特别行动处的一把手周卫国还算有过几面之缘,他应该能卖给我一个面子,我告诉你们,这次我豁出去这张老脸了,下一次你们自己养的儿子自己想办法,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想享几天清福呢,别隔三差五的就给我送只苍蝇过来!” …… 翌日,阳光明媚,林昆睡在朱家府邸的大院里,天才微微亮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打扫,都是朱家的仆人,等到天亮以后,再向外看去,朱家的府邸一片干净整洁。 昨天晚上的时候,林昆没有看清楚朱家院落的风貌,今天阳光照在整个朱家院落的上空,那古朴宏伟的气息马上扑面而来,置身其中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旧社会时代,院子里的每一处装修都十分的讲究,无一不充斥着大家的风范。 老管家亲自过来敲门,林昆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老管家笑着说:“小林啊,去吃早饭了。” 林昆有些尴尬的笑着说:“管叔,是一大家子的人一起吃,还是……” 老管家笑着说:“怎么了?听你这口气,你不想一大家子的人一起吃?” 林昆笑着说:“我就是一外人,真要是跟朱家上上下下的人一起吃,心里头有些别扭。” 老管家笑着说:“放心吧,不是一大家子的人一起吃,就和你朱老还有我。” 林昆咧嘴笑道:“这样啊,那成!” 老管家笑着说:“真要你去和朱家上下的人一起吃,你怎么还不去啊?” 林昆笑着说:“不吃饿肚子,到时候管叔给我拿个馒头过来就行,我能吃饱。” 老管家笑着说:“这当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平常的年轻人哪吃得了这苦,恨不得每顿饭才都是山珍海味呢,就是那些普通家的孩子也一样会挑食。这要是搁我们小时候啊,能有一个窝头就不错了,吃不吃的饱还另说呢。” 林昆跟在老管家的身旁,两人边走边说,老管家以前和林昆也没有太深的接触,这一路上和林昆聊的十分开心,主要是林昆骨子的那份乡下人天生的质朴,时不时的会令老管家想起许多以前的事情,路过一个院落颇为气派的院子,里面正好有人开门走出来,远远的见到老管家便主动打招呼:“管叔,早!” 老管家停下脚步,笑着说:“正纲少爷早!” 林昆循着声音望去,门口正站着一对青年男女,单从外表上来看,绝对当得上郎才女貌四个字,整个朱府的上下除了朱老和老管家之外,林昆恐怕再就认得这两个人,昨天傍晚在朱家大门口遇到的就是这两个人,那女的还是华夏影视圈里某位知名的艺人,不过林昆对这对男女的印象不是太好。 朱正纲也认出了林昆,眉头不由的一皱,却也没多说什么,笑着对老管家说:“管叔,看见我爷爷替我向他带个号,我公司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 老管家笑着说:“好的,正纲少爷。” 老管家带着林昆继续向朱老的院落走去,朱老的院落位于朱家的最深处,历代朱家的家住都住在那个风水极好的院落里,当初建造朱府的时候,朱家那位开国元勋的老爷子专门请了当时华夏最具威望的风水师前来勘测,那风水师曾问那位开国元勋的老爷子,富与贵不能兼得,朱先生要哪一个。 结果那位开国元勋的老爷子很是笃定的说:“富与贵都不重要,我只求朱家后继有人!” 那风水师也是见过世面的,听了那位开国元勋的老爷子的话后,就划分出了一所家住的居地,富贵且不说,但足以保证朱家香火旺盛,每一代都有人杰诞生,至于最终朱家偌大的家业能不能落在每一代的人杰手中,就看命运的造化了,毕竟风水只是一方面,人生于世,家族立于世,还是要看福报造化,常言说积善行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些话可都不是儿戏之言。 朱家的那位开国元勋的老爷子的想法很简单,朱家的产业已经够大了,他的威名已经足够高了,后世的子孙想要再超越他的话,基本上已经是不可能了,都说打江山容易做江山难,只要子孙后代能守住这家业他就知足了。 老管家笑着对林昆说:“刚才遇到的那位是朱老的长孙,名叫朱正纲,是燕京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他身旁的那个是他的女朋友,可能你们年轻人都知道一些,是影视圈里的明星,长得漂亮而且还有学问,但朱老却不怎么喜欢。” 林昆笑着说:“这是为什么?” 老管家笑着说:“背景不怎么好,娱乐圈里出的都是戏子,戏子最善于演戏骗人,屏幕前她们骗得了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屏幕后她们照样骗人不眨眼,老人有话说戏子最无情,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那女的看上的不是正纲少爷这人,而是朱家的这棵大树。自从她跟正纲少爷谈了恋爱,片约不断,这背后都是冲着朱家来的。” 林昆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一个外人多说就不讨喜了。 老管家偷偷的打量林昆,心中不由的佩服林昆的心性沉稳。 一路上老管家和林昆介绍了许多朱府的风貌,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熟人,当有人问题老管家林昆的身份时,老管家就笑着说是他老家远房亲戚的侄子。 林昆衣着普通,倒也没引起其他人的怀疑,看在老管家的面子上,大家也都向他打招呼,林昆自然不敢失礼,也都一一的回礼过去,众人对他的印象倒也不错。 来到了朱老的院落,这是一栋看起来很普通的小宅,两层楼高,屋檐门瓦都很讲究,只是林昆不懂得风水,也看不出其中太多的旖旎来,只看出屋脊上分列四方的是上古的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大神兽立于屋脊之上,像是镇压着什么,又像是在替屋子的主人站岗一样。 能让四大神兽站岗的,那必然是人中龙凤之辈! 老管家带着林昆进了小楼,走进了小楼一楼的餐厅里,朱老的书房单独在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和这个小楼是在同一个位置,昨天晚上林昆就是在这见的朱老,这里白天和晚上看起来完全不一样,林昆不得不重新适应一下。 朱老已经坐在餐桌前,看见林昆过来,面带慈蔼的笑着说:“小林,快过来坐!”身后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意思是让林昆坐过去。 林昆笑着说:“朱爷爷,早!”然后恭敬不如从命的坐在了朱老的旁边。 老管家坐在朱老的对面,向着厨房里招呼了一声,让厨师把饭菜端出来。 朱老笑着问林昆说:“怎么样,昨天晚上睡的还习惯么?” 林昆笑着说:“习惯。” 朱老笑着说:“以后要是来燕京发展的话,可以到这里来住,不用跟朱爷爷客气。” 林昆笑着说:“谢谢朱爷爷。” 朱老笑着说:“这早餐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拣喜欢吃的吃,吃饱了咱爷俩杀两盘。” 林昆笑着说了声好,不一会儿的功夫,本来就不小的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早餐,什么中式的西式的,最后干脆把华夏五十六个民族的都凑齐了。 林昆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豪华的早餐呢,就是那些五星级酒店里的早餐,恐怕也没有这么壮观吧。 朱老满脸慈爱的看着傻眼的林昆,道:“小林啊,别客气,喜欢什么就吃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干脆就整了这几样出来,来,吃吃看。” 这哪里是几样啊,林昆看着朱老,不知道这名震华夏的老头平时是不是也这么奢侈,林昆笑着说了声:“谢谢朱爷爷。”等朱老开始动筷以后也开始动筷了。 中间林昆去了趟洗手间,老管家笑着对朱老说:“朱老,你平时不是说要节俭家用么,今天这一桌子的早餐,可是咱朱府从来都没有过的啊。” 朱老笑着白了老管家一样,“小管啊,你别话里头有话了,想说什么直说吧。” 老管家看了看卫生间的方向,又看向朱老,笑着说:“朱老,你可真护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