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证是真的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九十章:证是真的

第七百九十章:证是真的 徐尊是混体制内的,见识自然要比对面这两个迟家的纨绔要多,接过迟勇递过来的证件,光是上面的国徽,就令他感觉到不一般,徐尊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副玩味的表情打开了证件,上面贴着一张林昆的照片,下面写着——华夏国安局特别行动处颁发……职务:特工;编号:007;级别:大校…… 徐尊的眉头顿时一跳,脸上流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震惊,旁边的韩心和徐盈盈都看见了,对面的迟勇和迟家耀也看到了,迟家耀刚端起一杯酒要喝,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下,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迟勇本来一脸嚣张得意的笑容,此时也稍稍的一怔,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徐尊说:“徐叔,有什么不妥么?” 问这话的时候,迟勇和迟家耀的心里同时紧张了一下,如果那个看起来小流氓一样的家伙真要是特别行动处的特工的话,那他们这次算是捅了大篓子了,国安局特别行动处那可不是一般的机构,普通的政界大佬都要避让三分,一旦招惹上了国安局的人,那些人的手段可比纪检委和反贪局的人要利害的多,另外国安局直属于红色权力核心管辖,和普通的地方政府部门完全是分开的。 一句话简而言之,国安局特别行动处就像是大明时期的东厂、西厂一样,是皇帝的嫡系,得罪了这样的部门,会有怎么样严重的后果,恐怕傻子都知道。 何况,迟勇和迟家耀两人还不傻。 徐尊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笑着说:“没什么不妥,我刚才是在惊讶那小子的胆大,这种证件他也敢假冒,就凭这一条罪,不把他枪毙至少也关上十年八年的!” 徐尊自然认出了这证件的真伪,但就是不告诉这迟家的两个纨绔,你们连个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就让这篓子慢慢的发展下去,现在告诉你们了,你们补救了可就不好玩了。 徐尊的心里头也是阴测测的一笑,迟大国这个区长本来就不怎么待见他,这一下好了,他的宝贝儿子得罪了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看他怎么给他儿子擦屁股。 说完,徐尊将手里的小红本递给了迟勇,迟勇和迟家耀脸上的表情同时轻松了起来,迟勇笑着接过小红本,很随意的往兜里头一揣,笑道:“等回去我找个工匠,把上面的照片和名字都换成我的,国安局七号特工,零零七啊,哈哈!” 韩心的脸上隐隐的一抹紧张,真要是像舅舅说的那样,那林昆可怎么办呢,韩心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想拉着舅舅让他帮忙想想办法,她恨林昆归恨,可说白了还不是因为爱所以才恨,真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喜欢上那个家伙。 不等韩心伸手去拉舅舅,旁边的表妹笑着说:“表姐,我要去卫生间,陪我一起去吧!” 韩心马上回过神,笑了笑说:“好啊。” 看着韩心和徐盈盈起身离开,迟勇和迟家耀的眼中闪过一抹淫邪奸诈之色,两兄弟俩眼神一碰,也想借口离开,目的是过去单独和那姐妹俩聊上两句,这干坐在这儿吃饭,主要是有徐尊在场,他们俩心里头的一些淫污的话都不好拿出来说,这半天这兄弟俩表面上吃的很高兴,实际上心里头憋的难受着呢。 徐尊自然瞧出了这两个小子眼神中的肮脏想法,不等迟勇和迟家耀开口,他已经举着酒杯递到了两人面前,笑着说:“来,两位公子,老徐我敬你们一杯。” 这两兄弟脸上的表情同时一愣,心里头说不出的不愿意,本来刚打算一起离开去调戏一下那姐妹俩,这尼玛,酒杯都已经举到跟前了,搁谁也拒绝不了啊,何况眼前这位是那姐俩的父亲和舅舅,这杯酒无论如何都得喝下去吧。 两兄弟俩极不情愿的抬起酒杯,也没说什么客套的话,直接仰起头一口就闷了,本来急忙火四的放下酒杯就要借口离开,哪知徐尊手里的酒瓶子已经递到了跟前,分别给他们斟上了,两兄弟俩对视一眼,心中顿时一万个草泥马飞过。 徐尊笑着说:“我们老家那边喝酒,一向都是三杯为一轮的,这是我第一次和两位少爷喝酒,这一轮必须圆满了才行,来,两位少爷,我徐某人再敬一杯!” 两兄弟心里头一万个不愿意的端起酒杯,嘴角挂着难看的笑容,和徐尊碰了一下…… 饭店的女卫生间里,徐盈盈拉住要走出去的韩心的手,韩心一脸担心的表情,回过头看徐盈盈,问:“盈盈,怎么了?” 徐盈盈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什么人,小声的说:“表姐,你是不是在担心那个人。” 韩心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点了点头。 徐盈盈笑着说:“你能跟我说说,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么?难道你谈恋爱了?哦,对了,我听我妈说,姑姑上次给她电话,说给你安排相亲,结果你带了一个男的去,我姑姑对那男的最终的印象还不错,说是同意你俩交往。” 韩心道:“别听我妈说,我是不想和那个姓于的交往,才找了个人糊弄她和我爸!” 徐盈盈惊讶的笑道:“我的最佳临时男友?表姐,你好酷啊,那……警察局里的那个人,就是你的最佳临时男友么?” 徐盈盈眨着眼睛,一副八卦小妹的模样。 “什么临时前男友啊。”韩心有些心不在焉的说:“就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徐盈盈眨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古灵精怪的说:“普通朋友让你这么着急?表姐,你就承认了吧,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男的呀,他帅不帅啊?” “哎呀,好了盈盈,你被在这八卦了,我得赶紧出去让舅舅帮帮忙,否则他要有麻烦了。”韩心急着说道,就要往外面走。 “表姐,你别紧张,那证件是真的!”徐盈盈很淡定的说。 “真的?” 韩心回过头,看着徐盈盈说:“盈盈,你怎么知道那证件是真的?没和表姐开玩笑吧。” “哎呀,表姐,你相信我就好了,我是我爸的女儿,他刚才那眼神分明就是震惊到了。”徐盈盈神秘兮兮的说:“表姐,你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特工的?” “我……” 韩心还是有些不相信,他仔细的回想林昆给她留下的印象,就像是个小混混,怎么也不像是特工啊,电影里看到的特工,哪一个也没像他那么吊儿郎当的吧。 两人这边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一阵的嘈杂,听声音像是出了什么事,但又不像是多大的风波,徐盈盈天生是个爱看热闹的性格,马上拉着韩心就往外面跑。 韩心被徐盈盈拉出来,就见刚才他们吃饭的地方,这会儿站着几个一身西装,腰板挺直的人,徐盈盈和韩心见状同时紧张了起来,倒不是紧张别的,而是紧张徐尊。 “爸!” “舅舅!” 两个女孩一起跑了过去,结果发现徐尊并没什么大碍,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眼前迟勇和迟家耀已经被控制起来,两人喝了不少的酒,这会儿都处在亢奋的状态,那迟勇爆着粗口就冲身旁摁着他的男人吼道:“干你个女良咧,你特么知道老子是谁么!敢跟老子动手,信不信老子让你彻底滚出燕京!” 旁边的迟家耀也跟着粗口大骂:“你们是干什么的,凭什么来抓我们!” 其中一个头目一样的男人冷声笑道:“凭什么抓你们?跟我们回局里再谈吧!” “我次奥,你们……”迟勇仰起头来又要破口大骂,结果直接被压着他的西装男人一个耳刮子掴下,顿时打的七晕八素嘴角流血,剩下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迟家耀在一旁本来要开口,眼见对方下手这么黑,还是老老实实的闭嘴吧。 这几个西装挺直的年轻人,只是看了一眼徐尊和韩心、徐盈盈三人,然后押着迟家的这两位纨绔大少便离开了,饭店的保安想要上前阻拦,可愣是没敢拦。 这一行人离开之后,饭店里是一片短暂的沉默,沉默过后一切慢慢的又恢复了正常,大家只当这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就像是看电影一样,走马观花过了也就忘了。 这顿饭对于徐尊、韩心、徐盈盈三个人来说,是没法继续吃下去了,徐盈盈小声的问徐尊,“爸,刚才那些人是干什么的,他们怎么那么凶,连迟家的人都……” 徐尊笑了一下,脸上恢复了正常的神色,说:“那些人来头可大着呢。” 韩心在一旁说:“舅舅,他们难道就是特别……” 徐尊冲韩心递过来一个噤声的眼神,笑着说:“小心啊,你的那个朋友不简单啊。” 徐盈盈在一旁惊讶的道:“难道他真的是……” 徐尊又向徐盈盈递过来一个噤声的眼神,笑着说:“走吧,这地方也没什么吃的意思了,咱们换家地方吃吧,小心今天刚来燕京,盈盈也刚回来,咱们爷三个找个地方好好的吃一顿。” 燕京迟家,迟家老爷子已经早早的就睡了,迟家老爷子今年也就七十多岁的模样,年轻的时候纵欲过度,到老了也不消停,结果整个身子都被掏空了,外面看起来体型富态,内里其实早就空了,每天晚上都早早的睡,第二天太阳晒屁股才起来,要不是整天吃一些金贵的补品,恐怕整个人早就垮下去了。 咚咚咚…… 有人在外面敲门,迟家老爷子不情愿的摸黑道:“谁啊,大半夜的,有事明天说。” “爹,我是大国。” “我是大军。” 门口站着两个人,分别是迟老爷子的两个儿子,迟大国是朝阳区的区长,是迟大军的兄长,迟大军没有从政而是经商,在燕京城里有着不小的产业。 迟老爷子不情愿的起来了,被窝传来一声莺莺燕燕的小声音:“老爷,你干嘛?” 迟老爷子在被窝里小妞的屁股上拍了一把说:“大国和大军过来了,你先睡。” 门开了,迟老爷子耷拉着大眼袋看着两个儿子说:“大半夜的,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迟大国和迟大军同时说:“小勇和家耀被国安局的人带走了,另外纪检委和国安局那边好像也有动静,说是要查咱们家……” 迟老爷子那昏暗的眼珠子顿时亮了起来,大叫一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