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朱府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八十九章:朱府

第七百八十九章:朱府 老管家说已经派人去处理了,林昆自然也就放心了,堂堂朱家的大总管,说话要是没谱的话,那全天下的人说话都没谱。 朱家府邸,灯光微凉,门口悬挂着的大牌匾上,古朴的几个大字更是气势非凡,就仿佛朱家的祖训一般——安分守业,不忘家本,不钻营,不张扬。 红旗轿车停下,林昆和老管家从车上下来,老管家走到门口轻轻扣了下门,那恢弘而又沉敛的大门吱嘎一声开了,里面探出一个当班的管家的脑袋,见是老管家,马上将门大开,毕恭毕敬的说:“管先生,您回来了。” 老管家笑着点点头,带着林昆走进大门,这是林昆第一次来朱家,朱家的府邸很宽广,其内小亭楼台、假山游湖、公园小榭等等,但凡是大宅院所应有的应有尽有,由于是晚上,灯光又晦涩,周围的景物只能看出大体的轮廓,林昆暗暗用心感应了一下,在这周围里若有若无的藏了许多若有若无的气机,那些应该都是朱家府邸的护卫吧,从气机来看,至少有十位国字号的高手。 在大院里走了将近十分钟,老管家将林昆带到了一栋古朴的小楼前,小楼窗前的灯光微弱,窗栏是老式的木栏,老管家走在前面敲了敲门,然后不等里面的人回答,就轻轻的推开了木质房门,林昆随着老管家一起走进。 灯光下,朱老坐在竹制的书桌后,手里依旧捧着孔圣人流传于世的论语,听见有人敲门抬起头,也料定是老管家该回来了,看到林昆的一刹那,他那被时间早已经洗涤荡去了感情色彩的平静双眸里,陡然一道光芒乍现,脸上那古井无波的表情,也跟着微微的一阵小激动,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辖区。 “小林,你来啦。”朱老慈祥的站了起来,他已经到了如今的年纪,作为朱家的掌门人,一生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从当初的年少轻狂,到中年沉稳,再到如今的古井无波淡看世态,这一份卓越而又返璞的心性,让他不管何种情况下,都不易流露出真实的感情,所谓的喜怒不形于色,就是如此吧。 “朱老,这么晚还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林昆歉意的笑着说,朱老的笑容令他心里暖融融的,在从前他可从没想过会和这位名动华夏的老人有这么一份缘分。 “别喊朱老,我喜欢你这年轻人,不介意的话以后就叫朱爷爷吧,怎么样?”朱老笑着看林昆说。 “好啊,谢谢朱爷爷!”林昆笑着说。 “小管呐,去倒点茶过来,你要是累了就去歇息,不累的话就一起坐下来聊聊天。” “朱老,我还不累,我这就去给你们倒茶。” “嗯。” 朱老笑着点点头,从桌子后走出来,和林昆一起坐在了旁边的竹椅上,一脸慈蔼的微笑端详着林昆,那一双平静的双眼里,似乎要将林昆的心看透一样。 林昆倒不畏惧朱老的眼神,反正咱是身正不拍影子斜,内心里没鬼,怎么看都行。 “听说,你今天傍晚就过来了,被下人给挡在门外了,真是不好啥意思啊小林。” “朱爷爷,您言重了,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对,来之前应该提前和你联系一下。” “那个下人我已经命令下去给开除了。”朱老笑着说。 “别啊,朱爷爷。”林昆急忙说道:“这事错在我,不应该牵扯到别人身上,您要是真把他开除了,这罪过可就得是我背着了,您还是让他回来吧。” 朱老笑着说:“你真是这么想的?没觉得一个下人冒犯了你,顶撞了你?” 林昆笑着说:“真是这么想的,一切都是按照规矩办事,是我有错在先。” 朱老欣慰的笑道:“好啊,小林,从你的身上,我看不到一点的傲娇,这是你们年轻人最难得的,谁年轻的时候都轻狂过,但要能放的下轻狂才能做大事。” 林昆笑着说:“谢谢朱老夸奖。” 老管家这时倒茶回来了,三杯茶,三人一人一杯,老管家屁股刚坐下,朱老就对他说:“老管啊,通知那个管家,这个星期让他休息一个星期,下个星期可以来上班了。” 老管家似是不解,笑着问:“这?” 朱老看了一眼林昆,笑着说:“这都是小林的意思,小林不计较了,我也就网开一面。” 老管家笑着称了声是,心里头却是微微的诧异,自打从父亲的手中接过朱家家主的位子后,朱老说出去的话一向都是泼出去的水,从来也没有收回过,今天倒是为了林昆破例,看来这位孙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真是了不起啊。 老管家又看向林昆,才如此小小的年纪,就能得到朱老的赞赏,而且在中港市轰轰烈烈的干下那么一份产业,这是朱家其他的子嗣所不能够的吧。 朱家未来的家主,也应该这样吧!只有能打的下江山的本事,才能真正坐的稳江山。 朱老话锋一转,笑着问林昆:“小林啊,你这次来燕京来见我,一定是有事吧。” 林昆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确实是有事需要朱爷爷帮忙。” 朱老慈蔼的笑着说:“没关系,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朱爷爷能帮上的一定帮您。” 林昆当着真人也不说假话,老管家虽然在场,但也是朱老的绝对心腹,也不算是外人,于是他就将中港市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说了一遍,最后提到谭燕和姜峰联合着想要霸占他的地盘,如果不是谭燕提出来了她有多方面的关系,他也不会来燕京城里麻烦朱老。 朱老听完鼓掌笑了起来,“小林啊,你真的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件事凭借你自己,我相信你也会解决的,只不过其中要费很多的周章,华夏的官场错综复杂,其中的关系更是令人眼花缭乱,对于你来说最简单最有效的直接办法,就是燕京找我,我多问你一句,来之前你想过我会答应帮你么?” 林昆咧嘴笑了起来,说:“想过。” 朱老笑着说:“结果?” 林昆笑着说:“朱爷爷一定会答应我,直觉。” 朱老笑着点点头:“这件事你就不用再操心了,在燕京城里待个两三天,在这儿转转,你的目光不能仅限于一个中港市,可以放眼整个东三省,或者全国骂,好男儿志在四方,这燕京城是华夏最繁饶的圣地,你也应该闯一闯。” 说着,朱老又转过头对老管家说:“小管啊,你去查一下那个女人的背景,然后派人去处理一下,国家反贪局和纪检委那边都通知一下,那些和这女的有瓜葛的官员,恐怕都不是什么好鸟,这种国家的蛀虫有一个要灭一个。” 朱老的语气很平静,但这一席话的背后,对于很多个华夏身在高位的官员来说,却等于是判了死刑,今天晚上他们可能还在花天酒地,明天就要锒铛入狱了,在华夏这块地界上,除了红色权力的核心的几位大员朱家触及不到,剩余的那些不管他是皇亲国戚还是啥,朱家想要灭了他,就一定会有办法,朱家作为华夏国开国的元勋世家,多年的经营下来,门生故吏遍布整个体系,朱家的人大多数已经不为官而从商,但朱家的门生位高权重者可不在少数,而且华夏国的红色政权核心的七个常委位置中,朱家占了一席。 一切交代完了之后,朱老一直和林昆聊到了午夜十二点,直到老爷子打了个呵欠,谈话才停止了,朱老让林昆不论如何都要在燕京城待上三天,林昆也不好拒绝朱老的热情,另外看了一下时间,三天后赶回中港市正好能赶上澄澄的联欢晚会,于是就答应了。 老管家带林昆到客房去休息,朱老和林昆约定好,明天一早起来两人要切磋一下棋艺,林昆本来不想和朱老切磋,倒不是惧怕朱老的棋艺,而是和这么一位大人物下棋,多多少少有些放不开吧,但朱老执意,他一个晚辈也不好拒绝。 …… 燕京城,某高档饭店里。 徐尊做东,带着闺女和外甥女这两位倾国倾城的小美人儿,宴请迟家的两位少爷,徐尊的妻子在外地出差,自然不能出席这场重要的饭局,在官场里混其实就是这样,明明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却成了他的座上宾了。 满满的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徐尊心里头直肉疼,他一个警察局的局长,工资虽然挺高,额外可能还有点别的收入,但这一顿饭的价格实在不菲,没辙,在人家迟家公子的面前,咱怎么也不能丢了面子不是,索性就打碎了门牙往肚子里咽吧。 迟勇和迟家耀这两个纨绔的心思自然不在这一顿饭上,两人的眼睛滴溜溜的直往徐盈盈和韩心的脸上瞟,眉宇间虽然刻意的隐藏,可怎么也藏不住那色相。 徐尊看在眼里,恶心在心里,但嘴上却不能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迟勇从兜里掏出那印着国徽的红色证件开始吹嘘,他嘴里头喷着酒气,说话的口气牛x哄哄的,“那小子说他是国家的特工,我就干他娘的,就拿这么一个假证就能糊弄小爷了?我从小可是去过国安局的特工队的,里面的人哪一个不是威风凛凛的,走起路来都带风,瞧他那怂样,还特工,狗屎!” 韩心的眉头微微一蹙,那家伙不是说是军官证么?他也太离谱了吧,怪不得人家不认,他居然拿一个假证件来冒充特工,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么! 当然了,让韩心相信那证件是真的,林昆是特工,她心里头是一万个不相信。 徐盈盈贴到韩心的耳边,小声的说:“表姐,你那朋友也真是装大了呢。这冒充国家特工的罪可是不小,不过你放心,让我爸多帮忙走走关系。” 韩心点点头,目光看向徐尊。徐尊笑着对迟勇说:“能把这证件给我看一下么?” “可以,徐叔要看当然可以了!”迟勇随手一撇,就将证件丢给了徐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