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管前辈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八十八章:管前辈

第七百八十八章:管前辈 林昆呵呵一笑,一脸的天真无邪外加阳光灿烂,就像是走在乡间路上沐浴着清晨阳光的孩童,当然这比喻稍稍的有些夸张,道:“傻大个,不说你难道说狗呢?” 这话可是够恶毒的,平常八岁的孩子,还真难说出这么一番令人喷火的话来。 为首的彪型大汉顿时怒了,冲着他手下的兄弟就吼道:“给我揍他!往死里揍!” 几个小青年呜闹一下就向林昆冲了过来,他们平时干的就是仗多欺少的勾搭,眼前这小子还被铐着双手,就更特么的好欺负了,一个个脸上的狰狞表情更是夹杂了几分得意与快感,似乎下一秒就能尝到扁人的乐趣了。 砰! 一声闷响,冲在最前面的小青年挥着一双拳头刚要砸在林昆的脑袋上,忽然间就觉得胸口一闷,他是完全没看清林昆是怎么出的脚,整个人就已经凌空向后倒飞,正好撞在了一名同伙的身上,于是这同伙也跟着一起遭了秧,两人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剩下的几个小青年同时一愣,但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动作,而是继续向林昆扑了过来。 林昆难得有机会单独的施展一下腿功,原地一个向前起跳,躬起膝盖向迎面冲来的小青年的下巴就撞了过去,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林昆的这一招可以说是快到了极致,这小青年的一双拳头还挥舞在半空中,整个人就被撞中,顿时闷哼了一声,脑海里短暂的一片空白,同时双眼无数的小金星在环绕整个人七仰八叉的就向后倒去,他身后没有同伙可撞,就那么硬生生的摔在地上。 呼通…… 啊! 惨叫之后便直接晕死了过去。 林昆接下来两条腿频频出击,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剩下的几个小青年搞定,全都躺在地上或是抱着脑袋,或是抱着下巴,或是抱着胸口在那痛叫。 最后就剩下为首的大汉在那儿站着了,方才满脸的狰狞,怒火难泄,这会儿却是一脸的惊讶,眼神从地上挪到了林昆的脸上,整个人顿时吓了一个激灵。 林昆慢慢的向大汉走过来,大汉眼珠子突然瞪的大大的,脚底下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但马上脸上的表情又变的狰狞而又坚决起来,握紧了一双拳头大吼一声:“md,小瘪三,老子我跟你拼啊,啊!!!”迈着两条腿就向林昆冲了过来,整个人顿时就像是一头发疯了的野牛一样,脚下呼通呼通作响。 砰! 一声闷响,极其铿锵有力道。 这一次,林昆没有出脚,而是抽出一只拳头,精准无误的命中大汉的面门,大汉那疯牛一般的气势顿时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呲儿的一声就没了,林昆把拳头挪开,大汉两颗眼珠子在那直打转,鼻孔里两行鲜血飙了出来,他不可思议而又语气不甘的问道:“你……你的手,不,不是被铐住了么?”说完,也不等林昆回答,整个人呼通一声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林昆甩了甩拳头,笑呵呵的说:“就这么一个小手铐,还想铐的住我?”转过头向墙角缩着的几个人看去,几个人本来向他这里看来,被他这么一看,全都害怕的低下头。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林昆赶紧把两只手重新铐进手铐里,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开铁门声音,很快刚才离开的那两个民警就回来了,看到牢房里的情况后,两人先是一脸的震惊,在确定林昆无恙后,两人这才松了口气,其中一位民警本能的就冲林昆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昆呵呵的笑着说:“我打的。” 两个民警脸上的表情同时震惊起来,躺在地上的这几个人是什么货色他们再清楚不过,都是这两天抓来的在外面惹事的黑道混混,尤其那个彪型大汉,前两天更是和一桩恶性伤人案沾边,现在被恶伤的人还躺在医院的重症病房观察监护呢。 林昆马上又嬉皮笑脸的说道:“我说我打的,你们信么?” 两个民警同时的反应是不信,可再看看牢房里其他几个‘窝囊废’缩在墙角,肯定不是他们干的,那只有一种解释了,难不成这几个人‘互相残杀’? 其中一个民警用胳膊顶了另一个民警一下,小声的说:“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他没事了就好,他要是有事了,咱们俩今天晚上怕是就麻烦了。” 民警小声说:“麻烦什么,咱们这么做不还都是局长的意思,要麻烦也是他扛着。” 另一个民警说:“你想的太单纯了,要真有什么事,局长肯定让咱们俩扛。”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林昆也没去细听,等两人说完之后,便打开了牢房的门,把林昆从里面请了出来,确实是请,而不是送进来的时候那样往里一推,并且此时两人还主动的替林昆打开了手铐,全程一副很谨慎小心的模样。 林昆呵呵的笑道:“是不是有人来保释我了?” 其中一个民警应了一声:“是。” 林昆笑着说:“来头肯定不小吧。” 两个民警都没有回答,一来他们确实不知道来者的身份,而来他们也猜到了来者的身份肯定不小,否则的话局长也不会那么急三火四的让他们来带人。 林昆继续笑着说:“你们俩今天晚上可是有意要害我,故意铐着我把我丢在这让那几个人‘招待’我,这事待会儿我可得向我朋友反映反映啊。” 两个民警顿时吓的脸色惨白起来,一改那本来牛气的架势,低声下气的恳求林昆道:“大哥,我们刚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们两个也只是负责干活的,具体的都是上头安排的,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能有这么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容易啊。” 林昆笑着摆摆手说:“算了,也不和你们计较了,以后做人机灵着点,良心也别太坏了,我这初来乍到到燕京,也不想干点什么为难人的事,怎么也得给首都的人民留点好印象不是?你们两个都是土生土长的首都人吧?” “是是是,我们俩都是。”两位民警立马连声道,生怕说一个不是就惹来麻烦,这年头公务员事业编多难考啊,万一就因为这事丢了这好差事,他们得后半辈子的悔。 林昆直接被带到了局长办公室里,局长办公室的装修还算比较得体,不奢华不铺张浪浪费,简朴却又显得很大气,在一旁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老人传说利索得体,脸上神态慈祥而又淡定,无形中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再看坐在老者旁边的张德彪局长,平时人五人六的,这会儿可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有,全程都是一副孙子的姿态在伺候着老人。 林昆一见到这老人,顿时高兴的笑了起来:“管前辈,你怎么在这了!” 朱家府上的大总管管管家笑着说:“这不听说你来中港市了,朱老不放心让我出来接你,没想到你居然被关在这儿了,我这不就马上赶了过来么。” 林昆刚要开口,坐在一旁的张德彪马上哆嗦的单膝跪在了管管家的面前,他也不顾手下在旁边了,沮丧着一张脸喊冤道:“管大人,我是真不知道这位林公子和朱家有关系,我要是知道的话,就是给我一百个蛋我也不敢……” 老管家仁慈的笑道:“小张啊,你不必这么紧张,这次的事因又不在你。” 张德彪立时如临大赦,但依旧跪在地上战战兢兢不敢起来,老管家也不和他多语,起身走到林昆的面前,笑着说:“走吧,朱老还在家等着你呢。”言罢,挽着林昆的手就向外走去,张德彪愣了一下神,赶紧起身追着送出去。 办公室的门外,两个民警大眼瞪小眼,看着林昆和老管家以及张德彪远去的背影,小声的嘀咕道:“那老头什么身份,居然让咱们的德彪局长怕的跟狗似得。” “小点声,被德彪局长听到了,你小子以后还想不想在这儿混了!” “也是也是……” 林昆坐进了老管家出门派来的车里,是一辆国产的红旗豪华轿车,别看是国产的牌子,用的可都是华夏如今最先进的技术,别以为华夏的造车技术就比国外差,那都是表面上看到的,真正顶级的核心只在红色政权的内部核心使用,倒不是说国家故意隐藏高端技术,而是这技术虽然高端,但造价成本也是极其的高,和国外的进口车比起来,性价比上远远输了一大截。 林昆和老管家同坐在后排,前面只有一个司机,林昆摸摸屁股下的座椅,看了看这车里头的配置,顿时竖起了大拇指夸赞说:“这车简直太牛掰了!全合金打造的车身,玻璃是防弹防爆的,没猜错的话,底盘也应该是防爆的,就算是装上二斤的c、4,怕是也不能对坐在车里的人造成致命的杀伤!” 老管家笑着说:“小林呐,你不会是行家吧?猜的都对!这是国家首长送给朱老的座驾。” 林昆立马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朱老的座驾派出来接我,这太让我受宠若惊了!”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听说你来燕京市来看,心里头高兴的紧呢,平时朱府的上下,可没人有幸能坐上朱老的座驾,你要真受宠若惊感恩的话,以后就多来看看朱老,他平时经常念叨你,喜欢你这个年轻人的正气和干劲儿。” 林昆歉意的笑着说:“其实,我这次来燕京是有事情要求朱老帮忙的。” 老管家笑着说:“不碍事,朱老已经猜到了。” 林昆尴尬的笑了起来,话锋一转道:“管叔,我还有一个朋友好像遇到了点麻烦,你能不能帮我去调查一下,要是有麻烦的话,恳请你施个援手。” 老管家笑着说:“你说的是那个姓韩的小姑娘吧,我已经派人去处理了。” 林昆顿时一脸的惊讶,这朱家到底如何的高深莫测,或者说管前辈到底如何的神通广大,似乎能提前料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