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给老子舔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八十七章:给老子舔

第七百八十七章:给老子舔 朱老面带微笑,语气平静,温煦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慈祥,单单从他现在的神态来看,只会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邻家老爷爷,可老管家闻言之后,心里头却是微微一动,微笑着说:“放心吧,朱老。” 老管家办事,朱老放心,甚至比他那些子孙后代办事都要放心,老管家跟了朱老几十年,一直把朱老当成亲生父亲看待,对待朱老中心耿耿,也正是常年跟在朱老的身边,办事为人方面都沾染了朱老的习气,沉稳内敛。 老管家离开书房,朱老坐在书桌后突然笑了起来,喃喃道:“臭小子,还知道来看我,好吧,这次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爷爷都帮你给摆平了。” …… 此时,燕京城某分区的警察局内,林昆坐在审讯室里,两名警察坐在对面,徐尊确实叮嘱过张德彪,让他多照顾一下这位自己外甥女的朋友,但同时徐尊不知道的是,迟勇早就知会过张德彪,要好好的‘照顾’这小子。 徐尊的话和迟勇的话,张德彪自然更是听迟勇的,徐尊虽然官位比他高,但两人分属在不同的区,徐尊就算是记恨他,有意要给他穿小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迟勇就不同了,背后靠着的是迟家这棵大树,想捏死他一个分区的小警察局局长,那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就像是老虎拍苍蝇一样。 当然了,张德彪还有另外一层考虑,毕竟徐尊只说是他外甥女的朋友,又不是他徐尊的朋友,就算真因为这件事徐尊来怪罪自己了,他也好把迟勇搬出来,一个是自己外甥女的朋友,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另一面是迟勇,徐尊自然不会那么没脑子的非要和张德彪过不去,冤家宜解不宜结,徐尊这点道理肯定还是懂的。 这两名警察一脸的严肃,把林昆紧紧的铐在了座位上,听说这小子身手了得,他们这也是以防万一,别到时候这小子狗急跳墙把他们俩给袭击了。 实际上林昆根本没有要在警察局和警察动手的意思,这里是燕京又不是中港,即便他是漠北曾经的狼王,审时度势这种事情他还是懂得的,他是不怕事情闹大,可他怎么也的在乎一下自己的名声,也懒得惹出事后还得擦屁股。 “说,你为什么要袭警!” 审讯的警察冷冷的开口道,语气严肃,充满威严,另一名警察手里拿着笔等待着做笔录。 “他们太粗鲁了,我和他们讲道理他们不听,而且是他们先对我动的手。”林昆吊儿郎当的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怎么警察就牛x啊,警察就可以随便动粗? “他们是在执行公务,而你涉嫌犯罪嫌疑,在抓捕的过程中你没有配合,而且还对警察动手,我可告诉你了,这罪名可不轻,足够量刑坐牢了!” “哟,你们警察就牛x啊,说抓人就抓人,证据呢?这天到外面开房的小年轻多了去了,人家情侣俩在床上火热,你们撞门要进来抓人,还有没有点道德底线了?我看两位警官的年纪都不大,你们就没谈恋爱出去开房的经历?这时候要是也有警察说要进来抓嫖娼,还很粗鲁的要对你女朋友动手,你如果是个爷们的话,会老老实实的看着他们在那儿耍横动粗!?” 林昆说的义正言辞,目光更是犀利的盯着审讯他的民警的眼睛,一股强大的威压无声的蔓延,这种审判一样的质问,顿时让审讯的民警一时间无言以对。 是啊,在这种情况下,但凡是个有胆量有勇气的爷们,都会站起来和警察…… 不对,自己是警察,自己是来审讯这小子的,怎么反而被他给问住了! “你这是在污蔑我们人民警察,我们人民警察出来办案都是接到举报并获得证据以后才执行任务的,接到举报说你涉嫌嫖娼,就一定有作案的嫌疑,如果不是你拒捕,我们人民警察怎么可能会对你动粗,你这是污蔑,赤裸裸的污蔑!” 审讯的民警一副义愤填膺状,言罢砰的拍了一下桌子,指着林昆就骂道:“像你这种小流氓我见的多了,我警告你,别想往我们人民警察的身上抹黑,就凭你袭警外加上出示假证件这一事,我现在就有权利扣押你48小时!” 林昆表情愣愣的看着这位义愤填膺、慷慨激昂、一身正气的优秀人民警察,说的简直太好了,他就是双手被铐着无法鼓掌,否则非要鼓掌三分钟以示敬意,能够黑白颠倒到这份儿上,并且还说的这么正气凛然的,这可不光脸皮厚那么简单,简直就是臭不要脸到家了吧,林昆还不能这时候拆穿他,因为他不想和这个警察墨迹,实际上他心里也有了推测,今天晚上这一出八成是有人要故意整他,韩心被带出去再没回来,肯定是被保释出去了,韩心出去以后肯定会央求她舅舅也把他给保释了,之所以他还在这里,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和韩心接触的不多,但这点信心林昆还是有的。 林昆有些不耐烦的说:“行了警官,你吵吵吧火的给我扣了这么两顶大帽子,不就是想把我拘留起来么,拘留就拘留吧,赶紧痛痛快快的带我去牢房,对了,我想打个电话给我朋友,告诉他我出事了,这个要求成不?” 审讯的警察见林昆服了软,嘴角得意的一笑,“这个具体的我还要向上级请示,现在就带你去牢房里待着,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别再惹什么事。” 林昆一副我很冤枉的表情说:“警官,你都我说是小流氓了,你见过哪个小流氓到了警察局还敢闹事的?行了行了,赶紧带我去牢房里吧,我不想在这待了。” 两个民警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里泛起一抹奸诈狡猾的光芒,冷冷的冲林昆笑道:“这可是你急着要求的,待会儿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别怪我们。” 林昆马上就听出来这民警的话里有话,不过他也没再继续和这民警墨迹,根据他多年看人的经验来判断,眼前这位民警的智商和心态都有问题。 林昆被带到了警察局里的临时牢房,这间临时牢房里关了不少的人,有的长得凶神恶煞的,有的一脸窝囊沮丧相,两位民警把林昆关进来后,没给他打开手铐就走了,临走前还特意的阴测测的冲着牢房里说一句:“我们出去吃个饭,暂时不会在这,你们都给我听着,都给我老实本分一点,不准打架啊!” 另一个民警看起来是在小声的对同事说,可说话的声音却是很大:“这监控今天好像坏了,他们不会趁着咱们不在乱来吧,事后也没个证据。” 两位民警说完,回过头冲林昆阴测测的一笑,然后便向外走去,林昆站在栏杆旁冲他们两个大喊:“喂,你们是不是应该把我的手铐松了再走啊!” 离的很近,两位民警却像是根本没听到似得,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吱嘎一声关上了牢房外的又一层铁栏杆门。 “喂,喂!我跟你们说话呢!”林昆站在牢房的门口大喊,完全无济于事,看来那两个民警是摆明了要故意刁难他了,林昆叹了口气刚转过身,就见牢房里本来坐着的几个犯人站了起来,为首的是一个膀大腰圆中年汉子,剃着光头,脖子上有纹身,脸上表情阴鸷横肉乱颤,无一不标明他是一个恶人。 在这光头大汉的身后跟着几个差不多二十几岁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个个脸上的表情也都阴鸷的很,那眼神看在身上,能感到一股实质化般的凉意。 林昆皱了皱眉头,旋即咧嘴一笑,“几位哥们,你们这是……兄弟我初来乍到,还请几位哥们多多关照,咱们远日无仇近日无冤,应该互相友好对吧。” “呸!” 为首的大汉一口唾沫向林昆吐了过来,被林昆机敏的躲开了,旁边的小青年顿时破口大骂:“麻痹的小崽子,大哥吐你口水是看得起你,你还敢躲!” “就是,咱们大哥的口水,那是对你的照顾,你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 余下的几个小青年也跟着纷纷起哄,为首的大汉一抬手,叽叽喳喳的几个人顿时鸦雀无声,一副同仇敌忾而又视草芥的凛然表情瞪着林昆,为首大汉咧嘴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嘴里的两排黄牙尤其瘆人,喉咙里发出两声积痰的声音,道:“小子,刚才听你一番话说的还挺懂事,现在老子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去把老子刚才吐的口水舔了,老子几天就放你一马,否则的话……” “呸!” 不等着大汉把话说完,林昆反的一口口水吐到了大汉的脚下,咧嘴一副嬉笑的模样说:“行了兄弟,别在那一口一个老子了,我也给你一个机会,不不不,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低下头把我的口水舔了,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为首的大汉和身旁的几个小青年同时一愣,面面相觑,大家伙都没出声,但彼此的眼神都在确定着,刚才的话真的是那小子说的?那话是真的么? 这牢房里还有其他几个看起来窝囊的犯人缩在墙角,这几个人正眼都不敢看大汉几个人一眼,显然都是被大汉这几个人给欺负怕了,听了林昆的话后,几个人下意识的就小心翼翼的向林昆看过来,只见这小青年瘦高个,两只手被抱在身后,不像是很牛x的模样,但却敢那么对大汉几个人说话,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活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想要自寻死路…… 墙角缩着的这几位刚进来的时候都和林昆有过同样的遭遇,只不过最后他们都选择跪下来舔口水,尽管是舔完了口水,结果还是挨了一顿羞辱。 “小子,你是在跟老子说话么!”为首的大汉怒瞪双眼,一副要吃了林昆的表情,两只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响,撑开的鼻孔里似乎能喷出火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