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军官证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八十五章:军官证

第七百八十五章:军官证 听到迟大国的名字,徐尊的心里头就是一咯噔,表面上虽然没动声色,但不代表心里头不打怵,能在燕京这一片皇土上当差的,那都不是简单的人,先不说迟大国有多大的能量,他背后的迟家在燕京城可是有相当的份量,根本不是徐尊能得罪的起的,徐尊是从地方上成长起来的官员,和迟家这种一直盘扎在燕京城里的官宦家庭不同,这些官宦家庭的背后都是一系列的复杂关系,有着强大的靠山,而徐尊在燕京城里小心翼翼经营了这么多年,也只是勉强能自保而已,根本不敢轻易的和这种官宦的大家族发发生一丝一毫的摩擦。 徐尊今天晚上过来的目的,一是想带走外甥女,另外也想给敢污蔑外甥女的人点教训,现在看来这两个目的都有困难,教训是不可能了,能不能带走外甥女,还要看这迟大公子的心情,见迟勇态度转变了不少,徐尊的心里也是稍稍的松了口气,借机会笑着说:“迟公子,今天晚上这事是有什么误会吧?” “误会?” 迟大公子的眼神一时间全都落在了徐尊身后的徐盈盈身上,先是疑惑了一声,回过神后马上笑着说:“误会,肯定是误会,徐叔叔的外甥女怎么可能是卖……是那个啥呢?” 徐尊笑着说:“既然是这样,那我现在就把外甥女带走了,这丫头今天刚来燕京市,路上劳顿了大半天,我还没给这孩子接接风呢,迟公子,要不一起去吃个便饭?” 徐盈盈对迟勇可没什么好印象,就是一个富家子弟膏粱纨绔,仗着家里的势头在外面横行霸道的,尤其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贼溜溜的全都是绿光,一看就是个好色之徒,而且这厮长的也挺差劲的,穿衣打扮更是糟糕透顶,实在找不到一点让人喜欢的理由。 徐盈盈听父亲要邀请迟勇一起去吃饭,马上很不情愿的抬起胳膊碰了碰徐尊,徐尊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徐盈盈气的只能在心里头直跺脚,知道父亲也是被迫无奈,同时暗叫倒霉,表姐怎么就和这么一个无良纨绔有了纠缠瓜葛。 “好啊!” 果然不出徐盈盈的意料,迟勇欣然答应,还客气的跟徐尊说:“徐叔叔,你别一口一个公子叫着,你和我爸都是同僚,就直接叫我小迟或者小勇吧。” 徐尊笑着说:“好!” 不等徐尊再开口,迟勇已经急着向张德彪说:“张局长,这都是误会,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去把韩姑娘给放了。” 张德彪乐见这种大家都好的结局,万一真要折腾出点什么事儿来,他保不准就要躺着中枪,马上一脸欢笑的冲手下说:“去,快去把韩姑娘放了。” 眼前的民警说了一声是,转身就向审讯室的方向小跑过去,张德彪马上又想到了什么,叫住手下,转过头询问迟勇说:“迟公子,那一起抓来的那个人……” “那小子绝对不能放,他不但袭警,还敢假冒国家的特工,得好好的给他点苦头吃,好好的判他的罪!” “好,明白了。” 张德彪冲手下的民警挥挥手,那民警马上又向审讯室小跑过去。 审讯室内。 林昆继续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模样就跟那街边的小混混无异,如果不把身份亮出来,或者是本来就是认识他,知道他的底细和过去,谁能把这么一个小混混一样的瘦削小青年和堂堂漠北狼王联系在一起,那传说中的漠北狼王可是战场上无敌的传说,能令边境无数的犯罪分子闻风丧胆、屁滚尿流的狠角色。 只是,他这会儿亮出了身份也不好用,虽说亮出的不是漠北狼王这身份,而是特别行动处编号007的特工身份,但那印着国徽的小红本对于人家迟大少来说根本不好使,人家就是不认,就是要把你当成骗子来处理,都说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这流氓要是没文化同样也是够可怕的。 “你刚才拿出的是什么证件?”一直冷冰冰的韩心,忽然转过头平静的看着林昆问。 “我当兵的证件。”林昆笑着说,并没有告诉韩心有关特别行动处的信息,在他看来,特别行动处以及特工之类的词语,对韩心来说一定很陌生,即便自己说出来了她也未必会相信,还不如说是当兵的证件,更可信一些。 “士兵证?” “比士兵证高级一点。”林昆苦笑着说:“我好歹也是在部队里混了八年的老油子,怎么着也混上了个军衔好不好,你看就是那么像普通的大头兵啊?” “什么军衔?” “小团长。”林昆咧嘴笑道,一副颇为自豪的模样,他的这个小团长可不是一个‘小’字那么简单,可是堂堂的狼牙兵团的团长,虽然全团算上他也只有十八个人,但这十八个人合在一起,就是那叱咤边境所向披靡的不败之师,曾经华夏南方的一个大军区的首张和老胡半开玩笑的说,愿意用一个师的兵力和装备来换一个狼牙兵团,结果直接让老胡骂了句有多远滚多远。有漠北狼王坐镇的狼牙兵团别说是一个师了,就是半个兵团的兵力与装备也不换,作为战场上的老油条,老胡对狼牙兵团的战斗力可是有绝对的信心,两军真要开战,狼牙兵团绝对能击溃半个兵团的兵力,而且还是保守估计。 这里绝对没有夸大的意思,击溃不等于全歼,而是令敌人溃不成军,闻风丧胆。 “有多小?”韩心问。 “可能……”林昆咧嘴笑道:“就像你小拇指盖那么小吧,或者再小点。” “没个正形。”韩心冷冷的白了林昆一眼,道:“就一个普通的军官证,你以为他们这些警察会在乎?再说你都已经退伍了,那军官证更没用了。” “放心,应该有用,即便没用我也不怕啊。”林昆咧嘴笑着说:“不还有你么?你跟我透露一下呗,你舅舅到底是多大的官,能把咱俩救出去不?” 韩心道:“朝阳区警察局局长,跟这边虽然不在一个区域,但保我出去应该没问题。” 林昆陪着笑脸道:“那我呢?” 韩心冷然道:“关我什么事。” 林昆一副苦哈哈的表情说:“我们是朋友嘛。” 韩心道:“谁和你是朋友了?” 林昆:“……” 看来这妞恨自己恨得够深啊。 砰! 审讯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得到命令的那位民警急匆匆的冲进来,身后站着刚才一同要过来审讯林昆和韩心的三位民警,这三位民警见到林昆拿出的证件后,先是全都一惊,这特别行动处的证件可不是儿戏,虽然他们也看林昆不像是特工更像是流氓,但万一要是特工的话,这责任他们可负不起,于是他们就先派一个人拿着证件去找局长,这么大的事还是局长来拿主意比较好。 冲进来的民警让那两位女警去把韩心的审讯座位打开,说:“韩小姐,有人来保释你,可以走了。” 韩心脸上的表情冷冷的,没有任何的回应,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过头看了林昆一眼,“那他呢?” 冲进来的民警歉意的说:“我们局长只说先放了韩小姐您,韩小姐,徐局正在外面等您,我看还是不要让徐局等的太久了,您还是快跟我们过去吧。” 韩心还是站在原地,嘴上说林昆和她没关系,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林昆一脸吊儿郎当的笑着说:“小妞,你先走吧,不用管我,我没事的。” 韩心皱了皱眉头,没说话,转身向门外走去,心里却是想着见到舅舅后也让舅舅把林昆给弄出去,这里毕竟是燕京不是中港,林昆在中港就算是条龙,来到这皇城的一亩三分地,也得乖乖的做条蚯蚓。 韩心远远的就看到了徐尊和张德彪等人正站在走廊里,看到表妹徐盈盈,她的脸上浮现一抹开心的笑容,大半年没见表妹了,小丫头长的越来越水灵了,可当目光落在迟勇身上的时候,她的眉头马上又皱了起来,他怎么在这? “表姐!” 徐盈盈甜甜的叫了一声,马上就向韩心跑了过来,关切的问:“表姐你没事吧!” “没事。”韩心笑了笑说,又过去和舅舅打招呼:“舅舅,给你添麻烦了。” 徐尊见自己的外甥女平安,不像是受什么欺负的模样,也就放下心来了,笑着说:“麻烦什么,今天这事都是误会,也幸亏迟公子在这帮忙作证。” 迟勇在一旁不羞不臊的凑过来,一脸的慷慨凛然:“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韩姑娘没事就好。”就好像韩心和林昆被抓进来不是他在背后捣的鬼一样。 韩心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一切都是迟勇搞的鬼,也从来没想过迟勇的家族那么的有实力,但她也不傻,眼看着舅舅都对迟勇恭敬有加,马上也就联系到了迟勇的身份不简单,她毕竟是官宦家庭里出身的孩子,为了不让舅舅的脸上难看,硬是忍着恶心向迟勇说了声谢,迟勇笑着说都是朋友,不用谢,韩心再也没多说,徐尊的心里犯嘀咕,徐盈盈也是面带疑惑的看着两个人。 迟家耀这时才从张德彪的办公室里出来,刚才办公室的谈话他都听得清楚,不过他耐性比较好,专等韩心过来以后才出来,见识一下这位被堂弟夸上天的姑娘,出门这一看,他的两只眼睛立马闪烁了一下,那是惊艳的光芒,但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主动冲韩心伸出手说:“韩姑娘,听堂弟经常提起你,他说你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今日一见果然漂亮非凡啊!” 韩心只是看着迟家耀,并没有什么反应,徐尊和徐盈盈各自面带疑惑,同时徐尊的心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不祥预感,这一个迟勇就够难搞的了,现在又来了一个迟家的大少,而且看上去还要比迟勇更有心机,更懂得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