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迟家公子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八十四章:迟家公子

第七百八十四章:迟家公子 燕京城,某分区警察局的最高办公室内,迟家双少一个证翘着二郎腿坐在局长的位子上,另一个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迟家耀性格比迟勇稍微能沉敛一些,倒没过多的表现出二世祖的那股子骄横跋扈,对待站在一旁唯唯诺诺的警察局局长张德彪留了几分面子,迟勇则没他堂哥这份胸怀度量,坐在那局长的位子上,一个劲儿的冲张德彪施加压力,吵吵道:“赶紧把那个小子给我处理了,先派些人上去揍他一顿,他不是敢袭警么,揍他也符合王法!” 在迟家双少面前,张德彪这个平时还算颇有社会地位的燕京辖区警察局局长也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的份儿,迟家在燕京城里的势力也就是算是个二流家族,但可不要小瞧了这二流家族,燕京城里的二流家族,放在华夏任何的一个城市里,都可以比的上一流家族,迟家不光在经商上颇有建树,官场上也是占了一席之地,可以说迟家随便找出个当官的来,都足以捏死张德彪。 这张德彪也不傻,如果说迟家这双少只是让他整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流氓什么的,他肯定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关键是四名派出去的手下回来反应过,那男的身手了得,那女的也是打了电话给家里人说是要来警察局要人。 身手了得,张德彪倒不怎么在乎,想当初他也是军人出身,在部队里没少见识过身手好的,想当年他也算是打架的一把好手,要是不在军队里表现突出,堂堂燕京城里的辖区警察局局长的香饽饽也不可能落在他的手上,他更在乎的是那个女的,能打电话给家里让家里人来警察局要人的,必定是有来头的。 张德彪一直在拖,拖延时间等有人主动找上来,常言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他是军人出身自然比常人更懂得这个道理,暂时就一直在这搪塞迟家二少说什么事情都必须要走一个正规的程序,走完程序了才能动手手脚。 迟勇和迟家耀都看出来这家伙是在拖,迟家耀表现的相对要沉稳一些,迟勇则一个劲儿的在旁边施压,搞的张德彪脸上陪着笑脸,手心里直冒汗。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张德彪马上过去开门,以为是那女孩背后的人过来了,双手恭恭敬敬的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一名自己的手下,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刻薄了几分,“不是让你去做笔录了么,你怎么跑我办公室来了!” 这话,更多是说给迟家的双少听的。 门口的民警小声的对局长说:“局长,能借一步说话么?” 张德彪马上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儿,刚要向门外走一步,迟勇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张局长,您这是有什么秘密怕我们兄弟俩知道么?” 张德彪马上硬着头皮转过头,“迟少爷,你想多了,我老张有什么也不怕二位少爷知道啊。” 迟勇走了过来,看看门口站着的那位局促不安的民警,又看看张德彪,嘴角阴阴的一笑,道:“那就在这说吧。” 民口站着的民警,迟疑的看向张德彪,张德彪冷着一张脸,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说:“还磨蹭什么,有什么事就当着迟公子的面说啊,快说!” “局长,你看这个。” 民警把手里的一个印着国徽的红色小证件递给了张德彪,张德彪接过来打开,和迟勇一起看了一眼里面的字,张德彪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骇然起来。 ——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编号007。 迟勇脸上的表情也是微微的一怔,不过接下来却是一把将这小证件从张德彪的手里夺了过来,哂笑着说:“什么狗屁国安局,那小子我见过,就是一个无赖小痞子,不知道从哪搞到了这么个假证件来,居然还骗到警察局来了!张局长,对待这种社会渣滓,敢拿假证件糊弄警察的小流氓,必须要狠狠地处罚!依我看马上派几个人过去打他一顿,让他知道知道警察的厉害!” “迟少爷,咱们这儿是燕京城,卧虎藏龙的地方,万一对方要真是……”张德彪面露为难的道。 “真是什么?”迟勇冷笑一声,“真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特工?笑话,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特工能出来嫖娼?我说老张,你今天怎么这么墨迹,你再这么墨迹,信不信回过头我就给你好看的!” “我……” 张德彪牙关一咬,得嘞,这迟家的少爷非要收拾人家,那就由着他去吧,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要是就因为一个真假难辨的特工,和不知道背景的人物,把这迟家的两位少爷得罪了,对自己可一点好处也没有,今天晚上这两位少爷一到自己这儿,就给了个详细地址说有人嫖娼把人抓过来,他张德彪又不傻,知道对方肯定是得罪了这两位少爷,马上就派人去抓了,结果闹来闹去越来越觉得事情不简单,可也拗不过这迟家的公子啊。 张德彪刚要发话下达命令,又一名手下从走廊的另一头小步快跑了过来,来到近前时喘着粗气说:“局长,朝阳区的徐局长过来,说咱们抓错了人!” “哦?” 张德彪表面凝重,心里头却暗暗松了口气,这徐局长现在过来的正好,迟家二少都在场呢,即便是自己抓错了人,这责任也可以由迟家二少担着,张德彪他只是一个辖区的小局长,来的徐局长全名徐尊,可是整个朝阳区的局长,虽然不是张德彪的直接上司领导,但比张德彪高上足足两个等级。 常言道,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是大了两级,这里是华夏的首都燕京,想要在这里能往上爬两个等级,那绝对是比登天还难的事。 手下刚报告完,远处的走廊尽头,一身警装的徐尊便在贴身手下的陪伴下,大步的向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十八九的年纪,生的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徐尊远远的就笑着向张德彪打招呼说:“张局长,好久不见啊!” 大家都是官场上的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互相见面都会礼貌的打个招呼。 张德彪马上毕恭毕敬的迎上去,“徐局长大驾光临,真是令我这里蓬荜生辉。” 徐尊笑着说:“老张啊,可不带你这么捧人的。我听说你今天晚上又破获大案子了?” 张德彪一听这话,马上心思透亮的说:“什么大案子啊,就是接到举报说xx酒店有卖淫的,就让手下去把人抓起来了,正走程序做笔录呢,要是抓错了人,我还得赔礼道歉的把人送回去,这年头人民的公仆可不好当啊。” 张德彪把话说的圆滑,也给自己留好了退路,同时也替徐尊提前留了面子,并且巧妙的将责任挪开,这人是我抓的不假,但我也是接到举报的,至于是谁举报的,徐尊必然看的出来。 “哦?是接到谁的举报啊?”徐尊笑盈盈的说,目光却是落在了张德彪身后的迟亮身上,那迟亮的手里头还捏着个红色的小证件呢,神态间颇为冷傲的向徐尊看过来。 “这……” 张德彪马上一副犹豫状,这话他不能先开口,只能摆出一副难以说出的模样。 “我举报的!” 迟勇大步的向徐尊走过来,一身冷傲的纨绔之气凛然,走到徐尊的近前看了徐尊一眼,眉宇间一丝一毫的尊敬注意都没有,甚至还带了一丝不屑鄙夷。 徐尊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凝,但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高兴,在官场里混了这么多年,自然看的出眼前这个年轻人必然是有家世背景的,笑了笑说:“小伙子,你好像举报错了人吧,据我所知你举报的人是我的外甥女,她今天才刚刚到燕京市,本来要去见我这个舅舅的,我今天忙了一天也没顾上,而且我这个外甥女还在学校的实习期,她爸爸又是辽疆省的省委书记,怎么可能卖淫?” 徐尊脸上的笑容不变,看着迟勇的目光却是阴冷了几分。 迟勇倒是一脸的淡然,可旁边的张德彪脑门上已经渗出了一片的冷汗,尼玛,居然找了个省委书记的女儿来,这一下篓子可算是捅大了,而且还是徐局长的外甥女,不过好在有迟勇在场,什么责任都让这小混蛋担着吧! 迟勇傲然的一笑,依旧不正眼看徐尊,冷冷的道:“省委书记怎么了么?你是在跟我比官衔的大小么,我爹可是朝阳区的区长迟大国,还压不过一个僻远地区的省长?你好像也是朝阳区的吧,回过头我去我爹那说你跨区用权?好好的朝阳区不待,偏偏跑到了海岩区来指手画脚了,要不再让我爷爷跟上面说几句话,把你这朝阳区的警察局局长给拿下来吧,对了,还有那个什么辽疆省的省委书记,应该也不是多大的官吧,拿下来应该不难。” 徐尊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没想到眼前这年轻人居然是迟家的人,是迟大国的儿子! 徐尊他只身在燕京城里为官,再往上也没个什么过硬的交情,如果眼前这小子真是迟大国的儿子,是迟家的直系,那他无论如何也是得罪不起的。 徐尊将目光看向了张德彪,张德彪明白徐尊的意思,打了个圆场笑着说:“哎哟,你看我这脑子,我都忘记给二位介绍了,徐局长,这位是迟区长家的公子迟公子,迟公子,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徐局长,大家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哦,原来真是迟区长的公子,听说你一直在国外读书,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徐尊马上态度谦逊恭敬的向迟勇伸出手,心里头却是忍着心,也没辙啊。 “呵呵。” 迟勇冷笑了两声,模样甚是倨傲,看了一眼徐尊旁边的徐盈盈,心里暗叫一个好看,心里头就鬼琢磨,这小妞长得也不错,比韩心那小娘们也不差多少,自己现在没必要在这硬端架子,说不定以后这徐尊还能做自己几天老丈人呢,脸上的态度也马上转变了不少,没有驳徐尊的面子伸出手,“徐叔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