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餐厅闹事(1) - 神兵奶爸

第七十八章:餐厅闹事(1)

第七十八章:餐厅闹事(1) 李春生皮肉金贵不假,但他誓要习武成为大侠的心绝对炽热,林昆云淡风轻的一席话,马上就激起了他心中对理想的不卑不亢,牙根一咬马步就扎上了。 林昆满意的一笑,这小子还算可塑之才,回屋拎了打冰镇啤酒出来,坐在墙根一边叼着漠北的大青蛤蟆烟,一边喝着啤酒监督李春生扎马步。 太阳愈发的炎热,晒的李春城那白净的面庞发红发热,汗水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他是个皮肉金贵的主,平时护肤品一大堆,每逢出门都要擦防晒霜,可再牛逼的防晒霜,也抵不住这炎夏七月阳光下的暴晒啊。 抿了一下唇角滚落下的汗渍,咸咸的涩涩的,李春生眼巴巴的看向林昆,喉咙本能的咽了一下,那冰镇啤酒的香味传来,就像春天麦地里的沁香。 “师傅,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李春生哀怨的道:“我顶着太阳在这扎马步,你做师傅的不鼓励我就算了,又抽烟又喝冰镇啤酒的,这不故意眼馋我么?” 林昆哈哈一笑,“你小子就知足吧,当初我扎马步的时候,监督我的那位可比我混蛋多了,人家喝的是高档红酒配上等的古巴雪茄,我这才哪到哪。”说着他脑海里就回想起了老胡当初亲自监督他扎马步的情景,心中暖暖的。 “你小子要是嫌累,就别站在那儿受罪了,整打的冰镇啤酒搁这儿呢,过来咱俩喝个痛快,不过喝完了之后你就别再叫我师傅了,叫大哥。” “不干!”李春生警惕的看着林昆,一脸坚定的道:“师傅,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我就要跟你学武功行侠仗义,这是我毕生最大的理想!” “呵呵,好!”林昆狡黠的一笑,道:“你小子既然这么说,那以后可别再说我这做师傅的过分,鉴于你对理想的坚定,为师准备奖励你一下……” “师傅,什么奖励啊!?”李春生双眼顿时雪亮,不由自主的向那打冰镇啤酒看去,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难能可贵的,莫过于爽爽的喝上一大口! 林昆微笑着淡淡的说道:“奖励里再多扎半个小时的马步。”这话听在李春生的耳朵里,马上就变成了一股波涛汹涌的忧伤,这算是哪门子奖励。 从李春生那一脸苦逼的表情里,林昆看出了这小子的失落,笑着安慰道:“春生啊,师傅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多给你加点训练量,助你早日取得进步。” 一听这话,李春生的双眼又立马的雪亮起来,一副大无畏的表情点了点头,“嗯!” 一上午的训练结束了,李春生坐在地上直喊腰酸背疼,林昆对他这个便宜徒弟不算差,亲自替他按摩肌肉关节,令他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到了中午该吃午饭了,师徒俩的肚子也都咕咕叫了,李春生执意邀请林昆去他姐的餐厅吃饭,林昆实在懒得折腾,这一去一回就得四十多分钟呢,就提议到附近随便找个小饭店吃一口,说是提议其实就是命令。 距离海辰别墅区不远就有一条风景别致的商业街,规模不大却是样样齐全,是海辰别墅区的开发商一手建造的,就连名字也和海辰别墅同出一辙——海辰商景。 在商业也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家拉面馆,林昆让李春生把车停了过去,李春生本来还琢磨着请师傅吃一顿好的呢,但师傅的命令他不敢不从。 林昆也是第一次来这家拉面馆,这家面馆的生意出奇的好,屋里都已经坐满了人,林昆和李春生只好坐在外面的大遮阳伞下,这大夏天的坐在外面吃饭其实也挺好的,吹着淡淡凉爽的海风,大口的吃着面条。 两碗大肉面两瓶可乐端上来了,师徒俩开始吃了起来,这拉面的味道极好,主要是汤好,并且价格公道,丝毫没有因为临近海边,就漫天要价。 李春生边吃边赞,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餐厅打来的,他接听了电话,然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了,“好,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李春生就站了起来对林昆说:“师傅,饭店出了点事,我得回去一趟!”脸上一副着急的表情。 “别急,怎么了?”林昆问。 “有人在饭店里闹事,砸了不少东西。”李春生着急的说。 “走吧,我跟你去看看。”林昆放下筷子站了起来。李春生满怀感激的看了林昆一眼,但也没说什么多余的客气的话,师徒俩就向车走去。 白色的丰田霸道刚开走,拉面馆里就追出了个胖胖圆圆的中年妇女,冲着车屁股的方向就大声喊道:“哎,你们还没给钱呢!”转过头一看,却见桌子上的可乐瓶下压着张百元大钞,这老板娘将信将疑的把钱拿出来,对着阳光照了照,然后又摸了摸钱上的印花,脸色顿时通红。 别看李春生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时不时的脑袋还像是被门夹过,这一遇到了事儿倒是出奇的镇定,一路上两只手握在方向盘上不急不慢的开着车,这让林昆又对他这个便宜徒弟刮目相看,这货平时的二劲儿绝对是装出来的。 白色的丰田霸道停在了餐厅门口,门口簇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林昆和李春生从车上下来,还不等挤过围观的人群,就听里面传出一声嚣张的吼叫:“赶紧把你们老板叫出来,否则今个老子砸烂你们的破店!” “我就是这儿的老板!”挤过人群,李春生站在餐厅的门口就喊道,语气不说有多凌厉,但绝对很有气场,同时脸上挂着一层淡淡的笑容,这笑容看了之后,绝对令人联想不到亲切,反而有一股阴测测的味道。 餐厅一楼的大厅里,被砸了三张桌子,那三张精致的桌子都是优质红木造的,桌子被砸的东倒西歪,上面的玻璃转盘碎了一地,周围一片狼藉。 闹事的是三个年轻人,刚才嚷嚷的是为首的那个身宽体胖的小年轻,看上去二十几岁的模样,留着个半寸,上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肥胖滚圆的脖子上拴着一条小拇指粗下的大金链子,胳膊上还有纹身。 两外的两个小年轻,穿着打扮跟这个胖子小年轻如出一辙,清一色的半寸,清一色的黑色背心,只不过这两个小年轻的脖子上没有拴金链子,气场照那个胖子小年轻一看,马上就差了一大截,一看就是跟班的。 在这三个小年轻的周围,战战兢兢的站着几个女服务,这几个女服务员全都是一脸的胆怯,旁边的地上躺着一个男服务员,这男服务员一只手捂着额头浑身虚软,血水顺着他捂着头的指缝间汩汩的洇了出来。 “次奥,你就是这儿的老板啊!”胖子小年轻怒然的向李春生走了过来,拎起了一对滚圆的手腕,“你开的这什么破店,老子在这吃顿饭竟特么的受气了,今个你要是不给老子个交待,老子砸烂你的破店!” 另外两个小年轻紧跟着过来,嘴里叼着牙签仰着脖子,一副很吊的架势。 李春生不怒不威,笑着道:“这位兄弟,我们这儿的菜不合您口味?” “老子还没吃菜呢!”胖小年轻唾沫星喷溅的说。 “那什么地方得罪兄弟了?”李春生眉头稍稍一蹙,脸上的笑容不变。 “麻痹的,老子在这吃饭,额外赏你小费让把菜快点上来,你这凭什么不收!” “所以你就砸了我的店?” “活该砸你的店!”胖子小年轻怒吼,“你特么知道老子什么身份么,今个我就告诉你了,你特么的要不给老子个交代,老子让你这店关门!” “呵呵……”李春生冷笑,“这位兄弟,你真特么的威风啊!”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愣,眉宇间陡然一道寒气凛过,然后果断的一巴掌挥了出来。 啪! 一记响亮的大耳刮子重重的打在了肥胖小青年的脸上,直接把这胖小青年给打的脸扭向一旁,等这胖小青年回过头,脸上赫然多了五个手指印,嘴角溢出了一道血迹。 不等这个胖子小青年回过头,李春生果断的又一脚踹出,这一脚力道十足,马上就听‘砰’的一声,胖子小青年被踹中了小腹,整个人闷哼一声,两只手捂住小腹佝偻着身子倒退了两步,脸上痛的一阵扭曲。 李春生突发制人,一切快在瞬息之间,周围的人全都惊愕的张大了嘴巴,谁也没想到这个一脸微笑的家伙会突然间就出手,还出的这么狠。 “麻痹的,揍他!”胖子小青年愤懑的一声吼,他身旁的两个小青年马上向李春生扑过来。 众人的眼睛立马雪亮的看向李春生,饭店里的女服务员们也都眼神惊艳的看向他,期待她们这位平时吊儿郎当的二当家能痛扁这三个无赖,同时这些女服务员的心里对李春生看法也发成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以前都认为她们的二当家脑袋不正常成天吊儿郎当的,没想到刚才竟……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期待,期待着无赖受到教训,期待着英雄大展雄姿,可李春生的眼神里却闪过一丝狡黠,眼瞅着迎面两个一脸凶神恶煞的小青年冲了过来,他果断的向旁边一闪,躲到了林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