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风花雪月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八十一章:风花雪月

第七百八十一章:风花雪月 这时,嗡的一声咆哮,林昆身后的那辆suv猛的向他撞了过来,抱着韩心的那个小青年也反应了过来,猫着腰就钻进了车里,林昆瞥了一眼身旁倒在地上的几个小青年,这suv撞过来他躲过去肯定没问题,关键地上晕死过去的这几个小青年恐怕就要被碾压了,一个suv至少两吨,真要碾压过去那人肯定就废了。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冷,他刚才砸中小流氓的板砖就落在旁边不远,他整个迅速的一猫腰横了过去,抄起地上的那半截板砖,嗖的一下冲着suv驾驶座位就丢了出去,马上就听砰的一声巨响,砖头直接砸穿了suv前面那结实的挡风玻璃,并精准无误的砸在了开车的小青年的脑门上,小青年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suv整个也调转了方向,向着旁边的一个花坛撞了过去,轰…… 抱着韩心的小青年把韩心丢到车上以后,也猫着腰要钻进车里,林昆一个箭步冲到跟前,大手直接向着他的后背一抓,整个人硬生生的给抓出来丢到了地上,而后趁着这商务车起步的一瞬间,林昆嗖的一下钻了进去。 “别动!” 林昆刚钻进去,眼前突然一把黑漆漆的枪口指了过来,握枪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借着车窗外的灯光,可以看清他那布满疤痕狰狞的脸颊,一双眼睛像是鹰眼一样透着凶狠的光芒,看这气势应该是刚才那些小流氓的头目。 林昆看了一眼旁边的倒在座位上的韩心,迷迷糊糊的浑身开始有些抽搐,转过头一脸平静的看着疤脸男说:“你们给我朋友下的到底是什么药?” 疤脸男道:“问这么多干什么,又不是给你准备的,小子你身手不错,打伤了我那么多的兄弟,还坏了我一辆车,这笔账我们恐怕要好好的算算了。”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丝毫慌张的表情也没有,仿佛指着他脑门的不是一把手枪,而是一把打火机似得,他没有说话,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瞪着刀疤脸,车上就这刀疤脸和开车的小青年,过了两三秒钟,刀疤脸或许是被林昆盯的心里头有些发毛,眉头不由的轻轻一皱,也就这一瞬间,他嘴唇刚要张开说话,林昆整个人突然向旁边一闪,同时两只手大手抓向了刀疤脸握枪的手腕,其中一只手握住手腕,另一只手握住了手枪的上半部分。 突然的变故,刀疤脸男本来的就要开枪,结果扣动了两下扳机之后枪都没有打响,这时林昆抓住他手腕的手猛的一用力,就听喀嚓一声腕骨扭断的声音,刀疤脸男顿时惨叫一声,手中的手枪脱手落地,紧跟着林昆一拳招呼到了他的面门上,砰的一声闷响,刀疤脸男两眼一黑,两行鼻血飙出,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前面开车的小青年顿时懵了,林昆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冷声喝道:“停车!” 小青年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被抓断了,赶紧乖乖的停车,林昆本来想直接去找对韩心下药的那个幕后黑手,但看韩心目前的状况不怎么好,于是就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你们到底对她下了什么药!”林昆语气严厉的问开车的小青年。 “迷……迷幻药。”开车的小青年哆嗦的道。 “多久能醒过来?”林昆寒声的问。 “两个……两个多小时吧,我没用过,听我大哥和其他的兄弟说过。” 林昆拉开车门,抱着韩心下车,若只是普通的迷幻药,那只要过了一定的时间就行了,林昆对毒药了解一点,但对这种药过去还真没接触过,战场上对敌就算是用药,大家用的要么是能死人的,要么就是能活人的药。 林昆相信了那个小青年的话,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带着韩心返回了酒店,韩心一身酒气,再加上迷迷糊糊的模样,出租车司机猥琐的冲林昆笑道:“大兄弟,你没少灌这姑娘啊。”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 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林昆抱着韩心下车,韩心嘴里迷迷糊糊的呢喃道:“水,我要喝水……” 林昆抱着韩心快步回到了房间,酒店里有热水提供,但那水太热了一下子根本没法儿喝,林昆打电话给前台的服务员,让她送了两瓶矿泉水上来。 林昆拧开瓶子递到韩心的嘴边,尝到了水的滋味,韩心马上双手抱着瓶子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 此时,燕京城内某酒店内,这酒店勉强也就算是四星的,但关键在于‘保障性’比较好,一些个纨绔二世祖干点什么缺德事,都喜欢到这里来,酒店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里,一名二十多岁,穿着打扮毫无品味的年轻人正等的焦急,来回的踱步,然后有坐到了沙发上,在相邻的沙发上还有一个人,这人看起来比这年轻人要大上几岁,长相还算是勉勉强强,和没啥品味的年轻人从相貌上来看,倒是有那么一丁点的相似。 这位没啥品味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到中港市散心偶遇了韩心之后便一直穷追不舍、死缠烂打的迟勇,在机场的时候还扬言到了中港市以后要打的林昆连姥姥也不认识。 “我说小勇啊,你干嘛急的跟火烧了屁股似得,不就是一个姑娘么,害怕堂哥我手下的兄弟搞不定啊?”自称堂哥的这年轻人叫迟家耀,是迟勇的亲堂哥,这堂兄弟俩平时都没啥好德性,仗着自家在燕京城里的势力,没少干坏事。 “堂哥,你那药靠谱么?咋你派去的人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这都快一个多小时了。” “放心,着什么急,你泡一个妞不还得需要时间么,这下药当然也需要时间了。”迟家耀阴测测得意的一笑,“我的药必须靠谱,从去年得到这药到现在,凡是拱不翻的白菜我就用,前前后后一共二十多个了,没曾失手过呢。” “这么牛x?”迟勇惊讶道。 “那当然了,这药可是国外进口进来的,你要知道老外那帮人比咱们会玩,这药最大的特点就是最开始的时候迷糊,然后慢慢的会口渴,你只要喂她水就行了。” “喂水?” “有句话不都说了么,女人都是水做的,你越是喂她水,她才能越湿啊……”迟家耀脸上猥琐的笑容一收,道:“小勇,不过你说这妞极品,真的假的?今天晚上可是咱哥俩头一次要一起搞一个妞,可别太差劲了啊!” “怎么可能!”迟勇满脸淫光,一本正经的道:“这妞绝对极品,就是在燕京城里也不多见,而且搞不好还是个处,堂哥,咱可说好了我先上啊!” “好好好……” …… 韩心很快就把一瓶矿泉水喝了,林昆把她放在了床上,真的中了迷药的话,多喝点水稀释一下体内的药量,应该很快就会醒来,林昆刚要站起来,韩心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闭着眼睛仍呢喃的道:“水,我要水……” 林昆只要拧开了另一瓶矿泉水,犹豫了一下还是递到了韩心的嘴边,这一口气喝了500毫升,要是再来500毫升的话,真担心她的胃会被撑破了。 韩心咕咚咕咚的又将一整瓶水喝的干净,林昆站在一旁暗暗惊讶,这小姑娘的胃也挺能装的啊,他伸手过去打算把水瓶拿开,手刚一摸到瓶子,韩心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发直的看看棚顶,转过头又看向林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略显呆滞,不过却是布了一层淡淡的红丝,小脸红红扑扑的…… 林昆没有多想,以为韩心这是清醒过来了,笑着就问:“怎么样,感觉好点了么?” 韩心有些目光呆滞的看着他,红扑扑的小脸上红晕更深,看上去更加的娇媚,慢慢的抬起手放在了林昆的手腕上,小模样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你现在什么感觉?”林昆皱着眉头关切的问,韩心的眼神里这时仿佛恢复了一丝生气,不过眼神却是更加的灼热起来,像是充满了欲望的一双美瞳。 “额……” 看着韩心越来起伏越快的小胸脯,林昆似乎意识到了怎么回事了,md那什么迷药啊,明明就特么的是药好不好,虽然以前和韩心有过风花雪月之事,但那时候都是你情我愿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林大兵王倒不是多清高多么正人君子,而是很单纯的认为趁人之危不好,他尝试着就要将手腕从韩心的手里头抽出来,手腕上才刚刚一动,韩心就出其不意的突然一把将他往下那么一拽,同时整个人从床上起来扑到了他的怀里,合上了那迷蒙的双眼,嘴边声音麻酥而又渴望的呢喃着:“要我,要我,快要我……” 林昆的身体顿时有些僵硬,此情此景,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把持不住吧,但咱们林大兵王确实异于常人,足足把持了半分多钟,最后实在受不了怀里这小美妞贴在身上的蹂蹭,以及那小手伸到下面的连番摩挲挑逗…… 或许这世界上有男人能忍受的住,那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发育不良,第二种是玻璃…… 房间里响起了一阵疯狂的床榻咯吱声,似乎翻天地覆,又仿若云卷云舒,呼吸声夹杂着三月里春风的和煦向阳,却又像那凛冽的秋风吹过一望无际的干草地,点上一把火,整个人世界都被烧的红彤彤,迷途知返却有流连忘返…… 美妙。 笙歌。 极乐之巅…… 另一家酒店里,迟家耀刚刚接听完电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迟勇在一旁急忙的追问道:“堂哥,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迟家耀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手机,脸色阴沉的说:“md,居然有人截胡了!” “截胡?”迟勇迟疑一下,接着大声喊道:“次奥,谁特么这么大胆子!是其他家族的那些大少?还是道上的什么人?不行,不管什么人,我都要让他吃上一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