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韩心被下药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八十章:韩心被下药

第七百八十章:韩心被下药 “啊!!!” 一声惨叫响起,胡子拉碴的流氓直接被林昆拗断了,如此喧嚣的环境下只有人微微侧目向这边看了一眼,但很快就继续投入了到了群魔乱舞的氛围中,只有这流氓的两个同伙同伙反应过来,一起张牙舞爪的向林昆扑过来。 林昆没想过要在酒吧里动手,这人生地不熟的,在酒吧里动手就等于惹事,每个酒吧可都是有人罩着的,到时候难免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眼下这情形似乎他又要身不由己了,别人主动跟他动手,他不还手难道要挨打? 林昆直接两拳挥出,速度快如一道疾风,目标直指两个流氓的面门,喧嚣嘈杂的空气中顿时两声‘砰砰’的闷响,声音弱不可闻,应声两声痛叫埋没在这嘈杂的环境中,两个流氓前一刻还满脸狰狞一脸杀气,这会儿却是抱着面门倒在地上直哼哼,见到有人倒在地上,周围的人马上一片慌乱起来。 啊…… 尖叫声。 趁着酒吧里的保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林昆可不想刚到燕京就摊上麻烦,一把抱起了迷迷糊糊的韩心,就向门口的方向挤去,顺利的挤出门外,站在门口林昆刚刚打赏过的那位小姑娘,看着林昆这么‘强横’的抱出一个姑娘来,顿时满脸的惊讶,但依旧礼貌的笑着说:“先生,欢迎下次光临。” 林昆笑了笑,出了大门直接拽开了一辆候在酒吧门口的出租车门,先把韩心放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出租车司机笑着回过头,看看后座上有些昏迷的韩心,又看向林昆,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小伙子,去哪?” “xx酒店。” “好哩!” 出租车司机刚要一脚油门,后座上的韩心突然一把抓住林昆的胳膊,语气虚弱惊慌的道:“等等……” 林昆看出韩心有话要说,于是马上冲司机说:“司机师傅,麻烦你等一下。”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看后面,冲林昆玩笑说:“小伙子,你的妞不会是想再喝一杯吧。” 林昆没有理会出租车司机,把耳朵贴在了韩心的嘴边,韩心舌头不听使唤的咕哝着:“包,我的包还在酒吧里,去……去帮我拿出来……好么……” “恩。”林昆硬着头皮答应道,转而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麻烦你把车开到前面的路口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哦,好吧,小伙子你快点啊。” “恩。” 林昆下车,突然又有一些不放心,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出租车司机,似乎要将他的心看透一般,透过出租车司机的眼睛没看出他有什么邪念,林昆这才笑了笑,冲被他盯得有些惊慌的出租车司机说:“师傅,谢谢了!” 林昆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接受过严格的特工训练,只要认真仔细的观察,通过常人的眼睛是最能看出他内心想法,眼睛是心灵窗户的说法是绝对有道理的。 林昆转身有进到了酒吧里,出租车司机也从惊慌中回过神,刚才被盯的后背都抽起了冷气,那感觉就像是被一头狼盯着一样,老老实实的把车子开到前面的路口停下。 砰! 出租车司机刚停好车,迎面突然一块砖头飞了过来,直接砸在了他面前的挡风玻璃上,挡风玻璃顿时龟裂开了无数蜘蛛网细纹,出租车司机震惊的两眼发直,回过神摇下车窗就大骂道:“md,谁干的,给老子出来!” 四五个小青年晃晃荡荡的从前面向他走了过来,出租车司机马上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的招惹上麻烦了,推上了车档就准备逃,这时身后又是咣的一声巨响,伴随着车玻璃杯撞碎的声响,他整个人猛的扑到了方向盘上, 一辆大suv狠狠地撞在了出租车的车屁股上,前面那四五个小青年也已经快速的跑了过来,一把拉开了驾驶座的门,出租车司机刚刚抬起头,就被一把冰冷的短刀抵在了喉咙上,出租车司机顿时被吓得面无血色,那拎着刀的小流氓说:“孙子,你摊上大事了知道不知道,马上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这时,出租车的后门也都被拽开了,两个小流氓强行的将韩心拽了出来,韩心迷迷糊糊,有心想要反抗,身体却是不听使唤,那两个小流氓呵呵的一笑,道:“看来大哥这回搞得药还挺管用的嘛,先让她没知觉,再让她疯狂!” “快走吧,别墨迹了,待会儿这小妞要是疯狂起来,万一把我们给生吃了,大哥还不得切了我的门小jj!” “对对对,赶紧走……” 这四五个小流氓抱着韩心就向旁边的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跑去,前面拎刀抵着出租车司机喉咙的小流氓冷冷的冲出租车司机警告道:“今天的事要是敢报警,弄死你全家信不信!” 出租车司机早就被吓得两腿发抖了,连连说:“知,知道了,不,不报警。” …… 林昆快速的返回酒吧,刚一进门口,刚才他打赏过的小姑娘就主动问:“先生,是你朋友有东西落在这儿了么?” 林昆笑着说:“是我朋友的包。” 小姑娘笑着说:“您稍等一下,我就去给你取。”马上这小姑娘就从旁边的一个储物柜里拿出了一个包包。 林昆本以为韩心是把包落在酒吧里面呢,原来是放在储物柜里了,笑着接过包包,问小姑娘说:“小美女,你怎么知道这包就是我那朋友的?” 小姑娘腼腆的一笑,“那位美女那么漂亮,我们几个对她的印象都很深呢。”周围的几个小姑娘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林昆刚要说声谢,突然就听外面砰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就听到了司机的叫骂声,他也顾不上说谢了,抓着包就向外跑去,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辆黑色的suv撞在了不远处的那辆出租车的屁股上,他那平日里吊儿郎当的脸颊顿时一冷。 其中一个小青年抱着神志不清的韩心,后面跟着三个小青年,最后头刚才那个恐吓出租车司机的小青年也跟了上来,这几个人都奔着那辆黑色的上午车去,而刚才撞出租车的那辆suv,也向后倒了一下准备离开,他们只是负责来拿人的,拿到了人马上要送到他们的主子那里,他们的主子这会儿正在附近的一个酒店里开好了房间等着呢,并承诺他们只要事儿办成了,奖赏那是大大的。 这几个小青年都是典型的混社会的无赖流氓,一个个年纪都不大,最大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成天在外头瞎晃,专靠看一些违法道德法律的勾搭谋财。 “啊哟!” 走在最前面的小青年刚要把韩心放在车里,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痛叫,几乎同时,他和身后的三个小青年同时回过头,就见跟在最后面的那个小青年一只手捂着脑袋躺在地上直抽搐,旁边有一块作案的凶器——半截破砖头,地上以小青年的脑袋为圆心,逐渐洇染开了一片血红,漆黑的夜色下泛着淡淡的热气。 “md,谁动的手!出来,给老子出来!” 一个最先回过神的小青年大声的吼叫道,一双怒瞪的眼睛像那穷凶恶极的豺狼一样四处查看,周围来往的车辆不少,行人也是淅淅沥沥,见到这边的情况,大多的行人都选择了远远绕开,华夏老百姓是有喜欢看热闹的喜欢,但眼前这种情况,还是离的远远点的好,溅到身上血倒是没啥,万一自己流血…… 黑社会啊, 还是离的远点好啊! “吵吵个毛啊!” 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从一辆车的后面绕了出来,还真有不怕死的,这位不怕死的歪嗒嗒的叼着烟圈,手里头还拎着半截砖头,他手里的半截砖头,和刚才砸到一个小流氓的那块砖头的断口吻合,几个小青年看了看,马上又有一个呲牙咧嘴的大叫道:“麻痹的,你特么找死啊,知道老子几个人是什么人么!” 边说,边向林昆走了过来。 “是什么人和我有关系么?”林昆淡淡一笑,满脸的讥诮不屑,瞥了一眼抱着韩心的那个小青年,道:“识相的就赶紧把那妞给我放下,我不想动粗。” “放尼玛!” 一声怒吼,除了抱着韩心的那个小青年,剩下的三个小青年顿时一起向林昆就冲了过来,一个个的手里这时都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浑身戾气凛然。 咻…… 反正自己已经警告对方了,是他们自己非要过来跟自己拼命的,林昆也毫不客气,对付这种小流氓也不用手下留情,手里的半截砖头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 这半截砖头在空气中直线的速度冲了飞了出去,瞄准的是冲在最前面的小青年,就这小子刚才吵吵的声音最大,麻痹的你不是能吵吵么,那老子就先给你一板砖,让你尝尝厉害。 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闷响,紧跟着一声惨叫响起,刚才还奔跑的正欢实,一脸杀气凛然的小青年顿时整个人向后仰躺着就摔在了地上,脑门上鲜血直流,整个人已经抽搐着昏厥了过去,手里握着的那把明晃晃的匕首铛啷啷的落地。 一起的另外两个小青年顿时懵了,脚底下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同伴,紧跟着回过神,又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冲向林昆,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瘦高个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砖头丢的准一点呗,待会儿等老子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让他好好的知道知道什么人是他这种老百姓惹不起的。 愿望是美好的,只可惜现实太残酷。 不等这两个小青年冲到林昆的跟前,林昆已经先行一步向他们冲过来,手中的两只拳头化作两把掌刀,不给他们任何的反应机会,精准的切向他们的手腕,直到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他们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紧接着不等他们叫唤出来,忽然脖子后又挨了一记重重的掌刀,整个人两眼一黑直接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