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碰钉子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七十八章:碰钉子

第七百七十八章:碰钉子 迟勇不傻,反倒是心思很缜密,这年头提起富二代或者是官二代,给人最大的直觉就是这人的脑袋不怎么样,总会干些简单而又直接的烂事,惹得人神共愤,几乎稍微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事情,这些富二代或者官二代是很少能干出来的。 迟勇算是一个例外,这小子别看外面挺二的,心眼倒是不少呢,要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中了韩心的美貌,无论如何也要想方设法把她给压在身子底下,他才么你这耐性跟在韩心的身边绕呢,可能以前遇到的那些美女上的都太容易了,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对自己态度冰冷的,这货倒觉得很新鲜刺激。 韩心摆明了就是在拿他来刺激林昆,迟勇也早看出来了,这韩心肯定是喜欢身边这小子,这小子哪里比自己好了?最多也就是皮囊稍微的好一点吧,看他一身普通的穿着,估计也就是这城市里百分之九十九的穷人一个,而自己呢,燕京城里迟家的后代,迟家算不上绝对一线的家族,但二线的家族还是够的上,真就不明白这个一直冷冰冰拒绝自己的小妖精,到底是心智不成熟,还是吃了什么迷魂药,放着自己这么好的饭票不要,喜欢这类? 好吧,既然你喜欢这类,拿小爷我来当气人的筹码,那小爷我也就不客气了…… 迟勇心底诡谲的暗笑,韩心瞪大眼睛瞪他,这厮完全摆出一副毫未察觉的表情,韩心牙根咬的咯吱咯吱的响也没用,看一眼坐在迟勇身旁的林昆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她的心顿时间要多冷就有多冷。 这混蛋难道就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哪怕是一点点都不在乎么?混蛋,混蛋,混蛋! 韩心啪的一巴掌打掉了迟勇的咸猪手,冷冷的目光从林昆的脸上转到迟勇的脸上,迟勇一脸虚情假意的笑容看着她,“小心,干嘛这么生气呀?” 韩心解开了安全带,站起来向机舱的后面走去,迟勇愣了愣,也要解开安全带跟过去,韩心直接冷冷的一句话丢了过来:“我去卫生间,别跟着!” 整个机舱里的人,目光唰的一下全都汇聚在了迟勇的脸上,迟勇那大圆脸一红,乐呵呵的说道:“我去抽根烟!” 一排三人的座位上,只剩下林昆一个人了,他靠着窗,手里捧着一份军事杂志,本来一副看的入神的脸上,这时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容,也不知道是在笑那军事杂志上的胡说八道,还是在笑韩心故意做戏,还做的那么蹩脚。 飞机轰隆隆的落地,从韩心去卫生间回来,林昆就一副呼呼大睡状靠在椅背上睡过去了,迟勇暗暗鄙夷,凑到韩心的耳边小声说:“公共场合打呼噜,太没素质了!” 韩心根本就不去看迟勇,一脸冷冰冰的生气模样,一把将迟勇又将伸过来的咸猪手给拍掉,迟勇疼的‘嘶’了一声,小声的埋怨说:“一点也不温柔!” 林昆睁开眼的时候,韩心和迟勇已经消失不见了,林昆笑了笑,猫着腰站了起来,大步的向机舱外走去,在机场的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便直接向中南海奔去。 中南海是燕京城里最特殊的区域,里面居住着国家历届的首脑人物及要员,整个区域戒备森严,在没有特殊的身份允许的情况,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直蚊子都没法飞进去。 中南海有四个入口,每个入口都有国家级的特种兵把手,这些特种兵几乎都是各大军区部队里的精英,有很多还是退下来的兵王,能在中南海这一片区域当差,薪酬自然不用多说,就是普通的金领也只能是望尘莫及,但对于这些个不管什么天气,都如青松一般屹立在各个大门口的士兵来说,荣誉更是高于一切! 出租车远远的就停下了,司机大哥不好意思的冲林昆笑笑:“小伙子,我只能送你到这了,再往前就是警戒线了,普通的车是不让靠近的,你只能自己走过去了。” “没关系。”林昆笑了笑说,掏出钱付了车费,拎着东西就下车了。 “站住!” 林昆大摇大摆的往中南海的大门里走,眼前两道锐利的目光向他射来,喝喊道。 林昆停下,其中一名年轻的军人语气刚硬的冲他说:“请您出示相关证件!” “等等啊。” 林昆笑着摸了摸兜,摸出了他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特工证,递给年轻的军人。年轻的军人接过来看了看,又转给旁边年龄稍大的军人,年轻稍大的军人马上打电话给国安局那边核实情况,确认无误后,两人脸上的态度这才缓和下来,将特工证还给林昆,又单独派了辆车送他进中南海,中南海区域广袤,要是林昆就这么进去走到朱府,怕是至少要熬上两个多小时。 挂着特殊军牌的军车停在了朱府大门口,林昆笑着冲前排坐着的两名军人说了声谢,拎着东西从车上跳了下来,军车离开,林昆一个人站在朱府的大门口,眼前的朱府大门不说气势有多恢弘,但有着一股令人难以揣测的深厚底蕴。 此时朱府的大门口很清静,没有传说中大家族的那般车水马龙,甚至就连行人都没有,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个家族已经没落了,实际上却是匍匐在这中南海里的一头‘巨兽’,燕京城里四大家族之一,谁人敢小觑。 林昆刚要敲门,一辆三叉戟的豪华轿车停下,车上下来了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年纪看起来比林昆要大上几岁,穿着打扮都很深沉内敛,一双眼睛尤其的深邃,整个人长得也是比较沉稳严肃,女的看上去比林昆要小,年纪倒是和韩心仿佛,生的一副好长相,身材也是绝对的黄金比例。 两人下车后,女的就主动挽上男的的胳膊,一副乖顺的模样贴在他的肩膀上,两人从林昆的身边,径直的向大门口走去,林昆这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觉得这女的这么眼熟呢,以前在电影里看过,是华夏新火的一个著名女演员! 这燕京城里果然不一般啊,这么轻易的就看见了一个女演员真人,不过说实话,真人和屏幕上还是有区别的,不如屏幕上看起来那么完美无瑕,林昆不禁的在心里头拿她和楚静瑶比起来,结果很肯定,还是楚静瑶更漂亮。 “你找谁?” 林昆还在错愕愣神,已经走到大门口的男的突然转过头来问,深邃的目光打量着林昆,隐隐的带有一阵鄙夷的味道。 “我找朱老。” 朱老是外人对朱老爷子的敬称,基本上能被称作‘老’的,都是一些了不起的大人物,普通人只能叫‘老爷子’,但省去了后面的两个字,意义就不同了。 男人的眉头微微一皱,“有预约么?” 林昆笑着说:“没有。” 男人冷冷的说:“我爷爷每天都很忙,没有预约是不能见的,你还是先预约吧。”言罢,转过身在大门口刷了下卡,那底蕴深厚的大门吱嘎一声开了。 “还要预约?” 林昆站在门口愣了愣,还有刚才那男的说‘我爷爷’,看来是朱老的孙子,朱老待人那么和善,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对人没礼貌的孙子,林昆笑着摇摇头。 想到预约,林昆可就愁了,他根本就没留朱老的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他身边的那位老管家的,总不能站在大门口高声喊道:“朱老,我要预约见你吧!”真要这样的话,就算不被中南海里来回巡逻的军人给抓起来,也会被人当做精神病,这里可是燕京城的中南海,住着的都是些大家族大人物,自己可不能这么彪,丢自己的脸倒没啥,他本来就是厚脸皮,可万一涉及到朱老的脸面,可不能这么乱来。 林昆还是决定碰碰运气,走到大门前敲了敲门,门口站着的家丁刚要开门,还没走远的朱正纲冷冷的回头说道:“不用管他,不知道哪来的野小子。” 大少爷开口了,家丁有什么话都咽肚子了,陪着笑脸说了声是,便退到一旁。 林昆敲了几声门没有响应,也没有执意,只好晃晃荡荡的暂且离开,只能说自己今天的运气不太好,趁着夕阳留下余晖,自己还是出去找个地方先住下吧,另外这肚子也有点饿了,也该找个小饭馆坐下来吃一顿了,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走出中南海的正大门,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出了中南海之后,外面的世界和里面的则是截然相反,车水马龙异常繁华,林昆走了很远才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先给他找个酒店送过去,这出租司机还算是很地道的,看林昆的一身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有钱人,就给他找了一家普通的快捷酒店送过去。 办好了入住手续,又在附近的一家小饭店里吃了顿饭,林昆开始叼着烟卷百无聊赖起来,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过眼的全都是异于中港市的繁华,他的心胸忽然间就开朗了许多,以前他也来过燕京城,那还是之前国家召开一次重要的国际会议的时候,当时他作为外国使团的贴身卫兵,每天都是忙着守在那群老外的身旁,那些个老外看起来彬彬有礼,以为他不懂英文,暗地里说的一些东西也都是些污言秽语,只不过碍于身份的关系,一个个才装的像模像样,正如西方人喜欢讲礼节,说白了还不是为了掩饰他们禽兽的本性,就拿燕京城里的圆明园来说,那八国联军不是禽兽是什么? 还从来没这皇城里痛快的玩过呢,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是个不错的机会,林昆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让司机送他去酒吧,那司机常年在这皇城里拉客,对这皇城里的酒吧绝对是如数家珍,哪一个什么特色,哪一个的消费标准等等,他全都了如指掌,问了林昆喜欢什么类型的之后,马上一脚油门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