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偶遇韩心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七十六章:偶遇韩心

第七百七十六章:偶遇韩心 姜夔生嗜酒如命,林昆千杯不倒,两人刚认识的时候,就经常聚在一起喝酒,结果喝了十次,每一次都是姜夔生败下阵来,也总是败在最后的一杯两杯上。 华夏的江湖上,很少有人知道漠北的狼王和佣兵界里昔日前十的牛人姜夔生是朋友,而且是过了命的交情,林昆喜欢说他们俩是朋友,姜夔生却总是要说成‘酒友’。 喝醉的时候,姜夔生总喜欢说他欠林昆一条命,林昆总是嘻嘻哈哈的说,等什么时候姜夔生能把他给喝趴下了,这条命就算是还上了,姜夔生也总是会望天慨叹,估计这辈子是没戏了,人喝酒都是年轻的人时候生猛,过了中年以后酒量渐渐就下降了,他姜夔生已经四十了,而林昆还依旧是生猛的年纪。 姜夔生说林昆奸险狡诈,想用这方式让他一辈子都欠他一条命,林昆笑着指着他的肚子说:“你是的肚子不争气,装不下那么多的酒,可别怪我。” 林昆笑着将姜夔生介绍给慕容白三人认识,慕容白三人的脸上呈现出不同的讶异,他们都听过姜夔生的大名,却从未见过其人,而且传说中的姜夔生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和眼前这位佝偻着身体,时不时还要咳嗽两声的‘老头’的形象简直反差的太令人难以接受了,他真得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么? 林昆笑着对姜夔生说:“夔生哥,今个儿兄弟几个的接风酒得暂时欠下了。”随手掏出了已经领完的机票,“我得马上去燕京办一件重要的事。” “靠!” 姜夔生直接骂了出来,“你小子这是玩我们几个是不,我们好歹也是华夏江湖上的名人,你大老远的把我们给诓来了,现在一小子却要去燕京了!这可不行,今天这顿酒必须得喝,要不然我们四个干脆跟你去到燕京!” “同意!” 八指、慕容白和司蓉儿一起附和道。 “兄弟几个,我是真的情非得已,以为我不想跟你们喝酒啊,我把你们叫来中港市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们几个这次一定不能给我掉链子了,对手很强大!” “恩?”姜夔生疑惑一声,又咳嗽了两声,他的身体这时看起来真的很虚弱,但语气却是一点也不弱,“能让你说成强大的对手,肯定很不简单了。” 八指三人目光同样疑惑的看着林昆。林昆笑了笑,说:“是黑蜘蛛。” 四个人脸上的表情同时一皱,但马上便淡然看来,互相看了一眼,笑着说:“黑蜘蛛是挺牛,我们如果一个人对上了恐怕棘手,但现在我们四个都在这,再加上你这头生性孤傲的漠北狼王,就不信这组织再牛它能牛到哪里区,这一回干脆把它连根给拔了!” 林昆笑着说:“黑蜘蛛的实力不容小觑,三年前我和他们交手过一次,当时虽然胜负未分,但其实我是输的,丢了两个兄弟的性命,最终却连它的踪迹都没有摸到,这一次再碰上,这个组织又发展了三天,不知道又会变成怎样。” 提起往事,林昆的眼中又掠过一抹忧伤,狼牙兵团里的兄弟,每一个人都如同他的亲兄弟,当初那两个兄弟丢了性命,他一直将责任归到自己的身上,要是自己的计划能够在周密一点,不那么莽撞的和黑蜘蛛正面冲突…… 林昆将接下来的事情简单的向四个人安排了一下,有正经的事要办,四个人自然就不再缠着林昆要酒喝,安排完之后,四个人一脸决然的表态,肯定不辱使命,在林昆不在中港市的这几天,一定不会让章小雅有任何的闪失。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龙大相也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赶过来,都是在江湖上混的,见到的介绍了一番之后,互相之间很快就熟悉了,龙大相把姜夔生四人接走,并安排他们相应的住处。 登机的时间快到了,林昆从吸烟室里出来,想到待会儿可能一两个小时都不能抽烟,他就提前的把自己的烟瘾解决一下,他对烟的贪恋不大,但关键在飞机上无聊的时候,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想抽,抽烟打发无聊寂寞么。 身后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传来,同时一对男女的声音传来,女人的声音很动听有那么一丝熟悉的味道,但语气却不怎么友好,不耐烦的冲男人说:“迟勇,你能不能别总跟着我,我跟你已经说过了,我们两个不可能!” 男人的声音有那么一股流氓耍无赖的味道,“小心心,万事都是有可能的,你现在可能挺讨厌我,但日久见人心,说不定哪天你就喜欢上我了呢。” 林昆没有回头,听到这位仁兄的话,心里头一阵的钦佩,泡妞到泡这个份儿上,也算是够下血本的了,什么面子啊尊严之类的统统不要,只要能抱得美人归,那才是最终的目的与胜利,啧啧啧,这思想觉悟可真是高啊! 两人快速的从林昆的身边经过,女人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男人的身上有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背影看去女人身材高挑性感,穿着一条笔直的纤瘦牛仔裤,一双美腿笔直修长,小蛮腰盈盈一握,上半身穿着一件修身的小夹克。 可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啊,中港市的冬天是不算太冷,可怎么也是零下的温度,穿这么少的衣服出去被风吹一下,还不得马上冷的缩成一团啊。 男人的背影也算不错,看上去倒是挺健壮的,屁股上一条牛仔裤,上半身一件羽绒服,脑袋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油光锃亮,脚上踩着一双旅游鞋,手里头正拖着一个行李箱,小跑着跟在女人的后面,绝对当的上‘穷追不舍’这四个字。 林昆手里头拎着两箱海鲜和一罐茶叶,正打算先去办个托运,海鲜毕竟是有腥味的,要是带上了飞机难免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不便,茶叶倒是没什么。 前面那急促的高跟鞋声突然停了下来,身穿夹克身材性感高挑的女孩撩了一下披散而下的短发回过头,一张五官精美的小脸上,轻轻抿着樱红的嘴唇,目光冷飕飕的向林昆看了过来——眼眸黑的如同两颗珍珠,睫毛长长的…… 好看! 只是那一对本来美艳动人的冷艳小眼神里,为何会突然间变得幽怨起来。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怔,接着便笑着打招呼:“韩姑娘,这么巧呀……” 眼前这位冷艳动人的小美人儿不是别人,正是韩心——辽宁省省委书记韩唯正的掌上明珠,早先的时候带着市中心幼儿园的亲子团到外地旅游,和林昆有过一段极其暧昧香艳的回忆,后来林昆也曾帮她解过家里头安排的相亲之围,林昆更多的是把两人的从前当做是一段风流往事,而韩心似乎并不那么认为,她这几个月里没有联系林昆,是想要把这个人彻底的从自己的心里忘掉,可命运就是这么的喜欢捉弄人,今个偏偏在机场里又碰到了。 韩唯正和赵南之前去沈城里拜访的姚书记都是辽疆省的省委书记,只不过分管的方向不同,说是有正副职之分,但作为政治筹码,两人挂着的都是正职,这种情况在华夏的官场上很少见,不过由于分管的方向不同,两人的日常工作中倒没出现过什么撞车的情况,也有传言说姚书记即将升迁。 韩心眉头轻轻的一蹙,似乎不怎么待见咱们林大兵王,也不知道是赌气还是因为啥,瞥了一眼林昆之后竟假装没看见,转过身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闪人了。 林昆尴尬的愣在原地,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时冷冷的一声嗤声传入耳畔,那个脑袋抹了猪大油似得的男人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丢下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后’,拖着手里的拉杆箱飞也似的追上去,“小心心,等等我!” 林昆顿时浑身打了个激灵,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 林昆没有追上韩心,大家只是逢场作戏,缘分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总是纠缠不休可能对谁都不好,咱们林大兵王在这种事上很想的开,晃晃荡荡的就向办理托运的窗口走去,办理完了托运,便直接到了检票口。 还真是巧了,居然在检票口又见到韩心了,就站在他的前面隔着那个脑袋锃亮的男人,这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模样,身上穿的都是名牌,只是一点品味也没穿出来,反倒是穿的邋里邋遢的,这跟衣服的本身无关,实在是气质太差,也难怪韩心看不上他,林昆要是女的也照样不会喜欢他。 这哥们往后一回头,看到了林昆,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小声威胁的说:“小子,你怎么还赖上了?我可警告你啊,小心心是我的,你给老子靠边站!” 林昆仰起头吹了个口哨,心里头骂了句煞笔,根本无视这个白痴的挑衅。 通过了检票口,韩心忽然冷着一张俏脸,拦住了林昆说:“姓林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昂!?” 林昆一脸的懵逼疑惑。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这有意思么?”韩心蹙着眉头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我……”林昆当真是比那窦娥还冤枉,不等他开口解释完,韩心一把挽住了身旁那个抹了猪大油似得小青年,看着林昆说:“这是我男朋友迟勇,麻烦你不要再骚扰我了!” 被称作的迟勇的小青年顿时一喜,马上一副义正言辞的态度挡在了林昆和韩心的中间,瞪着林昆说:“听到没有,我是小心心的男朋友,你最好离我的小心心远点。” 林昆脸色尴尬的笑了笑,从迟勇的面前绕过去,走了两步回过头对韩心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我,但也用不着找这么一个货来恶心我吧。我倒是无所谓啊,关键你说他是你男朋友的时候,就不觉得胃里不舒服么?” 林昆转过身向前走去,韩心气的抿了抿嘴唇,她身旁的迟勇顿时火冒三丈,吵着嚷着就骂道:“小子,你特么说谁呢,信不信老子我弄断你的肠子!” 迟勇感觉自己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丢了面子,叫唤完了之后就要冲过去暴打林昆,手上突然被人拉了一下,回过头一看,韩心正一脸淡然的说:“你打不过他的。” 迟勇的脸颊顿时火辣辣的烫,这一下更丢面了,咬牙切齿的说:“有种他别去燕京,到了燕京我揍得他亲妈都不认识!小心,我们走,飞机快起飞了。” 迟勇伸手就要去拉韩心,却被韩心一把甩开了,语气冷冰冰的说道:“我不用你拉,自己能走。” 迟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