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图良心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七十四章:图良心

第七百七十四章:图良心 虎三打算和乔老六干,林昆没有阻拦,从他决定把丁骁和王猛的地盘交给虎三管理的那一刻,他也把信任交给了卢三,林昆相信自己的眼光,绝对差不了,也相信不管乔老六如何的牛x,在虎三的面前都不是对手,毕竟经历了大起大落,比起心机和手段以及江湖上的威望,虎三哪一样都比乔老六强。 虎三之所以这么快的要和乔老六干,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卢三原配的女人,林昆不知道那女人姓什么叫什么,但一次和虎三单独喝酒的时候,听虎三提起过那个女人,当初他还是卢三手下的一名小马仔,那女人就对他有恩,那女人比他大十几岁,但也阻挡不了那时候两人心底的暧昧滋生,但出于对大哥(卢三)的义气和道义,卢三最终拒绝了那女人的示好。 卢三神秘失踪了,其实大多数的人都已经猜到他是死了,王猛和丁骁又都被废了,这时一向野心勃勃的乔老六没有闲着,马上强行的占了卢三的老窝,霸占了卢三的妻子和女儿,同时主要是为了霸占卢三妻子和女儿名下的诸多产业,得知虎三东山再起,卢三的妻子偷偷跑出来向虎三求救,念及旧情以及本来自己和乔老六之间就有旧仇,虎三没有丝毫犹豫的就下定了决心。 林昆半开玩笑半叮嘱的对虎三说:“三哥,你重情义我挺你,但李丽可是真心对你,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姑娘,若是辜负了,我林昆第一个不许。” 虎三笑着说:“放心吧昆子,你都知道你三哥是个注重情义的人,你嫂子在你哥最落魄的时候选择跟你哥,这一辈子你哥都保证不会负她!” 林昆笑着说:“好,这我就放心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支援,尽管开口。” 虎三笑着道:“好的!” 夜色微凉,似是情人眼中相思的惆怅,林昆挂了卢三的电话,抽出根烟叼在嘴里,他有时候喜欢叼着雪茄,有时候喜欢叼着烟卷,不论二者中的哪一个被他衔在嘴角,都很酷! 林昆想给李一梅打个电话,让她明天过来烤肉店看一下,电话还不等拨出去,蒋叶丽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主要是向他汇报一下今天下午去叶青家的情况,小姑娘家真的挺穷的,母女俩也确实不容易,蒋叶丽帮忙安排叶青的母亲住进医院,本来想给小姑娘留下些钱,却被小姑娘给拒绝了,她说那二十万够了。 蒋叶丽让林昆有空去百凤门一趟,好不容易的去趟燕京城,不带点贵重的礼品说不过去,她那里有两盒极品的云南白茶,一直放在那儿收藏着,若是能送给达官贵人,也算是不委屈那茶了。 林昆和蒋叶丽自然不客气,开着车就去了百凤门,野马车行驶在公路上,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林昆很享受这驾驶的乐趣,二十多分钟便到了百凤门,蒋叶丽已经准备好了茶叶,林昆拿了茶叶就要走,蒋叶丽却是一副羞答答的妩媚小眼神看着他,林昆挠挠头,合计着拿人的手段,索性就…… 从百凤门的顶楼下来,林昆在一楼的大厅里听了一首歌,正好是夏卉在台上唱的,虽然没有夺得夜场歌皇大赛最终的冠军,但这小丫头现在的名气大的不得了,每天晚上慕其名而来的人,都把舞厅塞得满满的,舞厅最近的收入也是连连飙升。 夏卉正站在台上唱歌,一首动人的情歌,顿时俘获了全场观众的心,这时她忽然在人群中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一向唱歌时候一脸认真表情的她,突然流露出了一缕阳光般的微笑,一双扑朔迷离的大眼睛,更是动人闪烁,台下不少的男观众见了之后,直接痴情的尖叫了起来,美,真是太美了! 夏卉的美和大多数夜场的艺人不同,那些艺人多是打扮的花枝招展,亦或是性感妩媚,夏卉舞台上也是着妆,只不过她一直喜欢淡妆来粉饰自己,再加上她清纯而又略微青涩的脸颊,所绽放出的美丽容颜绝对当得上 ‘清纯女神’这四个字。 林昆笑着冲夏卉招招手,然后示意他要离开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太晚去找李一梅的话会显得有些不合适,本来想打个电话通知李一梅一下,但一想现在卢三被灭了,这里面少不了李一梅之前为自己提供情报的功劳,再者李一梅现在的处境也挺凄凉的,自己只是打一个电话过去,难免会给她一股被施舍的错觉。虽然手上沾染过无数的血污,但林昆一直都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自己身边的人只要不是敌人,但都会仁慈对待。 夏卉的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失落,她多想能过去和她哥打声招呼,抬起手做了一个打电话联系的手势,这一举动马上引起了台下无数粉丝的侧目,眼神唰唰唰的向林昆看过去,而林昆此时早已经离开了那吸引仇恨之地。 “睡了么?” 林昆坐进车里,拨通了李一梅的电话。隔着手机,但依旧能闻到李一梅的满嘴酒气,“还,还没呢,怎么你要过来么?正好过来陪我喝两杯吧。” “好。”林昆踩了一脚油门,野马车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消失在夜色里。 咚咚咚! 林昆敲门,门马上开了,李一梅散乱着头发,穿着一件连衣裙式的睡衣,睡衣的胸口列开一角,里面一抹春光含露,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睛,此时醉眼朦胧的充满妩媚,她醉醺醺的笑了笑,“帅哥,晚上好啊,来的挺快嘛!” 李一梅把林昆让进了屋里,屋里酒气熏天,这娘们看来是真没少喝啊,林昆皱着鼻子回过头,看着一脸朦胧的李一梅说:“干嘛喝这么多酒?” “心情不好呗。” 李一梅晃晃荡荡,转身拿了个空酒杯,给林昆倒了一杯白酒,又摇摇晃晃的来到林昆的跟前,把酒杯擎到林昆的嘴边,“来,喝,这一杯我敬你!” “好……” 林昆笑了一下,刚要伸手接酒杯,李一梅端起酒杯自顾的一仰而尽,然后醉痴一般呵呵的笑道:“这一杯我替你喝了,敬我这越来越堕落的命运,世界这么大,以后我该何去何从啊,老天爷啊,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做么?” 李一梅又转身过去倒了一杯酒,这次不等她仰头喝,林昆一把将酒杯夺下来,眼神看着她,目光平静而又坚定:“还没到自暴自弃的时候,你这是干嘛呢?” 李一梅回过头,一双醉眼朦胧的眼睛里似是充满了委屈,泪水盈眶几欲溢出,“我不自暴自弃又能怎么想?卢三这棵大树倒了,我已经快三十岁的年纪了,难道我还要奢望自己再找一个有能耐的男人去依靠?现在都喜欢年轻的,谁会喜欢我这样的,就是出去卖,人家还嫌我年龄大,我又能怎么样?” “你不差。” “不差?”李一梅呵呵的笑了起来,笑的那么悲凉,“我不差你会包养我么?我不用你给我太多的钱,每个月零花钱,再给我一个住的地方就行。” 李一梅双双眼闪烁的看着林昆,那楚楚令人生怜的目光深处,多的是一丝自嘲。 “女人非要靠男人才能活着么?你就没想过找一个正常的工作,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花自己赚来的钱,不用再去考虑男人的想法和感受,不好么?” “我……可是我能做什么?我书没多过几天,这么多年来就靠男人活着了,就是到饭店里去当服务员,人家还要年轻有经验的,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我只会躺在床上陪男人睡觉,只要男人开心我就有钱花,我过去想的最多的就是男人。对,我曾经也不检点过,去找那些年轻帅气有壮的男人,可回过头想想,自己当初也真是亏了,为什么就特么的不要钱和他们上床呢!” “嗨……” 林昆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编了一条短信发到了李一梅的手机上,抬起头看着她说:“我给你发了一个地址和一个联系人,我已经替你打好招呼了,明天没什么事的话就过去看看,烤肉店不大,但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你去了应该会照顾你,工作可能有些累,你如果做的来就当时积累经验了,以后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帮你开一家烤肉店,或者给你买一套房子,你自己选。如果就是做不来的话,我再想想帮你安排其他的工作,总之你最好是能选一个正常的工作,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将来遇到个好男人嫁了。” 李一梅有些木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昆,过了许久回过神来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林昆说:“这算不上什么好,毕竟你也是帮过我的,而且我也能感觉到,你的本性其实不坏,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我们可以做朋友。” “呵呵……” 李一梅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莫名其妙,看着林昆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也最奇怪的男人,对一个女人好却不奢求回报,还主动要求做朋友,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图什么么?不图我的人,我好想也没有其他的可图的了。” 林昆笑了笑,拍了拍胸口,笑着说:“你就当我是图这里心安理得吧。” 林昆回到家已经将近十一点钟了,本来以为澄澄今天晚上不会给他打电话了,结果电话还是打来了,小家伙的声音很兴奋,告诉林昆他今天又学习了一种新的唱法,等联欢会的时候要登台唱给所有的幼儿园小朋友和老师们听,到时候爸爸你一定要回来,澄澄也要让你听听澄澄唱的有多好。 林昆笑着答应,保证联欢会会回来,电话转到了楚静瑶的手里,林昆笑着跟她说自己明天要去一趟燕京,楚静瑶没有任何的异议,只是叮嘱林昆不要忘记了幼儿园联欢会的日子,这次他要是敢让澄澄失望,他就别想再搬回海辰别墅区了! 林昆的小心尖一哆嗦,保证道:“孩子他妈你放心,我一定准时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