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二当家 - 神兵奶爸

第七十七章:二当家

第七十七章:二当家 蒋叶丽不肯站起来,林昆只好蹲在了地上听她把其中的原因说完,蒋叶丽对林昆是真心的惜才,也真心的想要把百凤门交到林昆的手里。 百凤门现在四面楚歌,南城区甚至整个中港市诸多帮派都想在恰当的时候把它给吞下去,百凤门原本是一个帮派,拥有着南城区将近四分之一的地下统治权,但自从前任老大、蒋叶丽的老公何军死了之后,百凤门的势力范围就变的越来越小,现在只剩下一个百凤门舞厅,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下去,虽然林昆的出现帮助百凤门熬过了今夜,但在未来不久的时间里,百凤门肯定会完全被其他帮派吞并了,这是蒋叶丽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她宁愿把百凤门交给林昆这条过江龙,也不愿意把她老公生前打下来的江山便宜了昔日的死对头们。 说完这些,蒋叶丽的眼眶已经湿润了,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她不愿意看见的,奈何她一个女流之辈挤身在黑道上毕竟是威慑力有限,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态一步一步的向着她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着。 看着蒋叶丽,林昆脸上的表情变的沉重起来,面前的本来是一个与他非亲非故的女人,但此时他却被她所散发出来的情绪感染了,他能感觉的到她很爱她死去的老公,也能感觉的到她是真的放不下百凤门,她的心中百感交集却无可奈何,眼泪在她的脸颊上透射出阵阵的辛酸来。 略微的沉思了一下,林昆扶着蒋叶丽的肩膀想要把她扶起来,蒋叶丽还是不肯定站起来,目光里满是恳求的看着林昆,像一个可怜的小女孩。 林昆叹了口气,道:“蒋姐,你先站起来,我不能答应你接受百凤门,但我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如果你想听的话,咱们就坐下来好好说说,如果你执意要跪下去,那我也没办法,只能转身回家了。” 蒋叶丽抿了抿嘴唇,站了起来,两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林昆点上了一根烟,抽了一口道:“咱们只是萍水相逢,你能提出要把百凤门交给我,是看得起我林昆,我很感激,但你要我接受百凤门,做百凤门的老大,这绝对不行。” “林……” 蒋叶丽想要开口,林昆挥手打断她:“蒋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不答应接受百凤门,但我可以帮百凤门,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林昆帮百凤门没有别的理由,只因为他想帮助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 蒋叶丽静静的看着林昆,目光里混淆着泪水的模糊,她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把眼前这个男人给看透了,看透了他是真心的想要帮自己,说的都是真心话,她的心里说不出的感激,静静的过了能有五秒钟,蒋叶丽感激的开口道:“林昆兄弟,谢谢你!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蒋叶丽的情绪安抚了下来,林昆也变的轻松了,他笑着说:“只要不让我当百凤门的老大,不干什么违法乱纪触碰底线的事,都没问题。” 蒋叶丽抿了一下唇角,她没有马上说出请求,而是说:“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动,似乎预知到了自己貌似给自己挖了一个陷阱…… 蒋叶丽目光坚定的道出了答案:“请你当百凤门的二当家!” 果然是个陷阱,林昆是真心不想投身到黑道中,他答应帮助百凤门,完全是看在蒋叶丽的面子上,这不算是投身于黑道,但如果他成了百凤门的二当家,那无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道上的人了,“咳咳,这个……” “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蒋叶丽道,直接把林昆到了嘴边想要辩驳的话给噎了回去,林昆顿时在心中感叹——哎,可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感叹归感叹,不过转念再一想,林昆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他不想成为道上的人,主要是碍于自己的身份,自己过去是兵王,这会儿是特别行动处的特工,理论上混黑道是不合适的,但混黑道也不一定就是做坏事啊,古时候还有那么多的绿林好汉呢,自己怎么就不能成为一个正义的混混呢!另外,自己若是成了这百凤门的二当家,最直接的好处就是以后来这喝酒不用花钱了,成年累月的下来可以省不少钱呢! 从百凤门舞厅的大门里走出来,嘴里叼着半截烟,门口分列的服务员齐声喊了句:“欢迎下次光临!”林昆回过头,看看百凤门那光芒璀璨的大牌匾,自己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这家舞厅的二当家了! 大地在一片阳光明媚中苏醒,海水在一片波光粼粼中荡漾,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林昆如同往日一样做好了早餐,然后站在楼梯口喊楼上的娘俩下来吃早餐。 一家三口吃过了早餐,林昆就开着楚静瑶的卡罗拉送澄澄上学,一路上澄澄开开心心,和往常一样问林昆各种小孩子奇怪的问题,楚静瑶却是一声不吭,从早餐到现在她都一直这样对待林昆,几乎是冷处理。 把澄澄送进了幼儿园,林昆返身回来刚要坐进车里,却发现楚静瑶已经先他一步坐进了车里,他以为楚静瑶想自己开车了,就准备坐到副驾座上,结果车门竟然被锁上了,然后他便眼睁睁的看着卡罗拉扬长而去了。 “我去,这娘们!”林昆站在原地说了一声,这一幕恰巧被刚送苏有朋来上学的李春生看到了,这小子皮痒痒的跑了过来,笑着打趣道:“师傅,被师傅甩啦!” “嘶……” 林昆用齿缝吸了一口气,回过头看这个没事皮痒痒的小子,“好笑么?” “嗯,挺好玩的。”李春生傻笑道。 “我让你笑!”林昆嗖的一巴掌挥出,直接拍在了李春生的后脑勺上,后者直接痛叫了一声,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林昆,“师傅,不就是被师母给甩了么,你干嘛把火气都发到我身上啊……” 林昆阴测测的一笑,抬起了巴掌,李春生以为又要打他,赶紧身子向后缩了缩,林昆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春生啊,以后你记住啦,我收你当徒弟可是分文不取的,可这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心情要是不好了,就揍你小子发泄一下,就当是收你的学费了。” “啊!?”李春生的脸顿时就绿了,一脸骇然的乞求道:“师傅,我还是向你交学费吧,我的意思是我向你交钱的学费。” “不用,你师傅我不差钱,就差一个人肉沙包当发泄工具。”林昆笑着道,目光里尽是狡黠,看的李春生这个胆颤心惊啊,哭的心都有了。 李春生开着丰田霸道把林昆送回了别墅区,林昆白天没什么事,虽然他现在是百凤门的二当家,但那在他眼里就是个挂名,他才不会去管百凤门内部的事,所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清闲,李春生白天也没啥事,林昆就让李春生把车开进了别墅区,停在了七号别墅的大门前。 李春生从车上下来,第一句话就是:“师傅,真没看出来,你还真是个有钱人啊!” 林昆白了他这个不会说话的徒弟一眼,“怎么叫我还真是个有钱人,难道你师傅我看上去很吊丝么?” 李春生没有搭理林昆,径直的向别墅里走去,想要参观一下这豪宅,他这也等于是无声的对林昆回答,无声就代表默许,默许林昆是个吊丝。 “嘿,你小子!” 林昆叫了一声,马上就向李春生追了过去,李春生马上撒丫子就跑,可他哪能跑的过林昆,最终还是被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 “今天第一课,给菜地浇水,然后扎马步。”林昆搬着个小板凳坐在门口,嘴里歪嗒嗒的叼着半截烟,冲立定站着的李春生发号施令道。 “师傅,这……”李春生想要表示抗议,他是来学武功要做武林高手的,浇菜地这种粗活他可是从来都没干过,林昆突然一抬手,他马上一个寒颤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乖乖的拎起一旁准备好的水桶去给菜地浇水。 看着李春生笨手笨脚的模样,林昆警告道:“你小子给我小心点,要是弄坏了我的菜苗,我非胖揍你一顿不可。”话一说完,李春生马上小心翼翼起来。 一块不大的菜地,要林昆浇的话十分钟就浇完了,李春生却足足用了快一个小时,浇完了菜地他已经累的是满头大汗,把水桶往边上一丢,就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林昆正坐在门口晒太阳,戴着个大太阳镜,突然就冲李春生喊道:“起来,从现在开始扎马步,扎半个小时!” 李春生不敢怠慢,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来到了林昆的跟前,脚下扎了个马步的姿势站稳,林昆并没有对他指点,任他用不标准的马步姿势站着,站了不到两分钟,李春生就扑通一腚墩儿坐到了地上,满脸大汗的说:“师傅,不行,我坚持不住了,刚浇完了菜地又扎马步,实在受不了。” 林昆摘下了墨镜,笑着说:“你还是回家去吧。”说完站了起来就要回屋。 “好咧!”李春生高兴的道,不过他马上觉察出不对劲儿,追问道:“师傅,我是来学武功的,为什么让我回家啊!” 林昆回过头,淡淡的道:“你耐力不足,恒心不强,不适合练武功。你以为武林高手都是修炼武功秘籍修炼出来的?那是武侠小说,真正的高手都是一点一点磨练出来的,你小子皮肉太金贵,经不起那折腾,所以我说你还是趁早回家该干嘛干嘛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