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热血斗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六十八章:热血斗

第七百六十八章:热血斗 卢三笑呵呵的带着叶青离开了酒吧,坐上了他的那辆豪华的奔驰车,三位保镖也跟着一起,叶青顿时就有些害怕了,“大叔,他们是干嘛的呀?” 卢三笑着说:“他们都是大叔的保镖啊,放心吧,他们也保护你。” 叶青哦了一声,心里却不由得害怕起来,不是说他找女人的时候不会带保镖么? “小妹妹,别害怕,大叔可不是坏人哦,只要别人不坏大叔,大叔一向都是很友好的。” “哦。” 奔驰车开到了一片别墅区,这片别墅区离繁华的城区不远,里面一片灯光明亮,卢三的车直接开进了别墅区,停在了一栋别墅前,卢三冲三位保镖吩咐,你们就等在这儿,我和姑娘进去聊聊天,谈谈人生,没事别打扰我啊。 叶青跟着卢三往别墅里走,小心脏砰砰直跳,要不是王猛用那二十万威胁她,她才不会来犯这个险呢,说好了到时候会有人来救她,也不知道人在哪了,偷偷的看了一眼身旁又胖又老又丑的卢三,真怕他把自己霍霍了。 别墅里很安静,客厅很大气,旁边放着酒架,上面摆的都是些价格不菲的好酒。 “这瓶酒是八二年,我可是花了足足十万银子买下来的啊!小妹妹,咱尝尝?”卢三从酒架上拿下来一瓶酒,冲坐在沙发上的叶青笑着介绍说。 “不了,大叔,太贵了。”叶青笑了笑说:“而且,我的酒量不怎么好。” “酒量不好没关系啊,这红酒一般不醉人的,最适合练酒量了,你说你一个出来混的小姑娘,没有点酒量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啊。”卢三拿着酒瓶子就坐过来,在桌上的两个杯里倒满酒,坐到了叶青的身边,把其中一杯推到叶青的身前,随后那一只长着背毛的大手,很自然的就放在了叶青的大腿上。 “啊!” 叶青马上像是被蜜蜂蜇了一样的躲开,卢三却是一把将她摁下来,脸上的表情忽然狰狞起来,阴森森的道:“臭娘们,才多大点的东西,就学会跟别人合起伙来坑老子,今天老子就先把你给干了,然后再干了那个人!” “不要!”叶青挣扎着道。 “给我喝!”卢三一只手捏着叶青的脸颊,另一只手端着酒杯就往里灌。 “咳咳……”叶青被灌的连连咳嗽,一张脸也憋得通红,那浓烈的红酒灌进了喉咙里,一杯,两杯,最后卢三拎着整瓶的酒往她的嘴里头灌,不论她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摆脱。 灌完了一瓶红酒,叶青头发凌乱,脸上和身上一片湿痕,一下子大半瓶的红酒灌进了肚子里,整个人马上就有些晕头转向了,卢三这时抱着她往沙发上一丢,张开那双大手就开始撕她的衣服,喀嚓,哗啦……叶青虚弱无力的大喊:“救命!” 嘶吼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别墅里,却也显得那么的无助…… 林昆这时已经来到了别墅区外,但他遇到了麻烦,别墅大门口的一片空地上,满满的站了一片的黑道小弟,一个个手里握着短刀,月光下清冷阴森。 林昆眉头一皱,要是解决掉这些人,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到时候别墅里卢三恐怕早就把叶青给……同时林昆的心中也诧异,卢三为什么会早有准备? 林昆冷冷的一笑,这时他身后忽然一片灯光刺眼,照的眼前的这些小弟们纷纷的抬起手挡眼睛,一阵的发动机咆哮声,七八辆面包车冲着这些小弟就撞了过来,龙大相和牛大壮从车上跳下来,同时也下来了五十多个百凤门的小弟。 双方很快就缠斗在了一起,林昆带着龙大相和牛大壮两个人,快速的冲进了别墅区,远远的看到了那辆豪华的奔驰车,三个保镖正在门口的路灯下抽着烟,看到林昆三人后,那三个保镖冷冷的一笑,三道锐利的眼神先杀了过来。 林昆对龙大相和牛大壮说:“听说这三个人身手不凡,都是卢三大价钱雇来的,你们两个有没有把握干掉他们三个,像这种为虎作伥的犬牙,干残了就行,我得进别墅里面去救叶青,晚了怕她被卢三那个混蛋给祸害了!” 龙大相和牛大壮望着不远处的三个保镖,脸上同事闪过一抹厉色,呵呵笑道:“昆哥,这三个人我们俩要是搞不定,以后也就不用跟着你混了!” 林昆笑道:“好!”脚底下方向一转,直接奔着别墅的墙就飞奔过去,三个保镖见此状况,两个向龙大相和牛大壮冲过来,另一个跑到前面去截林昆。 龙大相快速的向林昆跑过来,冲着拦林昆的那个保镖就攻击了过去,别看龙大相和牛大壮都是身形魁梧之辈,两人的速度可都是一点也不含糊的。 林昆蹬着墙一步跃起,整个人腾空一个翻身就往别墅的院里翻,动作一气呵成帅到爆,紧跟着向他扑过来的那名保镖跳起来就欲向他抓过去,结果龙大相紧跟着一步过来,直接伸出大手,抓住跳起来的保镖的裤腰猛的往下一拽…… 这保镖还不等反应过来,人已经重重的被摔在了地上,龙大相此时快速的转身,凌空一记扫荡腿向身后扫去,紧跟着过来的保镖直拳相向,本来是要偷袭龙大相的背心,可哪里料到这个大块头的身后竟然如此的敏捷,想要抬手双手格挡已是不及,只能咬紧牙关硬挨了一记——砰!!! 被扫中的保镖喉咙里一声闷哼,已经做好了肌肉紧绷防备的腰间,却像是被火车撞了一样,一股折断般的疼痛波及向五脏六腑,整个人凌空就向一旁摔飞。 不得不说,龙大相的出手极其的刚烈,也幸亏这名保镖是练家子,普通人若是挨了这一记,恐怕不死也得重伤,即便是这名保镖,落地之后也没能立即站起来。 …… 林昆翻进了别墅院里,推了一把厚重的木质大门,门被从里面锁住,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紧接着丝毫没有犹豫,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快速的向前一冲,高高的跃起,一只脚蹬在墙上,整个人噌的一下向上一蹿,同时伸手抓住了二楼阳台的栏杆,整个人身轻如燕的一个翻身,落在了二楼的阳台上,然后抬起脚冲着阳台外的真空玻璃门,砰的一脚结结实实的踹过去,本来坚硬的钢化玻璃,顿时就听轰的一声响,直接被从中间踹开了一个大窟窿,林昆用衣服将自己的头和手裹住,后背猛的向那大洞一撞,整个人马上滚进了二楼的客厅里。 楼下传来了叶青痛哭挣扎的呼救声,伴随着一阵阵撕碎衣服的声音,卢三听到了楼上的轰隆声,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本来狰狞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骇然。 林昆从楼上冲了下来,看到卢三正趴在那儿还没脱掉身上的衣服,深呼了口气,咧嘴冲卢三笑了一下,用眼神指了指他说:“下来吧,还压着人姑娘干嘛?” 卢三的眼睛突然微微一眯,语气阴森的说:“小子,算你有种,今天我卢三算是认栽了,但这个妞得跟我垫背!”说着,突然拿起刚才倒空的那个红酒瓶子,往茶几上一摔,啪的一声脆响,然后果断的就向沙发上的叶青的脖子划去。 咻…… 空气中一声嗡鸣响动,就见林昆左手猛的向前一甩,一把乌金发亮的光芒,仿佛化作了一道闪电,瞬息间就来到了卢三的身前,就在卢三手中的碎瓶子即将划到叶青脖子的一瞬间,‘嗤’的一声轻响,瞬间穿透了卢三的手腕。 卢三顿时‘啊’的一声惨叫,手中的碎瓶子掉落,贴着叶青的脸颊零点零一毫米的掉落在了地上,哪怕再晚零点零一秒钟,叶青即便不被这碎瓶子划死,那俏生生的小脸颊怕也是要从此破相。 不等卢三再做出什么反应,林昆已经快步飞至眼前,一脚将他从叶青的身上踹下去。 “丫头,没事吧?”林昆笑着冲躺在沙发上吓的愣神的叶青问,叶青木然的回过神,看着林昆,那本来湿润的眼眶顿时间泪水涌流,哭的那叫一个委屈可怜。 卢三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手腕上穿透着林昆的大杀器鬼畜,林昆冷笑着向他走过来,一把抽出了他手腕里的鬼畜,顿时疼的他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 别墅外,一场深夜的械斗厮杀也很快就落下了帷幕,百凤门手下的小弟们各个彪悍,很快就将卢三手下的小弟们给压制了下去,而卢三手底下那三个传说中身手了得的保镖,也确实有些功夫,只可惜上一下就被龙大相勇猛的干翻了两个,剩下的一个也被牛大壮一连串猛烈的攻击后,倒在地上直吐血。 …… 王猛此时正在宾馆里和姘头厮混,这姘头是他手底下的一个小弟的女人,王猛见这娘们长的胸大屁股大的就偷偷的试了一回,结果这娘们床上的功夫还了得,尤其这种偷偷来的淫荡勾搭还格外的刺激,两人渐渐的就成了长情的狗男女。 刚刚发射了一次火箭筒,王猛点了根烟靠在床头,怀里的娘们依旧不依不饶的缠着他,他嘴上呵呵一笑,把烟头给掐灭了,就想着再给这娘们来一记炮弹,结果这时门被敲响了,王猛顿时心情很不爽的冲门口吼了一句:“谁啊!” “物业,你们家漏水了!” “次奥。” 王猛骂了一声,示意娘们去开门,娘们娇嗔了一声,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内衣内裤都没穿,就去开门,本来嘴里头嘟嘟囔囔的,可门一打开便没了声音。 王猛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同时心里头一悬,赶紧找了条裤子套上,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枪就向外面磨去,结果刚刚从房间里探出个头,脑袋就被一记闷棍狠狠地砸中,顿时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丁骁这会儿正在麻将室里跟几个朋友赌钱,叼着个烟卷,身旁两个小妞坐陪,只是他今天晚上的手气不太好,才打两个多小时,就输了快三万块钱,不过他倒不在乎这点小钱,跟着卢三混了这么多年,手底下也有不少的产业。 麻将室外突然两辆面包车停了下来,紧接着十几个手里拿着钢管的小弟在为首的一个看上去不是很高,样子有些猥琐的小青年的带领下就冲了进来,见此情况麻将室里的许多人都懵了,丁骁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站了起来大声的吼道:“哪儿混的小逼崽子,不长眼睛来坏老子的赌局,找死呢是不!” 他的话音刚落,为首进来的小青年便一记钢管冲着他的脑袋敲下,跟在他身边的几个小弟还不等动弹,就全都被人给制服了,狗哥拿着钢管戳着丁骁的胸口,冷冷的笑道:“我叫阿狗,是跟着百凤门的林老大混的,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