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准女婿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六十六章:准女婿

第七百六十六章:准女婿 这家港餐厅的规模不大,保安就两个身形肥壮的大汉,套着一身别别扭扭的保安服,其中一个冲着林昆就大吼一声:“你怎么随便打人!”气势十足。 这名保安大哥如此作态,也是想在倪公子的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他刚吼完,还不等林昆答复,身边的另一哥们就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说:“我是认识他。” 保安大哥回过头,向同伴看去,只见同伴一副骇然的表情,“他是谁!” “百凤门的林老大。” “百凤门……” 吼叫的保安大哥迟疑了一下,接着马上一脸的恐惧,连林昆的眼神都不敢看了。 百凤门只有一个林老大,那就是在中港市地下世界里翻云覆雨的过江龙林昆! 地上躺着直哼哼的倪大公子,见自己手下的两个‘凶犬’站在那儿瑟瑟发抖,顿时心里头一股火焰怒冲脑瓜子顶,大吼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他!” 两个保安一脸为难的看着愤怒至极的倪子阳,其中一个畏手畏脚的来到倪子阳的跟前,蹲下来小声的说:“老板,这……这人我们的罪不起啊。” 倪子阳气的大吼:“得罪不起你们就给我滚蛋!” 被吼的保安大汉无奈的道:“滚蛋就滚蛋,但你知道他是谁么?百凤门的林老大!” “恩?” 这保安说话的声音带了几分怒气,声音自然就大了些,倪子阳和他的那位被打的脸肿的跟猪头似的哥们,一时间都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这位‘百凤门林老大’是何方神圣后,两人脸上的表情顿时铁青,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林昆呵呵的冲站在面前的‘猪头’一笑,“哥们,你站在这儿我没食欲啊!” 这‘猪头’赶紧屁颠的闪到一边,地上的倪子阳这时也识相的爬了起来,走到林昆的身边陪着难看的笑脸说:“林老大,刚才有眼不识泰山……” “滚!” 话不等说完,就被咱们林大兵王赐了个滚字,二话不说,屁溜溜的就滚了。 林昆重新坐了下来,咧嘴冲楚静瑶一笑,“媳妇,咱们继续吃。” 楚静瑶看着林昆说:“你总是这么暴力么?” 林昆嘿嘿笑道:“你不喜欢?” 楚静瑶道:“我是怕你带坏了儿子。”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没事的,男孩子会打架不是什么坏事,省的被欺负。” 一顿饭吃了半个小时,楚静瑶公司里真的有急事,临走时结账,那吧台后的收银员收什么也不肯要楚静瑶的钱,说是他们倪老板吩咐了,这钱要不得。 长这么大,楚静瑶还是第一次吃霸王餐,‘多亏了’身边这位吊儿郎当的家伙,她楚大小姐可从来没有占人便宜的习惯,眼神向林昆看了过来。 林昆吹着口哨装作没看到,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楚静瑶说:“你等等……” 林昆说:“我可没占他们便宜啊,那两个混小子从一进门就盯着你看,我还觉得吃亏了呢!” 楚静瑶就这么一直被林昆拉出了饭店,然后一本正经的对她说:“那个啥,我暂时先不回海辰住,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有原因的,澄澄不打电话和我说他要开联欢晚会么,反正也快寒假期末了,我想等那天回来给儿子惊喜。” 楚静瑶看着林昆,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好吧,那我先回公司忙了。” “有时间一起吃饭。”林昆笑着说。 “我没时间。”楚静瑶背对着林昆,语气决绝了一点,但嘴角却偷偷抿着一笑。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经历了才知道爱情的珍贵,楚静瑶嘴上还是不承认喜欢林昆,可心里头怎么想的,只有她自己知道,或许她那有关爱情的反射弧长了点,理性人的或许都有这种微量的弊端,心中一时间还无法从不可思议中接受过来,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吊儿郎当像混混一样的男人。 林昆望着楚静瑶的背影,嘴角始终挂着惬意的笑,自己的媳妇就是美啊,背影都是这么美,虽然现在这个季节穿的有些多,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啧啧…… 别人可不许多看啊,多看老子就打他的脸! 港餐厅里,倪公子踉踉跄跄的追了出来,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站在林昆的身后低眉顺眼的说:“林,林老大,刚才我有眼无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倪公子还算是个审时度势的主,没有像大部分不长脑子的富二代那样跟林昆死磕,事实也证明了,在中港市这块地界上,敢跟林昆死磕的那些二代们,不管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个惨字,尤其在赵磊惨死之后,中港市这块地界上,林昆的大名在一群无良纨绔的群众更是尤如一颗炸弹一样,谁要是再敢不长眼的跟这位过江龙死磕,那绝对是嫌自己命长自寻死路。 林昆没有理会这位中港市一抓一大把的富二代,叼着烟卷,晃晃荡荡就向野马车走去。 楚静瑶今天的心情不错,走路的时候嘴角都会微微上扬,公司里的同事都很奇怪,小声的议论着,咱们楚总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平时也没见着她这么开心过啊。 大老王听到手底下的那些个小姑娘在议论,好奇的就凑了过去,结果见他过来,小姑娘们马上一个个老实干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大老王不愿意了,故意把他那胖胖的脸颊一板,道:“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有事瞒着领导,我扣你们绩效啊!” 几个小姑娘这才战战兢兢的告诉了大老王,大老王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冲接小姑娘竖了个大拇指,“这个情报太重要了,这个月每人加百分之二十的绩效!” 说完,大老王屁颠屁颠的就跑到了楚静瑶的办公室门口,咚咚咚的敲了敲门。 “进来!” 楚静瑶悦耳的声音传来,大老王乐的屁颠的进去,哪还有半点老板的范儿。 “静瑶啊!”一进门大老王便套近乎的道。 楚静瑶抬起头白了大老王一眼,大老王马上陪着笑脸改口道:“楚总……” “什么事?” “最近新有个项目挺难搞的,你看你这边能不能……”大老王陪着笑脸道。 “可以。”楚静瑶二话不说话,就答应了。 “真的!”大老王顿时喜上眉梢。 “把资料让助理拿过来。”楚静瑶干练的道。 “好嘞!” 楚静瑶翻开桌上的一份文案,抬起头又看了一脸喜色坐在对面的大老王,“还有事?” “啊?”大老王笑着说:“没了。” “那我要工作了。”楚静瑶低下头,下了逐客令。 “好,那你忙。” 大老王老老实实的起身离开。 楚静瑶抬起头看了一眼刚刚关上的办公室的门,拿起座机给楚相国拨了过去,“爸,我想再在这边待一段时间,集团那边我暂时还不想接手,你再辛苦一段时间。” 电话里,楚相国语气平静的说:“静瑶啊,你的决定爸不反驳,但集团这边你早晚都要接手,趁着爸还身强力壮的,希望你能早一点过来熟悉下集团的管理。” “嗯,我知道了,我先忙了。” “等等……静瑶啊,你最近和林昆联系了?” “哦。” “林昆那孩子不错,之前的事是你做的不对,但爸也不说你,你都这么大了,一切事情经历过了自然就懂了,一个女人这辈子要找一个踏实的男人才行。” “爸。”楚静瑶嘴角俏皮的一笑,但语气还是很淡然,“你觉得林昆踏实么?” “当然踏实了,你爸活了大半辈子,看人难道还会有错?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的,遇到正经事可一点也不含糊,就说为了你和澄澄冒的险吧,那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么?当一个男人可以为了你和你的孩子舍弃生命,还能说他不踏实么?” “哦。” “你别总‘哦哦’的,你心里怎么想的,倒是跟爸爸说一声,别让我干为你着急。” “好了爸,我的事自己有分寸,你就别跟着着急了。” “我能不着急么,这样的女婿你还让我去哪里找,我楚相国半生戎马,半生商贾,攒下了这么一份家业,我对人生已经别无所求了,只求你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能给我外孙找一个好爸爸,你过的幸福,我外孙也能开心快乐的长大。” 楚相国一番话说的掏心掏肺,楚静瑶听了也是一番感动,“好的爸,我知道了。” 楚相国有些倔脾气的说:“静瑶啊,反正爸不是管,林昆这个准女婿爸是认准了,你别再对人家冷冰冰的,伤过人家的心,就要想想怎么去温暖一下,你们都是年轻人,谈恋爱什么的应该不用爸教吧,实在不行就先生米煮成熟饭。” “啊?爸,你说什么呢……” “哈哈,爸就是建议下,好了静瑶,你忙吧,我这边也有个会要开了。” 嘟嘟嘟…… 电话里响起了盲音,楚静瑶无奈的笑笑,脸颊却是飞上一抹红晕,生米煮成熟饭……光想想就让人脸红。 中港市某小区,潘剑身上裹着纱布,手脚上打着石膏躺在家里,脑袋上也缠了数道的纱布,整张脸肿的像猪头,这绝对是他从小到大被虐的最惨的一次了,以前上学的时候,那都是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打过。 潘剑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这身上的伤不好的七七八八,他是没有勇气去见楚静瑶,楚静瑶见了肯定是要问的,他怎么解释?实话实说肯定不不行,难道要说走夜路摔的?又或者是半路遇到了劫匪,自己顽强反抗,最终落得暴打下场? 叮咚,家里的门铃响了,这家年久没人居住,门铃也有老化,听起来滋啦啦,配合上此时安安静静的环境,有一种阴阴的瘆人的感觉。 “谁啊!” 潘剑费劲儿的从沙发上起来,一步一挪的向门口走去,门外没有回音, 他趴在冒烟上往外看,这一看惊的他一步往后,险些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