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调戏楚美女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六十五章:调戏楚美女

第七百六十五章:调戏楚美女 翌日,天空阴沉,飘散着零星小雪。 野马车停在北城区郊外的女子监狱大门口,暗沉的大门庄严肃穆,高大的墙壁令人望而生畏,林昆和闵红站在大门前,林昆将手里的行李包递给闵红,闵红看着林昆的眼神里多有一丝不舍,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诉说出口。 林昆笑着说:“里面我已经安排了,放心吧,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到了里面记得要学习,等两年后出来了,好过来给我帮忙。” 闵红点点头,“恩。”拎着行李包向监狱大门下的一个小门走去,门已经开了,两名背着真枪的狱警庄严肃穆的站在那儿,进去之后和外面就是两个世界相隔了,站在小门口前,闵红突然依依不舍的回过头,冲林昆露出一个笑脸,“昆哥,你会想我么?” 林昆笑着说:“会的,你在里面好好的,有时间我会来看,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恩!” 闵红笑着转过身,走进了小门。 小门关上,林昆笑着长呼一口气,每个人的本性都不坏,只是不一样的环境造就了不一样的人,期待闵红在里面能过的充实一点,两年后出来重新做人。 一辆红色的大轿跑远远的开过来,林昆从兜里摸出雪茄叼在嘴上,车子近了,和黑色的野马车并排停在一起,楚静瑶从车上下来,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羊绒大衣,脖子上系着一个格子围巾,腿上一条黑色的贴身皮裤,脚上穿着一双精致的黑色高跟鞋,头发很自然的盘在脑后,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颊表情有些严肃。 “你来的挺快的嘛!”林昆笑着说。 “干嘛约我来这里?”楚静瑶望了一眼肃穆的监狱大门,又看了看旁边的野马车,笑着说:“这车不错嘛,挺酷的!” “我来这里送一个朋友,这次能在法庭上彻底将赵磊的罪行揭露,多亏了她。”林昆笑着说:“这车还不是用你家老爷子的钱买的,钱花到了当然好了!” “那你还把人送进去?” “没办法,她身上背着罪行呢。” “前段时间报的女子监狱的监狱长被杀,也是跟这次的案子有关吧。” “恩。”林昆吐了个烟圈,“被杀的监狱长叫熊天仁,是耿哥的战友,杀人的是一个叫青蛛的女人,赵磊死后这人也消失不见了,我一直让陆婷帮忙调查。” “找到她你会怎么样?” “当然是杀了报仇。” “……” 楚静瑶不是没见过林昆杀人,在梧桐市的时候,那真是杀红了眼都,但一回想起来,心中难免还是会发凉。 楚静瑶说:“我们是不是该谈谈了。” 林昆笑着说:“恩,谈吧。” 楚静瑶直截了当的说:“你什么时候搬回来。” 林昆笑着说:“你下定决心了?” 楚静瑶点点头,又怅然的叹了口气,转而看着林昆,嘴角一抹苦笑说:“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气我那么轻易的就向潘剑靠近,气我你走的时候我没有挽留?” 林昆笑着说:“真没有,我要是那么小气的话,潘剑那小子还不早死我手上了,说真的,我尊重的是你的回忆,而不是甘心情愿的败给潘剑这个人,人都得有点回忆有点过去吧,你如果始终对他这个人念念不忘,每天心里头都装着这么一个人,多难受,我看你当时那么纠结,干脆给你空间让你慢慢想。” 楚静瑶笑了笑说:“那如果我选择了他,你怎么办?” 林昆咧嘴一笑:“抢回来呗!” 楚静瑶说:“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昆笑着说:“我说媳妇,你怎么这么傻,男人的话你也信?其实,我离开你就后悔了,md好好的一个娘们,老子凭什么让给姓潘的那小子,就算你脑袋里有对他的回忆,那我也应该生生的把那回忆给捻成碎沫,不过到了后来,也真是有我不主动去联系你的原因,我和赵磊这小子这么互相斗,以那小子阴险卑劣的本性,难免会对你和澄澄造成威胁,到后来这小子也是后知后觉的想通过你和澄澄报复过我,不过那时候他已经没了气焰了。” “这么说,你还是为了我们娘俩考虑?”楚静瑶冷笑着说。 “哎,看来你是不识好人心啊!”林昆故作怅然的叹了口气,“这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 楚静瑶的脸突然黑了下来,林昆赶紧改口道:“呸呸呸,我这嘴,瞎说的,瞎说的!” 楚静瑶冷着脸说:“你说谁是狗呢!” “我说……” 林昆咧嘴笑道:“我谁也没说,就是瞎掰扯了一句。” 楚静瑶也懒得和这家伙计较了,言归正传:“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回来,不是我着急,是澄澄想你,其实我就想不明白了,澄澄为什么这么喜欢你?” 林昆咧嘴一笑:“因为我是他爸呗!哎,儿子都发现我的魅力了,就你没发现。” “你有魅力?”楚静瑶表示不屑。 “那你干嘛最后作出决定选我?”林昆吊儿郎当,一副得意的模样笑道。 “选你?”楚静瑶呵呵笑道:“林昆,你别自作多情了行么,我做出的决定是放弃记忆力的那个人,可不是选你了,我让你回去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好不好。” “嘿嘿,口是心非。”林昆咧嘴笑道。 “不跟你这无赖说了,我公司还有个会先走了!”楚静瑶干脆决定不搭理这家伙,反正该说的话她也说了,她相信这家伙肯定会搬回七号别墅。 “哎,我说,这都快中午了,你就不请我吃顿发啊,楚总!”林昆叫道,楚静瑶根本不理他,拉开车门就要上车,林昆赶紧一步挡在了她身前,坏坏的笑着说:“今天中午必须请我吃顿饭,来弥补一下我心里的小小创伤。” 楚静瑶只好妥协,吃一顿饭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要是和这‘无赖’在这硬耗的话,不一定耗到什么时候,地点就选择了写字楼附近的一家港式餐厅,到了地儿后林昆倒是毫不客气的挑最贵的点了一顿,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菜肴。 “你吃得了么?”楚静瑶皱眉说。 “吃不了也得点啊,好不容易让你请我吃一顿饭,点少了我多亏。”林昆一本正经的笑着道。 “点这么多你吃得了么?” “当然吃得了!”林昆神秘兮兮的一笑,道:“你不知道吧,过去我当兵的时候练成了一个吃饭的功夫,我可以三天不吃饭,但一顿饭也能吃三天!” “真的?”楚静瑶惊讶的说。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撒过谎!”林昆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说。 “三天不吃饭我能理解,可要是一顿饭吃三天,那胃还不得撑破了啊!” “所以嘛,媳妇你还是太单纯了,这么低级的话你也信,哈哈哈!”林昆捧腹大笑。 “你!” 楚静瑶的脑门上顿时耷拉下了无数的小黑线,拿起刚刚上来的一盘酱醋油炸花生米,就向林昆丢过去,嘿,还别说丢的真准,正中林昆的脑门。 旁边不远的座位上,坐着两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年轻男人,这两人一身干净整齐的打扮,精神面貌上来看,应该是事业小有成就的年轻男士,从林昆和楚静瑶一进门,两人就盯着楚静瑶看,心中惊艳之余,难免大呼天道不公,好好的一个极品女神,怎么就被那个看起来一身平常的男人一口一个媳妇的叫着!偶尔间瞥向林昆的眼神里,自然而然的就充满了敌意。 林昆这会儿大笑,整个餐厅里还没到吃饭的点儿,也没什么,说到影响公共秩序也算不上,不过却正好被这两个小青年给抓到了把柄,两人站起来走过来,站在了林昆和楚静瑶的旁边,盯着林昆,语气不善的说:“哥们,你还有没有电公德心了!这饭店是公共场所,你这么大声的笑是不是太没素质了!” 楚静瑶皱着眉头要说话,林昆冲她递了个阻止的眼神,林昆抬起头笑着对两个居高临下的小青年说:“是谁给你们这么大的勇气,跑来跟老子叫唤的?” 一句话本来应该气势十足,可从咱们林大兵王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吊儿郎当的,完全没什么杀伤力嘛。 两个小青年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接着哂笑起来,“哥们,你语气挺狂的啊,信不信我立马叫保安把你给扔出去,真是白瞎了这么漂亮的女生,跟了你这么个东西!”其中一个更是大胆的冲楚静瑶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笑脸,“美女,我叫倪子阳,这家港餐厅是家父的产业,我们能认识下么?” 楚静瑶皱着眉头,一脸不开心的表情说:“林昆,他这算调戏我么?” 林昆完全忽略眼前的两个人,笑着点点头说:“这要是不算,那啥样算?” 楚静瑶道:“那他调戏我,你该怎么办?” 林昆洋洋洒洒吊儿郎当的笑着说:“当然是削他呗!”言罢,突然就站了起来,毫不客气的当先冲那位自认为风度翩翩的倪子阳就削了过去,啪! 耳刮子的声音很清脆,力道拿捏的也非常好,倪子阳没有任何反应,就被打的一趔趄,单手捂着脸颊向一旁倒去,林昆紧跟着一脚揣在了他的小腹上,这位自认为条件很优越想勾搭咱们楚大美女的倪兄台,顿时一声惨叫倒飞了出去…… 呼通! 叮叮当当的一片杂乱声响,倪兄台直接撞翻了身后的一张桌子,躺在了地上直哼哼。 另一位站着的小青年顿时懵逼了,傻傻的看着林昆,嘴唇哆嗦的道:“你,你竟然敢打人,我马上报警抓……” 啪! 不等他把话说完,林昆的大巴掌已经抽在了脸上,他抬起头还要说话,林昆又是一个大巴掌抽了过来,他还想说话,啪啪啪一连的几个大巴掌就打了下来,最终把这小子打的两边脸颊肿的跟大馒头似得,一连苦逼相得看着林昆,嘴唇子连哆嗦都不敢哆嗦一下了。 饭店的保安闻声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