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海辰在即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六十四章:海辰在即

第七百六十四章:海辰在即 办公室的门关上,楚静瑶已经吩咐助理,不允许任何人过来打扰,包括大老王。 u盘插在电脑上,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鼠标咔哒的在上面一点,马上出现了昨天晚上潘剑和蒋叶丽在酒店里的一幕,楚静瑶面色平静的看完。 窗外阳光明媚,楚静瑶走到窗边,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上学的时候她心中喜欢潘剑,在她的眼里那时候的潘剑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男人。 帅。 学习成绩好。 在学校里有一群好哥们。 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一群女生围着。 家庭条件也好,父母都是政府里的官员。 …… 这种男生,会有情窦初开的女生不喜欢么? 上学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就亲近,似乎中间只是那么一层窗户纸,又似乎那层窗户纸根本没捅破,后来潘剑还是决定走了,楚静瑶伤心了无数个日夜。 现在他突然回来了,还是那么英俊的脸庞,还是那么绅士翩翩的笑容,对女人的杀伤力不减当年,反而更增加了许多,但静下来的时候楚静瑶问自己,是因为他今天如此的优秀,所以自己才会为他心动么?而自己对他的心动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林昆搬出了别墅,她没有阻拦,她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头却很感激,也有不舍,但却没有说出来。 林昆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为了自己舍身舍命,所经历的那些都是常人难以经历的,自己的内心对林昆呢?也应该是喜欢的吧,只不过自己的心里似乎一直都有一道坎——生下澄澄的时候就决定,这辈子只跟儿子一起过。 潘剑的出现,确实令她乱了方寸,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同时对两个男人有好感,她一直在心中困惑,自己对潘剑的喜欢到底是因为今天的他,还是过去的那个他在自己心里头留下的美好回忆,直到刚才看完那段视频,她似乎找到了答案。 如果是喜欢现在的他,那看完那样一段兽欲全开的视频后,她心里头应该会很痛,很生气,很愤怒……可她平静的看完之后,心里除了遗憾竟没有别的。 遗憾,是因为对过去的怀念,记忆里深深刻画的那个完美的大男生,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就像是一副画,彻底的撕碎成了无数的碎屑,飞舞的漫天都是。 楚静瑶还是拿起电话给潘剑打了过去,声音平静的笑着问:“学长,你在干嘛呢?” “我,我今天家里有点事,就先不去找你了,对了,我这两天可能都要忙……” “没关系。”楚静瑶笑着打断道:“你忙你的,男人就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去忙。” “静瑶,谢谢你能理解我。” “我还有工作,先挂了,有事再打给我。” “嗯,好。” 楚静瑶平静的挂了电话,回到了办公桌前,平静的脸上的,漾起一抹明媚的笑容,像是心底堆积的一朵小小的乌云终于烟消云散了,守的一片阳光明媚。 她重新握起鼠标,将u盘整个格式化,然后翻开放在桌上的文档准备工作,手上却是忽然犹豫了,旋即拿起手机给林昆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林昆懒懒散散的声音,一听就是还在被窝里赖着呢。 “还没起床?” “嗯,什么事啊,这么早打给我。”林昆的声音懒洋洋的充满笑意。 楚静瑶故意一副生气的口吻说:“蒋姐给我的u盘,是不是你暗中指使的?” “啥?哦,你说那事啊,我确实知道,还暗中派人去保护她了,否则的话……”林昆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说:“我说楚总,你看人的眼光好像有问题啊!” “要你说!”楚静瑶冷俏的道,难得露出女人俏皮的一面。 “咋了,心疼我手下的人削他削的太狠了?没事儿,我再让他们去削一顿,把猪头彻底削成气球,哈哈!” “你,你就是个无赖!” “心疼啦?”林昆调笑道。 “行了,不跟你说了,过段时间澄澄的联欢晚会,你必须要回来。我还有事,先忙了。” “别……”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一阵盲音,林昆还想再和楚大美女聊一会儿呢,尤其说说之前那个关于‘掳回来,杀回七号别墅’的话题,可没想到楚静瑶这么快就挂了。 不过从楚静瑶打电话的语气,听的出她没有生气,林昆两只手放在脑后枕着,摇着头会心的一笑,左右看看眼前这房间,估摸着是住不了不几天了。 童家国的伤势已经完全稳定下来了,但还是需要卧床静养,林昆通过宋家城的关系,在医院里办了一个高级的病房,房间里环境优雅,就像家一样温馨。 快到中午的时候,林昆开着车载着闵红来到了市中心医院,正好碰上了也刚刚下车的宋家城,这老头在这市中心医院里德高望重,退休又被返聘回来了,坐着副院长的位置,但就连院长也不敢在他面前摆架子,看见了还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老师,要是院长有处理事情不当的地方,这老头还得教育一番。 这老头上班的时间不固定,喜欢几点来就几点来,但每天他都会来医院里一趟,看见林昆的这辆挂着三个‘7’牌照的磨砂黑野马车,老头的眼前先是一亮,当看到林昆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瞬间觉得这车不咋地了,老头心里头还惦记着林昆说要帮找他儿子的事情呢,实际上林昆也一直让陆婷帮忙,也让他道上认识的兄弟们帮忙打探消息,但宋庆宗的失踪毕竟很诡秘,不管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情报员陆婷,还是林昆道上的那些兄弟,都不是轻易能找出来的。 “宋叔,早!” 林昆笑着向宋家城打招呼,宋家城勉强的点点头,对这小青年,他表面上态度很冷淡,心里头却从来没小觑,这小子在中港市的新闻实在太多了。 这时,闵红刚解开安全带下车,听到林昆跟宋家城打招呼,也礼貌的过来招呼了一声,“宋叔叔早。” “嗯?” 宋家城看着闵红,眉头顿时一皱,把林昆拉到了一旁,小声的斥责道:“小子,你这样可不地道啊,那边和静瑶那姑娘好着,这又勾搭上了一个?” 林昆满脑门子小黑线,一脸冤枉的苦命模样,“宋叔,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宋家城白了林昆一眼,冷哼道:“就你们小年轻的那点伎俩,以为我老头子不懂啊!” 林昆笑的比哭还难看,老头子直接甩手向医院里走去,林昆也没心情追上去解释,这种解释只怕是越描越黑吧。 闵红拎着事先买好的水果和补品,其中多半林昆拎着,她只拿了一少部分,等快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林昆才把东西都塞到她手上,然后站在门口敲门。 “进来!” 病房里,王云的声音传来。林昆笑着推开门,和闵红一起走了进来,打招呼说:“王阿姨,我们来了!” 见到林昆,王云的脸上一抹喜色,林昆可是他们家的救命恩人,但一看到旁边的闵红,她的脸色自然就有些不好看了,床上的童家国这时摸着她的手拍了拍,笑着说:“孩子他娘,林昆和闵红来看咱们了,去倒点水啊。” “不用!”林昆连忙笑着说:“童叔叔,王阿姨,我们两个不渴,真不渴。” 童家国笑着说:“那快过来坐吧,哟,闵红那孩子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来。” 闵红尴尬而又愧疚的笑着说:“童叔叔,祝你早日康复。” 童家国笑着说:“谢谢。”转而对妻子说:“云啊,快把东西放起来,别让闵红拎着了。” 王云答应一声,脸上的表情还是不怎么自然,童家国男人度量大,说不记恨就不记恨了,可王云毕竟是女人,童小娇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王云过来接闵红手里的东西,闵红这时突然砰的一下跪了下来,低着头,眼眶里的热泪顿时汩汩的流了出来,王云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床上的童家国也愣了,林昆站在一旁也是一脸的惊讶状,闵红真真切切的哭着说:“叔叔,阿姨,我对不起你们,如果你们不嫌弃,等我出狱后,就做你们的女儿,一辈子照顾你们,替你们养老送终。”说完,脑门砰砰的往地上磕。 王云一下子回过神,赶紧丢到了手里的东西,将闵红扶了起来,“姑娘,姑娘,你这是干嘛啊,叔叔阿姨的心里知道,那也不完全是你的错,都是那个赵磊歹毒,现在他已经罪有应得的死了,我和你叔叔都不再记恨你了!” 闵红泪眼婆娑的看着王云,“阿姨,那你以后,我,我做你的女儿好么?” 王云此时也是孑然泪下,恍然间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连连道:“好好。” “妈……”闵红哭着叫了一声。 “女儿!”王云一把将闵红抱在了怀里,这一对特殊的母女同时放声大哭。 林昆看了看童家国,童家国也是望着这对母女孑然泪伤,林昆悄然的退出了病房,关上门,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内心里一时间也是百感交集一阵感动。 兜里的手机这时又响了,是楚静瑶打过来的,林昆笑着说:“干嘛,要请我吃午饭么?” 楚静瑶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找我?” 林昆笑着说:“什么事情啊?我不记得了啊!” 楚静瑶道:“那算了。” 林昆马上说:“别别别,这样吧,明天上午咱们约个特殊的地方,我办完了事,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聊聊,不过,就是不知道楚总有没有时间啊。” 楚静瑶道:“我先忙了,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 林昆笑着说:“好的没问题。” 挂了电话,林昆马上编起了短信,而城市的另一个地方,楚静瑶坐在办公桌前握着手机,很快一条短信发过来,她划开手机看了一下,结果刚刚端到嘴边抿了一口的水,差点一口喷出来,这家伙居然约自己去女子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