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虐兽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六十三章:虐兽

第七百六十三章:虐兽 潘剑深呼一口气,满脸的狰狞与饥渴,顿时换上了一副和善的笑脸,将门打开了一道小缝,很绅士的冲外面问道:“警官,你们是不是敲错……” 话还不等说完,房间的门就被重重的一脚踹开了,潘剑站在门后面,们班正好撞中了他的脑门,他整个人猛的向后倒去,脑门上顿时撞开了一道血口子。 四五个人影快速冲了进来,潘剑倒在地上两眼昏花,哭腔怨怒道:“你们警察怎么还来硬闯的,我到底犯了什么法,我要向你们的上级举报你们!” “呵呵……” 几个人影将他围在了中间,一阵冷笑的声音,潘剑晃了晃脑袋,这才看清几个人的模样,一个个痞里痞气的,身上的穿着也都很随意,是个屁警察啊! “你们!” 潘剑怒极的瞪大眼睛,“你们居然敢冒充警察,我马上报警抓你们!” “给我打!” 狗哥一声令下,身边的几个小弟纷纷出手,这些人可都是打架的好手,打人专挑疼的地方打,还不留下什么伤痕,之后就算是到了警察局里,也验不出被打的人身上有什么明显的伤痕,顶多会被判个普通的打架斗殴事件。 潘剑根本就没有什么招架还手的力气,马上就被打的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嘴里头哼哈的痛叫着,刚才还是发情公狗的他,这会儿是真被虐成狗了。 蒋叶丽本来以为是警察来了,刚想要撞门,忽然察觉外面的情况不对,于是暂时悄悄的躲在卫生间里,透过门缝往外看,看到狗哥后,提起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 狗哥把蒋叶丽从卫生间里救出来,“蒋姐,你没事吧!” 蒋叶丽深呼了一口气,说:“没事。”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和那几个还在伺候潘剑的小弟一起向潘剑踹上了几脚,“把他的手拿开,照脸给我打!” “不,不要……” 潘剑鬼哭狼嚎,他可是最在乎自己的这张脸了,从小到大他都是校草一般的存在,不就是因为这张脸长的好看么,这万一要是被打花了,可怎么去见楚静瑶。 “给我打!”蒋叶丽的话,小弟们自然不敢违背,亮起了拳脚就冲赵磊的脸招呼去,本来就已经被虐成狗了,这一下更彻底了,脸也被打成了猪头脸了。 一群人扬长而去,酒店里听到声响的保安赶过来,本想着上前询问两句,结果被狗哥一声厉喝,顿时吓的脸色惨白,赶紧给这一群人让开一条道路。 等蒋叶丽和狗哥等人走远了,保安才赶紧冲进了屋里,扶起地上的潘剑说:“先生,你没事吧?” 潘剑的脸已经彻底的走了型,一双眼睛也被打的肿成了一道小缝,嘴里头含糊不清的说:“都已经打成这bi德行了,你还问我有没有事,你怎么不去屎!” 保安一听这话,本来就不痛快的心里更不痛快,刚才被外面的人吼了一顿,现在又被这个半死不活的给吼了一顿,马上佯装脱手的喊道:“哎呀……”扶起来的潘剑顿时呼通一声摔地上了,马上又是一阵呲牙咧嘴的痛叫。 “你,你大爷……”潘剑咬牙切齿含糊不清的骂道。 …… 蒋叶丽回到百凤门,刚一推开自己住处的门,就看见林昆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头磕着瓜子,桌上放着两杯红酒,见她回来咧嘴一笑,“折腾完了?” 蒋叶丽关上门,疲惫的伸了下腰,走过来坐下,端起桌上的红酒抿了一口,笑着说:“完了。”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sd卡,“这里都是证据。” 林昆笑着说:“值得么?” 蒋叶丽笑着说:“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想去做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 林昆笑着说:“你还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女人。” 蒋叶丽笑着说:“我是一个聪明的有眼光的女人,所以才会看中了你。” 林昆咧嘴一笑,“你夸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蒋叶丽笑着说:“明天我就约楚静瑶出来,有些事情还是谈的明白点好。” 林昆笑着揉揉太阳穴,“还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不都说女人是自私的么?怎么从你的身上我看不出一点的自私,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么?” 蒋叶丽笑着说:“自己去想吧。” 林昆站起来,笑着说:“你先休息吧,这事我以后慢慢想,你以后也不许再干这种傻事了,听到没有?今天要不是我提前安排了狗哥跟着你,结果不一定怎么样呢。” 林昆转身欲走,蒋叶丽突然拉住他的手,看着他,一双眼睛里满是认真的说:“我如果真的被那个混蛋糟蹋了,你会嫌弃我么?” 林昆笑了笑,“我会杀了他。” 蒋叶丽笑了,很开心的笑了,一个男人肯为你去杀人,远比他会嫌弃你要有价值的多。 林昆走到门口,突然停下来,转过身说:“对了,何军大哥的仇就快报了。” 蒋叶丽笑着说:“谢谢。你要小心卢三身边的人,狼心狗肺的人,身边养着的多是狼心狗肺的人,你如果跟他身边的人接触了,千万要当心。” “嗯,我知道。” 林昆现在是杀卢三容易,但最担心的是怕他突然跑了,另外卢三被除掉以后,他手下的那些地盘必须不能便宜了别人,哪怕依旧由王猛和丁骁两人掌管着,也必须要挂上百凤门的名头,这是他将势力伸出南城区的一步要棋。 中港市,海辰别墅区。 澄澄坐在电脑前,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他今天晚上已经等的很晚了,可是漂亮姐姐还是没有上线,旁边小海冬青和小灰灰陪着他,两个小家伙都已经困的蔫头耷脑了,这两个小家伙虽然是难得一见的灵兽,可灵兽也会困的呀。 楚静瑶来到了书房,见儿子还坐在电脑前,坐到他身边,笑着问:“澄澄,干嘛还不睡觉呀?” 澄澄嘟着小嘴不开心的说:“漂亮姐姐今天晚上没有上线,我们说好了她今天晚上教我唱歌的。” 楚静瑶笑着安慰说:“可能是漂亮姐姐今天晚上有事啦,早点休息吧,明天漂亮姐姐说不定就能上线了,到时候再让她教你呀?” 澄澄突然一脸担心的说:“妈妈,你说漂亮姐姐会不会出事,她跟我说她从小就没有爸爸,和我之前一样的可怜,都没有人替她撑腰做主,会不会有人欺负漂亮姐姐呀,要是有人敢欺负漂亮姐姐,我就让爸爸回来修理他!” 楚静瑶笑着说:“放心啦,不会的。” 澄澄可怜巴巴的说:“可是妈妈,我真的好担心,以前漂亮姐姐总会讲她每天的故事给我听的,我知道有很多坏人都想对她不利,她真的不会出事么?” 楚静瑶摸着儿子的头,笑着安慰说:“相信妈妈,漂亮姐姐那么聪明,一定不会出事的。” 第二天一早,楚静瑶和往常一样送澄澄上学,难得潘剑今天没有来,楚静瑶倒觉得心里头挺轻松的,几乎每天潘剑过来和她一起送澄澄去上学,澄澄都很不高兴,楚静瑶心里也知道,澄澄不喜欢潘剑,更多是因为林昆。 “太好了,那个姓潘的坏蛋今天没有来!哇哦……”澄澄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 “澄澄,不许这么说话,潘叔叔可是你的长辈。”楚静瑶一脸严肃的教育说。 “哼!”澄澄不服气的说:“他才不是我的长辈呢,我不认这个长辈!”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呢,你这样可是很没有礼貌的,妈妈平时怎么教育你的!”楚静瑶对事不对人,教育孩子方面,她一向都是很细心小心的。 澄澄忽然一改姿态,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楚静瑶说:“妈妈,你会为了潘叔叔不要我和爸爸么?” 看着儿子可怜的小模样,楚静瑶的心里头顿时不是滋味,之前的那些年都是母子俩相依为命,澄澄可以说是她的一切,她摸着澄澄的头,脸上的表情马上柔和下来,慈爱的笑着说:“澄澄,妈妈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不要你的。” “那爸爸呢?”小家伙眨着眼睛,一双不是很大却很漂亮的小眼睛里充满了期望。 楚静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也曾问过自己的心,但答案这一回都朦胧而又模糊,她很少会这样纠结过,理性的她也很少有处理不当的事情,唯有感情这件事她再理性似乎也难以左右。 “妈妈,那你会为了我和爸爸在一起么?澄澄想要爸爸,想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我们三个在一起才是一家人,分开了澄澄没有爸爸会孤单,爸爸没有妈妈和澄澄也会孤单。”小家伙可怜楚楚,一副我见犹怜的小模样。 嗡嗡…… 楚静瑶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是蒋叶丽打过来的,楚静瑶接听了电话,笑着说:“早。” “我已经在你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了,待会儿过来一起喝杯咖啡吧,顺便聊聊天。” “好的。” 楚静瑶挂了电话,笑着对澄澄说:“澄澄乖,快去上学吧,妈妈有事情要去忙了。” 澄澄嘟起了小嘴,一副生气的小模样说:“妈妈分明就是在逃避问题。” 楚静瑶笑着说:“妈妈不是在逃避,等妈妈想清楚了再告诉你,好不好?” 澄澄无奈似得叹口气说:“好吧,楚静瑶,楚澄澄就先相信你一回哦。” 楚静瑶把澄澄送去了冯佳慧那里,和冯佳慧打过招呼之后,便开着车向公司驶去。 楚静瑶把车停到了地下停车场,出来后没有奔着写字楼,而是直奔着咖啡厅过来,刚一进门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蒋叶丽,微笑着打了声招呼走过来:“早。” 蒋叶丽笑着说:“早。喝点什么?” 楚静瑶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点了一杯不加糖的拿铁,蒋叶丽把一个小u盘推到了她面前,笑着说:“想知道今天潘剑为什么没来‘骚扰’你么?” 楚静瑶微微蹙眉,“他出事了?” 蒋叶丽笑着说,“你把它带回去看看吧,看完了你就什么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