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兽欲全开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六十二章:兽欲全开

第七百六十二章:兽欲全开 潘剑脸上的表情忽然一滞,两只眼睛盯着蒋叶丽,笑了笑奇怪的说:“干嘛问这个?” 蒋叶丽笑着说:“我也是女人,我知道的,女人在乎孩子可会比在乎男人更多一些,你如果是孩子的爸爸,那你和她在一起便没有任何的阻力,但如果你不是……” 潘剑笑了笑说:“很遗憾,我好像真的不是。” 蒋叶丽笑着‘哦’了一声,“这怎么还好像真的不是呢?是你自己都不确定么?” 潘剑苦笑,摇摇头说:“你还是别问了,这件事我不想提了,那孩子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的!” 蒋叶丽笑着说:“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今天晚上的事……” 潘剑忽然警觉的说:“你要反悔么?” 蒋叶丽无奈的一笑,说:“没办法,你的回答不让我满意,我不喜欢对我有所隐瞒的男人,我决定和他上床的男人,必须是我真心喜欢,也对我坦诚的男人。” 潘剑无奈的笑笑,道:“好吧,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只好告诉你了。我和楚静瑶上学的时候就认识,我是她的学长,我毕业之后没有留在国内,而是跟着父母去了国外,离开前我找到她一起去酒吧,我们当时互相喜欢,只是她一直不肯把自己给我,于是我就动用了点小手段,没想到被一群小混混插足进来,我当时被打晕了,后来的事情怎么样,我真的不记得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孩子真的不是我的,我一直就没碰过她的身体。” “哦?那你没问问她?” “问什么问啊,那是她记忆里的一道伤疤,其实孩子是谁的,我想她也不知道吧。” “好吧,算你诚实。”蒋叶丽温柔妩媚的笑了笑,“结账吧,找个酒店吧。” 潘剑的一双眼睛马上绿了起来,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你,你是说真的?”自从见到蒋叶丽第一面,他就对这个一身熟女味的女人产生了浓浓的欲望,无奈几次约会蒋叶丽都是点到即止,这就让他越发的渴望的到了骨子里。 “怎么,你不方便?”蒋叶丽妖娆似的一笑,妩媚丛生,顿时勾死个人。 “不是不是!”潘剑马上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服务员,结账!” 服务员笑着把账单拿过来,“先生,请您确认一下。” 潘剑猴急的说:“不确认,直接拿卡去刷,密码是六个‘0’。” 潘剑穿上了外套就站了起来,蒋叶丽也已经起身,服务员拿着信用卡和账单回来,温柔礼貌的笑着说:“先生,你今晚一共消费八百八十八,我们店送您一张免费的酒店入住券,就在马路对面的五星级酒店的情侣间。” “呵,你们饭店的优惠还蛮不错的嘛!”潘剑笑呵呵的说,这张免费的酒店入住券简直就是及时雨啊,看来今天晚上他真的是要好好的大干一番了,兴奋之余随手掏出一百块丢给服务员:“小费!” “谢谢先生!”服务员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酒店就在马路对面,潘剑心里头猴急的直撩蛋,脸上却依旧强行的摆出一副很绅士的模样,进了酒店大堂后,便迫不及待的把兜里的优惠券递给吧台后的女服务员,女服务员娴熟的给两人办了住房入住手续,潘剑领了房卡后,忽然又转过身,趁着蒋叶丽没有注意,小声的对服务员说:“那个,房间里有tt提供么?” 吧台后的两个服务员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小姑娘,虽然都不是什么小女生了,对男女之事也经历了,但被这么直白的问起,那小脸还是忍不住的羞答答一红。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潘剑心中乐的屁颠的走到蒋叶丽身边,脸上还是那副绅士的笑容:“走吧,我们上去吧。” 蒋叶丽笑着问:“你去问什么了?” 潘剑笑着说:“没问什么,我就是问他们房间里有没有热水提供。” 蒋叶丽笑了笑没说话,跟着潘剑坐着电梯到了六楼,房间距离电梯不远,潘剑走在前面很绅士的把门打开,蒋叶丽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潘剑马上也跟着进去,房间的门外挂了一个免打扰的牌子,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刚才在外面还一脸的绅士模样,随着门一关上,潘剑这只心里头藏了无数欲念的色狼,马上原形毕露出来,一把从后面将蒋叶丽抱住,两只手紧紧的环在蒋叶丽的身前,嘴里头呼吸急促,呼吸的温度也升高,心跳也是砰砰加快,那脸颊马上就滚烫了起来,一双眼睛更是马上变的浑浊充满了生生的欲望。 “别急嘛……”蒋叶丽声音入骨的柔媚道,她虽然只有过何军和林昆两个男人,但这一身媚人的魅力,却是非常的老道娴熟,顿时将潘剑心底的欲火勾起。 “不,我等这一刻好久了,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着要把你给压在床上……你好美,你好性感,你好有女人味,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诱惑力的女人……” “你们男人的脑袋里,成天只想着这些?”蒋叶丽强行的挣开潘剑的怀抱,转过身柔媚的冲潘剑一笑,动作一气呵成且颇有媚人之感,丝毫也不显得唐突。 “那你说还应该想些什么?我的亲亲姐姐,我身体里的欲望全都被你勾起来了,快从了我吧。”潘剑红着脸颊,两眼浑浊,完全一副发情的公狗状。 潘剑张嘴就欲过来强啃蒋叶丽,蒋叶丽身形曼妙的一扭动,抬起两根手指抵在潘剑的嘴上,“哎,等一下嘛,都已经和你到这来了,还差这么一小会儿么?” “宝贝,我的宝贝姐姐,你还想要干嘛?现在你就是让我上刀山,下油锅我都愿意!”潘剑红着一双眼睛,饥渴难耐的道,整个人越来越发情的几近疯狂。 蒋叶丽作势嗅了嗅鼻子,道:“身上一股餐厅的味道,我不喜欢,你先去冲个凉吧。” “姐姐,我可忍不住了,咱们还是马上就开始吧!” “不行!你再这样,我可走了啊!” “额,好吧,那你等我啊!” 蒋叶丽态度坚定,潘剑只好强忍着满身的欲火,也不顾忌蒋叶丽在眼前,麻溜的脱光了衣服钻进了洗手间里,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蒋叶丽这时将外套脱下,并悄悄的从外套的兜里拿出了一个针扣型的偷拍摄像机放在了衣服下面。 潘剑钻进洗手间不到两分钟,身上随便缠着浴巾就出来了,蒋叶丽惊讶的看着他,道:“这才多长时间,你就洗好了?” 潘剑一脸急不可耐的邪笑说:“我的亲姐姐,都每天都洗澡的,刚才就是把饭店里沾的味道冲一下而已,我已经憋的受不了了,你快点脱衣服从了我吧!” 说着,潘剑就向蒋叶丽扑了过来,蒋叶丽佯装从了他,不反抗的那么剧烈,但嘴唇始终不让他吻到,身上也只是隔着衣服让他占两下便宜而已,感觉那针扣型的小摄像机拍的差不多了,蒋叶丽用尽全身力气将潘剑给推开,“等等!” 潘剑红着双眼,有些情急难耐的问:“又怎么了!” 蒋叶丽歉意的笑笑说:“我刚想起来,我今天不方便。” “不方便?” 潘剑的一双眼睛顿时更红了,除了满满的欲望之外,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愤怒,一张欲火狰狞的脸上,此时更是浮现出一抹骇人的戾气,像怒极的野兽。 蒋叶丽心里素质再好,此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潘剑一脸的怒火与欲火的狰狞也让她心虚的一紧,脸上极不自然的笑着说:“就是,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啊。” 潘剑呵呵冷笑了两声,突然一把将蒋叶丽给推倒在床上,脸上的狰狞之色更是充满了戾气,冷冷的道:“你说不方便就不方便?勾起了我的一身欲火怎么办!” 蒋叶丽气场马上被压了下来,声音里带着怯弱说:“但我今天真的,真的不方便。” “不方便也不行,你今天就哗哗流血,也得把我给伺候好了!我带着套你怕什么!?” “我……” 不等蒋叶丽把话说完,潘剑整个人已经压了下来,同时一直大手伸了进去,一摸果然是软鼓鼓的,不由的闷声骂道:“真够晦气的,还真是来事了!但今天就是来事了,也得让我爽一下!” “你这个禽兽,你给我让开!”蒋叶丽拼命的挣扎,可一个女人的力气再大,哪里能拗的过男人,被潘剑强行的就压了下来,潘剑强吻,蒋叶丽紧闭着嘴,一双手拼命的把潘剑往下推,可潘剑整个人就像一座山一样压在蒋叶丽的身上,蒋叶丽声嘶力竭的大喊:“救命!救命啊!” 潘剑脸上的狰狞与兴奋之色更盛,阴森得意的笑道:“叫吧,这酒店的隔音好着呢,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喊的越大声,我越兴奋,哈哈!” 几乎潘剑的话音刚落,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潘剑赶紧一只手捂住嘴,回过头问道:“谁啊,没看到门上挂着免打扰的牌子么,有什么事等会再来!” “警察,快开门!”门外的声音很严厉,不容潘剑怀疑。 “你提前报警了?”潘剑恶狠狠的瞪着蒋叶丽说,蒋叶丽被捂着嘴猛摇头,潘剑又冷冷的恐吓说:“警告你,待会儿别乱出声!” 蒋叶丽连连点头,潘剑松开了蒋叶丽的嘴,就准备去开门,蒋叶丽这时尝尝的喘了口气,刚才差点把她憋过去,潘剑忽然又转过头,抓起浴巾就把蒋叶丽的双手给绑上了,并用枕巾将她的嘴给堵上了,然后又拉着她关在了卫生间里。 “快开门!”门外的警察催促道。 潘剑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瞪着一脸恐惧的蒋叶丽说:“警告你,别给我出声!” 蒋叶丽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点点头,心里却想好了,待会儿只要警察一进来就撞门,她可不想真的被这个混蛋给糟蹋了,她说自己来事了,其实是故意垫了块大邦迪,本以为能就此推脱过去,哪里想到这混蛋根本不吃这一套的! 潘剑走到门边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