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整人高手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六十章:整人高手

第七百六十章:整人高手 余亮和赖晓宗绝对是这座城市里最常见的纨绔,要么仗着老子有实力,要么仗着有些钱,就成天牛x哄哄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整个城市都被踩在脚底下似的。 今个遇上林昆了,也活该他们倒霉,之前干的那么多的坏事,总算遭了报应。 屋里头还有几个小弟,都在二楼了,听到外面一阵哼哈的,几个人贴在窗边往下看,结果看到己方八九个人都倒在地上,其中也包括他们一直‘仰仗’的赖公子,这几个平时啥大能耐也没有,只会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人的末流小痞子,脸上唰唰的冷汗直冒,互相战战兢兢的对视一眼,同时萌生了逃的心思。 可问题来了,他们现在是在二楼,正门逃出去肯定不行,只能从后面的窗户跳,要是春夏秋还好,现在正好是冬天,那地面冻的梆梆的硬,这一跳下去摔的可不是一般的疼,一旦落地姿势掌握不好,摔的腿断胳膊折的也不意外。 “咋办?” “跳!” “跳了以后还能跟着赖公子和余公子混了么?” “还混个屁啊,留下来肯定挨揍,不跟他们俩个混,再找别的跟着混呗!” …… 几个小弟互相交换了意见,最终达成了一致,反正整个中港市也不只赖晓宗和余亮两个没有脑子的傻缺纨绔,用他们的话说‘这工作还真就不愁找’。 几个小弟马上就要往后窗口跑去,其中的一个瞥了一眼绑在地上的四个小姑娘,最终目光落在了那一箱子钱上,暗暗的一咬牙,跑过去把箱子拎了起来。 被绑着双腿双脚的阿翆,拼尽力气冲地上跳了起来,狠狠的向这个小弟撞过去,大叫道:“这是我姊妹的钱,混蛋你不许动!” 拎箱子的小弟被撞的猛的一趔趄险些栽倒,回过头来一个巴掌恶狠狠的向阿翆劈过来,阿翆没有躲闪的意思,反而继续向前撞去,结果巴掌劈在了她的脸上,把她半边脸都打的肿高起来,一旁的另外三个小丫头这时也全都跳了起来,一起向这小混混撞过来。 一个人撞还好,三个人一起撞,这小混混又没什么高深莫测的身手,马上就撞的连连趔趄,其他几个欲夺窗而逃的小混混见此情况一起折冲了回来,倒不是为了帮拎箱子的小混混,一个个本来惊慌的眼神,顿时充满贪婪的盯着那个装了二十万现金的箱子,这些钱对余亮和赖晓宗两个纨绔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他们这些个挣扎在这座城市里的三流小混混来说,可是一笔相当的巨款! 拎箱子的小混混正好要摔倒,手里头的箱子拎在半空中,这时最先折回来的小混混眼疾手快,一把便将那箱子夺了过去,转过身就往窗口冲过去,其他的几个小混混见此情况,也顾不得那么多,一起扑上开就是开始抢了,于是一出为了钱箱子而大打出手的内斗画面上演,他们几个似乎忘了要夺窗而逃。 “喂,你们该停停了吧!” 突然冷冷的一声轻佻传来,正缠斗的几个小混混马上精神一怔,循着声音看过来,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年轻男士,正一只手拎着软脚虾似的余大少从楼梯下不急不慢的走上来,脸上的表情淡淡而又轻佻,却凛人的紧。 这几个小混混怔了一下之后,便马上反应过来欲逃,结果林昆突然弯下身子,在余大少的脚底下一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余大少脚上的皮鞋给拽了下来,随后就见这只金贵的棕色皮鞋,在空气中一道轨迹射出…… 砰! 精准无误的爆了跑在最前面的那个拎着钱箱子的小混混的后脑勺,小混混顿时闷哼了一声,整个人扑向前方摔了个结实的大爬爬,手里的钱箱子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摔在地上摔开了,里面那些红色的钞票哗啦一下洒了出来。 除了林昆和余大少之外,现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现金呢,确切的说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现金洒出来呢,红红的一片,半空中还飞舞着几张没落地的。 阿翆四个女生的眼里满是心急,那可都是叶青的钱,而几个小混混的眼睛里皆是贪婪,他们那本来恐惧的眼睛里,此时仅剩下对钞票渴望的贪婪。 “都别动,那是我的钱!” 叶青噔噔噔的跑上楼,结果刚一露出个头,就看到了这一幕,她内心紧张的大喊一句,不是她有多财迷,而是这钱关系到母亲的救命钱。 几个小混混哪管这些的,看到钱之后,眼睛都被钞票染成了红色,弯下腰就近的捡钱往兜里踹,然后冲着窗口的方向就跑去,他们心里的想法很简单,揣着钱麻溜跑路,即便那个瘦高个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下子抓住他们所有人。 “放下我的钱!”叶青急的噌的一下就冲了上去,眉头紧皱,眼中凶光乍现,为了母亲的救命钱,这小丫头也是拼了,只是不等她真的冲到前面,旁边忽然一道劲风闪过,伴随着一道虚影,林昆那高高瘦瘦的身形出现在了前方,干脆利落的一个巴掌将跑在最后面的小混混拍倒,接着更是以超乎常人的速度,一个巴掌一个,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将几个小混混全都放倒。 “啊哟……” “疼死我了……” “亲娘咧……” …… 几个小混混倒在地上咿咿呀呀,林昆站在他们的中间,嘴角噙着一丝人畜无害的笑容,“都别躺着装了,赶紧把钱都给我老老实实的装进箱子里,敢私揣一分的,我就再打他一个巴掌,要是还躺在地上装垂死的,我就让他真垂死。” 几个小混混一听这话,马上挣扎着爬了起来,赶紧老老实实的将兜里的钱都装进了箱子里,然后一个个眼神畏惧的看向林昆,林昆笑呵呵的说:“我也不难为你们,你们不是想从这窗户跳下去么,那就一个一个的给我跳。” 几个小混混满脸的欲哭无泪,一副哀求的模样看着林昆,林昆淡然一笑,语气却是毋庸置疑,“你们不跳的话,那我只能一个一个的把你们扔下去,到时候怎么着地,可就不是你们说的算的,要是脑袋先着地的话……” 啊!!! 呼通……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已经有一个小混混冲出窗户跳了下去,在场的人全都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尤其那几个脸色僵硬的愣在原地的小混混,脸上那纠结的劲儿。 林昆只是淡然的面对这一切,脸色平静的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几个小混混渐渐下定了决心,反正今个这个窗口是必须要跳了,与其被扔出去还是自己跳出去更有面儿也更安全一点,接着便一个个向着窗口走了过去。 “等等!” 林昆冲着其中一个小混混喊道,这小混混打了一个激灵停住,林昆笑着冲他勾勾手指,“过来。” 小混混嘴角僵硬的笑了一下,“大,大哥,我没什么,真没什么,你就让我跳了吧。” 林昆什么也不说,只是嘴角噙着一丝淡然的笑容看着他,这小混混只好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模样里十分的纠结不情愿,可最终还是乖乖的站在林昆跟前。 林昆笑着伸手向他的上衣兜摸去,这小混混本能的往后躲闪一下,林昆眉头轻轻的一皱,这小混混马上老老实实的,林昆两根手指伸进去,夹出来了两张红色的钞票,这小混混马上脸色惨白的说:“大,大哥,我知道错了……” 林昆挥挥手打断,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坏坏的意思,“不用道歉,我知道你身上还有钱。” 这小混混顿时一脸哭逼相,“大,大哥,我兜里的钱再都是我自己的了,真的。” 林昆笑呵呵的说:“我相信。” 这小混混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伸手向窗口的方向指了指,“那我走啦?” 林昆摇摇头,然后嘴角一咧,一副坏人模样说:“你的钱也留下,就当我打劫。” “啊?”小混混又是一脸苦相,“大哥,这……” “我不想动手。”林昆道。 “我……”这小混混在心里头纠结了一番,最终还是认命的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了,只有一张红票,其余的一块的五毛的一堆,看来他真的混的不咋地。 “以后记住了,做人要诚实,总想着占便宜,迟早会吃亏的,下去吧。”林昆笑着说。 几个小混混全都呼通呼通的跳下去了,这二楼的大厅里马上清净了不少,不过除了林昆一脸随意而又云淡风轻的笑容外,其余的人皆是一脸的震惊。 见过整人玩人的,还没见过这么整的,让人跳楼也就算了,还榨光了那可怜虫兜里的钱!不过那可怜虫也就是这会儿可怜,平时坏事可没少干啊。 用咱们林大兵王自己的话说,他这可不是干坏事,而是代表上帝来惩罚他们! “你,上来!” 林昆冲还愣在楼梯口的余亮勾勾手指头,余亮马上精神一抖擞的回过神,一脸苦逼相的走过来,脚底下犹犹豫豫的,嘴角哆嗦着也不知道想说啥。 林昆怕拍余亮的肩膀,笑呵呵的说:“你小子不是个好东西,平时坏事没少干吧?” 余亮吓的直哆嗦的摇头,想要装无辜一把,就好像小学生做错事不承认。 “我可不喜欢别人撒谎。”林昆轻佻笑道。 余亮马上又点头,使劲的点,并哆哆嗦嗦的道:“大,大哥,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敢再打叶青妹子的主意了,以后再也不敢找她的麻烦了。” 林昆笑着拍了下余亮的肩膀:“我相信你说的,但那是以后,咱今天就讲讲以前,不想我狠狠的修理你一顿,就乖乖的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然后从窗户跳下去,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你要是和我废话,我就先揍你一顿,然后给你扔下去。” 余亮的脸色顿时惨白,他本来还想再乞求两声,可林昆已经把话说死了,再墨迹他的下场只会更惨,于是乖乖的将兜里的现金都掏了出来,其实也不多,就几百块,这年头什么都时兴刷卡消费,身上谁还带一大堆的现金。 余亮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昆,林昆才不可怜他呢,这种纨绔倒是最可恨的,余亮磨磨唧唧的走到窗边,爬上窗户,林昆这时笑着对他说:“你如果想报仇的话,就去百凤门找我,我叫林昆,到那地儿提我的名字都认识,不过你最好多带些人,少了的话我怕我手下的那些兄弟们施展不开手脚。” 余亮的脸色顿时一抹难以形容的震惊,内心里更是咯噔一声,两只耳朵里更像是炸响了一颗闷雷——林昆,百凤门的林昆,那条中港市家喻户晓的过江龙! 呼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