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虐纨绔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五十九章:虐纨绔

第七百五十九章:虐纨绔 野马车极速的驶到了小区的门口,叶青气喘吁吁一脸焦急的站在路灯下,林昆把车一停下,她马上就拉开车门坐了进来,把手机递到林昆面前,“去这,快!” 林昆看了一眼,在导航上设置了目的,“咱们用不用先报警?” 叶青气喘吁吁的说:“千万不能报警,那两个混蛋都不是善茬,报警他们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你不打电话叫几个兄弟过来帮忙么,他们有很多人!” 林昆笑着说:“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脚底下油门一踩,悍马车嗷的咆哮一声。 “开什么玩笑你,就一个人就跟我去……”叶青既着急又无奈的说:“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啊,余亮和赖晓宗那两个混蛋的手下至少有十几个人,就我们俩去,我一个小姑娘本来就没什么战斗力,你又高又瘦的就是身手再好能打倒几个?快给王猛打个电话,让他赶紧多派些手下过去!” “放心吧,我搞的定!”林昆微笑着冲叶青眨了下单眼,丢给她一个信心十足的眼神。 “……”叶青一阵的无语,心里发狂的嘶吼着,他是真的虎还是怎么着,真以为余亮和赖晓宗手下的那十几个小弟是吃干饭的?那些家伙可都是平时在大街上混的惯了,平时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一提到打架斗殴和女人,眼睛就直放绿光的无赖! 十几分钟后,一路狂飙的野马车停在了西城区的一片傍着青山的别墅区门口,实际上这个别墅区距离林昆居住的‘青山绿水畔’小区不远,傍的是同一座山,只是方位不同罢了。 小区门口的保安见来了这么一辆与众不同的跑车,眼神里闪过一阵惊艳,林昆摇下车窗探出脑袋,笑着招呼说:“保安师傅,我这里面有个朋友!” 保安一听,二话没说,马上麻溜的打开了路杆,要是林昆开着的是一辆普通的车,这保安肯定是要问上一问,但就因为开着的是野马车,这保安连问都不问,这其实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具体为啥,只能我们自己去意会。 林昆按照别墅的楼号,找到了余亮他老子在西城区这边闲置的一套别墅,别墅的院子里坐着好几个年轻的小混混,一个个正人五人六的在抽烟,一脸慵懒玩世不恭的模样,就好像他们各个都是黑社会老,个个都很叼似的。 野马车停下,院子里的几个小混混马上投过来不善的目光,叶青没有马上下车,而是紧张担心的问林昆,“你确定你一个人能行?不用打电话叫帮手?” 林昆佻然一笑:“放心,手到擒来。” 叶青道:“那,那你先下去。” 林昆笑着做了一个‘ok’的手势,推开车门下车,站在别墅的门口就冲院子里的那几个小混混喊道:“喂,叫你们管事的出来,听说他要找我?” 几个小混混一听,脸上的表情顿时变的更加凛然起来,一个个把手上的烟头往地上一摔,便齐刷刷的向林昆走了过来,身上的气焰说不出的嚣张,在他们的眼里,林昆一个身材瘦削的大高个站在这儿,他们还不想怎么蹂躏就蹂躏。 眼看着这些个小混混越来越近,林昆赶紧抬起两只大手阻拦,并突然的暴喝一声:“等等!” 几个走将过来的小混混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吓的心里头一突突,一个个全都不由自主的停下,莫名其妙的看着林昆,林昆这时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门牙,假装示弱的道:“不是说找我么,又没说要打架。” 几个小混混互相看了一眼,这时别墅里的余亮走了出来,瞧见了林昆之后,那一双不甚大的眼睛里一抹凶光闪烁而出,大喊一声:“给我揍他!” 几个刚刚被林昆暴喝的懵逼的小混混,马上有了主心骨,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就向林昆冲过来,脸上表情狰狞,嘴里头呜嗷的乱喊一气,一只只拳头向着林昆的身上就砸了过来,单从他们的这股子气势上来看,林昆今天想全身而退已经是万万不可能的,有先见之明的话,最好提前备好救护车和担架。 但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能让咱们林大兵王躺担架的,全华夏不知道能有几人,不管是普通的小混混,还是难得一遇的高手,想让这只生性桀骜的漠北狼王乖乖躺在担架上的,最后估计都得是自己先躺担架上,不要问为什么,漠北的狼王就是这么牛! 不过,今天晚上的结果可有些出乎意料,眼看着一只拳头突然打在了自己的下巴上,咱们林大兵王啊哟一声夸张的痛叫,接着整个人夸张的凌空半旋转起来,扑通一声就趴在了身后野马车的副驾座车门上,脸上表情更是夸张的痛苦狰狞,睁着一只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车里的叶青。 冲在最前面的小混混懵逼了,啥时候咱练成了隔空打舞的本事,这不是武侠小说中才有的经典的神功招式么?身边的同伴都以为他那一拳打中了,一个个的士气更高涨了起来,像他们这种社会上的无良混混,最擅长的就是干些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人的勾搭,要是很碰上硬茬了,跑的一个比一个快。 叶青坐在车里,林昆突然的反应把她吓了一跳,她真以为林昆上来就被人打了,心里头暗骂一顿:“臭猪头,让你叫人来帮忙你不来,现在可好了!”整个人却是马上硬推开了车门,林昆本来是趴在车门上的,被她这么一推,借着力夸张的又弹回了冲将过来的小混混们面前,叶青下车之后,冲着冲过来的小混混们大喊一声:“都别冲我朋友,有本事冲我来!” 一声喝吼,大姐头的气势十足!只是眼前的这些个小混混们似乎根本就无暇顾及他,因为他们这会儿正面对着一个严峻的问题,刚才还弱不经风的瘦高个,这会儿正一拳一个的砸中他们的脑门,被砸中的人马上惨叫一声以各种不一样的姿势摔倒在地上,倒地之后就没一个人能马上爬起来的,其中不乏有反应快的向转身跑的,但还不等他们跑,整个人就已经被砸翻了。 叶青皱着眉头顿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这是真实的么,是真实的么? 几个小混混,唯独剩一个还在站着的,就是刚才冲在最前面,还在懵逼那一拳到底打没打中的那位,这小混混长的挺滑稽,圆脸大眼睛,偏偏还留了个齐刘海,尼玛要是再弄个大花衣服给披上,典型的乡下待嫁的村姑妹。 这货左右看看倒在地上的同伴们,抬起头来胆颤的看着林昆,那眼神里的恐慌,都快有一卡车多了,嘴角僵硬的咧开,问:“刚才那一拳到底打没打着啊。” “刚才那一拳?”林昆佻笑着问。 “嗯。” “刚才那一拳你自己去想吧,不过接下来的这一拳,我猜肯定是打中了。”林昆笑着说完,一记直拳捣出,这位一直处在懵逼状态的小混混两眼顿时一黑。 “啊哟……” 地上一共倒了七个小混混,叶青看向林昆的背影,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他这么能打,那刚才挨着的那一拳,不对,那一拳绝对没挨着,他脸上分明一点伤也没有嘛,那就是他故意吓唬自己的,这,这家伙太坏了吧! 林昆慢慢悠悠的向站在门口惊吓的张大嘴的余亮走过去,余亮顿时两条腿一哆嗦,两只眼睛胆颤的看着林昆,就像是看见死神向自己走过来一样,哆哆嗦嗦的道:“别,别过来!” “人呢?” 林昆笑的云卷云舒,一点也没有要发怒的意思,抬起手挠挠头,却不料把对面的余亮直接吓的一个趔趄撞在了身后的门框上,林昆又淡淡的冲余亮一笑,“别紧张,我又没说要打你,赶紧把人还有钱都交出来,或许待会儿我还能手下留情着点。” “老余,什么情况!”屋里头的赖晓宗刚才听外面一阵呜嗷的痛叫声,这时领着两个小弟出来,问完话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直哆嗦的余亮和一脸淡然的林昆。 之前在饭店里撞林昆身上的是赖晓宗,一见到林昆,他本来喝的五迷三道的脑袋,顿时更加的清醒了起来,嘴里头还带着酒精味儿呢,冲着林昆就咆哮道:“小子,你特么的还真敢来,识相的赶紧跪下来给小爷道歉!” 林昆笑的很淡定,根本就不搭理他。这赖晓宗平时绝对是嚣张惯了,马上便亲自挥着巴掌向林昆怒气汹汹的走过来,刚要到林昆的近前,胳膊却是被人拉住,回过头一看,已经被吓的面无血色的余亮正用眼神向他示意什么,赖晓宗眉头一皱,循着余亮的眼神朝地上看去,只见刚才院子里的那七个小弟全都躺在地上抱着脑壳子痛叫,赖晓宗的心里头顿时一声咯噔,目光诧异凛然的再看向余亮,余亮点点头,笑的比哭还难看的说:“遇到高手了。” 赖晓宗还擎在半空的一只巴掌,就那么尴尬的僵硬在那里,满脸狰狞嚣张的表情定格,嘴角抽搐了两下,脖子僵硬似的转过头看向林昆,林昆眯着眼睛冲他微微一笑,然后一记丝毫不给人防备的大巴掌就抽了过来,啪!!! 这绝对是赖晓宗这辈子听过的最清脆的,见过的速度最快的大巴掌,他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阵嗡鸣,被打的半边脸就像是被烙铁烫了一样的疼痛,整个人脑袋瓜子一晕,脚底下一个虚浮的大趔趄,侧着身子就向一旁倒去。 跟着赖晓宗出来的两个小弟,眼见着自己的大哥被打,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马上便怒吼着向林昆冲过来,结果自然不用多说,这两个小弟和外面躺着的七个人一样,基本上没搞清楚到底什么情况,就已经躺在地上直哼哼了。 林昆目光再一次落在余亮的脸上,嘴角那一丝云淡的笑容,此时透出一丝阴冷,目光也不再向刚才那么和善,“最后一次,人和钱马上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