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姊妹与钱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五十八章:姊妹与钱

第七百五十八章:姊妹与钱 人世间的悲情有很多种,哪一种有亲情更浓烈,更令人悲戚的难以自已…… 叶母伸手去摸女儿被打的脸颊,叶青向后躲了一步,叶母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她已经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她最放不下的就是女儿,她虽然看起来很叛逆,总喜欢整天在外面混,但作为母亲叶母心里清楚,自己的女儿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她并不是别人看到的那样子,所以不管听到什么样的风言风语,她都不放在心上,她的世界早已经被病魔折磨的失去了光芒,女儿就是命运那冰冷墙壁上透进来的唯一阳光,令她有勇气活下去。 苦命…… 苦命啊! 叶母眼眶湿润了起来,一张明明才刚过四十,却苍老的如五十几岁的脸颊上,颤抖着滚落下了浑浊的泪水,她凝起全身的力气,一把将女人揽在了怀里。 泪水滑落…… 落在女儿的肩膀上,叶母嘴唇颤抖的说:“小青,对不起,妈不是故意的。” 叶青抿着嘴唇,还是不让自己哭出声,这些眼泪都是长期积攒下来的,似乎知道自己家庭的特殊,知道母亲的不容易,她从小到大不管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都不肯掉下眼泪,她从小就不好好读书,不是因为读不好,而是她想早点下来赚钱帮妈妈分担家庭负担,帮妈妈看病,只有自己的书读的不好,母亲才会让她早一点出社会赚钱,否则就是砸锅卖铁,母亲也会让她一直读下去。 屋里,昏暗的等下。 叶母躺在床上靠着床头,叶青坐在冷冰冰的地盘上,枕着母亲的胳膊,柔声说:“妈,我知道你为什么打我,你怕姓梅的那女人真的把我们赶出去。” 叶母苍老病态的脸上挂着一抹欣慰的笑容,女儿并没有因为那一巴掌怪她,哭了那么多的眼泪,只是因为自己打出了她心底这么多年来的委屈,她摸着女儿的头说:“梅房东也是个不容易的女人,这些年她对我们也算照顾了,你刚才那么跟她说话就是不对,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小辈,就应该尊重长辈。” 叶青抬起头,倔强的道:“那不管长辈什么样子都得尊重?这个说法我可不同意!” 叶母也不和女儿争,笑着说:“你们年轻人有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母亲不强迫你,待会儿你收拾下东西,等明天梅房东真要撵咱们走,咱先去你大舅家待两天。” “我才不去我大舅家呢!我宁愿和你去睡天桥底下,也不愿意去看我大舅妈的脸色,我大舅妈带来的那个小混蛋,上次还偷看我洗澡呢,上回她还不和你说,想让我嫁给她那混蛋儿子么!”叶青嘟着嘴说:“妈,你可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唉……” 叶母长长的叹了口气,“可不去你大舅那,咱们还能去哪?妈时间可能不能长了,以后我还想把你托付给你大舅,你大舅虽然人窝囊了点,但毕竟是你的亲人,你关键时候遇到了什么事,他也能替你挡一挡,他自己也没个亲生骨肉,等妈不在了以后,你就是他唯一有血缘的亲人了,你也当可怜可怜你大舅,不管以后妈在不在了,都不能忘了你大舅,逢年过节记得给他带点好吃的去。” “妈!” 叶青嘟着嘴,不愿意道:“你又在这说丧气话了,妈你一定能长命百姓,你还得看着我穿婚纱生孩子呢,你还得帮我看你的小外孙呢。” 叶母慈爱的摸摸女儿的脸颊,心中的苦涩与不甘,在看着女儿的时候就都不见了,她又幽幽的叹了口气,道:“生了你这么个漂亮的女儿,妈真不知道是对是错,你如果像楼下小卖铺的那个胖姑娘那样,妈或许就不用操这么多的信了,你才这么小就被那么多的男人惦记,妈真怕将来妈不在了,你被人欺负了。” “妈,你看看你,好像还后悔把我生好看了,女孩谁不希望自己漂亮点啊,当妈的谁不喜欢自己的光俊啊,就你才有这想法,我谢谢妈把我生的这么好看。” “可现在这社会,坏人那么多,女孩子长的漂亮容易吃亏啊,妈是怕……” “妈你不用怕,我今天认识了个姐妹,刚开始我没觉得他怎么特殊,但现在回过头想一想,他应该挺厉害的,就咱们西城区的那个大流氓头子王猛,好像都有点怕他。” “你姐妹?王猛都怕?还有女生这么厉害?”叶母疑惑的道,她本来不知道王猛是谁,但听叶青总时不时的提起这么一号人,心里自然就有了认识。 “不是女生啦,是男的。” “男的!?” 叶母马上一脸匪夷的看向叶青,“你和一个男的称姐妹,这怎么合适,万一要是……” “哎呀,妈,你就放心吧,我这个姐妹他是一个同性恋,对女人没兴趣的。”叶青嘻嘻笑道。 “同性恋?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 叶青的小脸一红,想起车上她吻林昆的那一幕,这话当然不能跟母亲说了,于是赶紧岔开话题说:“妈,我忘告诉你一件好事了,今天我这姐妹帮我赢了钱,你猜猜多少!” “怎么赢的?”叶母似乎根本不在乎多少钱,更在乎女儿到底怎么赢的。 “就是……”叶青如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跟叶母说了一遍,不过说到自己赌注的时候,只说是去给王猛的台球会所打工,叶母听过之后脸色严肃起来,不过不等开口教训女儿,叶青马上态度端正的认错道:“妈,以后我不胡来了,保证不胡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再不拿我自己做赌注了。” 不等叶母再要教训,叶青又打断说:“妈,我赢了好多好多的钱,这下你做手术的钱有了,咱们租房子的钱也不愁了,咱们谁家也不去,就住在这儿!” 叶母这才起了点好奇心,“到底多少?” 叶青竖起两根手指头,古灵精怪的笑着。叶母不敢相信的说:“两万块?” 叶青撒娇道:“哎呀妈,你就不能再多猜点?” 叶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两万二?” 叶青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妈,我让你再多猜点,你使了这么大的劲儿,就多猜出来两千?好啦好啦,我不让你猜了,直接告诉你吧,二十万!” “啊?” 叶母惊讶的说不出话了,眼光里满是震惊的看着女儿,二十万,对于她来说可是个天大的数啊,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能有这么多钱,二十万是什么概念?二十万可以救她一命,可以让她多陪女儿很多年,可以让她们母女过的更好一点。 震惊之后,叶母才又开口问道:“怎么这么多?小青,你真的没骗妈妈?” “哎呀,妈,我骗你干嘛呀,赌注不大点,我能拿自己去赌啊!你等着哈,我拿那些毛爷爷给你看。”叶青笑着就伸手要去拿钱,可这时她才想起来刚才和林昆往外逃的时候,钱箱子还扔在包间里呢,她的脸色一变,赶紧拿起电话打给阿翆,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叶青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倒不是担心阿翆几个人把钱拿跑路了,而是担心余亮和赖晓宗那两个无良纨绔发现她们。 余亮和赖晓宗那两个无良纨绔可什么都干的出来,阿翆几个人万一落到他们手上…… “喂,阿翆,你们怎么样?”电话终于接通了,叶青舒了一口气便急切的问道。 “呵呵!” 对面传来的并不是阿翆的声音,而是一个阴险奸诈的声音,叶青的脸色一下暗淡了下来,起身走到卧室外问:“姓余的,你到底把我姊妹们都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只是请他们来我家的别墅里做客,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四个小丫头片子平时在你身边没觉得好看,这和你分开以后,越看越顺眼了。对了,还有那一箱子的钱,不会是卖13攒下来的吧,我倒是不缺这些钱,不过这么一份大礼摆在面前,我要是不收下,好像显得我不太贪婪啊。” “姓余的,姊妹是我的,钱也是我的,你都不许动!” “你说不许动就不许动?那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对面的声音突然变的狰狞起来,“小娘们我警告你,不想你的姊妹被我的一群兄弟轮了,马上给我过来,带上你那个小白脸,我要让他跪下来给我舔!我只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见不到你和小白脸,我就先让兄弟们轮了你四个姊妹,再烧了你的钱!” 电话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阵嘈杂声,依稀听见阿翆在那喊:“小青,不要来!”甜甜在那呜呜的哭着,阿丽和阿花似乎也在那儿喊着不让她过去。 “半个小时,我可没多少耐性,地址我会发给你,记住不要报警,否则后果很严重!” 嘟嘟嘟…… 不给叶青再开口的机会,电话里响起了一阵盲音,叶青转过身,有些为难的看着母亲,“妈,阿翆她们几个遇到了点麻烦,我得过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叶母认真的看着叶青,叶青有些紧张,刚才打电话的内容母亲已经听到了,怕她遇到危险,肯定不会让她去的,她心里头暗暗下决心,母亲真要是不让去,自己马上就逃出家门,阿翆她们几个都是因为她才有危险的,不能不顾。 “去吧。” “……” 叶青怔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妈,你没开玩笑的吧?” 叶母笑了笑说:“阿翆她们几个是你的好朋友,朋友遇到危险必须要帮,但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行的话就报警吧。” 叶青点点头道:“妈,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我先走了。” 叶母一脸关心的道:“小心点。” 林昆晃晃悠悠的开着车,正在回去的路上呢,现在的时间还不算太晚,他打算一会儿回到百凤门,拉着闵红去医院看一下童家国,童家国夫妇之前已经答应原谅闵红了,现在赵磊已经彻底被除掉了,也时候把闵红带过去和童家国夫妇见面了,即便最终干戈画不成玉帛,至少也让彼此心中的芥蒂更小一些。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林昆拿出手机喂了一声,对面马上传来了叶青气喘吁吁着急忙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