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苦命母女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五十七章:苦命母女

第七百五十七章:苦命母女 林昆送叶青回家,叶青家住在西城区临近市郊的一片老楼区,叶青下车,林昆坐在车里笑着冲她挥挥手,刚要开车走,叶青这小丫头突然横着拦在车前。 林昆脚上刚点了一下油门,赶紧一脚刹车踩住,脑门子上顿时被吓出了一层冷汗,这小妮子想干啥?这野马车内置着一个6.0t的大心脏,嗷的一声还不把她给顶飞了! “下车!” 叶青跑到驾座的门外,敲了敲车门说。 “昂?” 林昆一脸莫名其妙。 “下车!” 叶青一脸的坚决,林昆拗不过这小妮子,只好一头冷汗兼雾水的下车,还不等搞清楚状况,小妮子突然给她来了个满怀的拥抱,林昆这一下更懵了。 “这……”林昆一脸懵呆的问。 “这才算正式的告别嘛!”小丫头一脸美满的笑。 “额,这好像有点太正式了吧。” “你懂什么。”小丫头仰起稚嫩青涩却又不失漂亮妩媚的笑脸,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说:“我都跟我的好姐妹都是这么告别的,这样有益于增进感情。” “……” 林昆无奈的笑道:“可我不是你姐妹啊。” “以后就是啦!”小丫头一副的理所应当,伸出白皙的小手拍拍林昆的胸脯,“其实你也不用自卑啦,不就是喜欢男人么,现在挺多你这样的,你要是不喜欢男人,我才不敢和你做姐妹呢,外面的臭男人都色,和我在一起都没按好心!咦……你怎么好像要哭啦,谁欺负你啦,告诉我,我替你摆平!” “没,没事,我感动的,你快回家吧。”林昆笑的比哭还难看,扳着小丫头的肩膀,把她往小区里送,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和这小祖宗保持距离。 “那我走啦,你开车小心一点,以后有空记得来找我玩,我要跟你学桌球。”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你怎么好像不情愿啊。” “没有。” 林昆一直把小丫头推进了小区里面,等小丫头转过身准备再挥手告别的时候,发现林昆早已经钻进了车里,然后以逃跑似的速度,野马车咆哮着闪了。 “唉,这人好莫名其妙啊,是不是有同性癖好的男人都这么奇怪,不过……也蛮好玩的。” 叶青念念自语的往家走,她家住在小区里最老的几栋红砖楼上,这种红砖老楼都是八几年盖的,到今天已经有将近三十个念头了,卫生间都还是在外面公用的,叶青最受不了夏天时候卫生间里飘出来的味儿,每次路过都得捏着鼻子。 刚爬上楼梯,就看见家门口亮着微弱的灯光,一个穿着旧式貂皮的女人站在那儿,叶青的头马上就大了起来,这女人她和母亲的房东,早年的时候据说很有钱,十几年前就买了貂皮,开上了进口的小汽车,但这些年日子越过越糟,貂皮穿了十几年都没换,小汽车也是开了十几年,人倒是越来越刻薄,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她还总习惯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有钱人,瞧不起穷人。 叶青揉了揉脸颊,强挤出一丝看起来还算好看的笑容,走过去打招呼:“梅阿姨,你来啦!都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小青还真有点想你呢,阿姨你还是那么漂亮!” “哼!” 年近五十的女房东冷哼一声,冷言冷语带着尖酸刻薄的道:“小丫头,你别在这给我套近乎,你说说,从你和你妈租我这房子到现在,你们按时交过几次房租。我看你们母女可怜,一直都很宽容,可你们也不能蹬鼻子上脸啊,最开始拖几天,现在可好,一拖至少就是十几天半个月的,一个月才五百块的房租,全中港市最便宜的了,这么硬拖着硬赖着有意思么?你们这些穷人真没素质!” 本来就是自己理亏,叶青也不好发作,但这女房东的话实在太难听了,再加上她现在盛气凌人的模样,就更让人在心底恶心了,她要还真是个阔太太也还好,关键她现在都混的穷困潦倒了,还在这儿用富人的口吻教训人,这就…… 叶青嘴角的笑容渐渐难看起来,但还是尽量客气的说:“梅阿姨,你说的没错,我和我妈是经常拖房租,但每个月的房租还不都是一分不少的给你,我妈身体有病,我们又没什么收入,你宽限我们房租我们一直很感激,但我们虽然穷,但也是有尊严的,你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说穷人素质差。” “哟,说你们穷人素质差你还不乐意了?你瞅瞅住在这儿的都是些什么人,本来好好的一个地方,现在要多脏乱差就多脏乱差,比起二十年前我住这的时候……” 不等刻薄的女房东把话说完,叶青冷冷的打断道:“你现在也不是有钱人,还在这儿装什么?” “你,你说谁呢!”女房东气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我怎么不是有钱人了!” 叶青毕竟还是一个在叛逆期的小姑娘,她早就忍这个女房东够久了,虽然经常宽限她和母亲几天房租,但时不时的还要索取点滞纳金,哪怕是五块钱也要,借着此时的冲动劲儿,她一股脑的就将过去心中的不满统统倒出来。 “你有钱你身上的貂皮都穿了十几年还穿着,都掉毛了,真有钱不能换个新的?还有你开的那辆车,都快进报废场了还开着,你别告诉我你这是在玩低调。” “我,我就是……” “得了吧梅阿姨,说实话要有底气,听你刚才的语气,你觉得你是有底气么?你心里发虚,你心里比谁都自卑,你天天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人,其实你自己就是个可怜虫,老公跟别的女人跑了,生个儿子也不争气,要我说咱还是接点地气,活的现实一点不好么?非要端着还把自己当有前钱,你累不累啊?” “我,你……”女房东被气的已经说不出话了。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么,要我说梅阿姨,你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整天脸上铺着这么厚的粉,眉毛化的这儿粗,嘴唇还涂的这么红,你就不觉得土么?梅阿姨,咱还是活的现实一点,说别人的时候先看看自己不好么?” “你,你,你!”灯光下,女房东的脸已经被气成了猪肝色,颤抖之余,上面铺的厚厚的一层粉唰唰的往下掉渣,深呼了两口气,扯开嗓门冲着叶青怒吼道:“死丫头,你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你,你和你病痨子的母亲马上给我滚,现在,立刻,马上!” 叶青没想到女房东的反应居然这么大,被吓的一哆嗦,但马上就针锋相对的回道:“吵吵什么你,你说搬就搬啊,咱们租房子可是签合同的,合同没到期就要撵人,去哪儿这个理都说不通!” “要说理是吧!好好好,你们都欠了半个月的房租了,合同上可没写允许你们欠房租,我一直都大人大量,今天就再给你大人大量一次,不马上撵你们走,但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你们要是拿不出钱,就赶紧立马给我收拾滚蛋!” “好!” 叶青理直气壮,她刚刚赢了二十万,一个月五百块的房租,这回一下子给她付一年的都没问题。 女房东忿忿的转身欲走,这时房门吱嘎一声从来里面推开了,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身体很虚弱的女人探出半个身子,脸上表情紧张的冲女房东喊道:“梅姐,你等等……” 女房东转过身,刚被叶青气了一顿,脸色自然难看的很,对叶母也没什么好脸色。 叶母整个人慢腾腾的从屋里出来,叶青赶紧上去扶一把,结果被叶母生气的一把推开,叶母佝佝偻着腰想去拉女房东的手,被女房东嫌恶的躲开了,叶母脸上的歉意又多了几分尴尬,“梅姐,叶青这孩子太小不懂事,你千万别和她计较,我们住你的房子这么多年,你一直对我们母女很照顾,这些我心里都记得,今天的事是叶青不对,也是我教女无方,我这就让她向你道歉。” 女房东端着态度不吭声。 叶母转过头一脸生气的冲叶青说:“快过来向你梅阿姨道歉!” 叶青向后退了一步,倔强的道:“我才不呢,我为什么要道歉,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你……咳咳……”叶母气的咳嗽了两声,伸手就要去抓叶青,叶青马上向后躲了一步,叶母身体虚弱,这么向前一抓,身体马上失去了重心向前摔倒,叶青赶紧过来扶住,“妈!” 啪! 叶母站稳身就给了叶青一个耳刮子,叶青被打的懵了,捂着脸颊看着病弱的母亲,内心忽然间百感交集,从小到大母亲还从来没打过她呢,过去的日子不管多苦,母女俩都一起熬了下来,那个让母亲把她生下来的男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跟了别的女人跑了,她小时候就淘气不愿意学习,母亲也从来打过她,只是教她要学会做人,学会做一个好女人,可她那时候还小,直到现在也不是很明白。 今天,就在刚刚,昏黄的灯光下,当着她厌恶至极的女房东,母亲打了她这辈子的第一个巴掌,巴掌很响,声音很脆,她的心在这一刻列成了无数道缝隙…… 而叶母打过叶青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本来生气的表情,忽然变的惶恐不安起来,“小,小青,妈不是……妈不是故意的。” 叶青抿着嘴唇,一只手捂着脸颊,眼泪一颗接着一颗从眼眶里滚落,灯光下凄美悲凉。 “就看不惯你们这些穷人的苦情戏。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交不上房租马上给我收拾铺盖滚蛋!”女房东冷冷的丢下一句半讥半讽的话,转身走人。 叶青脸上的脸泪水越哭越凶,就是不出一点声音,周围其他人家的灯亮起来,许多人站在窗口看,看这一对苦命母女在这荒凉的夜晚的路灯下瑟瑟发抖,命运对于她们来说是不是有些太残忍,可人活着要有一口骨气不算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