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黑寡妇谭燕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五十章:黑寡妇谭燕

第七百五十章:黑寡妇谭燕 谭燕马上追进了屋里,一脸不愿意的冲林昆大声说道:“谁让你闯进来的!” 林昆不理她,抬头望着楼上。 谭燕过来拉着林昆的胳膊,大声的说:“你给我出去,我家不欢迎你这么没礼貌的人!” 可是她哪能拉的动林昆,林昆也根本不理她,又冲着楼上喊了句:“姜市长,还要我亲自上楼请你么?我今天过来也不是抓你纪律的,只想跟你谈谈。” “你给我出去!”谭燕硬拉着林昆,拉不动就气急的冲门外喊道:“保安,保安!” 小区里的保安都在保安亭里,偶尔会有保安巡逻,谭燕这么喊只是想吓唬一下林昆,可她哪里知道,别说是保安了,就是保镖,咱们林大兵王也不怕。 “再叫唤,我就把你扔出去。”林昆冷冷的道,目光却是始终盯着楼上。 “你!”谭燕气的要吐血,这明明是我家,你要把我扔出去,脑袋有病吧! “林昆啊,你怎么来了。” 楼上传来了姜峰伪善的笑声,从他的衣着来看,虽然还算整齐,但也是刚才着急忙慌穿上的。 “姜市长,好雅兴啊,光天化日别墅美人儿,这地方可比市政府大楼待着舒服。”林昆佻笑道。 “咳咳……”姜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林昆啊,你不是说要找我谈谈么?”从楼上走下来,向林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去那边坐下来谈吧。” “好!” 林昆呵呵一笑,回过头冲气的脸色难看的谭燕说:“来一瓶矿泉水就行。” “……”谭燕气的又要发作,姜峰冲她递了个眼色过来,笑着说:“给我也来一瓶矿泉水,你冰箱里不是有新买的气泡矿泉水么,就拿两瓶那个过来。” 谭燕应了一声,点点头,她也不是没有度量的女人,被姜峰递过来的眼神一提醒,马上将心绪强行的平息下来,去冰箱里拿出了两瓶气泡矿泉水,心里头却是一阵的肉疼,这一瓶水将近一百多块呢,纯国外进口的清冽山泉,给姜峰喝多少她都愿意,哪怕是倒进鱼缸里给姜峰洗澡她都舍得,但给那个小混混喝…… “找我什么事,说说吧。”姜峰从容的笑道。 “我听说……”林昆语气一顿,看了一眼坐在姜峰旁边的谭燕,笑着说:“姜市长有意将南城区的那些赵磊之前的场子交到谭女士的名下,有这事么?” “嗯?”姜峰道:“谁告诉你的?” “姜市长,我们俩又不是一次打交道了,从前也算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哪怕算不上是朋友,怎么说也不是敌人,你只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就行了。”林昆笑着摊摊手:“我们简单一点,不耽误彼此的时间,这样比较好。” 姜峰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脸色有些尴尬的说:“是,我确实有过这个想法。” 林昆笑着说:“姜市长,你觉得你会成功么?南城区是我的地盘,赵磊他钻进来了,结果被废了,你如果认为你比赵南的影响力还大,咱们可以试一试。” “你狂什么狂你!”谭燕见不惯林昆这么挑衅的和姜峰说话,在她的眼里,姜峰是她看好的男人,是准备余生陪伴的男人,说她可以,说她的男人不可以! 林昆根本就不理谭燕,只是面色平静的看着脸色渐渐难看的姜峰,姜峰嘴角僵硬的一笑,看着林昆说:“林昆啊,我知道你在省里头有余书记那层关系,但余书记也不是万能的,有些时候黑吃黑的手段确实很令人头疼,但邪恶永远也胜不过正义。” 林昆微笑起来,道:“好,姜副市长说的好,过去我一直很单纯的想你,想你是一个有志向的官员,但我也曾经自问过,一个如此有志向的官员,会一点心机也没有?你当初帮过我,是为了要搭上余书记这条船,现在你有了身边的这位谭女士,便马上将余书记给弃之一边,谭女士应该有更厉害的后台吧。” “我有没有后台跟你有什么关系!真是笑话,有本事你也去找后台,找关系啊。”谭燕冷冷的哂笑,道:“我也简单直白的告诉你,我的后台比余宗华的实力要大的多,不光在辽疆省内有关系,全国各地但凡我待过的地方,不管黑道的还是白道的,我都有关系,就是华夏的权力核心燕京,我照样也有关系!” 一番话说的傲气凛然,谭燕脸上的表情更是盛气凌人,看向林昆的眼神里满是鄙夷不屑,在她的眼里,无论何时何地,林昆都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跟她之前认识的那些黑道大哥相比,一点那种顶天立地的大哥气质都没有。 谭燕也一直很怀疑,这个林昆到底凭什么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和姜峰谈话的时候,偶尔知道一些关于林昆背景的事,以为林昆就是靠余宗华白手起家的。 余宗华的地位不低,堂堂一省的人大书记,手中虽然没有太多实权,但不管辽疆省什么重大的决定,他都有一票的权力,并且他在整个辽疆省的官场上驻足多年,门生故吏遍布各个系统,就是省长、省委书记也不敢小看他。 一个人在官场中能量的大小,除了他握在手中的权力外,更要看重的是他握在手里的资源,何为资源?不是看你有多少钱,而是看你有多少能用的人脉! 谭燕根本就没把余宗华放在眼里,她认识太多比余宗华有能力的男人,那些男人再有权势,还不是一样被她哄的团团转,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黑寡妇,克死了三任老公,可谁也不想想,她能有今天的地步,靠的都是什么? 除了她那三个倒霉的老公,其余和她染上关系的男人,要么是升官了,要么是发财了,不是她谭燕黑寡妇专克老公,而是她手上同样握着庞大的人脉,那些位高者需要有人替他们办事,那些位低者需要往上爬,而她就是这中间的纽带,除了纽带之外,她手中还握有庞大的财富,这财富来自于和这些男人间的交换。 可以一个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如此浪荡一生,到老了孤身一人,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是最悲哀的,万丈金山再光芒闪耀,也不过是一堆冷铁罢了,到那时候再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找到一颗热乎乎的心,就不是后悔所能解决的了。 谭燕是一个聪明的人,所幸她发现了姜峰,姜峰是她见过的男人里,志向最远大的,铜臭最淡的,要是好好利用她手上的资源帮他一把,说不定将来就可成大气候,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完全占据这个男人的心,她比他家里的那位原配漂亮、有气质,更能帮他在事业上更进一步,如果他喜欢孩子,自己可以再给他生一个,这样的女人试问哪个男人能够招架的住,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林昆看着谭燕一脸嚣张的模样,唇角只是淡淡的一笑,道:“谭女士好厉害,有谭女士做后盾,我想姜副市长的前途一定光明无限,我先祝贺姜副市长了,我这个土包子暂时先告退,不过我要给你们留一句话,我林昆的东西,从来就不是别人想夺就能夺的去的,事业,金钱,女人……后会有期。” 看着林昆潇洒的走出别墅,谭燕抓起了电话,姜峰马上制止道:“你要干什么?” 谭燕阴险的一笑,道:“打电话给报警啊,刚才有人私闯民宅,带回警局调查。” 姜峰马上扣了电话,语气严肃的说:“你疯了吧你,我在你这,要是被人知道了……” 谭燕伸出手指捂住姜峰的嘴,眼神哀怨的说:“你到底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和我到什么时候?你不是答应我考虑离婚么,她给不了你的我都能给你,我只要你!” 姜峰为难的笑道:“燕,你能告诉我,你到底看中了我什么么?在你认识的那些人里,我官位不高,我也没有钱,在男人中论气质和相貌,我也算不上多好……” 谭燕嫣然一笑,打断道:“我喜欢你的为人,不贪婪,不铜臭,有志向,是一个正经的男人!我会用我手里的资源帮你实现你的志向,让你的仕途更进一步!” “可是,我……”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看中的是你的人,你的人。”谭燕深情的看着姜峰,“峰,你知道么,能遇到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不容易,我喜欢你,我愿意和你永远在一起,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愿意和我一起相守到老么?” “我,我愿意!和你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又年轻了,你给我了我太多我过去没有感受过的,就好像本来和这个世界脱轨了,突然间接上了一样,我也喜欢你。” 林昆开着车往回走,要制姜峰的办法有很多,可他不想太费劲儿,姜峰无非是靠上了一个谭燕,所以才会变的如此,好啊,你谭燕不是很牛么,那我就找一个更牛的人来治治你。林昆挠了挠头,是叫老胡开着坦克来中港市好呢,还是去燕京城里的朱家走上一遭,朱老爷子离开中港市可是有一段时间了,当初可是说好了会去燕京城里看朱老,正好临近年关岁尾,自己也该走动一下了,但离开之前自己还有些事情必须要办,办好了才能踏实的去燕京城。 林昆没有开车回百凤门,而是直接去了西城区,来到一处台球俱乐部的大门前,黑色的野马车很霸气的停下,顿时吸引了坐在门口的两个小痞子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