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姜峰的阴谋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四十九章:姜峰的阴谋

第七百四十九章:姜峰的阴谋 下车后,林昆就冲进了旅店,能够精准的定位旅店的位置,这都多亏了陆婷帮忙。 林昆直接冲到了三楼,看到屋里的情况后,他先是一惊,但见周晓雨和阿晴都安然无恙,心里也就放宽多了。 老板娘战战兢兢的站在那儿,周晓雨和阿晴一直不让她走,说要等警察来,结果老板娘一看见林昆上来,就给当做是便衣警察,吓的直接跪了下来。 “警察大人,他的死真的和我无关啊,我只是负责跑腿帮他买药,是药房卖的假药啊!” “警察大人,你可千万别抓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你要是抓了我他们都活不了啊!” …… 老板娘一把鼻涕一把泪,阿晴和周晓雨看见林昆后,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终于不用再担心受怕的了。 林昆给沈曼发了个信号,三十多名警力马上冲到了楼上,将现场封锁,法医鉴定赵磊是中毒致死,老板娘当场瘫在地上不会动了,林昆把沈曼叫到一旁,小声的说:“能不能改一下结果,就说是拘捕的过程中拒捕被击毙。” 沈曼皱了一下眉头说:“为什么?” 林昆说:“我怕赵南将来会报复那两个姑娘。” 沈曼说:“是他们把赵磊毒死的?不是那个肥婆?” 林昆说:“你觉得会是那个肥婆么?” 沈曼说:“那我得带他们回警察局做个笔录,这是故意杀人罪。” 林昆说:“行了行了,杀人也得分杀什么人,那赵磊穷凶极恶的,犯下重罪,还放出了一堆的越狱犯,还把重刑犯监狱的狱警杀的杀,屠的屠,要不是里面那姑娘报信,咱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抓住他呢,将功补过懂吧?” 沈曼说:“你这是在教我知法犯法,两码事一码是一码。” 林昆说:“我这是在教你网开一面。” 沈曼想了想说:“好吧,那这一次就网开一面?” “看什么看!” 沈曼冲着两个不怀好意笑的民警就喊道,两个民警顿时吓的一哆嗦,赶紧转过头。 沈曼走到两人的身边,稍稍贴近一点,语气阴森的说:“要是敢说出去,你们就死定了!” 两个民警同时立正,挺直着腰板道:“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林昆笑着走过来,拍拍两个民警的肩膀,称赞说:“说的好,有前途!” 两个民警忍不住想笑,可一看沈曼那一脸冷然的表情,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林昆又偷偷的把老板娘叫道了一边,语重心长的说:“老板娘啊,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么?” “我……” 老板娘刚开口,林昆便挥手制止道:“你不用解释,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你藏匿罪犯在先,又药死了人,两罪合一罪,判你个十年二十年的都不怨。” 老板娘两腿一软,就要给林昆下跪,林昆强行把她扶住,唯一的感觉就是这娘们太特么的重了吧,继续说道:“不过我看你可怜,家里有老有小的,我已经跟刚才的那位警官商量了,就说这犯人是拒捕被击毙的,不是被你毒死的,另外你安排他在你这住店,也是被他用假身份证蒙混过关的。” “恩人呐!” 老板娘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又要给林昆下跪磕头,林昆一阵头大的商量说:“大姐,咱商量一下成不,你这体重太那啥了点,我扶你费劲啊!” 老板娘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林昆接着说:“我帮你当然也是有条件的,你可千万不能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啊,说出去了就得坐牢,你的嘴可一定要把点风啊!” “放心,我一定把风,把住了风。”老板娘一脸坚决。 “那行了,你该忙忙你的去吧。”林昆笑着拍拍老板娘的肩膀,就像拍哥们兄弟一样。 沈曼走过来,疑惑的说:“你和那老板娘认识?” 林昆笑着说:“不认识。” 沈曼说:“那你鬼鬼祟祟的和她说什么?” 林昆笑着说:“今天这里的事她最清楚,不要把她给忽悠住了,出去乱说了怎么办?” 沈曼笑着白了林昆一眼,“还真有你的。” 赵磊案就这么破了,当天街上许多人都听到枪声,赵磊的尸体上也多了两个弹孔,分别是在胸口和心脏的位置,尸体被运回了市里之后,走了个简单的程序就给火化了,赵南夫妇见了儿子最后一面,看儿子面膛发黑,赵南要求尸检,但被驳回了请求,官方给出的回答是,赵磊重罪在身又是罪上加罪,死刑是在所难免,相关机构没有再给他进行尸检的义务,立即火化。 赵南堂堂的市委书记,被自己手下的‘兵’驳了面子,这正常来说是不符合情理的,但自从赵磊案证据确凿之后,再加上赵磊越狱的而行被媒体公布,赵南以前树立在人民面前的美好形象,一下子就崩塌了,威严扫地。 也有传说,因为此次事件的恶劣影响,省里头已经召开了会议,决定免去赵南所有职务,开除党籍。 据知情人透露,本来省里还要派纪委来查他的,但有一位大人物帮他说了句话,这事才算作罢,最终勉强能混一个告老还乡的噱头找个地方老老实实的过完后半生。 再说一下赵夫人,赵夫人已经哭成了泪人,丧子之痛对母亲来说尤为的剧烈,她一边哭一边不顾众人旁观,拼命的挥着巴掌打赵南的耳刮子,边打边大声骂道:“都是你个老东西,让你不听大师的话,是你害死了儿子,呜呜……” 林昆就在现场,听着赵夫人还是对那位‘大师’念念不忘,心中免不得升起一阵悲哀,到底是谁害死了她的儿子?还不是他们夫妻对儿子的过分宠爱,赵南教育儿子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赵磊若不是仗着有这么一个市委书记的爹,至于那么横行跋扈么?坏事做的太多了,烧多少香,拜多少的佛,冥冥之中还是难道上天的惩罚。 赵磊的案子至此全部了解了,南城区过去林昆所掌控的但被赵磊夺去的地盘,又成了无主之地,但整个中港市所有道上的人都明白,这地盘非林昆莫属,要说过去他们还对这位突起的新秀心怀不轨,这会儿也都该收收了,堂堂市委书记的公子都能被他给扳倒,他们这些老家伙才不会傻的去和他硬掰呢。 张天正给林昆打电话过来,要林昆马上过去一趟,林昆知道张天正找自己,肯定是有急事,否则也不会不说是什么事,直接就让他马上赶过去。 张天正的办公室里,阳光丝丝明媚,张天正和林昆一起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茶水,张天正和林昆的嘴里又都叼着烟,张天正说:“我得到消息,有人惦记上南城区的地盘了,可能想要借助政府的力道,再横插一杠。” “哦?” 林昆笑着说:“是谁啊?难不成又出了第二个赵磊?” 张天正面色严肃的说:“是姜峰!” 林昆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道:“他一个副市长,惦记着南城区的地盘?” 张天正道:“姜峰不是替他自己点击,而是替那个……就是那个女人惦记。” 林昆道:“哪个女人?” 张天正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林昆马上拍了下脑门,反应过来说:“那个姓谭的珠宝商?” 张天正点点头,“就是她!” 林昆呵呵的笑了起来,摇头道:“姜峰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了一个女人要和我对着干?这地盘可都是我拼出来的,他就这么不顾脸面的横插一杠?” 张天正道:“我听说了,那个谭燕有点背景,而且关系都是在省里头,听说和燕京城那边还有关系,那女人我倒是见过,生的一副中年狐媚相,据说都克死三个丈夫了,典型的黑寡妇啊,林昆你可得小心着点,别被他们给……” 林昆笑着说:“张局长,谢谢你提醒,你这恩情,林昆记在心里了。” 张天正道:“什么恩情不恩情的,咱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个,别以为我是图和你攀点关系什么的,我不否认有这一层原因,但更看重的是你治理了南城区地下世界以后的低犯罪率,向来都是黑白誓不两立,但你跟别的黑道头目不一样。” 林昆笑着说:“谢谢张局长夸奖!你这么说,那我以后更得好好表现了。” “好!” 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赵磊身亡之后,那些越狱出来跟他达成一致的囚犯们见无利可讨了,要么是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搭,要么就是想要逃出中港市,但不管哪一种,最终都被警方给控制了,当然这里面百凤门的小弟们出了不少的力,替警方抓了不少的越狱犯。 林昆有时候想想,自己帮派管理下的这些小弟,倒不像是黑帮,而像又一个漠北兵团,正义、刚强、勇敢,铁一样的纪律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他不想当什么黑帮老大,但他想还中港市地下世界一个太平,让中港市不存在黑道欺压! 离开市中心警察局,林昆直接开着来到了市政府大楼找姜峰,没有提前打电话预约,结果姜峰的秘书告诉林昆,姜市长有事出去了,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 林昆笑着说了声谢,转身告辞,直接来到了事先打听好的谭燕的家里。 别墅,敲门,谭燕穿着一件华贵的睡衣开门,看见林昆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紧接着便露出了商业化的笑脸:“林老板,你怎么有空来我这?” 林昆冲谭燕笑了一下,道:“不好意思谭女士,我是来找姜副市长谈点事情的。” 谭燕诧异的笑着说:“姜市长怎么可能在我这?” 林昆笑了笑,直接强行的走进了屋里,冲着楼上喊道:“姜市长,我们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