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诈尸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四十八章:诈尸

第七百四十八章:诈尸 赵磊回到房间里,肚子疼的倒在床上叫唤着,阿晴趴在卫生间的马桶吐,本来就有孕吐的周晓雨不用演,这会儿是真的恶心想吐,一时间这房间里这味儿啊…… 老板娘噔噔噔的上楼,真没人能想象的到,她端着那么粗的一个大腰,和那么圆而硕大的屁股,居然能跑的这么快,脚下的楼梯是木质的,被她的咯吱咯吱的响,仿佛一个不小心,就能直接把这老旧的木质楼梯给踩踏了一般。 “老板,药!” 老板娘把药递了进来,赵磊挣扎着爬起来,“多少钱啊?” “两盒一共一百二……”老板娘一脸奸商的笑,语气隐隐有些心虚。 “这么贵?” 赵磊皱着眉头瞪了老板娘一眼,老板娘马上有一种被看穿的心虚,道:“二百就行了,那二十算我的。” 赵磊忍着疼痛冷笑一声,一只手捂着肚子佝偻着腰,另一只手抽出三百块钱,“不用找了!” 老板娘马上笑开了一朵花,“谢谢老板,谢谢老板!”砰的一声,门关上了,老板娘马上奸猾的一笑,转身下楼,得意洋洋的喃喃道:“真是有钱任性的傻缺啊!” 赵磊从药盒里抽出药,也没看详细说明,抠出来四片就放进了嘴里,拿起地上的那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的就又喝了两大口,把嘴里头的药顺下去。 “给!” 赵磊把矿泉水和药一起递给周晓雨,周晓雨嘴上的毛巾已经被拿出来了,刚才她孕吐的厉害。周晓雨瞪了一眼已经有些狼狈不堪的赵磊,“你傻么?我现在是怀孕,怎么能随便吃药,吃了药会影响孩子发育的,要是生出来个不健康的孩子,那还不如不生呢!” “呵呵……” 赵磊面色发灰的冷笑一声,“好,那你就扛着吧,要是扛不住了,再想办法。” 赵磊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向卫生间走去,趴在马桶上假装吐的阿晴一阵的紧张,赵磊如果进来让她吃药她不怕,要是让她和那桶矿泉水怎么办,怎么办…… “吃药!” 赵磊挺着力气冲阿晴说,整个人已经有些虚弱不堪了,阿晴趴在马桶上只顾着吐,完全像是没听到,赵磊又挺着浑身的力气大喊一声:“吃药了!” 阿晴一边假装吐,一边呜呜的道:“等,等会儿,我这胃里还难受,再吐会。” “吐什么吐,先把药吃了,再喝点水捱捱,这食物中毒太,太厉害了!” “我不吃!” “你必须吃!” 赵磊弯下身来,强行把阿晴扳了过来,把药递到她跟前,水也递到她跟前。 “我不吃,我不吃……”阿晴拼命的反抗。 “这药有毒么,你不吃?”赵磊皱着眉头,灰色的脸颊上闪过一抹厉色,卫生间里的灯光比外面的足,他低下头一看矿泉水瓶,脸色顿时由灰变黑。 “这,这水……你,你往这水里放什么了?我,我……我掐死你个贱人!” 赵磊扑着就向阿晴过来,阿晴反抗无果,赵磊的两只手死死的掐在了她的脖子上,脸上表情狰狞吓人,阿晴被掐的喘不过气,两只手砰砰的拍打着地面,周晓雨在房间里手脚被捆着帮不上忙,急的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卫生间挪。 “救……救……救命……” 阿晴的脸色被掐的由红变死,两只眼睛布满血丝暴凸出来,眼看着就要被掐死了,眼前的赵磊身体忽然猛的一颤,张开嘴猛的一口浓稠发臭的血吐了出来,吐的阿晴一脸,同时两只手也松了下来,整个人呼通一声倒在地上。 阿晴一边用手擦着脸上浓稠腥臭的血液,一边大口的喘息着,快速恢复了过来之后,她赶紧从卫生间里逃了出来,把捆着周晓雨的绳子给解开。 咚咚咚…… 外面的门突然敲响了,阿晴和周晓雨全都吓的一愣,阿晴平息了下呼吸,问道:“谁啊?” “老板,那药感觉怎么样?不行的话,我再换种药给你买点过来?”老板娘声的声音传来。 “不用了,效果挺好的!”阿晴回道。 “还有一种更好的,要不换一下试试吧,吃完了之后保证马上止泻,肚子不疼!”老板娘不放弃,还想要上来赚他一笔,这也是完全钻钱眼里了。 “你便宜还没占够么!给我滚!”阿晴愤声大骂。 门外的老板娘吓的激灵灵的一哆嗦,赶紧灰溜溜的下楼,刚走了没两步又折了回来,脸上却是一阵阴森森的表情,来到门口又敲敲门,说:“老板,刚才可是有派出所的人来了,被我给糊弄走了,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啊。” 阿晴和周晓雨对视一眼,她们巴不得派出所的人赶紧发现这里,可另一方面阿晴又担心刚才害死了赵磊,派出所的人来了,会惹官司到身上,另外也要考虑到对面屋子里住着两个‘怪兽’呢,万一被他知道赵磊已经死了,会不会对自己不利呢?虽然他们俩是为了钱,但江湖人不都是有道义的么。 快速的思忖一番,周晓雨对阿晴说:“问她想要多少钱,暂时先捂住,等昆哥来。” 阿晴有些担心的说:“你说林昆会找来么?” 周晓雨道:“一定会!” 阿晴冲门外问道:“你想多少钱!” 门外的老板娘奸猾的一笑,道:“我要进去和老板谈谈,不跟你一个小娘们谈!” 这老板娘的心思其实很简单,一向出手阔绰的都是老板,跟老板谈会让她的道更大的利益,跟这小丫头片子谈可就不然了。 “磊哥睡着了,你要谈就和我谈,不谈就拉倒,这屋里也不是你随便进的!” “哟,小姑娘,你说话挺冲的啊!”老板娘站在门外,一脚踹在门上,盛气凌人的道:“你也不瞅瞅这房子是谁的,你住我的地方,还和我横呢!” “别那么多废话了,你到底想要多少钱,说个数吧!”阿晴冲着门口道。 这老板娘倒是够执着的,冷言冷语的道:“我说了,不和你谈,我要和老板谈!” 卫生间里,赵磊晃晃荡荡的站了起来,满脸是血,眼珠子泛白,周晓雨正好看到,顿时吓的捂着嘴‘啊’了一声,在乡下的时候,她没少听过诈尸的传闻。 阿晴疑惑的看着周晓雨,循着周晓雨恐慌的眼神望去,赵磊这时正晃晃荡荡的像个丧尸一样往外走,周晓雨捂着嘴巴小声说:“诈诈诈诈诈尸了!” 阿晴顿时也吓的啊的一声,她没有捂嘴,声音异常的大,两人顿时抱成了一团。 门外的老板娘听到屋里的叫声,一时间也皱着眉头安静了下来,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 赵磊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张了张嘴,就要向周晓雨和阿晴扑过来,脚底下刚迈出一步,就绊在了门槛上,整个人呼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彻底没了反应。 阿晴和周晓雨紧紧的抱在一起,脸上的表情简直吓坏了,阿晴嗫嚅的问道:“这……这真的是诈尸么?” 周晓雨满额头的冷汗,哆嗦的道:“不,不知道,应……应该是诈尸吧。” 阿晴胆怯的小声道:“那,那他还会起来么?” 周晓雨道:“不,不知道。” 砰砰砰! 门外的敲门声更急促了,老板娘张牙舞爪的喊道:“你们快给我开门,你们到底在里面搞什么名堂,快让我进来看看,别把我的房子给我拆了!” 阿晴还在犹豫,周晓雨果断的说:“让她进来,这都是她搞的好事!” 阿晴马上明白了,从床上下来,路过赵磊趴在地上的尸体,整个人吓的一哆嗦。 门打开了,老板娘直接被一股恶臭呛的退后一步,嘴里咕哝了句:“什么味,这么臭……”不等她反应过来,阿晴已经强行的把她给拽进了屋里。 砰,房门关上。 老板娘用手捏着鼻子,看看坐在床上的周晓雨,再看看旁边的阿晴,最后目光才落在趴在地上的赵磊,惊讶的大叫一声:“啊……”话音还没完全脱口,便被阿晴一个大耳刮子打在脸上,直接把剩下的话音全给抽回了肚子里。 “都是你干的好事,你刚才送的到底是什么药,是坏肚子的药,还是毒药!” 阿晴愤怒的大吼,老板娘一时间彻底懵圈了,眼神惶恐的看着阿晴,再看看地上的赵磊,怎么自己送的药就成了毒药呢,那明明是从对门药店十块钱一盒买的,虽然那药店的老板已经说了,这药的效果一般,但也不至于害死人吧? “呜呜……” 窗上的周晓雨这时伤心的哭了起来,指着老板娘就说道:“你这个害人精,谋财害命,害死了我们磊哥,我现在就要报警抓你,抓你这个恶人!” 周晓雨作势就要拿手机,老板娘顿时吓的脸无血色,扑过来把手机先一步的枪了过去,胆战心惊的说:“两位姑娘,你们听我解释,这真和我没关系啊,对面的诊所卖假药,可我也么想过会吃死人啊,这事真和我没关系。” 住在对面的猿人和老刀听对面的声音不对,猿人说:“要不要去看看?” 老刀说:“我看不必了,听那声音,姓赵的那小子八成是被那两娘们给整死了。” 猿人蹙着眉头说:“那我们?” 老刀说:“姓赵的本来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咱们虽然也不是什么善人,但也没必要跟他在这耗着了,他留在这儿迟早是会被漠北的狼王找到的,他一个人遭殃就够了,咱们现在还没必要和漠北的狼王拼命,我们走吧。” “那钱呢?” “兄弟,做人不能太贪了,咱们已经赚了不少了,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要是等漠北的狼王来了,就怕咱们兄弟有赚钱的命,没花钱的命,不值得。” 猿人冷哼一声,“我就不信那漠北的狼王那么牛,凭咱们两个联手还干不掉他?” 老刀道:“可我实在想不出一个和他动手的理由,任何理由都没有,去和他拼命值得么?” 猿人挠挠头,咧嘴一笑:“有点道理。” 是夜,老刀和猿人背上行囊,从小旅馆里走了出来,他们刚刚消失不久,一辆黑色的野马车尤如黑夜里的一道彩虹一样,停在了小旅馆的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