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谁的孩子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四十六章:谁的孩子

第七百四十六章:谁的孩子 “我接个电话先。” 林昆笑着对楚静瑶说了一声,两人间方才微微旖旎的氛围马上被打破,林昆走到窗边接听了电话,电话里阿晴的声音很小很谨慎,“周晓雨被抓来了。” 林昆道:“她怎么样?” 阿晴道:“赵磊正在外面冲她大吼大叫,看样子赵磊是不打算放过她。” 林昆道:“赵磊应该不会伤害她,她有了他的孩子。” 阿晴惊讶道:“什么?”语气马上平静下来,反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林昆道:“待会儿赵磊如果真要动手,晓雨不一定会把这件事说出来,你要说出来!” 阿晴道:“可,可我怎么知道的?” 林昆道:“保证周晓雨的安全,告诉我你们在什么地方,我再多给你五十万!” 嘟嘟嘟…… 电话突然被挂断了,林昆平静的脸上抽搐了一下,内心里忽然担心起来。 楚静瑶看着林昆,道:“看来,你这赵磊一定是要不死不休了,唉,赵磊这倒是何必呢,明明已经输了,却还要报复挣扎,多留一点时间和精力逃出中港市不好么?” 林昆笑着坐到了沙发上,说:“有的人输了可以东山再起,有的输了便再也起不来了,这就是两种人之间的区别吧,一个肯卧薪尝胆,一个却要像疯狗一样不死不休,既然这个姓赵的这么想死,我不介意在黄泉路上送他一遭。” 楚静瑶眉头轻轻一蹙,道:“你要杀他?” 林昆脸上的笑容忽然透出一丝阴冷,道:“我有别的选择么?他总拿我身边在乎的人来威胁我,不杀了他,我在乎的人时时会受到威胁,我不想我在乎的人受到威胁,任何!” 楚静瑶语气平静的说:“可你想过后果么?你杀了他,赵南会疯狂报复你的!” 林昆淡然一笑,无所谓的道:“那就连他一起杀喽,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楚静瑶语气凌厉的道:“你别疯了!赵南可是堂堂的国家干部,你真要对他动手,虽然你有特殊的身份,可也肯定会对你带来一堆麻烦的,搞不好要坐牢的!” 林昆咧嘴一笑,看着楚静瑶说:“你这是在关心我?” 楚静瑶一脸严肃的道:“别臭美了你,我这是不想让我儿子以后去监狱里看爸爸!” 林昆揉了揉太阳穴道:“那好吧,我就只杀赵磊一个,赵南要报复我随便,但他要是敢报复我在乎的人,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至于你说的坐牢,要真因为这事要判我的刑,我提出抗议,抗议要是无效,我就给老胡打个电话,然他派飞机大炮过来把我救走,那老小子得了我那么多好处,也该还我个人情。” 楚静瑶白了这个坐在沙发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无赖一眼,盖棺定论的说了一句:“无赖!”便低下头干活不再搭理他了。 林昆无聊,拿起桌上的报纸看,想抽烟,却又不敢在这办公室里抽,干脆抽出一根雪茄咬在嘴里,吧嗒吧嗒着烟草原始的香味,这雪茄可是正宗古巴产的,不都说古巴的香烟是古巴的美女在大腿根上搓出来的么,咋一点美女大腿的芳香也没有? 中港市,某个角落里的某个不起眼的小旅馆里,小旅馆的三楼有两个单独的房间,这房间两天前就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包下了,老板娘贪财,这小旅馆平时也没个人来住,小伙子出手还大方,一下子就包了一个月的,并且还给的高价,比正常的价格足足高了一杯还多,老板娘二话不说就把房间租出去了。 至于这小伙子没有出示身份证,还带着一个女人,而且还带着两个大汉等等,对于这些异乎常理的事情,贪财的老板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天三餐伺候着,还有额外的钱可以赚,像这种出手阔绰的顾客,可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 要说旅店在市中心或者稍微繁华一点的地方,那生意可是相当的好,但在眼前这个兔不拉屎的地方,生意却是极其的惨淡,本来生意还不错,经过一番扫黄打非之后,这附近的黄色产业极度萎缩,影响最大的就是他们这些小旅馆。 此时,三楼的房间里,赵磊正凶神恶煞的指着坐在床上的周晓雨大骂:“你个贱女人,老子对你不好么,你特么的居然敢偷偷的和姓林的勾结,害的我到今天这地步,你信不信我马上用刀子剐了你,让你这贱货好好的吃点苦头!” “怎么?不说话?你不说话我就能放过你么!我最痛恨别人背叛我,以前背叛我的那些狗崽,都是先挑断了手筋脚筋,然后再挖了他们的双眼丢进海里喂鱼!” 赵磊深吸一口气,嘴角冷笑,表情狰狞的看着周晓雨说:“对你,我要让你比他们还惨,我要先用刀子一点一点的割掉你身上的肉,让你在痛苦中一点一点的死去,再把你的尸体丢到臭水沟里,让你的尸体和那些臭水一起腐烂!” “别废话了,动手吧!”周晓雨一脸决然的说,说完闭上了眼睛。 “好!” 赵磊随手抄起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挥起来就要向周晓雨的身上砍去,这时旁边的卫生间门突然开了,阿晴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大喊道:“等等!” 赵磊手上的动作迟疑一下,回过头恶毒的瞪了阿晴一眼,怒道:“你要替她求情么!?” 阿晴一改往常的怯弱,大声道:“我不替她求情,我替她肚子里的孩子求情!” “孩子?”赵磊诧异了一声,转过头看向周晓雨,又看向阿晴:“谁的孩子?” “你的!”阿晴大声道。 “我的?”赵磊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接着怒吼道:“你胡说什么!” 阿晴道:“我胡没胡说,你问问她就知道了。” 赵磊看向周晓雨,周晓雨此时睁开眼睛,瞪着阿晴说:“你胡说什么!” 阿晴呵呵冷笑,看着周晓雨说:“怎么,怀了老板的孩子,却不告诉老板,你是想偷偷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然后再给这孩子找一个爹吧,够毒的啊你!” 周晓雨皱紧着眉头,冷笑道:“笑话,我有没有孩子,你是怎么知道的?再说这孩子是谁的还不一定呢。”转过头瞪着赵磊说:“姓赵的,动手吧你!” 赵磊没有动手,而是看向一旁的阿晴,语气阴沉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晴看了周晓雨一眼,嘴角得意的一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应该两个多月了吧,之前我见你吐过几次,和孕吐很相似,所以我就偷偷留意你了,你那时候就已经不来大姨妈了,还偷偷的买个验孕棒测,你以为扔在垃圾袋里就没人看的到了?” 周晓雨大声的道:“你胡说!” 阿晴回过头看着赵磊说:“磊哥,我可是从来没骗过你,你要是不信我的话,就马上让老板娘买一个验孕棒上来,咱们测一下不就知道了?” 赵磊脸色阴晴不定,最终点了点头,阿晴说:“我现在就下去找老板娘。” 赵磊说:“不用,我打电话就行了!”拿起手机给老板娘打电话,结果提示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赵磊愤恨的骂了句,回过头看了阿晴一眼,说:“你好好的看着她,我下去找那老板娘一下。” “好的,磊哥!” 赵磊关上了门,临关门前警惕的看了阿晴一眼,才转身下楼。阿晴走到门边,确定赵磊是真的下楼了,才赶紧来到周晓雨的跟前,气急的说:“你刚才我什么不承认!” 周晓雨说:“我要是顺着你的话承认了,赵磊生性多疑,还不马上就对咱俩起了疑心,他起了疑心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咱们俩都活不了。这儿应该不止你们俩吧?” 阿晴佩服的看着周晓雨,说:“还有两个,那两个人高马大的,住在对面。没看出来啊,你小丫头的鬼心思还不少,这么周密的事你都想的出来!” 周晓雨说:“赶紧打电话告诉昆哥我们在哪。” 阿晴一脸为难的说:“不行啊,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哪,那天我被带过来的时候也是稀里糊涂的,只知道这里是东城区的一片郊外,可这郊外大了去了,旅店也多了去了,我实在确定不了我们的位置,而且赵磊疑心病很严重,我每次打完电话后都不敢开机,必须保证手机是24小时关机。” 周晓雨疑惑的时候:“为什么?” 阿晴向上指了指,道:“他说怕卫星追踪。” 周晓雨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阿晴道:“我刚来的时候,从楼下的老板娘那里偷来了这个……”说着,从床底下摸了出来,是一个灰糊糊的纸包包着的东西,周晓雨凑过来看了看,“这是什么?” “老鼠药!” “你是想?” 砰的一声,门被从外面推开了,赵磊一进屋,就看到阿晴和周晓雨凑的很近,感觉到赵磊回来了,阿晴马上冲着周晓雨大吼道:“亏磊哥当初对你那么好,你有了他的孩子居然不告诉他,还想偷偷的生下来给孩子再找个爹,你对得起磊哥么你!今天,我就要替磊哥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打死你这个贱女人!” 阿晴挥起巴掌就要打,赵磊赶紧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握住阿晴的手腕,往旁边一推:“够了,给我安静会,还嫌现在不够乱啊!验孕棒一会儿就拿来了,测一测就知道了,她要是真怀孕我就看在孩子的份儿上放过她,她要是没怀孕,我让你亲手宰了她!” 没过多久,房间的门被敲响了,胖的腰跟水桶似的老板娘,拿着两个验孕棒递进来,恭恭敬敬的笑着说:“老板,你要的东西,一共一百块。” 赵磊随手抽了两张一百块给老板娘,“多的是消费!” 老板娘顿时乐开了花儿,“谢谢老板!”关门要走的时候,有笑着小声说:“老板你放心,你住在这儿我谁也不告诉!” 赵磊阴沉着脸冷笑说:“你要是敢告诉,我要你的命!” 老板娘赶紧关门溜走,大屁股一扭一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