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下车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四十三章:下车

第七百四十三章:下车 牛仔裤,小棉服,普普通通的小平头,脚上踩着一双黑灰色的旅游鞋,这么一身打扮已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不过嘴里头咬着的那根雪茄却是挺带劲,可再怎么带劲,就他脸上那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还是像极了市井中司空见惯的小混混。 五个大汉的眉头顿时一皱,眼神中凶光射出,其中一个果断的大吼一声:“小子,是你扔的烟头!?” 林昆嘴角戏谑一笑,尽显痞态,“你彪啊,这跟前除了我还特么的有别人么?” 问话的大汉被噎的一跟头,脸色难看。 刚才被烟头丢中的大汉还一只手捂着被烫伤的眼睛,另一只眼睛穷凶极恶的等着林昆,那寒光凛凛的杀气,似是要将林昆整个人洞穿了,吼叫道:“小人渣,信不信老子捏断你的脖子!” 林昆笑了,反问一句:“你说什么?捏断我的脖子?信,我当然信了,你们几个多牛x啊,刚刚占我女人的便宜,还说要让我和我的女人做亡命鸳鸯。” 说完,林昆距离五个大汉五米外的距离停了下来,嘬了一口雪茄,脖子一样,吐出一个硕大溜圆的烟圈。 五个大汉脸上的表情同时跳动了一下,他们过去也都是在‘江湖’上混的,又在监狱里被关了挺长时间,只是不管在监狱里还是江湖上,这么无赖的角色,似乎从来就没遇见过。 “小子,你别站在那儿,过来啊!”一个大汉嘴角冷的一笑,讥诮道。 “着什么急,我在想待会儿是灭了你们,还是留个活口等警察来。”林昆吊儿郎当的笑道。 “md,我让你狂,让你装逼,待会儿见了阎王老子,去他那儿装吧!” 一声怒吼,刚才被烟头烫伤的大汉,挥着拳头就向林昆扑了过来,那壮硕的大身板子,脚下的速度极快,一个呼吸间就来到了林昆的面前,双拳砸下。 瞧这眼前的架势,这一双拳头如果真的落在了林昆的头上,估摸着能把他的脑袋直接砸进肚子里,身后的四个大汉嘴角全都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似乎在等着看这小子的悲惨好戏,待会儿先狠狠的蹂躏他一顿,把他蹂躏的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再把他丢到地上,让他看着兄弟几个‘蹂躏’他女朋友。 只是,眼看着拳头就要砸中林昆的脑袋,那一双拳头距离脑袋仅有五厘米不到的距离,林昆的脚底下突然踢起了一股龙卷风,眼前的大汉满脸狰狞的表情忽然一愣,裤裆下一凉,继而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隐约之中似乎还响起了微微蛋碎的声音,大汉马上‘嗷’的一声鬼哭狼嚎般的痛叫,整个人一个跟头原地跳了起来,不等他双脚落地,林昆踢起的脚没有放下,直接变踢为踹,‘砰’的一声直接将大汉给踹飞…… “哎哟……” 大汉一声痛叫,躺在地上捂着自己被踢坏的老二挣扎着,这变数也尼玛太快了点吧,刚才自己的老二还硬着呢,琢磨着蹂躏眼前的小娘们,这会儿可倒好,直接被踢碎了蛋,那一根矗立在平原上的小旗杆,瞬间软趴趴下来。 其余的四个大汉皆是一愣,看着地上的同伴,再回过头怒目凶神的瞪向林昆,一声怒吼从死人中响起,“哥几个,手下别留情,干死这小人渣!” 四个大汉呼的一下就向林昆冲了过来,一个个脸上那穷凶极恶的表情,就像是四只非洲大草原上最丑陋的豺狗,林昆瞥了一眼之后,愁的拍了下脑门。 怎么这世道上这么多不知死活的玩意儿呢,自己是真懒得和他们动手啊…… 林昆目光陡然一冷,反正这些人都是背着死刑的囚犯,再加上越狱这一条,也是死有余辜了,如此一来,自己的手上也不用留什么余地了,挥着掌刀就向这四只‘豺狗’砍了过去。 喀嚓……啊!!! 喀嚓……啊!!! 喀嚓……啊!!! 喀嚓……啊!!! 如出一辙的四声清脆的断裂响声,如出一辙的四声惨叫,眨眼间的功夫,林昆一人一记掌刀劈中喉咙,将四个大汉的喉结全都劈碎,四个人脸上那穷凶极恶的表情,顿时化作了深深的痛苦挣扎,捂着喉咙躺在地上憋的满脸通红。 林昆掏出手机拨了110,报警说这儿有五个越狱的逃犯,担心这五个已经重伤的不能动弹的家伙待会儿会跑,林昆一人又补上了两脚,直接将他们的脚踝给踩断了。 惨叫声回荡在偌大的停车场里,阵阵的回音缭绕在耳畔,停车场入口岗亭里的保安吓的一哆嗦,探出个脑袋向停车场里看,却是不敢进去看个究竟。 “别愣了,走吧。”林昆笑着对楚静瑶说。 “你……” 楚静瑶要说话,林昆揽着她的肩膀,拉开车门,把她摁进了车里,然后自己坐在了副驾座的位置上,一脸轻松的笑着说:“快走吧,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楚静瑶发动了车子,驶出了停车上,一路向回家的方向开去,林昆坐在副驾座上一言不发,楚静瑶忍不住的问道:“你刚才怎么会在停车场里?” 林昆玩笑说:“等着上演英雄救美呗。” 楚静瑶蹙了下眉头,“正经点。” 林昆脸上的笑容一收敛,一本正经的说:“赵磊越狱了,刚才那些人都是他给放出来的,赵磊他现在最想报仇的人就是我,所以跟我相关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啊?” 楚静瑶惊讶了一声,道:“那你为什么不抓住刚才那几个人问他们赵磊在哪?” 林昆笑着说:“你以为赵磊傻呀,他的行踪会让那几个普通的小喽啰知道?” 楚静瑶忽然担心的道:“那澄澄怎么办?” 林昆从兜里掏出根烟叼在嘴里,见楚静瑶正黑着脸看他,赶紧又把烟揣进兜里了,笑着说:“放心吧,澄澄那我已经安排人去了,不会有事的。” 楚静瑶道:“不行,我得去接儿子放学,我不放心。你,你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大不了就告诉儿子我执行任务回来了呗。” 楚静瑶嘴角闪过一抹喜色,林昆却又笑着说:“开玩笑的,我还得再执行几天任务。” 楚静瑶嘴角的那抹喜色马上消失,脸色严肃下来,一脚刹车道:“下车!” “昂?” 林昆一脸的莫名其妙,“这,这还没到幼儿园好吧,我得保证你安全啊。” 楚静瑶弯着身过来打开了副驾座的车门,胸口正好若即若离的贴在了林昆的身上,那饱满的感觉顿时让他心猿意马,笑着喃喃说:“好像大了。” “你给我下去!” 楚静瑶皱了下眉头,但没有搭理他,硬是把他从车上给推了下去,然后砰的关上车门。 林昆一脸叫苦不迭的表情望着红车的大轿跑远去,大声的喊道:“楚静瑶,我可是要保护你的!你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向我儿子交代,我可是看在我儿子的面子上才保护你的,你这娘们这么绝望,我……我我我……” 吱嘎! 旁边一辆出租车停下来,林昆拉开车门坐进去,转过头笑着对正叼着牙签一脸包租婆范儿的女司机道:“谢谢啊大姐,你怎么知道我要打车啊?” 出租车大姐摇下车窗,将牙签吐了出去,很带范儿的说:“看你那一脸被甩的吊丝相,八成就是被人给甩了,说吧,是去酒吧呢,还是歌舞厅。” 林昆迷乱的说:“去那儿干啥?” 出租车大姐毫不委婉的说:“找小姐去啊!” “昂?” “你们男人不都这副德行么,尤其你这样的小吊丝,失个恋得找人安慰,歌舞厅里有酒有小姐,花个几百块钱就能买她一夜春宵,多便宜的事儿。” 出租车大姐解释的倒挺有道理,林昆嘴角无奈的一笑,道:“我去市中心幼儿园。” 出租车大姐顿时凌乱了,瞪大着一双眼睛看着林昆,诧异、不可思议、震惊的道:“大兄弟,姐知道你心里苦,可你再苦也不能去祸害小孩子啊!” 林昆无奈的哭丧着脸说:“姐,你精神正常一点好不好,我是去接孩子放学。” 出租车大姐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差点被自己的一口唾沫噎死,一脸尴尬的笑道:“哦,这样啊,不好意思啊,刚才有点想多了,想多了,呵呵……” 出租车停在市中心幼儿园的门口,楚静瑶红色的大轿跑停在前面,出租车大姐诧异的指着那红色的轿跑说:“那你是女朋友的车?行啊,够范儿啊!” 林昆掏出一百块丢给出租车大姐,下车后回过头说:“大姐,不用找了!” 出租车大姐高兴的笑道:“谢谢啊!” 林昆咧嘴一笑,“剩的钱你赶紧去买点药吃。” 出租车大姐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不过看林昆的表情也知道是和她在开玩笑,便又笑着说:“姐知道了,你也去买两块海绵垫膝盖上吧,晚上回家跪搓衣板不疼!” “你!” “哈哈……” 出租车大姐一脚油门,出租车留下一团呛人的尾气,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林昆被呛的咳嗽了两声,挥了挥手笑着骂道:“这娘们故意报复呢!”左右看了看,不见牛大壮的影子,吉普车倒还在早上停着的巷子里,人不知道去哪儿了。 林昆向吉普车停着的小巷子走去,还不等到巷子口,就听里面一阵惨叫传来,林昆脚底下马上加快了脚步,进去看个究竟,巷子的里面是一个死胡同,这会儿牛大壮正大动拳脚的将三个看起来邋遢的刺头一个摞一个的堆在地上,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过来,牛大壮马上一拳打了过来,拳风呼啸一声…… 铿! 林昆手掌摁住牛大壮的拳头,“牛哥,是我!” 牛大壮哈哈一笑:“咋是你呢,你不是去保护你媳妇了么?咋跑这儿了!” 林昆笑着说:“她也来了呗。” 牛大壮恍然:“来接孩子?” 林昆笑着说:“晚上别墅那边你多照料着点,赵磊手底下有三个高手,不过估计不会派来,应该是留在他自己身边保护自己,一旦有什么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 牛大壮点头答应:“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