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亲生的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四十一章:亲生的

第七百四十一章:亲生的 不平静的一夜,终究还是在平静中度过,郭刚深夜从公司开车回家,他从事的是当下最主流的互联网行业,收入颇丰,才刚刚三十岁就买房买车,为了能在事业上更进一步,他每天晚上都加班到深夜,以往回家的时候一路畅通,今天晚上却遇见了四五波拦路的民警,郭刚实在忍不住好奇,最后问了最后拦他的民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民警笑着解释说是查酒驾呢。 郭刚心中惊骇,马上用发了一条微博,大致内容是通知广大车友们注意,今天晚上中港市酒驾查的厉害,自己回家的一路上已经碰见四五波了。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他们感觉不到任何的不平静,就像郭刚一样。 昨天夜里下半夜,金元宗就接到了林昆的电话,林昆叮嘱他最近出门一定要小心,不怕万一就怕一万,一定要防着赵磊狗急跳板式的疯狂报复。 第二天一早,金元宗和往常一样的出门,他每天都喜欢到外面去转转,去自己的金店里看看,最近这段时间金价波动的厉害,好在他之前没有囤太多的黄金,虽然陪了些钱,但总的来说还能承受的住,不像有些金店直接倒闭。 和往常一样,金元宗带了两个保镖出门,这两个保镖是他的贴身保镖,都是退伍的特种兵,身手不俗,两人除了保镖身份之外,还兼职者贴身司机的身份。 金元宗和一个保镖站在大门口等着,另一个保镖去车库里开车,邻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这会儿正好也出门,看到金元宗站在大门口,便笑着打招呼,两人简单的寒暄两句后,邻居便坐进了车里,刚一发动车子,就听轰隆的一声巨响,轿车顿时炸起了一片‘蘑菇云’,身旁的保镖赶紧一把将金元宗扑倒在地,周围已经被炸的一片狼藉,保镖的身上被爆炸的剐伤了好几处,金元宗除了被扑倒在地身上有擦伤之外,倒也没受别的伤。 保镖将金元宗扶了起来,金元宗一脸骇然的看着爆炸后的汽车碎片,周围停着的车辆全都被这爆炸声震的报警起来,邻居家的门突然开了,里面冲出了他的家里人,看到眼前的场景,家里人全都愣了,旋即放声大哭起来。 金元宗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哀伤与愧疚,叹了口气对身边的保镖说:“冤死他了,这炸弹是冲着我来的。” 保镖警惕的打量着周围,谨慎的说:“金老,这外面不安全,我们还是回去吧。” 金元宗摇摇头,“走吧,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不怕死,那小畜生要真有本事杀死我,算他的本事,你马上安排下去,全城搜索那小子的消息,一旦有任何的线索,马上汇报!” 中港市某偏僻的小旅馆里,赵磊对着电话大骂:“废物,都特么的废物,我就说那些死刑犯没脑子,不是说什么爆破的专家么,他那脑子是被炸弹炸过的吧,老子让他去装个汽车炸弹,结果还特么的按错了,靠靠靠!” “要不,再去炸一次?” “还炸个屁啊,那老东西猴精猴精的,已经炸了一回了,他肯定有所防备,先让这老东西多活两天,等再过几天再派人过去做了他,我不就信弄不死他!” “谁,谁啊?” 正在一旁收拾房间的阿晴,小声谨慎的问,她心里头对赵磊一直都是很害怕的。 “北城区监狱里出来的几个人,说是什么爆破专家,我让他们给金元宗那老不死的按一个汽车站,md用赝品的青花瓷糊弄老子,不把他炸飞难解我心头之恨!”赵磊愤怒的骂道:“结果这几个混蛋居然把炸弹给装到别人车上了!” “啊?他们也太蠢了吧!”阿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见赵磊脸色难看,才赶紧憋住,怯弱的问:“老板,那你打算怎么办,再派人过去?” 赵磊平复了下呼吸说:“暂时先让那老东西多活两天,那老东西贼的很,经过这一回,肯定提高警惕,我如果马上派人过去,肯定就着了他的道。” “哦。” 阿晴小心翼翼的说:“那我们怎么办,就一直藏在这儿,还是?” 赵磊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阿晴:“你后悔跟了我么?” 阿晴摇头,使劲的摇头,其实她的心里既后悔又害怕,她害怕赵磊,也害怕被警察抓进去坐牢,她已经攒下了不少的钱,离开赵磊她能活的好好的。 “真不后悔?” “真不后悔!” “那好,以后被老板老板的叫着了,就叫我磊哥,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嗯。”阿晴点头答应,怕赵磊看出什么异样,故意装出一副很开心的表情。 “等我们逃出中港市,我马上就安排我们出境,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没人认得我们,我们就在那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我也不想着再折腾了。” “嗯,我到时候给你生一堆孩子。”阿晴笑着说,脸上一副伪装出来的憧憬模样。 “不过,在我离开中港之前,必须把这边的事情来了解了,那姓林的黑了我,这个仇我必须要报,只要是跟他有关系的人,一个也不留!”赵磊阴沉着脸,咬牙切齿的道。 市中心幼儿园的大门口,澄澄从楚静瑶的车上下来,小家伙穿的干净利索,昨天刚刚理了头发,看起来即精神又可爱,尤其那一张稚嫩的小脸上,充满了活泼的灵气。 楚静瑶送澄澄去门口接孩子的冯佳慧那儿,澄澄突然拉着楚静瑶的手停下来,仰起小脑袋一脸认真的看着楚静瑶说:“妈妈,你以后能不能别让那个讨厌的叔叔跟着来送我上学,我真的不喜欢他,很不喜欢。” 楚静瑶笑着摸摸儿子的脑袋:“潘叔叔也是关心你啊,小孩子不能这样说话。” 澄澄马上撅起小嘴,一副生气的小模样跺了跺脚:“那以后我就不来上学了!我就是讨厌他,讨厌他,讨厌他,我再也不想看到他!” 周围已经向母子俩投来异样的目光,楚静瑶无奈,只好笑着答应说:“好,那以后我不再让潘叔叔过来了,澄澄乖乖的上学,听妈妈的话好不好?” “嗯。” 澄澄低着头答应,转过身向冯佳慧走过去,背着小书包的背影背对着楚静瑶说:“妈妈,如果你因为别人跟爸爸离婚了,我就跟爸爸过。” 楚静瑶无奈的笑笑,这已经不是澄澄第一次和她说这样的话,她也相信这性格里不知道遗传了谁的倔强的小家伙一定能做的出来,“澄澄,等妈妈一下!” 澄澄停下来,转过身,一副懵懂又伤心的小模样说:“干嘛,楚静瑶!” 看着儿子这小模样,楚静瑶忍不住的笑了一声,“干嘛,在妈妈面前扮可怜啊。” 澄澄嘟着小嘴说:“爸爸才可怜呢,一个人在外面执行任务孤孤单单的。” 楚静瑶走过来,摸着澄澄滑腻白皙的小脸说:“你爱爸爸更胜过爱妈妈,是不是?” 澄澄摇摇头,一脸认真又可怜兮兮的小表情说:“妈妈,我爱你们是平等的,只是你如果和那个讨厌的潘叔叔在一起了,爸爸会伤心会孤独的,我要去陪着爸爸,有我在身边,爸爸就不会孤独,不会太伤心了。” 楚静瑶蹲下身,看着儿子的小眼睛,笑着说:“你爸爸要是听到这话,一定会开心死的,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爸爸不是爸爸,怎么办?” 澄澄脸上的表情疑惑起来,伸出手指咬在嘴里认真的想,叹了口气说:“楚静瑶,你别胡说,我爸爸就是我爸爸,他永远都是澄澄的爸爸。” 楚静瑶笑了,笑的很欣慰,内心跌宕起伏的波澜,似乎越来越趋于平息了。 学校正门口斜对面的一条巷子里,停着一辆黑色的suv,车窗开着,里面冒出袅袅的烟气,牛大壮咬着林昆刚刚给他的雪茄,笑着说:“多么可爱的老婆孩子,你怎么就舍得搬出来,不就是插足进来一个小白脸么,也不至于动这么大的气吧,实在不行你大壮哥去替你把那小子废了!” 林昆笑着说:“别,可千万别,咱们可都是国家的公职人员,可不能乱来。” 牛大壮忿忿的道:“那小子我看着就不爽,一脸的邪气,八成不是个好鸟。” 林昆笑着说:“不管他什么样,他都是静瑶心里的一个梦,我如果不让她圆了这个梦,她可能一辈子都是遗憾,至于这个梦的结果如何,就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了,无私一点的说,希望他能对静瑶和澄澄好,自私一点的说,我还真希望他是个衣冠禽兽,我是不是很狭隘?” 牛大壮说:“狭隘个屁,一点也不狭隘,你是我见过的最傻的男人,明明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却要拱手让给别人,让她去和别人做梦。” “咳咳……牛哥,我说的梦,和你说的那个梦不是一回事。”林昆笑着说。 牛大壮道:“我知道,你说的梦是不切实际的空想,我也不是说他们俩睡觉做梦,不过我可警告你啊,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最不好说,说不定哪天借着点小酒怡情就……” 牛大壮说着,见林昆根本无心听他,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窗外,循着目光看去落在澄澄的脸上,牛大壮伸出手在林昆的面前晃了晃,“喂,那小家伙不会是你亲生的吧!” 林昆回过神,笑着说:“怎么可能,我来中港市干嘛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牛大壮一本正经的说:“知道啊,可你仔细看过那孩子没有,那眼睛和鼻子跟你多像,有一次我还问陆特工呢,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会这么像么?你猜陆特工怎么说?” 牛大壮说的陆特工就是陆婷,陆婷以前是名牌大学毕业,懂的东西自然比牛大壮和林昆这种野战派的要多。 林昆笑着说:“她怎么说?” 牛大壮道:“她说没有血缘关系,两个人可能长的像,但这种概率很小。昆子,你再好好的想一想,你以前有没有来过中港市,然后和楚静瑶……” 林昆一本正经的打断说:“牛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可是很正经的好不好。” “切!”牛大壮一脸鄙夷的说:“你小子的资料我可是看过,哪一次到大都市里来老实过,咱哥俩也不用藏着掖着了,那孩子真不是你的?” 林昆苦笑着说:“真不是……”心里头却入定思索,自己以前艳遇过一个叫楚静瑶的女人么?好像,真没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