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警戒 - 神兵奶爸

第七百四十章:警戒

第七百四十章:警戒 这一天晚上,中港市北城区郊外的重刑犯监狱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事件,监狱的夜班狱警五十二人全都被杀,监狱大门被打开,二百多名重刑犯逃出,这条新闻在得到官方证实之后,第一时间就封锁了消息,并且全程警戒。 张天正连夜回到警察局召开紧急会议,布置全城的警力巡逻,目前最关键的不是马上将那些越狱犯找回来,而是保证人民的安全不受威胁,二百多名重刑犯,这二百多人过去烧伤抢掠无恶不作,任何一个人都会老百姓的人身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 中港市全部警力连夜出动,当天晚上就抓回来三十多名在逃重刑犯,并且经过警察局的紧急会议决定,凡是遇到拒捕反抗的重刑犯,一律当场击毙。 下半夜一点多钟的时候,林昆的一帮朋友还聚在一起喝酒呢,大家都没少喝,但仍是觉得没有尽兴,决定要一直喝到天亮,耿军狄的手机突然响了,接了电话后歉意的回来告退,说是市中心警察局临时召开紧急会意,不得不走。 公务最大,耿军狄离开后大约半个多小时,便给林昆打了电话过来,林昆一听说整个北城区的重刑犯监狱被劫,心里头咯噔一声,确实太过震惊。 挂了电话之后,林昆回到包间里,马上让百凤门上下戒备,并且让狗哥带着额外的一群小弟在南城区的大街上‘巡逻’,但凡遇到疑似越狱的犯人,确定其身份后马上给拿下,确定不了身份的马上跟南城区警察局联系。 林昆最后叮嘱了众人一句:“这件事官方封锁消息,我们不能走漏风声,免得给老百姓们造成集体的恐慌。” 众人领命离去,林昆叼了根烟思考起来,这时百凤门一楼的大厅里突然一阵喧闹,林昆赶紧冲出了包间,就见楼下的舞池中央有人打了起来,一个穿着邋遢的男人,对着一个小白领大大动手,百凤门的保安们赶紧上前阻拦,将那个邋遢男人给拉开了,小白领被打的鼻子流血,百凤门的医护人员赶紧上去帮他止血。 林昆站在楼上听着楼的议论声,才知道那邋遢男人占人那小白领女朋友的便宜,所以那小白领才跟他拼命,可惜小白领书读的多,身体锻炼的少了,根本不是那邋遢男人的对手,自己被打的鼻血横流,裤裆还没踹了一脚,拳头却是连人家的汗毛都被擦到。 那邋遢的男人被拉开之后就要走,林昆站在楼上冲台下的安保人员递了个眼色,安保人员马上将邋遢男人带到了百凤门的地下一层。 百凤门的地下一层,过去是一个地下拳场,后来渐渐荒废了,林昆接手百凤门之后,让人整体的打扫了一遍,没事的时候他和龙大相还有百凤门的一些小弟会下来练练拳。 “放开我,你们给老子放开!”邋遢男人被几名安保人员推搡着到了地下一层的大厅。 林昆这时也已经下来,走进大厅里,笑着对邋遢男人说:“到我的场子里来闹事,尊姓大名啊?”说着,冲两旁的安保人员递了个眼色,示意放开他。 “老子无名无姓!”邋遢男人理直气壮的说,看他身上的穿着倒也算干净,只是蓬头垢面的极为邋遢。 “身上的衣服偷的吧。”林昆笑着说。 “要你管!”邋遢男人警惕的吼道。 “你是今天晚上越狱出来的吧?”林昆笑呵呵的说:“跟我说说里面的情况。” “你, 你说什么呢你,你特么才是越狱出来的,老子是在附近的工地打工的!”邋遢男人故作镇定的吼叫,但言语神情中难掩一丝慌乱,他过去就是个酒鬼,今天晚上从监狱逃出来,正好赶上百凤门全场免费,就进来喝一顿,看见一个小妞长的火辣性感,在监狱里憋的太久,没忍住就去摸了一把屁股,那小屁股真带劲,可哪知道人家是有男伴的,结果就大打动手起来。 “我没什么耐性,尤其对你这种无恶不作的混蛋,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说,我就让他们把你打死,反正你们这些混蛋本来就是死罪,我不介意替天行道。”林昆淡然笑道。 “老,老子跟你们拼了!”邋遢男大吼一声,向着拦在他面前的安保人员就动手。 “给我打!”几乎同时,林昆命令道。 得到林昆的命令,几名安保的小弟出手便毫无顾忌,抽出腰间的警棍就向这邋遢男人抽了下来,这邋遢男人过去也是混江湖的,手上也算是有点功夫,可这些个安保小弟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一个个手上的功夫都不差,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刚才还大吼大叫一口一个老子的邋遢男人,很快就撂翻。 “别,别打了,我说……”邋遢男双手抱着脑袋求饶,浑身上下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 安保小弟们停下手上的动作,等待林昆发话,林昆淡淡的笑道:“我没兴趣听了,打到半死,然后给南城区的警察局打个电话,我们把人送过去。” 林昆转身上楼,地下一层里传来邋遢男人一声接一声的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能从戒备森严的重刑犯监狱里劫狱,并且还把所有的犯人都放出来,这么大的手笔一般人绝对干不出来,肯定和赵磊有关。 林昆回到办公室里,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对一起跟着上来的夏卉、周晓雨、闵红三个人说:“这几天你们哪也不要出去,就老实的待在百凤门里。” 周晓雨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昆道:“赵磊已经从监狱里逃了出来,他肯定会对你们进行报复,赵磊被抓到之前,你们千万要注意安全,如果需要什么东西,就让别人去帮你们买。”转过头看向闵红:“等我和女子监狱方面打声招呼,你暂时别回去了,他们能劫的了重刑犯监狱,就一定也能进到女子监狱里去,还是在这更安全一点。” 吩咐完了这三个姑娘,林昆又把蒋叶丽和龙大相叫了过来,就百凤门的安保问题确定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百凤门的戒备一定要加强,防止赵磊暗中过来报复。 林昆又把今天晚上也在百凤门这边一起喝酒的牛大壮叫了过来,牛大壮长林昆好几岁,林昆恭敬的喊他一句大壮哥,希望他能暗中帮忙保护一下澄澄的安全。 牛大壮保证道:“没问题。”旋即又笑着道:“那你媳妇咋办?” 林昆笑着说:“这个我去。” 牛大壮笑着说:“那你就放心把你儿子交给我?” 林昆无奈的笑道:“澄澄还一直以为我在外面执行任务呢,我要是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孩子一旦问起来,我不想再撒谎。” 牛大壮笑着说:“好吧,我用脖子上的人头保证,一定竭尽全力保护你儿子!” 林昆感激的说:“大壮哥,谢了!” 牛大壮不愿意的道:“谢什么谢,还把不把我当兄弟了。” 林昆笑着说:“好,不谢,等赵磊这件事过去了,咱们再一起痛饮一回!” 牛大壮哈哈笑道:“这个我喜欢!” 阿晴正慌慌张的收拾着东西,她跟了赵磊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今天法院的结果一宣判出来,赵氏集团上上下下的大小产业全都乱了套,阿晴马上带着一群小弟把南城区这几个场子里的躁动暂时压了下去,可也只是暂时的,趁着短暂平息的功夫,阿晴将一切值钱的东西都撞进了行李箱里,准备连夜逃离中港市,找一个陌生没人认识的地方从新落脚下来。 阿晴此时正在赵磊的办公室里,办公室的保险箱已经被她给打开了,作为赵磊的亲信,保险箱的密码她知道,平时赵磊急用钱什么的,都是她来取。 保险箱里也没多少现金,五十多万的样子,已经将大行李箱子塞满了三分之一,剩余的空间阿晴打算装一两件古董进去,可赵磊的办公室里足足摆了能有十几件古董,一时间要装哪一个一下子难住了阿晴,哪一个更值钱更好出手呢? “左边数第三排,第三个,那是明朝的器物,随便倒手一卖,就能买一百多万。” 正在纠结的阿晴马上喜上眉梢,走过去就要将那精美的小坛子抱起来,手上的动作这时突然迟疑了,脸上的表情也是错愕的一愣,慢慢的转过身…… “老,老板……”阿晴僵硬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赵磊。 赵磊从监狱里逃出来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但免不了脸上还是有瘀伤,阿晴赶紧放下小坛子,一脸关切的走过来,伸手轻轻的触摸赵磊脸上的伤痕,“老,老板,你这是怎么了?” 赵磊突然一把抓住阿晴的手腕,阿晴顿时吓的跪了下来,“老板,我错了,我以为你……” “以为我马上要挂了?”赵磊玩味的笑道:“所以赶紧拿点值钱的东西跑路?” “老板,对不起……”阿晴战战兢兢。 “我不怪你,人都要自私一点么,我这里有张卡,是用你的名字办的,里面存了一大笔的钱,我们拿着它逃出去,足够这辈子花的了。”赵磊笑着说:“愿意跟我走么?” “我愿意!” “再找一个行李箱来,架子上有几个是真宝贝,其余的都是些赝品摆设。” “哦,好的!” 赵磊带着阿晴,连夜就准备掏出中港市,只是中港市今天晚上的大街上,到处都是警察巡逻,几次他们的车都险些被拦下来,中港市几大要塞的出入口,也都派有警察把手,在外面兜了一圈之后,两人只好找了一个偏僻的小旅馆住下。 赵磊坐在小旅馆的床上抽着烟,阿晴去给他打了盆洗脚水过来,蹲下去帮他洗脚,赵磊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问道:“老不死的那安排的怎么样了?好,要不是这个老混蛋从中作梗,拿假的青花瓷糊弄我,我也不至于今天,这一下可别怪我无情了!还有和姓林的相关的人,一个也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