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劫狱(1)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八章:劫狱(1)

第七百三十八章:劫狱(1) 午夜,深邃的夜空中几点星芒,浓浓的黑暗像是熬稠了的高汤,笼罩在灯火辉煌的大地上空,如果九天之上真的有仙人,那遥遥的望下来,一定会羡慕人家的繁华。 北城区郊外的重刑犯监狱里,位于四周皆是荒芜的蛮夷之地,零星的夜光之下,整个监狱像是匍匐在荒野里的一个蛮兽,寂静森严释放着令人寒颤的气息。 中港市所有重刑犯,以及那些执行枪决的罪犯,都被关押在这座重刑犯监狱里,它和中港市的女子监狱仅有一山之隔,但戒严及装备却要高上数个等级。 监狱大门边上的瞭望台上,两个全副武装的狱警正在执勤站岗,从这座监狱建成到现在,还从未出现过有犯人越狱或者劫狱的情况,长久以来守卫的狱警自然也就在心里放松了些警惕,此时两位执勤的狱警正在瞭望台上抽着烟聊着天,打发这茫茫无际的长夜。 “今天咱这儿新进来了一个大人物,你听说了没?”其中一个狱警笑着说。 “大人物?”另一个狱警好奇的说:“有多大呀?” “是市委书记的公子,这些当官的后代,全都是坑爹的货,不出事的时候在媒体面前人五人六的,这一出事被扒出来,啧啧啧,干的那些个坏事啊!” “有多坏?” “谋财害命,贩卖人口,而且贩卖的都是水灵的女大学生,这不作孽么。” “还有这事呢?” “千真万确,我听今天晚上换班的兄弟说的,法院上已经下了判决了,三天后执行死刑。” “他爹就没想办法救他?” “能不想办法么,不过估计也是回天无术吧,犯了这么多的罪,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他老子是市委书记,又不是天皇老子,这小子这回算是栽了。” “嗯,干了这么多坏事,活该他栽!他要是不栽,咱们华夏还有没有王法了。” “就是!” 两人有说有笑,突然其中一人眉头皱了起来,“你看,那边好像有人影。” “哪了?”另一个人马上紧张起来。 “就在那儿,刚才一个人影闪了过去!”先说话的人伸手向远处指去。 “哪儿呢?没看见啊!你该不会是看错了吧,咱们这荒郊野外的,兔子倒是不少。” “是么?”先说话的人皱了皱眉,道:“可我看见的真的像是个人影呢。” “好了好了,别疑神疑鬼了,就算有人又怎了,还敢来咱们这劫狱啊,从这监狱建成到现在,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干过呢,除非嫌自己命长找死。” 这人话说完,监狱的外墙下,贴着墙壁站了一个人影,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混在夜色中不容易被认出来,扬起头向旁边的挂着的一个监控摄像头看去,手里握着一把按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摄像头砰的一枪射出去。 喀嚓…… 监控摄像头直接被打爆了,调转方向又瞄准了另一个摄像头,砰的又一声枪响…… 墙上的岗亭里,两个狱警继续抽烟聊天,两人的话题已经变成了明天休息去哪儿玩,这时内线电话响了起来,一个狱警拿起电话,“喂,什么情况?” “你们岗亭下的监控被人为破坏,你们去检查一下情况,注意安全。” “好的,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狱警转过头对另一名狱警说,“有人破坏监控,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另一名狱警抓起真枪实弹的冲锋枪,道:“你在这儿待一会儿,我出去看看。” “小心点。” “放心吧。” 狱警端着冲锋枪从岗亭里出来,身体靠在高墙的栏杆上,探出头向下看,下面一片黑漆漆的不见人影,他又掏出手电,检查墙上的监控摄像头,马上就发现了那两个被人为破坏的监控头,仔细的看了看,这名狱警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心中暗暗惊讶一声:“有枪!” 狱警赶紧用手里的强光手电四处查看情况,结果手电的光束照在墙下西北角的地方,他整个人顿时一惊,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正笑容惨白的看着他,这大晚上的让人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鬼,而且这女人的手里握着一把枪,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砰砰…… 两记轻声的点射,正中高墙上狱警的额头正中,狱警还不等把手中的冲锋枪端起来,整个人便大头向下的从高墙上掉了下来,临死前只轻轻的痛哼了一声。 岗亭里剩下的狱警正在玩着手机,突然就听墙下传来扑通一声,声音不大,但在静谧的夜里尤其的清楚,他抓起身旁放着的枪,打开门喊了两声:“喂,老刘,你在么?” 门外没人回答。 狱警吞了口唾沫,端着枪小心翼翼的向门外走去,“老刘,你小子可别吓唬我玩,我天生胆小,你要是把我下出个三长两短,我爹妈以后你养活着。” 周围还是空荡荡的没有声音,狱警拧开了手电,探出个脑袋往墙下面照,墙下空空荡荡的,也不见有什么东西,可老刘哪去了?刚才那一声扑通…… 狱警疑惑着直起身,刚一回头,顿时吓的他身体猛的往栏杆上一靠,差点直接掉下去,眼前站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黑色的头发披在肩上,嘴角噙着一丝冷冷的笑容,周围朦胧的灯光照在她脸上,给人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来。 狱警的第一反应是见鬼了,端起冲锋枪就要扫射过去,管她是人是鬼的,先开枪突突她一顿再说,是人给打成筛子,是鬼也把她给打的魂飞魄散。 只是,不等狱警开枪,一把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了他的脑门上,他手上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哆嗦的道:“你,你是什么人,大半夜的爬上狱墙可是死罪!” “死罪?” 女人苍白的脸上笑容愈发阴森,声音倒是好听,可听在狱警的耳朵里却依旧如同鬼叫一般瘆人,“你能杀死我么?还是我能让你下去陪你的同伴。” “你……” 狱警刚要开口说话,空气中砰的一声枪响,狱警的眉心顿时染红了一个红点,接着红点迅速的晕染开来,狱警瞪大着眼睛,嘴唇微微颤抖了两下,整个人背靠着栏杆掉了下去,扑通…… 岗楼里的内线电话又响了起来,青蛛挥了挥手,身后出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磊后来雇佣的两个保镖,身材高大的绰号猿人的大汉,另一个持双刀的刀客,绰号老刀。 老刀走进岗亭,接听了电话,“这边暂时没发现什么情况。” 电话对面问道:“老刘?你的声音怎么有些不对?” 老刀咳了两声说:“最近感冒,嗓子发炎了。” “行,那你多注意点身体,你那边一旦发现什么情况,马上联络我们。” “嗯。” 老刀挂了电话,冲青蛛和猿人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牢房里,能被关在这所监狱里的,都是重刑犯,这些犯人几乎全都是被判了死刑的,只不过有的缓期执行,有的很快就执行,赵磊被关进的牢房里一共十三个人,算上他十四个人,牢房的面积不大,也就是六十多平的样子,里面除了一个简易的卫生间,再就是最普通简陋的板床,进来的犯人多会抱怨这儿的条件太过艰苦,可对于他们这些重刑犯来说,有床给他们睡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他们过去在外面的时候坏事做尽,也该遭点报应了。 这些重刑犯基本上都是有今天没明天,所以一旦有新人关进来,他们就会变着法的整对方,他们不在乎结果,反正早晚都是要有一死的,死之前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乐子。 赵磊是今天下午被关进来的,里面的这些个重刑犯才不管他之前什么身份,赵氏集团的董事长也好,市委书记家的公子也罢,换句话说能被关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罪恶滔天的大恶人,反正都已经是将死之人,还顾忌个鸟啊! 牢房里有一个大哥,身上背了十几条命案,早年的时候抢过银行,当过劫匪,还跑去索马里却当过海盗,这家伙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大疤,牢房里的小弟们都喊他一声刀疤哥,他也是被判了死刑的,缓期半年后执行,主要是他还有一些案情没有交代,警方故意留着他继续调查,否则早枪毙了。 这牢房里谁当大哥的规矩很简单,谁的拳头硬,谁最能打,这大哥就是谁。 赵磊和这些犯人不同,这些人都是江湖上走过的,亲手杀过人沾染过血腥的,他白白净净的一看就不是同一类人,他害死的人不少,可真的亲手杀害的一个也没有。 赵磊一被关进来,那刀疤哥便让小弟们狠狠的揍了他一顿,起初赵磊还拼命的大吼,说自己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这些人敢动他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刀疤脸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讥讽道:“你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有个鸟用啊,咱们这里面的人哪一个不是过了今天没明天的,还怕你爹的好果子?给我打!” 仅仅用了几分钟,赵磊就被打成了一摊烂泥,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呼吸着。 刀疤脸亲自走了过来,脸上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嘲笑道:“我还从来没打过市委书记的儿子呢,小白脸,今天我可要开开荤,你再忍着点哈。” 啊!!! …… 半天的时间下来,赵磊趴在地上,已经被折磨的没了人样,他嘴上不敢再说什么,可心里头已经将这十三个人恨到了骨子里,只等青蛛他们来救自己,一定要把这十三个人抽筋扒皮,不是不怕死么,老子今天就让你们死! 夜深,牢房外的走廊里一片安静,牢房里也是一片安静,所有的人都睡着了,这时赵磊所在的a区312病房外,一个黑衣的女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拿出钥匙哗啦哗啦的开门,赵磊始终趴在地上,一听到这声音马上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