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九十八包邮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七章:九十八包邮

第七百三十七章:九十八包邮 林昆本来想推开强吻自己的周晓雨,可这小丫头贼的很,硬是咬住他的嘴唇,他刚要推,她就咬的更狠,他只好乖乖的就范,舌头僵硬的被小丫头深吻。 唉…… 林昆心里头长叹一口气,感慨万千道:“现在的小丫头片子咋都这么疯狂呢?” 呼…… 周晓雨倒也不太贪婪,吻了半分多钟就把林昆给‘放’了,然后低下头红着脸颊,刚才还是一个敢强吻男士的女流氓,这会儿突然变成了羞答答的乖顺女。 “我说,你这反差也太大了吧,啊?”林昆笑看着周晓雨,表情颇为无奈。 “你会怪我么?”周晓雨抬起头,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林昆,清澈的眸子在灯红酒绿下像一湾泉水,轻轻迭起一小片涟漪,就能迭进男人的心里头。 “额……” 林昆颇为无奈的一笑,道:“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丫头这么妖呢?” “现在发现了是不是特后悔,后悔当初喜欢的是我姐,不是我?”周晓雨笑着说。 “得了吧你,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再拿话来调戏我,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推倒?”林昆玩笑道。 “你敢?”周晓雨一副我不信的表情。 “切,这有什么不敢的。”林昆吊儿郎当的说。 “那你推倒我吧,今天晚上我跟你走了,以后也不想着你是我姐夫了,是我男人。”周晓雨嘴角妖娆的一笑,小胸脯故意向林昆逼近,小眼神甚是撩人。 “我,我去!” 林昆往后退了一步,笑着说:“你这小丫头,我和你开玩笑,你还当真啊!好了好了,哥哥不陪你疯了,你这丫头今天晚上少喝点,明天我就安排送你回家去。” “我不要。”周晓雨撅着嘴倔强的说,“我都辍学这么长时间了,回去也跟不上了,我要留在中港市,留在你身边,以后你越来越有钱了,总不会饿死我吧。” “想找个不饿死你的男人不难,你爹辛苦一辈子,不也照样把你养的好好的。” “我不要,我爹年纪越来越大了,我回去了只会给他添负担,以后我就跟着你,我爹我妈你都得帮我养了,而我呢没什么拿出来回报的,就一个人,你要我就给你。”周晓雨俏生生的说,似是在开玩笑,又似是在认真。 林昆揉揉太阳穴,他怎么可能招惹这小丫头,倒不是嫌弃她之前跟着赵磊,而是从周晓雅的角度考虑,怎么说这丫头也是她妹妹,再者说了,这小丫头高中还没毕业呢,人生观、社会观、价值观都还不健全,留她在自己身边,即便是自己不和她有什么男女关系,但肯定会耽误她正常成长的。 “晓雨啊,你听我说,你就老老实实的回去读书,不是怕学习跟不上么,不行咱就再复读一年,你放心,你以后读书的所有费用,都由我来承担,你爹你妈生活上要是有什么困难,他们不好意思告诉我,你打电话告诉我,只要是我能帮忙的,我一定竭尽全力去帮助你们家。” “帮一辈子么?”周晓雨眨巴着大眼睛说。 “一辈子。”林昆笑着说。 “唉……” 周晓雨很惆怅似的叹了口气,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林昆,语气倔强而又似认真的说:“那我以后大学毕业了,是不是可以来中港市找你,跟着你?” 林昆笑着说:“大学里,你一定会遇到喜欢你的,你也喜欢的男生,到时候他在哪儿,你就跟着在哪儿,以后好好的生活,你姐在天上也就放心了。” “好吧。” 周晓雨一副很失落的口气说,看了看身后,说:“那我先回去了,不耽误你了。” 林昆循着小丫头的目光看去,蒋叶丽正走过来,周晓雨冲林昆吐了吐舌头,小声的说:“跟你说吧,你身边的女人,我觉得都没有我姐漂亮呢。”言罢,转身向包间走去,路过蒋叶丽身旁,笑着冲蒋叶丽点了下头打招呼。 蒋叶丽笑着来到林昆身边,“小姑娘挺可爱的,以后有什么安排么?要不让她留在我身边,平时帮我做点事情?” 林昆笑着说:“还是别了,我已经和她说好了,让她回去好好读书,以后上个大学,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嫁了,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留在我们这不合适。” 蒋叶丽笑了笑说:“也是,我们每天活在灯红酒绿中,别人都很羡慕,可哪知道这里面的心酸?” 林昆笑着说:“听你刚才的话,你是不打算抛下我走喽?” 蒋叶丽笑着说:“走,又能走到哪儿去,出去转悠一大圈,最后还是会回来。”她双手撑在栏杆上,望着楼下群魔乱舞的舞池,抿了抿嘴唇苦笑说:“让我去找一个普通的男人嫁了,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我怕会不适应。” “那你?” “一辈子跟在你身边……”蒋叶丽转过头,笑着看林昆:“你会不会讨厌?” “当然……” 林昆笑着话不等说完,蒋叶丽吻了过来,她可比周晓雨还要横行,直接整个人扑进了林昆的怀里,两只手紧紧的环在林昆的腰上,吻,深深的吻…… 林昆眼珠子一下子瞪大,和蒋叶丽接吻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林昆整个人瞬间幸福的无法形容,大手轻轻的往她的腰上一拦。 林昆刚准备趁机吻的再狂野一点呢,蒋叶丽却是松开了嘴唇,从他的怀里挣脱,从兜里摸出手机,笑着说:“等我给你一个惊喜。”然后转身去一旁接电话,林昆笑着要跟过去‘偷听’,蒋叶丽抬起手阻止,一脸认真。 林昆只好眼巴巴的看着蒋叶丽在不远的地方打电话,看她说话的模样应该是很亲昵很温柔,对方肯定是个男的,林昆摸摸脑袋苦笑说,难不成她所谓的惊喜就是要给自己戴个绿帽子吧?心底顿时一阵汗颜,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给谁打电话呢?”林昆佯装生气的问,其实他心里头知道那人是谁。 “我可以保密么?”蒋叶丽笑着说。 “好吧,那我不问了。”林昆一副很听话的样子。 “知道么,你有时候在我的眼里就像是一个小弟弟,我喜欢你现在的模样。” “那你不喜欢我什么时候的模样?” “不喜欢你有事情装在心里头不愿意说,就一个人扛着,说出来会好受一些,懂么?” “我那是不想让你替我担心。” “可我还是担心了。”蒋叶丽笑了笑说:“等着吧,这个惊喜你一定喜欢。” “那我期待。”林昆笑着说。 赵南家里,赵夫人坐在沙发上发生大哭,家里来了不少的亲戚,或是跟着伤悲,或是一脸悲恸的站在一旁,赵磊虽说还活着,但跟死了也没多大差别了,三天后就要执行死刑,死刑执行前他们这些家属连去探望的权利都没有。 过去,赵夫人对家里的这些亲戚都挺苛刻的,赵南那么大的一个领导坐在上面,家里头的这些亲戚基本上都没沾到什么光,不是他赵南有多清廉,而是赵夫人狭隘的心胸从来也不愿意帮助自己的这帮亲戚,帮了他们他们有钱咋整?这是赵夫人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她就是这样一个妒忌心极强的人。 家里的这些亲戚对她都有怨言,但这个时候又忍不住的同情她,怎么说都是血浓于水嘛。 赵南不在家,一个人躲在市委书记的办公室里,桌子上放了瓶老白干,他拿起来喝一口再放回去,然后过了一会儿再拿起来喝一口,再放回去,反反复复的数次之后,一瓶酒精度数浓烈的老白干,已经被他灌下去了一半。 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无法接受儿子被判死刑的事实,明明都已经安排好了,怎么突然会……他哭丧着一张脸,眼泪吧嗒吧嗒的往外滚,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个儿子的身上,这个儿子要是没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行,我得打电话问问姚书记,他到底怎么去和燕京城里的老板交代的!” 电话拨通了,姚书记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赵南,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 赵南一下子就有些懵了,明明是姚书记答应自己的事情没办成,害的自己的儿子被判了死刑,怎么好像是自己做错什么了一样,忍不住的愤怒道:“姚书记,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给你带东西过去,求你帮忙,结果我儿子……” “赵南,你知道你已经害的我得罪了燕京城里的大老板了么?”姚书记的声音更冰冷起来,道:“就因为你儿子,就因为你给我的那个破东西,这一下子可好了,大老板以后见都不会见我了,我的仕途怕只能止步于此了!” 赵南一听,更火大,借着半斤的酒劲儿,大声道:“姚书记,你不要血口喷人,我给你送的东西怎么了,那可是我收藏的宝贝,你知道那东西值多少钱么?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宋朝官窑青花瓷!” 姚书记声音冷冷的说:“淘宝价九十八,包邮!” 赵南眉头顿时一皱,道:“什么?姚书记你什么意思?” 姚书记大声骂道:“什么意思!?赵南,你个混蛋,你居然拿赝品来糊弄我,亏我一心想要帮你,以为你那宝贝真的是有价无市,拿着去燕京去见大老板,这一下可好了,彻底的把大老板得罪了,以后别再来烦我了!”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一阵盲音,赵南一下子傻了眼了,整个人瞬间仿佛被抽光了意识一样,口中喃喃道:“赝品,怎么可能是赝品呢,那不是金元宗那老家伙一直放在手心里收藏的宝贝么?金元宗,金元宗你个老混蛋,坑的我们父子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