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有脸么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六章:有脸么

第七百三十六章:有脸么 “最终,我宣布……” 胖的头都圆了,说话时不时带着京腔,身穿西服的主法官语气故意停顿了一下,站了起来,神情肃穆的看着台下的众人,缓缓道:“赵磊死刑,三日后处决!” 本来就安静的法庭里,此时更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每个人的心跳声,呼吸声成了这空荡荡的大堂里唯一的声音,不管是被告方还是原告方,所有的人眼里都充斥着不可思议。 林昆错愕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肃穆高高在上的主法官,他不是燕京特意派来的么?特意派来帮赵南父子的么?怎么,怎么最终突然变卦了? 原告台上站着的闵红一脸茫然,眼神的深处是说不出的激动与欢喜,转过头看向主法官,再回过头看向林昆,最终竟忍不住的捂住嘴流下了眼泪。 赵磊本来一脸的得意,嘴角噙着的一丝得意自信的笑容,随着审判结果落定,仿佛发了霉的混凝土一样僵硬在脸上,眉心哀伤的跳动,诧异的目光看向同样怔在那里的父亲……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已经打点好关系了么? 赵南脸色死灰,霎时间半点血色也没有,就像是一下子吞了一百只苍蝇一样难看,他眼神颤抖的看向台上站着的主审法官,眼神尽是哀伤的不解。 赵夫人本来也是蛮有信心的,可审判结果一出来,她整个人顿时像被抽离了灵魂一样瘫软的坐在了椅子上,神情恍惚,两眼发黑,整个人处于半昏厥状态。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台下的众人才各自回过神来,赵磊身旁站着的陈姓代理律师,第一反应就是大声的宣布道:“反对,我的代理人对审判结果有异议,我要求重新上诉!” “证据确凿,异议无效!”主审法官铁板着脸道。 “我的代理人有权上诉!”陈姓律师大声道。 “无权上诉!”主审法官语气坚定生硬道,“我希望你清楚我代表的是什么!我代表的是燕京最高人民法院来执行这次案件审理,所有的证据包括庭审全部的录像,我刚才都已经提交到燕京最高人民法院,你确定要继续上诉?” “我……” 陈姓律师一身坚定的气势,顿时蔫吧了下来,他作为被告的代理律师,对被告所犯下的罪行心知肚明,此时一听到燕京最高人民法院,他就是有再大的底气,也不敢提出反驳,同样他一个小小的市级律师,也没有资格向燕京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异议,法律上虽然没有这样的明文规定,但从来没人这样做过,除非他嫌自己的律师生涯太顺了,非要给自己找点刺激终结它。 问题的关键不是燕京最高人民法院‘店大欺客’,而是他的代理人根本不冤枉。 “把被告带下去吧!”主审法官大声的对台下的特警命令道。 两位特警刚才也是愣神了,此时赶紧回过神,打开被告席的小铁门,将赵磊从里面带了出来,赵磊没有任何的反抗,绝望脸上突然笑开了一朵花,样子有那么几分疯癫,路过他老子赵南身边的时候,呵呵的傻笑两声,神情恍惚的道:“赵南,这就是你所谓的……我真不应该相信你,宁愿相信我妈!” 赵南闭上了眼睛,他不忍心看儿子被带走的模样,等儿子走远之后,他才睁开眼睛向台上的主审法官看去,主审法官低着头收拾材料,看都不看他一眼。 “下面,我宣布一项减刑决定,鉴于原告闵红将功补过,本厅决定对她的原判进行减刑,减刑两年!”主审法官看向闵红说:“闵红,你有意见么?” 闵红激动的摇头:“没有!” 主审法官微笑着说:“好好表现,争取更多的减刑机会!” 闵红感激的说:“多谢法官大人!” 主审法官点点头,然后当着在场的所有人宣布道:“散厅!” 本来人数就不多的法庭上,人很快就走光了,最后只剩下瘫软在椅子上的赵夫人,和傻愣的站着一脸茫然的赵南,赵夫人擦了一把脸颊上的泪水,突然愤恨的站起来,一双眼睛恨不得剐了赵南,大声质问:“你不是说都打点通了!你不是说儿子的事已经摆平了么?那现在,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赵南满脸沮丧,深含愧疚的看着妻子说:“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打点通了,姚书记也亲口告诉我一切都没问题了,我……” 啪! 结实的一个大耳刮子甩在了市委书记的脸上,赵南被打的脸猛的向一旁扭去,嘴角挂上一丝腥红,他缓缓的转过头,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结发之妻,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她这是第一次打他,而且第一次就打的这么狠…… “老婆,你干嘛打我?” 啪! 赵夫人一脸痛恨的表情,又结结实实的甩出一个大巴掌,她现在恨不得打死眼前这个在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市委书记,愤恨的骂道:“叫你不相信大师的话,叫你特么的自作主张要开庭,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离婚!” 赵夫人甩身便走,偌大的法庭里剩下赵书记一个人,两边脸颊一边一个清晰的大手印,两边嘴角一边溢出一抹腥红,这位往日里高高在上,笑容谦和亲民的市委书记,此时说不出的落寞狼狈,这一幕恰巧被一个偷偷溜进来的狗仔队拍到…… 回到百凤门,林昆开了个庆功宴,宴请各路的亲朋好友,同时百凤门名下所有的场子当晚拳场免费,免费吃喝玩乐,每个场子里都人员爆满,达到了空前的盛况。 林昆从百凤门二楼的一个最大的包间里出来,他今天晚上喝了太多的酒,到场的每个人都没少喝,他这会儿出来透透气,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单手撑在栏杆上,看着楼下人满为患,热闹鼎盛的舞池,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 周晓雨从包间里跟了出来,站在林昆旁边,手里头拎着一小瓶啤酒,笑着看着林昆。 林昆吐出一个烟圈,指着舞池中央的盛景,笑着说:“你看,这都多亏了赵磊。” “切,这和赵磊有什么关系。” 周晓雨笑着说。 “当然有关系了,如果不是赵大公子让我的心情这么爽,我怎么舍得百凤门名下所有的场子免费。”说着,林昆故意一副很肉疼的表情说:“你知道这样晚上我得损失多少钱么?” “你还在乎钱?”周晓雅笑着说。 “怎么不在乎,有钱能让鬼推磨,我现在还没让鬼推过磨呢,你就不想看看?”林昆笑着打趣说。 “说真的。”周晓雅喝了一口酒,双颊绯红的看着林昆的眼睛说:“我从来也没想过你会像现在这么优秀,以前在老家的时候,那时候你和我姐谈恋爱,你给我的印象除了长的还算不错,很能打架之外,似乎没什么优点。” “这些还不够啊?”林昆歪嗒嗒的叼着烟卷说。 周晓雨从林昆的嘴角抽出烟,放在自己的嘴里抽了一口,说:“那时候吧,我们全家人都觉得你将来最多是一个小混混,可谁会想到你居然成了混混头子,而且还混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林昆笑着说:“你这话说的我可有意见啊,我有今天可不是混的,我是一名军人,战场上流过血的,再说你见过像我这么斯文正义的混混么?” 周晓雨呵呵的笑了起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林昆把烟夺了回来,叼在嘴角吸了一口,吐着烟气笑着说:“先把南城区统一了呗,本来赵磊的那些地盘都是从我这抢去的,我再给夺回来。” 周晓雨笑着说:“你为的什么?” 林昆笑着说:“反正肯定不是为了钱。” 周晓雨笑了笑,“我很好奇,当初你喜欢我姐什么?能让你那么痴情。” 林昆咧嘴一笑:“你姐其实哪都挺好的,第一次见她我就觉得她好看,就想让她做我女朋友,后来如果她不是被你表姐给用现实洗脑了,说不定现在我就是你姐夫了。” 周晓雨凄然一笑:“想做我姐夫,看来只有下辈子了。我姐回来了,你为什么不重新接受她,是嫌她跟过别的男人么?” 林昆浅然一笑:“当然不是了。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懂,就好像破镜不能重圆一样,曾经爱过就够了,真的痛过之后也就彻底的放开了,做朋友其实也挺好的,只可惜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和你姐做朋友了,只能等下辈子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 “啊?” 林昆回过头,周晓雨一副玩笑的模样看着他,林昆竖起手指指了指她说:“太调皮了你。” “我是认真的。” “认真你个大头鬼啊,小屁孩,这边的事已经完了,别再让你爹妈操心了,赶紧回去好好的把书读完,将来争取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好让你父母……” 林昆笑着说,话不等说完,周晓雨突然踮起脚尖向他吻了过来,猝不及防,被吻了个正着,林昆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微闭着双眼的小丫头,嘴角衔着的烟头掉在了地上,翕合微明的烟头摔溅起一片火花…… “这一吻是替我姐吻的。”周晓雨咬着林昆的嘴唇,眼神微眯成一道小缝,咕哝的说。 “额……” 林昆想要推开周晓雨,这小丫头绝对是疯了,在他的眼里,这小丫头一直都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片子,自己挺大一个老爷们,堂堂漠北的狼王,居然被她给…… “这一吻是替我自己吻的。”周晓雨倔强的咬住林昆的嘴唇,两只手抱住林昆的脑袋,脚尖再点高一点,身体再向前一点,吻的再深一点…… “唔,唔唔……” 林昆支支吾吾的反抗着,忽然间内心里升起一股被逆推的悲哀,尼玛这叫什么事啊,被初恋前女友的妹妹逆推,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他的脸……他还能有脸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