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终审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五章:终审

第七百三十五章:终审 庭审开始前,中港市所有的电视台信号中断,几个外地电视台的记者也参与进来访问,结果被一群粗鲁的大汉连喝带喊的给清了出去,有记者举着自己的记者证要跟大汉们理论,结果被一拳打的北都找不到了,那些外地的记者有的扬言说要曝光这群大汉,结果更惨,人被踹翻在地打成猪头不说,照相机摄像机里的内存卡全都被抠出来掰断,这一下子这些外地记者算是老实了,他们一向是盛气凌人惯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是在异处他乡,被暴打一顿之后陡然清醒,一个个蔫吧的像是夹了尾巴的丧家犬一样。 这群大汉打完了人之后,扬言就是看不惯这些记者瞎哔哔,其实稍微明白一点的人心里都知道,这些人肯定是幕后有人主持,否则谁敢到法院门口打人,而且打完了之后还理直气壮的在这站了一会儿,也没个保安过来处理,等这几个大汉走远了,法院里的特警人员和保安才冲出来‘处理’现场。 咋处理? 无非就是安慰一下那些个被打的外地记者,象征性的让辖区的警察过来做个笔录,然后再热心的拨打120叫了几辆救护车赶过来把人都给拉走了。 林昆此时和闵红走进了法院的走廊里,身后跟着龙大相、牛大壮等人,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以被告家长身份出庭的赵南夫妇,一向待人亲善的赵南冷哼一声,目光从林昆的脸上斜瞥而过,他身旁的赵夫人更是如同见到仇家一样,恶狠狠的瞪着林昆,咬牙切齿的小声啐骂:“小瘪三,陷害我儿子!” 林昆假装没听见,脸上挂着谦和的笑容向赵南夫妇打招呼:“赵书记,赵夫人。” 赵南和赵夫人根本不理会他,径直的加快了两步向法庭里走去,眼不见心不烦。 林昆心中摇头暗笑,赵夫人昨天还对他左一个大师,又一个大师的叫着,那模样就像是抓住了绝望中的救命稻草一样,今个自己只不过没有易容而已,这态度的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林昆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自己煞费一番苦心想要拖住时间,奈何这赵夫人最后还是没拗的过赵南,到底还是如期的开庭审理了,也罢,这都是冥冥注定的吧。 林昆回过头,笑着安慰闵红说:“待会儿不要紧张,该怎么说怎么说,法官会给一个公正的判决的。” 闵红一脸紧张的点点头,“我尽量。” 走在前面的赵南夫妇,赵夫人贴近赵南说:“赵南你就是不听我劝,大师都说了开庭对儿子不利,儿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嘴上这么说着,赵夫人的心却不是真的着急,他已经和赵磊约定好了,真要是开庭的话就装重病昏迷,还没哪一个法庭当庭审理重病昏迷的嫌犯呢。 赵南笑着说:“你啊你,就是喜欢相信那些江湖术士的话,他们真要是那么厉害,怎么不坐到你老公我今天的位置呢?这一次你就乖乖的相信我一次。” 赵夫人看着赵南,一脸默然。 庭审正常开始,到场的陪审团以及相关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入场,两名特警押着赵磊走了进来,现场一个摄像机也没有,最初的对外公布开庭会审,在没有接到任何官方通知的情况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变成了闭厅会审。 在场的陪审人员对此响起了不满的声音,主法官席上,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约有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拿起眼前的法官锤敲了一下桌子,大声道:“肃静!” 旁边陪坐的两名副法官打着官腔解释道:“今天本厅临时决定闭厅会审,此次案件的审理具有特殊性,如果公开于世,怕会引起一些心怀不轨之人的舆论菲薄,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各位,但本厅保证案件审理的公正性,请各位放心。” 台下坐着的陪审人员,听到了这一番不算太牵强的解释,情绪渐渐平息了下来,副法官的解释也不是太牵强,赵磊的身份特殊,不管最终定审的结果如何,肯定会在公众之中引起一番喧闹的议论,多是会借着赵磊的特殊身份大肆的抨击政府官员。 赵南一脸平静的坐在陪审席上,暗暗的冲主审法官点点头,主审法官也暗暗回应,两人眉来眼去,这一切都落在了林昆的眼里,林昆目光闪过一丝厉色,心底却是一片平静,如果台上主审席上坐着的那个中年胖子敢胡审,他不介意暗中为这个社会打抱不平一下,来中港市容易,想走?呵呵。 赵夫人见赵磊好端端的站在被告席上,心里头顿时懵了,贴在赵南的耳边问:“赵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和儿子说好的,他怎么就……” 赵南笑呵呵的压低声音说:“台上坐着的主审法官我认识,算是旧识。” 赵夫人看向台上胖胖的主审法官,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我怎么不知道?” 赵南笑着说:“是通过姚书记认识的,本来没什么交情,但这次不一样了,他是姚书记到燕京走动关系后安排过来的,放心吧,咱们小磊这次肯定没事。” 赵夫人语气里还是有着一丝焦急:“可,可那大师说……” 赵南不屑冷笑说:“你呀你,我不都跟你说了么,那些江湖术士的话不可信。” “大家安静!”主审席上的法官拿起宣判锤敲了一下,声音铿锵,语气庄严的宣布道:“庭审现在开始,请各位保持安静,严格遵守本次法庭的纪律!” 台下一片肃穆,墙上挂着的时钟正好是九点整,这一场审讯足足持续了三个多钟头,整个过程都符合庭审的常理,主审法官神态庄严的坐在那儿,针对每一个细节发问,每一个细节进行记录,并适当的会提出一些疑问。 本次庭审,最重要的就是闵红这个认证,闵红将过去和赵磊之间的交易细节公布出来,也不是空口说来,闵红最初就多藏了一份心眼,几乎每次和赵磊谈到交易等问题,都会用电话偷偷的录音,而这录音也是最重要的物证。 赵南坐在陪审座位上,脸上的表情虽然淡定,可心里却是闪过一丝狐疑和不安,眼前的这位主审法官完全是按照正常的套路来审,可一点偏袒他儿子的迹象也看不出来。 赵夫人面色紧张的发青,附在赵南的耳边焦急担心的说:“老头子,我怎么觉得情况不对,你确定上面坐着的那位会帮我们家小磊么?确定么?” 赵南拍拍妻子的手,笑着说:“放心吧,还没到最后的宣判呢,整个过程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到最后宣判的时候把罪行给降低,这样做不会被人落下什么口实,顶多时候会被人说一句判罚的尺度有问题,要是在这个过程中就明显的偏袒,这事情要是被人作为证据传扬出去,对咱们儿子和法官都不好。” “哦。”赵夫人稍稍放下心来,看着这官场上的一些东西,自己还是不懂,同样的办一件事,自己和这些当官的想法就是不一样,心里头忽然好崇拜自己的男人。 赵磊站在原告席上,全程谨言慎行,大多数的话都由那陈姓代理律师代言,当闵红从原告席上站起来和赵磊对峙的时候,赵磊嘴上不说话,依旧由代理律师发言,眼神里却是一丝玩味的冰冷看着闵红,闵红胆怯的手心里渗出冷汗,转过头向林昆看去,林昆笑着冲她点点头,她这才重获底气。 林昆向赵磊看去,目光平静,赵磊也向他看过来,眼神里充满着一丝不屑的挑衅,嘴角勾起着一抹阴森的笑容,对待这次庭审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林昆笑着摇头,转而将目光看向主审席上的法官,内心的直觉告诉林昆,结果可能不像自己最初想的那么差,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但一定是出问题了。 难道是老天都看不过去赵磊过去的恶行了么?审判的结果未定,一切都充满未知。 铛铛铛! 陪审席上一片低声的议论,到了最后要宣判的时刻了,主审法官敲响了宣判锤,神情庄严的对台下的众人说:“鉴于案件的复杂和多元性,我和两位陪审法官需要单独的商议一下,时间不会太久,请各位陪审人员稍安勿躁。” 一位主审法官,两位陪审法官,三人到了法庭后的一个单独议事的房间里。 陪审席上马上又喧闹了起来,赵夫人满怀担心的问赵南:“老头子,儿子不会有事吧?” 赵南笑着说:“放心。”目光却是阴测测的看向了原告席上站着的闵红。 被告席上的赵磊,一副轻松的模样,嘴角噙着冷笑,瞪着一双如钩的眼睛,小声的冲对面原告席上的闵红说:“贱货,敢当庭指证我……我要你死!”后面这四个字没有说出声,而是口型。 闵红吓的心底一哆嗦,但还是骨气勇气回道:“你做的事必须要付出代价!” 赵磊冷笑着说:“我的代价就是……要你死!”后面三个字还是做口型。 说完,赵磊抬起胳膊,伸出一根食指遥遥指着林昆,嘴角噙着一丝阴森冷笑,语气极其猖狂的说:“姓林的,我们之间还没完呢,我一定要让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林昆面色平静的笑了笑,说:“好,我等着。” 几分钟后,三位法官重新回到了座位上,主审法官重新敲了三下审判锤,神态庄严,语气严肃的说:“下面,我宣布本次庭审的结果,被告人赵磊,涉嫌经济犯罪,刑事犯罪等多重犯罪,依照华夏人民法律第xxx条,第xxx条,以及第xxx条等相关条例……” 法庭内一片安静,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主审法官的脸上,仔细聆听着宣判结果,林昆等人面色凝重,赵南夫妇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难以琢磨,只有被告台上的赵磊一脸轻松,似乎对宣判的结果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