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朱家家规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四章:朱家家规

第七百三十四章:朱家家规 翌日,阳光很大,整座海滨城市都处于温暖的包围中,全中港市的老百姓,不管是上班的还是在家休息的,或是坐在电视机前,或是守在电脑直播前,都关注着最近轰动一时的大案子——赵氏集团董事长赵磊的最后庭审。 案子如此轰动,除却案件本身的复杂、严重,更令人震撼、瞩目的是犯罪嫌疑人赵磊,是中港市一向亲民代表的市委书记赵南的儿子,不都说虎父无犬子么,赵南在中港市老百姓的心目中是典型的亲民代表,可怎养出这么个混账儿子? 甚至一些老百姓都在心中怀疑,赵南往日的待人和煦亲近,是不是作态的成分居多? 市中心医院的病房里,童家国由妻子王云陪在身边,他昨天夜里已经完全脱离危险了,多亏了百凤门那两个血型和他一样的小弟,两人为了救他,这会儿都在隔壁的病房上躺着呢,抽的血太多,一站起来就摇摇晃晃头晕目眩的。 童家国和王云嘴上虽然都不说,但内心对林昆的感激溢于言表,林昆已经是两次帮了他们,第一次救了童家国年迈的父母,童家国可是一个极其孝顺的孩子,要不当日他几近失血过多死亡,王云怎么也不肯叫来他父母,因为王云心里头知道,如果是搭上了两位老人的性命,把童家国给救活了,他即便是醒过来了,也是生不如死,而且还会痛恨他和自己一辈子。 对闵红的恨不能马上消失不见,但当病房里的电视机上出现记者在法院外面采访闵红的画面的时候,夫妻俩的心里真的不再那么恨了,或许他们也渐渐的明白了,闵红是和小娇有过节,自己的女儿什么脾气自己也知道,小娇曾经当众打骂过闵红,闵红找赵磊帮忙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可没想到赵磊那畜生竟见色起意,居然将女儿给先女干后杀了,至今尸首还没找到! 电视机里,当着记者的镜头,闵红一脸难过,她的眼眶里闪烁着泪光,声音微微的有些哽咽,她隔着镜头向电视的另一边看过来,言语里盛着伤悲和愧疚说:“以前都是我不懂事,贪一点小便宜犯下了大错,我对不起那些因为我而失去女儿的叔叔阿姨们,在这里我向你们道歉,我不求你们原谅我,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跪在你们的面前任你们打骂,我对不起小娇和她的父母,我不应该因为一时的意气用事,白白的断送了小娇的命,那真是我始料未及,可现在解释也没用了,小娇还有那些冤死的姐妹们,你们如果在天有灵,今天就保佑我在法庭上揭露赵磊的罪行,还你们一个公道!” 童家国夫妇俩没有说话,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同时握紧了一下,泪水无声的从两人的眼眶里流了出来,是悲伤,是心痛,是无奈,是心中最后的感动。 远离中港的一个小镇,一个醉醺醺的父亲,和一个嗜赌成性的母亲,坐在一个老式的大背头电视机前,家里头女儿之前给买过一个新的液晶电视,屏幕很大,看起来比大背头电视机舒服多了,但被两人一起吵架一起给砸了。 此时,这对精神状态邋遢的小镇夫妇,看着女儿在电视里被采访说的话,常年感情不好,几次吵的要离婚的两个人,顿时抱在一起大声痛哭了起来。 这一天,他没有再喝酒,她也没有再去赌,喝酒喝了大半辈子的,打麻将打了大半辈子的,到最后他们发现自己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女儿。 燕京城里,朱老难得有空闲肯坐在电视机前看一个地方台的转播,实际上自从知道林昆在中港市,朱老就一直关注着中港市的新闻动态,习惯去分析哪一条是对孙子有利的,哪一条是有弊的,然后再仔细的琢磨孙子该怎么去应对。 林昆这次把赵磊给弄了进去,这消息在中港市轰动不小,几乎是一场舆论地震,但出了辽疆省,对于上班族来说,更多的只是浏览网页时弹出的一条普通新闻,焦点是犯罪嫌疑人的爹是市委书记,可能会因此多看两眼,留个言评个论,对于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来说,顶多是茶余饭后的闲谈,甚至远不如欧洲哪个人中了彩票,又或者是某某恐怖组织又在哪个国家干嘛了愿意提起。 对于整个燕京城来说,能坐在电视机前认真的看这个报道的,估计只有朱老一人。 老管家小管陪在朱老身边,说是小管,也是五六十岁的人,只不过和朱老比起来他确实是小管。 老管家跟了朱老几十年了,在朱老的面前就像亲儿子一样,看着屏幕里的采访,老管家笑着说:“老爷,咱们家的少爷……”声音压低:“真厉害!” 朱老呵呵笑道:“确实啊,市委书记的儿子怎么了,敢和我孙子抢地盘,就得是这个下场。” 老管笑着说:“老爷,你说少爷这回把这小子整的这么狠,是完全私心么?” 朱老笑着摇摇头,道:“这孩子军人出身,正义感强,要我说即便他和这小子不是对头,知道了这小子干了那么多的坏事,也肯定会把他给弄进去。” 老管家笑着说:“咱们派出去调查的人已经反馈了,那小子犯下的罪是死罪,而且前两天沈城来了个姚书记,去拜访了咱们燕京城的一个大佬,那姚书记在辽疆省和赵南亲近,这次拜访那位大佬肯定是去求情了,老爷子,结果你猜怎么着?” 朱老被勾起了兴致,好奇的道:“怎么着?” 老管家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结果……”老管家贴在了朱老的耳边小声道。 “哈哈!”朱老哈哈大笑,看着老管家调侃说:“小管啊,你说他们也都是一把年纪的人,这挺大个人,怎么竟干小孩的事情呢,要我说啊那个姚啊赵的,都不适合当什么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就他们这智商能管理好一方土地?能带领着老百姓跟着国家时代的脚步进步?唉,忒差劲了点儿。” 老管家收敛笑容,问朱老:“老爷,要我不把那谁给叫来,商量一下把这两个人给拿下来?” 朱老摆手笑道:“算了,我才懒得管这些闲事呢,政治上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别到时候折腾出一连串的麻烦来,我还得跟着干着急,我还是在家多享享清福,等过几天天暖和了,我这身子骨要是经的起折腾,再去中港市转转。” 老管家小声的问:“老爷,你不打算马上把少爷叫回来?熟悉下家里的环境?” 朱老笑着说:“不用,他能把中港市玩的明白,同样就能把朱家玩的明白,我要是现在把他给叫回来了,告诉他我是他爷爷,告诉他这一大堆的家业都需要他继承,就他那性格,我不怕他干不了,我怕把他给吓跑了。” 老管家笑着说:“老爷子,你还担心少爷回来太早,羽翼未满,被家族里的其他人算计吧?” 朱老哈哈笑着说:“小管啊小管,跟了我这么多年,看来我心里的东西瞒不过你。” 老管笑着说:“老爷,之前你让我去办的联姻的事,我调查了一下,咱们燕京城符合条件的大户人家一共有十多家,姑娘倒是生的不少,既漂亮又有才气的倒也不多,等哪天你清闲的时候,我把详细的名单资料给你一份。” 朱老笑道:“好,将来等我孙子回来了,我这做爷爷的得让他马上成个家,朱家的规矩就是这么定的,必须成家立业,才有着手管理家族的权力。” 老管家笑着叹了口气说:“可惜了那位楚姑娘,澄澄那孩子如果是少爷的就好了,那姑娘除了家庭方面不符合条件,其余哪一条都符合条件。” 朱老笑容慈祥的说:“谁说不是呢,只是我朱家的继承人,怎么能娶别人的女人。对了,姓楚的那姑娘不是暂时和我孙子分开了么,和那个从过来灰溜溜回来的小子发展的怎么样了?” 老管家笑着说:“老爷你希望怎么样?” 朱老笑着说:“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将来进我朱家家门的不是那楚姑娘,我就是好奇一下,不都说人的岁数大了就像小孩子么,小孩子好奇心大。” 老管家笑着说:“要不我刚才怎么说那位楚姑娘不错,和那个姓潘的小子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行为,那姓潘的小子倒总想生米煮成熟饭,可人姑娘不肯,要我看那姑娘的心里还是有咱们少爷,就冲她那天晚上蒙面登台,如果不是心有少爷,她在中港市也绝对是公主一样的身份,怎么可能轻易登台亮相。” 朱老笑着说:“是啊,不过也是情理之中,我孙子遗传了我年轻时候的基因,长的高大英俊,又是一身英气勃发,这样的男人,女人想不爱都难。” “咳咳……”老管家干咳两声。 “咋的,你小子对我说的话有意见啊?”朱老像小孩子一样翻着白眼道。 “有。”老管家跟了朱老这么多年,两人之间就像父子一样,倒没什么忌讳的,笑着说:“老爷,少爷他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您,您才……” 朱老翻着白眼说:“我就一米七咋的了?我那时候是穷,该长身体的时候没吃着好东西,再说了我年轻的时候不止一米七,现在是岁数大了直不起腰了。” 老管家指了指电视屏幕里,笑着说:“老爷,少爷是一个大英雄我不否认,可你看少爷的气质,更像是一个没有正当职业,整天吊儿郎当的混混。” 朱老翻着白眼笑骂道:“你小子放你那狗臭屁,我孙子这叫霸气不外露。” 老管家点点头,笑着说:“这个我同意!” 电视屏幕上的画面突然中断了,变成一副没有信号的模样,朱老马上皱起眉头,“小管,你快看看是不是咱家的天线坏了!” 老管家拿起遥控器试了一下,别的台都能看着,显然不是天线坏了,回过头看看朱老,两人同时露出了一丝‘你懂我也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