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李一梅醉了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三章:李一梅醉了

第七百三十三章:李一梅醉了 明天赵磊案就要进行最后的开庭审理了,想不出对策来,赵磊这次恐怕真的就要脱身了,如果说林昆是条过江龙,那赵磊就是一条土泥鳅,可别小瞧了这土泥鳅,一旦让他逃脱,就再也抓不住它。 夜渐渐深了,林昆心里知道,燕京的大佬肯定不止只派一个检察官过来这么简单,赵磊犯下的罪绝对可以说罪不可恕了,偷税漏税事小,组团卖淫也不算太大,关键是冤死在他手上的那几个姑娘的命案,以及被他坑蒙贩卖的姑娘们。 这么多的案子,背后都是他在操纵,叠加在一起不判他立即枪毙,全中港市的老百姓都不会同意,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替他开脱罪名,岂是一个检察官就能搞定的? 林昆不去想燕京的那位大佬还有什么安排,事已至此就让由它听天由命吧。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李一梅打过来的,李一梅电话里轻佻的说:“帅哥,你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里都好几天了,就不知道过来看看我么,我钱花完了,快饿死了。” 林昆开着车去李一梅住的酒店,就当是出去散散心。林昆敲开了李一梅的房门,李一梅刚洗完澡,身上裹着浴巾,正歪着头用毛巾擦那湿漉漉的头发。 林昆笑了一下说:“也不看看就开门?” 李一梅自嘲的笑了一声:“还能有人把我强女干了?求之不得呢,完事之后我不报警,他给我个三五百块钱就好,省得我一个人在这饿死了都不知道。” 林昆走了进来,笑着说:“你这是在赌我的气么?” 李一梅关上了门,甩了甩头发说:“我可不敢,你是堂堂的百凤门大哥大,我除了一张脸蛋长的还可以之外,这身子早就被卢三那王八蛋糟蹋的糠了,偶尔我也不自重的出去找男人,回头想想这些年,还是我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林昆走到床头,拿起座机给楼下的服务台打了个电话,让服务员送两罐啤酒上来。 林昆打开一罐递给李一梅,自己也开了一罐,喝了一口说:“喝点酒,心情会好一点。” 李一梅嫣然苦笑,灌了一口说:“我没心情不好,只是感叹一下自己那不堪回首的过去。” 林昆笑着说:“你大晚上打话叫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给你送生活费吧。” 李一梅道:“当然不是了,现在网络银行支付宝那么方便,真要钱你转账不就可以了。” 林昆苦笑一下说:“你还别说,我还真不会用那些东西。” 李一梅眨着眼睛看着林昆,“生活费呢?” 林昆从怀里摸出两沓钱来,放在了身后靠着的窗台上,笑着说:“该吃吃,该喝喝,不用给我省。” “切!”李一梅翻了个白眼,褪去妆容的脸颊依旧白皙粉嫩,眉毛清晰,睫毛长长的,大眼睛高鼻梁,镶嵌在一张瓜子脸上,倒也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道:“听你说话这口气,好像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似的,你是在咒我死么?” 林昆笑着说:“我干嘛咒你死,我把你请到这儿来安顿,是想让你帮我的忙,你要是没了,那谁来帮我忙啊?” 李一梅走过来,拿起窗台上的两沓钱,身子距离林昆紧紧两三厘米的距离,侧过头莞尔一笑,唇角勾起一丝诱人的弧度,身上散发出沐浴露淡淡的香味,声音潺潺而又狐媚的说:“这么说,我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有用的人喽?” 守着一个身穿浴袍的美人儿在身边,咱们林大兵王定力再好,内心也开始有些燥乱了,小心脏扑腾扑腾,他有意的向旁边挪了挪身子,咧嘴笑道:“我们是战友。” “战友?” 李一梅咯咯的一笑,媚人之态陡然又攀升好几个格,林昆向一旁挪,她就紧跟着过来,身体始终和林昆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不向前也不退后,就这么干巴巴的诱惑着咱们可怜的林大兵王,这完全是在考验林大兵王的定力呢。 李一梅道:“我能听听你和卢三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么,为什么这么想对付他?” 林昆嘴角一笑,跟李一梅他倒不怕隐瞒什么,李一梅既然能沦落到去站街,不管过去是对是错,她肯定都记恨卢三,关于卢三的事告诉她也不怕她会去跟卢三说什么。 “卢三杀死了百凤门之前的大哥何军,我答应蒋叶丽替她报了这个仇,所以我和卢三将来必须是不死不休。”林昆喝着啤酒,一副轻松淡然的表情。 “好一个不死不休,其实我倒觉得你应该谢谢卢三,何军如果不死的话,你和蒋叶丽怎么可能有关系,那个蒋叶丽我见过,漂亮是漂亮,但更令那人疯狂的是她那一身的知性熟女范儿,那种范儿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羡慕来的。” “呵呵……”林昆干笑了两声,看着李一梅的眼睛说:“你会帮我么?” 李一梅邪异的笑道:“我凭什么帮你,小帅哥……”身体整个站在林昆的身前,再往前一点点就几乎要贴到了林昆身上,粉红的嘴唇吐着丝丝温热的兰气说:“要不然你把我包养了吧,你年轻英俊,还这么多金,我成了你的女人,自然什么都肯帮你了。” “呵呵……” 林昆干笑,脸颊微微发热,心脏的跳动继续加快,李一梅身体略微的向前轻,嘴唇越发的向他的嘴唇靠过来,就差一点点的距离,马上就要吻上了,林昆伸出手摁在李一梅那性感诱人的双唇上,轻轻地把她推开:“别开玩笑。” 被拒绝,李一梅显得十分的不爽,脸上掩不住的失落,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笑着说:“我果然没看错人,你真的和我遇到的其他的那些男人不一样,那些男人一见到了我就会像哈巴狗一样舔上来,只有你肯在关键时刻推开我。” 李一梅的眼神里忽然间闪过一丝委屈,笑容看起来也不那么生动,而是微微的幽怨,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看着林昆说:“你不会是嫌我脏吧?” 林昆笑着说:“你想多了,对于美色,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难以拒绝,但我也有我的原则,我不想在你那受伤的心灵上再添一道疤,等卢三的事过了,我会给你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如果不喜欢,我也可以给你一笔钱离开中港市。” 李一梅重新靠着窗台,和林昆紧挨着站着,笑着说:“你说让我帮你对付卢三,无非就是想从我这知道他的一些细节情况,我跟了卢三这么多年,他的大小事我基本上都知道,我之前一直也没想过要告诉你,是因为我怕一旦我告诉你了,你拼不过卢三,最后卢三反过头来再把我揪出来,我还不想死的那么早。” “那现在呢?” “现在我的想法变了,这两天我有看新闻,赵磊被抓了进去押在法庭上受审,这一切应该都是你布的局吧,赵磊你都敢这么算计,一个卢三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赵磊有市委书记的亲爹,卢三的亲爹还不知道埋在哪儿呢。” 李一梅一口气将易拉罐里的啤酒喝光,道:“卢三的那点破事其实没什么,他手下有三员大将,其中一个你肯定知道,就是乔老六,另外两个一个叫王猛,一个叫丁骁,和乔老六比起来,王猛和丁骁倒是更顺眼一些,这三个人分别占有地盘,分别统治着自己的场子,剩下的地盘就是卢三自己的,卢三的身边还有三个保镖,这三个保镖没名没姓,代号甲、乙、丙,我见过,一个个的身上一股死人味,应该不好对付,卢三名义下的那些产业表面上是他自己的,实际上都是他结发之妻的,这男人还算有点良心,在外面包女人当新郎,对这个结发妻子倒是说的过去。你如果想做掉卢三,吞掉他的地盘,就必须把乔老六、王猛、丁骁这三个人拉拢过来,然后威逼卢三的结发之妻把地盘让出来,到时候只要卢三一不在了,他老婆一把年纪了,肯定不敢抗衡。” “还有,你如果真要对卢三动手,最好要快,要神不知鬼不觉,西城区算上卢三在内一共是三个大帮派,这三大帮派之间互相制约,但彼此之间也有协议,有其他城区的实力侵入时,三大帮派必须放下彼此间的仇恨,联合对外。另外两个帮派的老大一个是秦河山,一个是蒋元超,这两个人可都不好惹,手底下的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你若真的和他们硬碰硬,就算赢了也是损失惨重。” 李一梅说完了,从林昆的手里夺过他生下的半罐啤酒,晃了晃,笑着看着林昆说:“我今天晚上想喝的醉一点,一罐啤酒实在太少了,你这半罐先借我。” 林昆笑着说:“还有别的么?王猛和丁骁我应该怎么去拉拢?” 李一梅脸颊微红,吐着酒气笑着说:“他们两个简单,他们心里本来就对卢三不满,当初卢三和他们两个一起喜欢上一个女孩,不对,还有一个人也参与进来,就是被你布局给抓进去的赵磊,那女孩是一家夜场里的花魁,好像叫胡杏儿,王猛和丁骁都说那女孩是他们的真爱,可最后还是被卢三夺了去,卢三还不等抱回家暖被窝,就又被赵磊横刀给夺了去,这都好几年过去了,王猛和丁骁虽然谁都再没提这一茬子事,但我知道他们心里都记恨卢三。” “你确定?” “当然了,想让一个男人说真话,要么是把他灌醉,要么是把他给睡了,我喝酒是喝不过那两个粗人,但勾引男人的功夫,可不是他们两个能抵挡的。” “你为什么这么做?就不怕卢三知道?” “知道?” 李一梅呵呵笑了起来,声音里透着森冷的气息,自嘲道:“他当然知道了,还是他让我去勾引那两个粗人呢,反正我也被他玩够了,就让给手下玩玩喽,既能讨手下开心,不那么的记恨他,又不白白的养我,一举两得的事情嘛!” “你醉了。”林昆看着李一梅面色潮红,眼神微翕的模样,内心忽然一痛,这么一个看似为了钱不顾一切的漂亮的女人,男人看到她的时候只会本能的产生欲望,可又谁真能看到她内心的悲伤,当把她压在身子底下发泄的时候,又有谁真的怜惜过她,她凄惨疼痛的呻吟中,有多少是对命运不甘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