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终要消灭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二章:终要消灭

第七百三十二章:终要消灭 赵南见妻子脸上的突然变的闷闷不乐起来,关心的问:“老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赵夫人摇摇头,抬起头看着赵南的眼睛,说:“今天我去庙里求卦,下山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先生,他一语便说中了咱们家的情况,我把他带到家里调整了一番,他走的时候特意叮嘱我说,咱们家保佑儿子的祥瑞之气要等三天才能聚齐,在这之前千万不能开庭,否则会对咱们儿子不利,会……会招来血光之灾!” 赵南和妻子不同,他心中敬奉神明,却不相信什么江湖方士,认为那些摆摊算命的都是些江湖骗子,只不过妻子相信,他平时也不多说什么,但这回事关儿子,他便皱着眉头阴沉着脸问妻子说:“这回你又给了他多少钱?” 赵夫人说:“你干嘛这个表情看我,像我总被人骗似的,过去我找那些大师看的,哪一个不是八九不离十的,说你官运好的哪一个没应验。” 赵南反驳说:“那都是我自己努力了,他们那么厉害,怎么没看出儿子有劫?” 赵夫人马上有些无言以对,道:“那,那他们说的好的都灵验了,可能是坏的不想说吧,要是把坏的也说了,我给他们的钱肯定会少,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次的这个大师不一样,我硬要给他钱他都不要。” 赵南道:“还有这事?” 赵夫人道“可不是怎么,所以我想,既然人家大师都指点了,咱们还是听了吧。” 赵南沉思了一下,还是不相信江湖护士,他在官场上经历了这么久,早就看尽了世态炎凉,就连少林寺里的和尚都可以两面三刀,更何况这些江湖的术士,这江湖术士没有马上要他老婆的钱,可能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三天后开庭之后儿子如果真的平安,那他肯定会再次出现指手画脚一番,到时候要更多的钱。 人心不古啊…… 赵磊思忖过后,还是决定不听妻子的,眼下天时地利人和,燕京的大佬亲自派了中央级检察官过来,只要后天一开庭审理,当庭宣判儿子不用死罪,剩下的一切都好周旋了,哪怕是无期徒刑,他有信心一步一步的把儿子从铁窗里弄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赵南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和妻子争执,说了一声累了便上楼。 夫妻俩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双方的一举一动都能猜测出心里的想法,不过赵夫人没有追上去再和赵南理论这件事,而是趁着赵南夜里睡着,她悄悄的溜出家门,在小区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就奔向中港市唯一的一所收监所。 暂时被审讯的嫌疑犯人都被关押在收监所里。 出租车停在了收监所的大门口,赵夫人从车上下来,收监所的大门这时早就关上了,即便白天的时候没有被关上,想要进到这里面也得有相关的手续才行。 赵夫人直接向门口的守卫亮出了身份,这守卫倒是没见过市委书记的夫人,马上跟他的领导联系,结果他的领导也没见过市委书记夫人,又和领导的领导联系,一圈折腾下来用了足有十多分钟,最后收监所最大的头目从里面出来,见到了赵夫人又点头又哈腰的,脸上堆着笑容,恭恭敬敬的把赵夫人迎了进去。 赵夫人要求见儿子,收监所的大领导马上安排,要是伺候不好了这位正宫娘娘,明天他就有可能下岗,这收监所所长的职位不低,可在人市委书记的眼里,还不就是个芝麻豆粒大小的官么,只要人家一句话,就有一百种方法踩死他。 赵夫人和赵磊被安排在了一个单间里见面,和普通的嫌犯和家属见面完全两种待遇,普通的家属和嫌犯见面,都是隔着玻璃,互相拿着电话才能通话,他们母子俩见面的房间里环境舒适,还配有咖啡热茶,果盘瓜子等物件,并且全程不许有人来打扰,不得不说这收监所的所长还是很会做人的。 赵夫人一见到儿子,便马上泣不成声,一把扑在儿子的怀里抱住儿子,心疼的说:“儿子,你在里面没受委屈吧,他们有没有对你不好,有没有欺负你。” 赵磊一点也不像正常被关进收监所里的那些人那样沮丧绝望,脸上笑容轻松的说:“妈,你放心吧,你儿子在这里面好着呢,里面的这些人又不是傻子,他们真要是敢对我不好了,被我爸或者您知道了,他们以后还想不想在中港市混了。” 赵夫人擦着泪水抬起头,一脸懊恼的说:“小磊,都是妈对不起你,妈过去没有好好教育你,所以你才走错了路。” 赵磊笑着说:“妈,这和你没关系,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不争气,往你和我爸的脸上抹黑了。” 赵夫人哭诉着说:“妈不怕你给妈抹黑,妈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平平安安……” 赵磊笑着说:“妈,没事的,我相信我爸肯定能帮我摆平的。” 赵夫人说:“儿子,不瞒你说,你爸就是个老顽固,妈今天去庙上替你求卦,下山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大师,他一语便说中了咱们家的事,还主动到家里来帮你调解,人家一分钱没收,你爸非说人家是江湖骗子不可信,大师可是说了,咱们家里有保佑你的祥瑞之气,之前被你抱回来的那个破罐子给破了,大师已经在咱们家布下法阵,要三天那祥瑞之气才能重新汇聚,在这之前千万不能开庭审理,我把这事告诉你爸,你爸他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听我的,儿子,你这回必须得听妈的,后天绝对不能出庭。” 赵磊笑着说:“妈,你又去信那些算命的啦?还记得我小时候你找一个和尚给我看过么,说我将来肯定是高材生,还说能考上清华北大呢,结果我还不是靠着老爸的脸,进了一个二流的本科学校,要我说那些江湖术士也不可信。” “你!” 赵夫人急的语气一顿,道:“你这孩子怎么也跟你爸一个脾性,这次这个大师真的不一样,人家不求钱不求财的,完全是凭缘分来帮我们家化解的,你……” 赵磊笑着打断说:“好了好了,我的亲妈,我听你的还不行么,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拖延出庭的。” 赵夫人说:“怎么拖延?我还没想好呢。” 赵磊笑着说:“那还不简单,我就躺着装病,还没见过哪个法庭审过神志不清的病人呢。” 赵夫人紧张的脸上马上展开笑容,拍着儿子的肩膀说:“我的儿子就是聪明啊!” 一直到半夜,赵夫人才离开,临离开前赵夫人单独把收监所的所长叫到一旁,语气严肃的说:“我儿子在这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让你全家都不舒服!” 收监所的所长噤若寒蝉,恭恭敬敬的说:“赵夫人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令公子。” 赵夫人刚刚离开收监所,监管所内的特等牢房里,赵磊就接到了赵南的电话,赵南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对赵磊说:“儿子,你妈刚才去你那了吧?” 赵磊笑着说:“我妈说你睡着了。” 赵南道:“又醒了。不管你妈说什么,你都别听他的,你妈她愿意相信江湖术士的话,我们不能跟着信,现在省里和燕京那边都打点好了,早点把这事了解了咱们一家人的心里都踏实。” 赵磊笑着说:“爸,你放心,我相信事在人为,可不相信那些江湖骗子。” 赵南道:“后天开庭的时候,你机灵着点,该说的不该说的自己都好好掂量掂量。” 赵磊笑着说:“放心吧爸,我都这么大人了。” 赵南叹了口气说:“这回的事要是过了,以后你再别让我替你操这心了,行么?” 赵磊笑着说:“好,没问题。” 翌日黄昏,林昆主动给金凯打电话过去,他已经接到了可靠消息,燕京城里派来的检察官已经抵达中港市,法院方面已经下达了通文,明天上午正式开庭,就赵氏集团董事长涉嫌组团卖淫、贩卖人口以及几宗命案进行开庭审理,金凯那边如果没有在这之前和大佬接上头,揭穿那个姚书记送去的青花瓷是假的,赵磊极有可能因此逃过一劫,想要再将他伏之于法,便是难上加难。 结果很不乐观,金凯想了好几个办法想要接近那大佬,结果都没有成功,前前后后他也是搭了不少钱和人情进去,可一个权力顶端的大佬,其实一个小老百姓说想见就能见到的,不是说他的官威有多大,而是做官到了这种程度的,每天要忙的事都应付不过来,哪有时间去见一个普通倒腾金货的小百姓。 金凯在中港市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公子哥,可在燕京城里,他算是由心的体会到了,他就是汪洋大海里的一个小虾米,生了没人问,死了也没人管,再怎么折腾也起不了风浪。 林昆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到现在还没有头绪,何况自己之前还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完成,此时的金凯内心既尴尬又愧疚,哪里想过要见一个大佬会这么麻烦。 林昆笑着说:“没事,实在不行就听天由命,这次要真让赵磊逃过去了,那就是他命不该绝。” 金凯歉意的道:“昆子,哥再想想办法,就是有一丝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 林昆笑着说:“凯哥,也别那么执着,该做的做了就行,剩下的就交给老天也吧,毕竟这世界上很多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金凯愧疚的叹了口气,“都是哥没用。赵磊这小子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这回要是不‘打死’他,以后再放这小子出来就是个祸害,电话先挂了,我再想想有什么办法能接近那大佬。” 林昆笑着说了声好,两人便挂了电话,林昆抽出根烟叼在了嘴里,站在窗边望着外面,平静而又繁华的夜色下,那些躲藏在黑暗里的邪恶,终究要被消灭…… 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