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假神棍(2)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一章:假神棍(2)

第七百三十一章:假神棍(2) 赵夫人向林昆走了过来,坐在石桌的对面,脸上笑容苍白的说:“老先生,刚才是你在说话么?” 林昆低着头扔假装和自己对弈,看起来高深莫测,语气淡然的说:“夫人面相旺夫,夫有在九星当中,应该是一个当官的,而且这官当的还不小。” 赵夫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丝惊讶闪过,“老先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林昆依旧低着头,抬起手在棋盘上方凭空的挪动两下,似乎是在走棋,而后又是一脸思索的表情,似乎在思考下一步棋该如何走,嘴上却是淡淡的说:“印堂四周皆红,中心位置却是发黑,而且这黑气积郁的太深,怕是家里遇到的事情出在儿子身上,夫人面相虽善,心中一直敬畏神灵,可你这儿子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做的坏事太多,这一次怕是报应来了。” 赵夫人脸上的表情一震,整个人虚晃了一下,差点从石凳上摔下去,眼前这位‘老先生’的话,再配合上刚才山顶解卦大师的一个‘凶’字,她马上联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儿子恐怕是要保不住了,昨天晚上赵南从省城回来,说一切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她本来是怀着充满希望的心情到山上来求卦的,可结果……她内心的满怀的希望,此时碎的连渣都不剩了,就剩下绝望了。 “不过……” 林昆低着头淡淡的道:“这件事也不是不可化解,问题主要还是出在你家中,你家中本来是你儿子的祥瑞之地,但他不经常回去,祥瑞之地一旦失去了作用,你儿子的运气渐渐有差了起来,过去可能有过几年的好时候,但最近开始越来越差,以至于自己摊上了要命的官司,他爹都不帮不了他。” “大师,你说的太对!”赵夫人马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盼的道:“恳请大师指点,到底怎么样才能救得了我的儿子,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林昆慢悠悠的抬起头,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笑看着赵夫人,似是幽幽而叹道:“老夫我常年游历江湖,钱财乃是你们这些凡人的身外之物,我肯帮你绝对不是为了钱,而是今天能让我在这里遇见你,都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所定,我想这和你平时敬畏神明有关,是神明派我来帮助你的。” “恳请大师指点!”赵夫人直接从石凳上起来,两只膝盖直接跪了下来。 “夫人请起。”林昆隔着虚空向赵夫人扶过来,一脸淡若云烟的高深表情,说:“这件事其实不难,不过需要到夫人家走一趟,你的家本来就是你儿子的祥瑞之地,现在这祥瑞几近干涸,只要让它重新充盈起来就好了。” 赵夫人依旧跪在地上,抬起头,热切希望的看着林昆:“大师需要我做什么?” 林昆平和笑着说:“你家中可有念佛时用的佛珠?” 赵夫人道:“有!” 林昆笑着说:“那就行了,走吧!” 两个人打了辆出租车就开始往中港市内返,林昆和赵夫人都坐在后排,路上赵夫人几次想和林昆搭讪,林昆都是闭着双目脸色平静,赵夫人也不敢多打扰。 到了赵南家的小区门口,林昆和赵夫人从车上下来,林昆站在门口仰望了一圈,又前后左右的看了看,然后一副神棍的口气说:“风水宝地啊,难怪住着大官。” 赵夫人的内心,此时对林昆半分的怀疑都没有,他说什么她都觉得是对的。 赵夫人将林昆带到了家里,赵南家住的是一个双层的跃层,总的面积至少有二百平方,林昆走进屋里后,赵夫人连忙给林昆拿拖鞋摆在面前,除了对自己家的男人这么恭敬过,赵夫人还从来没对人这么恭敬过呢,林昆夸她一心向善什么的都是有意敷衍她,这年头谁不喜欢听好话啊,就是再烂的人,他的内心里也一定认为自己是有优点的。 林昆却是没有脱鞋,闭着双眼静静的呼吸,过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睁开眼睛,无奈的摇头叹息,赵夫人急忙的问:“大师,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妥?” 林昆道:“祥瑞之气已经散了九分,难怪你儿子这次摊上了这么大的事。” 赵夫人满脸哀求的恳求道:“大师,你快帮我想想办法,我这辈子都记你的大恩。” 林昆淡然的笑道:“女施主言重了,我来帮你是看在我们的缘分之上,不需要你记着我的恩。不过,你家里的祥瑞散的这么厉害,应该和你先生收藏古玩有关,他前不久应该是收了一个古玩摆在家里,那古玩可是极凶之物,就是它将这满屋子的祥瑞驱散的干净,不知道夫人家中可有这样一物?” 赵夫人完全惊呆在当场,如果说她刚才对林昆就是百分之百的信任,此时的信任更是再加上百分之百,喃喃的道:“大师,你真是太深了,几个月前,我老公确实收了一个古玩,是一个宋朝的青花瓷,他就摆在书房。” “可以带我去看看么?” “前几天被我老公带走送人了。” “好事!”林昆笑着说:“罪魁祸首就在那青花瓷的身上,送走了便了然了。” “大师你的意思是?” “取你平时念经用的佛珠来,只取其中的九颗,然后带我去你先生的书房。”林昆摸了摸胡须,脸上的神棍色彩更浓了,“待我小小的摆一个九星阵,那祥瑞之气三天内便能聚回来,到时候你儿子的案子自然就没事了。” “真的!?” 赵夫人惊喜道,赶紧把那佛珠拿来,取下了上面的九颗,交到林昆的手上,并带着林昆来到了赵南的书房里,赵南的书房里还摆了两件古玩,林昆虽然不懂成色,但看样子都是上等品,他随便将九颗佛珠摆在了九个方位,然后双手合十立定站好,口中念念有词,呜啦呜啦的念的什么东西他自己都不知道。 ‘做完了法’,林昆便转身告辞,赵夫人说什么也要给林昆钱,钱用纸袋包着,厚厚的一沓至少有十万,不过林昆可一点没有顺手牵羊的意思,这钱硬是没要,临离开前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笑着对赵夫人叮嘱说:“夫人记住,祥瑞之气三天内才能聚会来,这三天里令公子的案子千万不能开庭,一旦开庭便会招来血光之灾,夫人想尽一切办法也要阻止!” 赵夫人此时巴不得把林昆当神仙信奉,连连答应:“大师你放心,我一定阻止!” 赵夫人要送林昆出小区大门,被林昆拦住,“夫人,我们有缘我才会到此相帮,你不用太客气,夫人保重,老朽就此告辞,愿夫人一家平平安安。” “多谢大师吉言。”赵夫人双手合十向林昆拜了一下。 “暂别。”林昆双手合十回了一礼,这心里头强憋着一股笑意,同时也太佩服自己了,这神棍演的是不是太像了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得道高人了,哈哈! 林昆没有直接回百凤门,而是在街上故意兜了两圈,找了间商场的卫生间进去,偷偷把一身妆容给卸了,这才大摇大摆的打车回百凤门,他这是怕被人跟踪识破了真相,以他的敏锐感官,如果有人暗中跟踪或头盔百分之百的能感觉到,但这次事关重大,他还是决定小心一点为妙。 他之所以让赵夫人将开庭的时间拖上三天,是因为这三天里他要运作一下,去姚书记那拆穿青花瓷是假的也是需要时间的吧,如果错过了这个时间,赵南一回来马上就开庭,法官当庭宣布赵磊无罪,岂不是所有的计划都难以回天了。 林昆回到了百凤门,已经过了中午了,这时他又接到了余宗华的电话,电话里余宗华说姚书记带着昨天赵南带着的那个行囊去了燕京,应该是去拜访燕京的一位大佬,余宗华和姚书记同僚多年,对他的底细还是很清楚的,马上就给出了拜访人的姓名及身份,那位大佬官位极高,在政坛上的影响力巨大,姚书记如果能求他开的金口,那赵磊这事百分之百就过去了。 林昆眉头一蹙,看来自己让赵夫人拖上三天的时间有点短啊,自己现在马上出发去燕京,再找机会接近那大佬,这前前后后至少就得两天的时间,剩下的一天还不一定有机会能和那大佬碰上面,再说自己凭什么让大佬相信自己的话,那赝品青花瓷可完全是按照一比一的比例做出来的,真假本来就难辨。 挂了电话,林昆坐在沙发上思忖着,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昨天晚上刚刚通过电话的金凯,他这会儿不是正在燕京么,或许他能够想办法接近那大佬,解铃还须系铃人,那青花瓷本来就是他弄来的,他去拆穿事实的真相最合适不过了。 于是林昆马上拿起手机给金凯打了过去,金凯笑呵呵的说:“咋的兄弟,又想哥了啊。” 林昆没有跟他瞎扯,直入正题的说正事,等他事情的详细经过说完了,对面的金凯一改嘻嘻哈哈的态度,一本正经的说:“放心吧兄弟,这事交给哥了!” 林昆笑着说:“凯哥,我相信你,但你千万要记住,这事至关重要,马虎大意不得!” 金凯道:“兄弟你就放心吧,哥自然有办法,你说的那个大佬我不认识,但在燕京这地盘上,我还是认识不少有实力的人,见那大佬一面肯定不难,而且我知道一个秘密。” 林昆笑着说:“什么秘密?” 金凯嘿嘿笑道:“鉴别那青花瓷真假的秘密,到时候那大佬不信也得信,哈哈!” 夜里,赵南兴致匆匆的回到家,喜上眉梢情难自已,赵夫人像往常一样给他摆好拖鞋,赵南合不拢嘴的说:“老婆,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 赵夫人的心情也不错,笑着问:“什么好消息啊!” 赵南说:“姚书记今天去燕京见老板了,咱儿子的事已经定下来了,燕京那边亲自派法官过来,明天早上能到,后天一开始就开始开庭审理。” 赵夫人一听,脸上顿时一喜:“真的!”但惊喜过后马上便一脸愁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