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假神棍(1)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三十章:假神棍(1)

第七百三十章:假神棍(1)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此情此景下,蒋叶丽还是忍不住面红耳赤心跳加快,羞答答的向后退了一步,气若游丝却又婉转诱人的说:“大晚上的到人家的房间来,就是为了想那个呀……”说着,一张脸更送的像熟透的苹果。 林昆顿时忍不住的噗嗤的笑了出来,“你这个样子,还真像十八九的小姑娘,可惜……” 蒋叶丽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立马一百八十度变化,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老喽?” 林昆咧嘴一笑,凑到蒋叶丽的耳边小声说:“我有一个计划,说给你听听……” 蒋叶丽脸上那冷冰冰的表情渐渐舒展了开来,蹙着眉头说:“能行的通么?” 林昆一脸轻松的笑着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蒋叶丽点点头,“那我明天一早就给你联系,找他们几个最好的化妆师过来。” 林昆咧嘴笑道:“谢了,蒋大美女!” “怎么谢?” 蒋叶丽唇角突然间妖娆一笑,刚才还是一个羞答答的十七八九的‘小姑娘’,然后变成了一个冷冰冰兴致问罪的冰美人,这会儿忽然又变成了专勾男人魂魄的成熟妖精,抬起那柔软鲜嫩白皙的如同莲藕般的手臂,轻轻的往林昆的肩上一搭,身体顺势的向前一欺,一双火热性感的红唇那么一凑…… 壁咚! 反的将林昆推在了身后的门上,林昆一脸的惊悚骇然,看上起虽然不是羞答答的,但也和十七八的小男生被调戏一样,两人的角色这么快就调换了个个。 接下来……当然了,大家都懂。 蒋叶丽卧室的大床上像是开了一辆疾驰而过的火车,铁轨的速度咣当咣当的加快,空气中弥漫了一股春天般芳草的香味,混淆在一起的呼吸丝丝发烫,男人和女人最美妙最欢愉的时刻,莫不过彼此紧拥在一起直攀云霄…… 第二天一早,蒋叶丽就联系了剧院方面,找来了三位擅长舞台易容的化妆师,这三位化妆师都是金牌的化妆师,出场费可都不便宜,手上的活自然也是天衣无缝,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可以创造出你任何想要的形象来。 林昆给狗哥打了个电话,让狗哥多安排人手注意赵南家的举动,尤其要盯好了赵夫人,狗哥欣然领命,并在电话里保证,保证不辱使命完成任务。 这种事情交给狗哥来办,林昆还是很放心的,狗哥别看相貌和气质都很猥琐,但办起事儿来却是很让人放心的,他的脑袋够机灵,人也够义气。 三位化妆师按照林昆的要求,将他化妆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看上去仙风鹤骨,若要是再穿上一身黄色道袍,顶着个茅山的道士帽,都可以提剑去捉鬼了。 只是林昆并没有穿道袍,戴道帽,现在都什么社会了,真要是那么一副打扮去大街上转悠,不被警察当做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抓起来,也会被博物馆给逮回去当活化石研究,现代社会嘛,穿戴就要更接现代的地气才行。 林昆腿上正常穿着老年版的运动裤,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唐装,手里头拿着一把剧组里借来的鹅毛扇,脚上穿着一双老式的黑色的棉布鞋,打眼这么一看,既接地气又让人觉得仙风鹤骨。 林昆站在试衣镜前前后转悠的看了一圈,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指着镜子里的自己调侃说:“不错嘛,看起来还挺道貌岸然的,不错不错,是个神棍的料儿!” 蒋叶丽站在他身后笑着问:“怎么样,满意吧?” 林昆看着镜子里的她说:“满意,简直太满意了!” 蒋叶丽笑着从兜里拿出红包给三位化妆师分了下去,三位化妆师连连感谢。 三位化妆师拿了红包就离开了,屋子里一下子就剩下蒋叶丽和林昆两个人,蒋叶丽看着镜子里正在臭美的林昆,笑着说:“真就打算这么去行骗?” “那你看看,必须的呗!”林昆咧嘴笑着,一脸不正经的表情,和他仙风鹤骨的打扮一对比,还真当得上‘道貌岸然’这四个字,转身拿起桌上的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破帆布包,里面装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江湖行骗的东西,提溜着就向门外走去,还不忘背对着蒋叶丽调侃道:“就等我胜利归来吧!” 蒋叶丽唇角笑着,又无奈的摇摇头,反正她是觉得林昆这办法不可行,即便市委书记的夫人再迷信,也不至于轻易的相信一个江湖骗子,对吧。 狗哥已经给林昆传来消息了,说发现赵夫人出门了,没有开车而是打了个的,向开发区方向驶去,林昆没有开车,他马上让狗哥派人跟上,另外自己也打了辆出租车向开发区驶去。 一路上狗哥频频的和林昆保持着联络,林昆坐着的出租车刚进到开发区境内,狗哥在电话里就已经将赵夫人所去的具体位置报告出来,是去中港市黑山上的一座观音庙。 林昆心里头顿时一亮,没想到自己准备的这么及时,回头冲司机交代了一句,出租车向着庙观的方向就驶去。 出租车司机一路上都憋着好奇心呢,见林昆不再打电话,而且嘴角常挂笑容,便尝试的问:“老先生,你是会算命么?” “哦?” 林昆疑惑了一声,马上想到自己现在的一身穿着,他本来不想骗这出租车司机,但看他一脸迫切好奇的模样,索性就先拿他练练手,唬他一把玩。 “会一点点。”林昆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这都是他刻意伪装的。 “那你能帮我看看么?”司机师傅兴奋的笑道。 “好啊!”林昆笑着说。 “我把生辰八字给你?” “不用了,那太麻烦,我就简单的帮你看个面相吧。”林昆笑盈盈的说。 “好,那谢谢大师了!” “不用客气。”林昆一副认真的表情打量了出租车司机一会儿,道:“你的老家应该在北方,千里之外,你眉毛粗重,是一个讲义气又孝顺的人,你印堂红光发亮,脸颊双侧有桃花的迹象,假如你没结婚,最近你要么是交了女朋友,要么就是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假如结婚的话,就是出轨。” “大师,你太准了!我老家确实在北方,千里之外,我为人确实孝顺又讲义气,我没结婚,最近吧是遇到了一个喜欢的女孩,你看我俩能成么?” “我再仔细的帮你看看。”林昆又是一副神棍的模样打量着司机,随后说:“坎水遇震,震在东南,震化为火……对方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而且你们应该是网上相恋,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们俩还没见面呢吧。” “是啊,大师,我都认识她快三个月了,她也在本市,但就是不和我见面,你说……” “离火遇坎水,她不和你见面的原因,是因为你们相识的过程中存在欺骗的成分,简单直白的说,就是她的美在你的眼里只是虚幻的不真实的,你只见过她的照片,就一厢情愿的认为她美,可她本人没有照片上漂亮。” “哦,我好像明白了师傅,她怕我见到她真之后,就不喜欢她了,是这意思么?” “一半一半吧,再有她对你应该没那么上心。”林昆笑盈盈的说:“你面相上最近可能会有破财的地方,记得当心一点就好了,这个不是绝对的,看你自己。” “大师,具体是哪方面?”司机师傅迫不及待的问。 “我到了。”林昆微微一笑:“多少钱?” 司机师傅一脚刹车踩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黑山脚下,笑着说:“大师,不用给钱,这一趟算我的。” “这怎么行呢。”林昆看了一眼计价器,一共是一百三十多块,掏出一张一百和五十的,塞给出租车司机说:“谢了小伙子,不用找了。”推开车门下车。 “谢谢大师!”身后传来出租车司机的声音。 林昆没有回头,背对着出租车挥了挥手,嘴角却是暗暗的偷笑,看来自己这蒙人的功夫不差,说那出租车司机是北方人,是听他的口音听出来的,说他最近有桃花,是因为看到他总拿手机看微信,而且对话框里他说很多话,对方只是简单的回一句,可见对方对他不是十分在意,说那女孩长的漂亮,年轻人网络上的爱慕,有几个不是因为对方漂亮的,什么心灵美灵魂沟通的,都是扯淡,当然不排除真的有那样的人存在,只是你我都遇到过。 至于说那个女孩本来是没有出租车司机想象中那么漂亮,这个理由更简单的,自从有了美颜相机,那些个交友软件里一下子出现了太多的美女,真要是约出来十个,估计九个长的都不咋样,剩下一个是真美女就算庆幸。 看吧,这一切都是符合逻辑的。 黑山上的庙在山顶出,林昆没有上山,而是在登上入口的位置坐下,这儿有一小块方圆,摆着石桌石凳,石桌上有一个雕刻的棋盘,林昆就假装高深的看那棋盘,棋盘上空空然也没有一个棋子,他仿佛在跟自己无棋对弈。 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赵夫人才从山上下来,一路绵延的都是青石板台阶路,赵夫人脚上穿着一双朴素的布鞋,身上的打扮也是极为的朴素,和她平时的贵妇打扮截然相反,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到庙上有一个规矩,不能穿的太艳丽,否则对神明不敬。 赵夫人的心情很不好,刚才在庙里求了一卦,解卦的大师分析后只对她说了一个‘凶’字,其他的便不再多说,这和她以往来求卦的时候一点也不一样,过去解卦的大师总会仔细的跟她说每一个步骤,今天只是一个字,而且还是一个‘凶’字。 她今天来求卦就是为了儿子赵磊,一个‘凶’字马上让她联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所以下山的时候她整个人无精打采,几次差点踩空了台阶扭了脚脖子。 “女施主,你们家最近恐怕是遇到了什么事儿了吧,离火遇巽,怕是这事还不小呢。” 赵夫人猛的一惊,回过神转过身四处打量,周围空空然也,只有一个坐在石桌旁与自己凭空对弈的老叟,老叟一身古朴的打扮,模样里透着‘仙风鹤骨’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