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我想要你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二十九章:我想要你

第七百二十九章:我想要你 吃过晚饭之后,姚书记便和赵南到楼上的书房聊天,赵南随手将拉杆县和小行囊带了过去,门一关上,刚才饭桌上一脸笑谈从容的赵南突然单膝跪地。 姚书记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起赵南,说:“小赵啊,你这是干什么!” 赵南满面愁容,眼眶里甚至闪烁出泪花的光芒,他一个大男人,堂堂的一市书记,何曾在人面前露出这么卑微的一面,“姚书记,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啊,我就那么一个混账儿子,他要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就……” 姚书记扶着赵南坐下,脸上的表情严肃下来,说:“小赵你放心,咱们俩是多年的交情,赵磊那孩子我是了解的,本质不坏,就是被这世道给迷惑了,你把事情的具体说给我听听,我帮你想想办法。” 得到姚书记的这番承诺,赵南顿时喜极而泣,擦了把泪水,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姚书记听完微微蹙眉,几项经济罪倒没什么,关键后面涉及到了贩卖人口和命案,这可就是个难办的难题了。姚书记入定的思考了一会儿,说:“这事有些棘手,光凭我一个人恐怕难以办成,我需要去燕京见一下老板。” “多谢姚书记!”赵南心中已经看见曙光,姚书记口中的老板,肯定就是姚书记在燕京里的靠山,他们官场上都习惯叫自己的上头靠山叫老板,这样不俗气也不张扬。 姚书记将目光落在了赵南身边的一个行囊和一个拉杆箱上,赵南马上会意,打开了拉杆箱主动献上说:“姚书记,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别嫌少。” 姚书记的眼中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泛起,目光落在了那个看似普通的行囊上,倒不是他的内心有多贪,而是要去见燕京的老板,钱这种铜臭的东西怎么拿的出手,人家在燕京里坐拥一方,跺一跺脚整个华夏大地都得跟着颤,会在乎你那区区的一箱子钱? 赵南又打开了行囊,将里面的青花瓷取出,温和的灯光下青花瓷上的纹路异常冷艳动人,姚书记的双眼顿时一亮,深深的被这只惊艳的青花瓷吸引了。 …… 夜深,赵南才坐着姚书记专门调来的车离开,他现在急不可耐的要返回中港市,而姚书记也答应他明天一早便飞往燕京,当下时间紧要,赵南必须回中港市亲自盯着,只要姚书记一和燕京城里的那位‘老板’搭上话,献上那宝贝青花瓷,赵磊身背重案的这些事便会不攻自破,这就是权力的威力。 余宗华坐在家里的书房里,书房里没有开灯,他一直坐在窗口的位置,看到赵南坐着专车离开,回过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是夜深十一点多钟了。 老伴推开了门,奇怪的看着坐在黑暗中的自家老头,说:“你干嘛不开灯啊。” 余宗华笑着站起来说:“敌人在明我在暗。” 老伴云里雾里,“你瞎说什么呢?” 余宗华和老伴自然没必要隐藏,笑着说:“我得给林昆侄子打个电话,有情况。” 老伴说:“现在?还是算了吧,人家这会儿估计都睡了,谁像你总这么夜猫子。” 余宗华笑着说:“今天这事情关键,他就是睡了这电话也得马上打过去。” 林昆还真就没睡,他最近晚上习惯睡的晚,习惯将这几天的事情穿在一起来回的想想,看看哪里有什么漏洞,一旦出了什么漏洞该如何的面对处理,总之这次既然把赵磊给抓起来了,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不是出于私仇,而是出于正义。 接到余宗华的电话,林昆很高兴,向余宗华问了个好,并向余夫人也带个好,余宗华在电话里简单的问了一下余志坚最近的情况,然后才将看到赵南去姚书记家的事跟林昆说了一遍。 林昆听后脸上的表情平静下来,入定的思考了一会儿,问:“赵南都带了什么?” 余宗华道:“一个拉杆箱,和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 林昆笑着说:“余叔,谢了!” 余宗华道:“你这小子,跟你叔还客气什么,志坚那小子在你身边你多照顾着点,他要是哪里不听话了,你就替叔叔揍他。” 林昆哈哈笑道:“好,余叔你早点休息吧,有机会我去沈城看你和婶子。” 余宗华笑着说:“好!沈城欢迎你。” 挂了电话,林昆坐在那儿入定思索,拉杆箱里装的应该是钱,那鼓鼓囊囊的包裹里呢?从余叔那听来的是圆不溜秋的一个东西,肯定不是钱之类的,赵南始终小心翼翼的抱着,应该是怕碎的物件,圆不隆冬的还怕碎…… 是青花瓷!? 林昆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马上哭笑不得起来,先前金字招牌的金老爷子为了帮自己,送给了赵磊一只青花瓷,那青花瓷的真品早就被金凯给打碎了,送出去的那个是赝品,不过赵南父子可不知道,一只都当做宝贝收藏着,这次赵磊出了这么大的事,赵南往外送古董,十有八九是那只赝品青花瓷。 如果真是那只青花瓷的话,这事儿可就好办了,托人办事送礼,送出去的是赝品,这就好比普通的小老百姓给单位的领导送礼,巴望着能提升提升,结果路边买了两条中华烟屁颠屁颠的送给领导,领导当时看了肯定高兴,可等拆开烟抽上那么一口,估摸着送烟的小同志这辈子都没有提升的机会了。 林昆此时的想法很简单,真要是能确定那青花瓷是假的,自己就去沈城走一趟,告诉姚书记一声那青花瓷是假的,不信的话可以去古董行里请专业的师傅验一验,真金不怕火炼,真股东不怕验,这验一下答案自然明了了。 当下最关键的是怎么确定赵南送出去的到底是不是那只青花瓷,最好是! 想到这里,林昆马上就给金凯打了电话,金凯迷迷糊糊的说:“兄弟,干嘛这么晚找我。” 林昆笑着说:“想你了,出来喝酒呗。” 金凯迷糊的说:“喝啥酒啊,我现在人在燕京了,我家老爷子让我来这边看看金店。” 林昆笑着说:“金总,你可不仗义啊,去燕京也不提前跟兄弟说一声,我好给你送个行啥的。” 金凯迷糊的说:“送啥行啊,你成天那么忙,过几天我就回去了,你给我接风洗尘就行了,至少得摆个满汉全席啊,你哥我有喜事要告诉你,嘿嘿。” 林昆站起来,走到窗边笑着说:“不会是你要当爸爸了吧,要是这个,我摆满汉全席,要是别的就算了。” 金凯哈哈笑道:“那这次满汉全席你摆定了,别以为我在燕京不知道,你小子最近是不是把赵磊那鳖孙给搞了?嘿嘿,真他女良的解气啊,我一看那小子就不爽,成天仗着他老子的身份牛掰哄哄的,还伸手要我们家老爷子的青花瓷!” 林昆笑着说:“你还说青花瓷呢,那青花瓷还不是个赝品,我挺佩服你当时的,你把那真的青花瓷打碎了以后,从哪儿找来了那么像的赝品?” 金凯笑嘿嘿的道:“我哪有什么本事啊,还不是被逼的急眼了,上了‘找宝网’,我跟你说啊兄弟,现在的网络可发达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找不到的,要买东西就上‘找宝网’,价格便宜还实惠,而且还都包邮,嘿嘿。”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三根小黑线,笑着说:“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做广告呢。” 金凯嘿嘿笑道:“那你看看,哥的广告口才怎么样。好了,不和你小子瞎扯了,你打电话给我肯定是有事吧,说吧有什么需要哥帮你的,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林昆笑道:“行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还赴汤蹈火呢,你这都马上是要当爹的人了,我怎么舍得让你赴汤蹈火,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要我嫂子和侄子怎么办?我以为你在中港呢,想让你帮忙去赵南家验证一件事情,赵磊被抓了以后,赵南想办法救儿子,估计是拿着你那个赝品的青花瓷去孝敬大佬了。” “什么?拿我那赝品的青花瓷去孝敬大佬,哈哈哈!”金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电话里传来了闵小优惺忪的责怪声,金凯强忍着压低声音说:“那他这不是去救他儿子,是去害他儿子呢,要是被那大佬知道那青花瓷是假的,哈哈……” “我现在就是想确定一下,他带走的是不是那个青花瓷,如果是的话就好办了,我亲自去一趟沈城,装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去那大佬的跟前拆穿一下。”林昆笑着说:“行了,没你什么事了,你好好的陪嫂子吧,晚安。” “晚安,有什么好消息记得通知我啊。” “嗯,放心吧。”林昆刚要挂电话,金凯忽然叫住说:“等等,我可以透个消息给你,咱们市委书记夫人最迷信,但凡家里遇到点什么事,就会请大仙到家里看,你可以找个人装成大仙,然后到她家里转上一转,到时候不就……” “好了,赶紧睡觉吧你。”林昆笑着挂了电话,心里头却对赵磊的这个提议十分在乎,他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想了想,马上给狗哥打了个电话,让狗哥安排人去赵南家的楼下蹲着,赵夫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密切关注,一一汇报。 林昆又敲门来到了蒋叶丽的房间,蒋叶丽穿着一件风情妖娆的粉红色短款睡衣,虽然是冬天,但屋里的温度却是很暖和的,一窗之隔,窗外是冬天,窗内是春天。 “穿成这样敢开门?”林昆关上门,笑着调侃说:“万一不是我是别人怎么办?” 蒋叶丽婉然的一笑,不似媚然却胜媚然的道:“你傻呀,我不会看看猫眼呀。干嘛大晚上的过来?” 林昆笑着说:“我记得你有认识剧院的人,他们的化妆师是不是很厉害,能把我化你的都不认识。” 蒋叶丽道:“对啊,你要干嘛?” 林昆嘴角噙着一丝坏笑,凑到蒋叶丽的身前,伸手轻轻揽住她的腰,贴在她的耳边,湿热的呼吸轻呵在她的耳垂上,语气里一缕淡淡的邪魅说:“我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