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急需血样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二十六章:急需血样

第七百二十六章:急需血样 “我或许能帮上忙。” 王云和几位亲朋正一脸的焦急愁容,头顶忽然传来林昆的声音,几个人同时抬起头循声看来,热切的目光仿佛绝命之中看见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但王云的脸色马上变的阴沉起来,本来充满希冀渴望的目光,霎时间冰冷下来。 林昆知道王云的心底肯定因为闵红而不待见自己,他冲着那几位童家的亲友笑了一下,转过身笑着对护士小姐说:“你刚才说那血样的概率是多少?” 护士小姐说:“大概只有百分四五的样子。” 林昆笑着点点头:“那就是说,我如果能喊来一百个人,就肯定会有匹配的血样吧。” 护士小姐笑了一下,说:“理论上是这样的。”心里却在想,他是在开玩笑么,上哪一下子找来那么多人,就算是找来了,医院现在大部分的人已经下班了,采集血样到验血还需要很长一段的时间,等一切都齐全了找到匹配的血样,病人恐怕早就失血过多撒手人寰了。 护士小姐想到的,林昆也想到了,给蒋叶丽打了一个电话后,便问护士小姐,“一百个人过来,大约多久能够确定出血样。” 护士小姐说:“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血站那边和护士科的人手都不足,保守估计要七八个小时吧,还是最快的。” 林昆皱眉道:“病人能等那么长时间么?” 护士小姐默然的摇摇头,林昆深呼了一口气,笑着对护士小姐说了声谢谢,转身向电梯的方向走去,焦急的等候在一旁的童家亲朋有些着急了,聚在一起小声的嘀咕着:“不说要帮忙么,怎么这么快就走了,那家国怎么办啊。” “唉,一百个人里只有四五个血样匹配的,还是得在理论条件下,一百个人来医院里验血,没听刚才那小护士说么,至少也需要七八个小时,还是最快的。” “那家国他……” 已经有人急的哭了起来,哽咽着说:“实在不行,还是叫老头老太太来吧,两个人总有一个血样和家国一样,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家国流干了血人没了吧。” “王云,你快拿个主意吧,咱不能就这样看着家过没了。” “不能告诉两位老人,他们才刚刚康复,把消息告诉他们,他们就会有生命危险,就算真的用两位老人的命,把家国的命换回来了,他一定会愧疚终生的。”王云眼角闪着泪花说。 “那怎么办?” “我,我……”王云急着双手抓着头发,红着眼睛说:“我也不知道。如果家国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三姑、二婶、大表哥、二表哥……麻烦你们以后多照顾照顾两位老人,我也跟着家国去了,我们一家三口在地下团圆。” “云啊,你可千万别瞎想……” “是啊,医院不也是联系其他的血站了么,这么多的血站,总会有匹配的血型。” 话刚说完,一个小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病人家属,谁是病人家属!” 眼前的几个人同时说道:“我们都是!” 护士喘了口气,道:“周边的血库都联系过了,都没有匹配的血样……” 王云一个失神坐在了地上,周围的亲戚一下子也都懵了,没有匹配的血样,这不等于变向的宣判正躺在急救室里的童家国的死刑么,作为亲戚他们每个人都知道,童家国为人正直没干过什么坏事,可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急救室的门开了,亲戚们围了上去,王云坐在地上神情呆滞的向医生看去。 “医生,家国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乐观。” 医生无奈的摇摇头,惋惜道:“没有血供进来,最多能够再维持两三个小时吧。” 林昆来到了副院长的办公室外,门虚掩着,里面透出丝丝的灯光,早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宋家城却依旧稳稳的坐在办公椅上看着报纸,他的办公里每天都很多报纸送来,他从早上看到晚上,再从晚上看到深夜,有时候就在办公室里过上一夜,有时候半夜才回家,儿子失踪以后,老板郁郁而终,家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牢房,囚禁着对儿子和老伴的所有回忆,他迷恋却又害怕那冷冰冰的回忆,如果不是坚持着儿子能回来的信念,他恐怕早就选择死亡。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宋家城抬起架着老花镜的双眼,无精打采的看了一眼,问:“谁啊?” 林昆轻轻的推开门,咧嘴冲老头露出一个笑脸,宋家城本来无精打采的脸上,顿时一股愠怒,挥起手中的报纸就向林昆丢了过来,“你这个小骗子,出去!” 林昆身体敏捷的一躲,抓住丢过来的报纸,笑嘻嘻的坐到了宋家城的对面,“宋院长,你先别生气。” 宋家城嚯的一下站了起来,阴沉着一张脸问道:“你说帮我找回儿子,人呢!?” 林昆腆着脸笑着说:“宋叔,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家公子的失踪有蹊跷,这几个月我虽然没有什么进展,但我已经摸到了些线索,只要慢慢的追查下去,一定有结果。” “真的?” 宋家城挑着眉头说:“我还能再相信你?” 林昆笑着道:“反正你都已经相信我这么长时间了,大不了死马当活马医呗。” “哼!” 宋家城冷哼一声,“这几个月你一点消息也没有,今天突然跑过来,又有什么事吧?” 林昆嘿嘿一笑,嬉皮笑脸的说:“宋院长你就是厉害,我一来你就猜出来有事了。” 宋家城黑着脸,算是压下了心里的怒火,道:“有什么事,快说,别耽误我看报纸。” 林昆嬉笑着将事情说完,本以为宋家城会冷冰冰的拒绝,他好再死皮赖脸的哀求,结果宋家城听完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拿起电话就给医院各个分属的脸领导打电话,在这市中心医院里,宋家城的名望可是极高的,甚至比院长还要高,这老头性格是古怪了一些,但再医学方面那绝对是顶尖的专家。 宋家城不光给市中心医院的各部门下达任务,还把电话打到了临近的几个大医院,一通吩咐完毕之后,挂了电话抬起头冲林昆说:“你别让你那一百号人都来这了,分几组人每个医院派去几个,我让他们一个小时内出结果。” 瞧着这性格古怪的宋老头雷厉风行的架势和做派,重要的是他那强大的号召力,林昆竖起大拇指,一脸崇拜的看着老头,由心的赞道:“宋叔,你牛!” 林昆转身就要溜,宋家城却是一声冷喝把他叫住:“站住!” 林昆马上立定,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然后嬉皮笑脸的转过头,对付这种性格古怪的老头,就得和他耍耍无赖,脸皮要是不厚一点,还不得被他骂死啊。 瞧,咱们林大兵王的觉悟性多高! “就这么就想走了?”宋家城冷冷的道,那一双眼睛里阴郁的光芒,叫人生寒。 “额,谢谢宋叔。”林昆嬉皮笑脸道:“你还得看报纸,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你给我站住!”见林昆还想要跑,宋家城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阴险的说:“我能让刚才打电话的那些人帮忙,也能一个电话过去让他们不帮忙。说吧,我儿子的事你还打不打算给我办了,我也不强迫你,只要你小子一句话!” “额,哪句话?” “你是笨蛋么?”宋家城气呼呼的说:“办,还是不能办,就这一句话。” “额……” 林昆看着宋家城,一时间有些摸不透这个性格古怪老头的心理,他是希望自己能办呢,还是不能办呢?废话,当然是能办了,可他脸上的表情为何坦然之中更有着一丝坚决。 林昆过去接受过心理学的培训,这门课程的成绩虽然一般,但基本分析人心理的能力还是有的,透过宋家城的双眼,他看到了一丝绝望,对生活厌倦的绝望。 林昆内心马上恍然,老头子这是开始厌世了,如果自己说能办,他会问自己需要多久,会迫不及待的要求一个明确的期限,如果不能办,他可能马上会选择自杀。 林昆心底长呼了一口气,尝试的道:“能办,我一定帮你把儿子找回来!” “多久?”宋家城语气平静道。 “这个不好说。”林昆一脸认真的说:“不过,我会尽快的顺着线索摸下去。” “我要一个明确的时间!”宋家城突然急道。 “宋叔,这个我真的保证不了。快的话一个月,慢的话几个月甚至等上一两年都有可能,毕竟庆宗被掳走的组织不一般,我就是有心去找他,也很难找到。” 宋家城长长的叹了口气,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哀怨的看着林昆:“你不会是在敷衍我吧。” 林昆扑腾一下给宋家城跪了下来,宋家城脸上一阵惊愕,“你这是做什么?” 林昆一脸决然的道:“宋叔,我答应你一定尽全力帮你找回儿子,万一真要是找不到,只要你不嫌弃,林昆以后给当儿子,给你养老送终!” “你……” 宋家城脸颊的肌肉颤抖了两下,“你快起来!”说着,伸手过来扶林昆。 林昆坚决的不起来,他这完全是为了替宋家城打开心结,不想他想不开自寻短见,抬起头看着宋家城,一脸决然的道:“宋叔,要不你现在就认了我这个儿子。” 宋家城长叹一口气,“罢了,小林,你的心意我领了,你还是先帮我找儿子吧。”说完,宋家城坐在了椅子上,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喃喃道:“这么多年都等了,我就再多等一年,但愿在我合上眼睛离开的时候,还能见到他。” 林昆长长的在心底松了一口气,这才慢慢的站起来,“宋叔,那我先走了,有事你随时打电话给我。” 宋家城坐在椅子上没有出声。林昆悄然的退出门外,口中喃喃的道:“宋庆宗啊宋庆宗,你到底在哪儿呢?但愿我这次没有猜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