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童家国出事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二十五章:童家国出事

第七百二十五章:童家国出事 三天后,中港市中心法院开庭,有关赵氏集团董事长、法人涉嫌严重偷税漏税以及各项刑事案件的审理正式拉开帷幕,由于涉嫌的案件庞大复杂,法院方面暂定了三天的审期,原告方为一名专业的代理律师,被告方是赵氏集团的董事长、法人赵磊。 说一下这名代理律师,是中港市警察局接到举报后,由政府出面聘请的律师,被告赵磊同样也请了律师,有趣的是这两名律师现实中是一对竞争对手。 原告方的代理律师姓金,被告方的代理律师姓陈,两人差不多都四十多岁,在中港市的律师界斗了也有十多年了,两人的品质说不上好坏,对于律师而言正义感什么的都是胡掰,唯有利益和名声是他们心目中最看重的。 不过,这位金姓的律师和蒋叶丽倒是有点私交,两人很早以前就认识。 上午八点钟,审判正式开庭,由于赵磊的身份比较敏感,法院方面为了不引起太大的社会舆论,暂定闭厅审理,除了中港市法制频道的一个记者和一个摄影师外,厅内不允许其他的记者以及各种媒体报道组织人员入内。 第一天审理的主要是有关偷税漏税的经济案,林昆并没有出现在庭审上,负责审理的法官是如今中港市法院系统里威望正高的童家国,童家国一向刚正不阿,混在体质里这么多年交了不少的朋友,也树立了不少的敌人,这次审理赵磊对于任何一位检察官来说,都是一个扎手的活儿,大家伙避都避不开,谁都不希望跟市委书记染上这种关系,只有童家国一人挺身而出。 童家国的朋友劝他,要审的人是市委书记的公子,这事能推还是推了好,实在不行就学古人抱恙在家,虽然整个中港市的检察官同时抱恙在家有些说不过去,但为了明哲保身,就算是荒唐大家伙也不介意一起这么做。 但是童家国拒绝了,拒绝的很干脆,这让劝他的朋友很是不解,这小子一向头脑聪明,就算骨子里再刚正不阿,也没傻到自己要断自己前途的地步上,实际上中港市的这些检察官们的心里都清楚,赵公子的罪行肯定铁打的事实,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谁的脑袋被驴踢了会把他给挖出来,除非那家伙的脑袋被驴给踢了,而且还踢的不轻。 谁要是坐在了主审法官的这个位置上,判赵公子有罪,必然会得罪赵书记,但要是判赵公子无罪,或者轻罪,那自己一辈子攒下的名声都得毁了。 第一天的审讯进行了一整天,上午审了三个小时,下午也审了三个小时,原告方提供了诸多的事实证据,被告方雇佣的那位陈姓的律师起初巧舌如莲的辩护,最终金姓律师提供了一份刻在光盘里的铁打证据,把赵磊所有的经济犯罪都落实,涉案的金额不说是相当巨大,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第二天的审讯,主要是扒赵磊这些年来的非法敛财,强占土地等罪行,赵氏集团的名下有一个建筑公司,近两年房地产产业火的不行,赵氏集团名下的建筑公司连开发了好几个地脚极佳的楼盘,楼盘建成以后大卖,但住了没多久就开始有居住的老百姓反映房子的质量不好,和赵氏集团名下的物业公司闹起了矛盾,最终这件事被赵磊花钱给平息下来了,另外也有其他的开发商举报,在和赵氏集团名下的建筑公司投标土地的过程中,曾遭到赵磊暗中的人身伤害和威胁,最终都是不敢以身犯险才主动退出竞标,赵氏集团最终以低价拿地。 第二天的审讯又是审了一天,审出了赵磊涉黑的多项罪行,陈姓律师巧舌如簧,最终还是在事实证据的面前败下阵来。 法庭上,赵磊的表情一直很淡定从容,在不可动摇的证据面前,他承认,对于那些证据还略有不足的证据面前,他先让陈姓律师辩解,辩解无效后也承认,反正被搬到法庭上的这些事都是他做的,他承认了一点也不冤枉。 此时,辽疆省省会沈城内,中港市市委书记已经在政府招待所里待了四天,算上连夜过来的那天是五天,来的时候赵书记说是公事出差,可省里最近也没有什么大型的会议,或者专门涉及到中港市发展建设的小会议,负责招待所的所长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心中多有疑惑自然也没有多问,讨好一位市委书记的好处,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要是换做普通的官员借口来入住,他早就给轰了出去,省招待所是有国家经费的,经费岂能随便浪费。 眼看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赵南心急如焚,来之前他就得到消息,他要拜的那位大佛目前正在外地考察出差,最快也要五天回来,他不便去外地找那尊大佛,只能在沈城里干等着。 眼看着就要日落黄昏了,明天就是审讯的最后一天了,他虽然做了多手的准备,可万一明天的审讯上案子盖棺定论,那赵磊极有可能就是枪决死刑,理论上是可以上诉再拖延时间,可赵磊犯下的罪行实在太多,有的又是太过恶劣,高级法院一定会驳回上诉申请的。 赵南待在招待所的高标准房间里,房间很大,很宽敞很明亮,他怀中抱着一个品相极佳的青花瓷,这青花瓷是之前金元宗为了帮林昆送给赵磊的,赵磊本身不喜欢这一类的古董物件,但赵南却是极其的喜欢,对金元宗手里的这个宋朝官窑里的青花瓷更是朝思暮想,赵磊收这个青花瓷也是为了父亲。 宋朝官窑的青花瓷,在历史上是最佳的,无论工艺还是质量,没有哪一朝哪一代能够超越的,就赵南手上的这个青花瓷,不管市面上开价多少,都难以求到,绝对的有价无市。 赵南此次出来别的东西没带,就带了这么一个青花瓷和一箱现金,现金不多不少正好二百万,这钱来的倒也算光明,都是儿子孝敬自己的,可儿子的钱来的却不是很光明。 赵南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青花瓷,拿起电话打了出去,电话一接通,便马上恭敬的说:“姚书记,我是小赵啊,您还在忙着公务呢?可要注意身体啊。” 对面的姚书记倒也客气,“小赵啊,你还在沈城等我呢?别着急,再有两天我肯定回去,咱们也是很久没见了,正好这次我出来考察,学到了不少的新东西,咱们交流交流,你把我参谋一下对于咱们辽疆省的可行性。” “好的,姚书记。” “我这还有事,就先不和你多说了,咱们两天后见,我请你喝沈城最纯的酒。” “谢谢姚书记。” 挂了电话,赵南急的头皮都快着了,两天,两天后自己的儿子早已经被定罪了,他站起来来回的在屋里踱步,没过多久手机响了,是家里打过来的。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赵夫人为人狭隘,赵南当了这么多年的市委书记,从来也没给自己家人谋到点大的利益,不是说她有多正直,而是她心里狭隘,看不惯自己家亲人过的好了,总喜欢让他们仰视着自己。 赵夫人焦急的问:“怎么样,姚书记那有信儿么?” 赵南叹息道:“还得两天。” “什么,两天!”赵夫人急的哭出了声,说:“两天后咱们儿子早就被定罪了。” 赵南道:“我知道。” 赵夫人急着说:“那现在怎么办?” 赵南深呼一口气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我倒是有一个拖延时间的方法……” 关于赵氏集团董事长兼法人赵磊的审讯案,是中港市最近最热门的话题,从赵磊被抓走的那天开始,各种流言蜚语早已经飞满了大街小巷,每天晚上中港市的新闻频道都会报道一点有关审讯的消息,老百姓们关注的热情更是高涨,这年头明星的绯闻,远没有官员相关的话题要热门。 林昆此时和龙大相几人正在百凤门里喝酒,一起的还有蒋叶丽他们几个女人,龙大相已经着手安排下去了,让狗哥带着手下的兄弟做好夺回场子的准备,只要赵磊的罪行一定,赵磊名下的那些场子,便会毫不客气的收回来,至于赵磊其他的那些产业,林昆不敢兴趣,他只想做一个正义的地下教父,而不是一个涉及行业广泛的奸商。 几个人喝的正在兴头上,就是平时不太沾酒的几个女人也都跟着喝了一些清酒,林昆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站起来找了安静的地方接听,电话是张天正打来的,告诉他童家国出事了,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砍了,浑身上下砍了四十多刀,人现在正在中港市中心医院里面抢救…… 挂了电话,林昆的脸色瞬间铁青,回到酒桌上对龙大相等人吩咐了一下,然后他开着车便向中心医院驶去,童家国被砍的蹊跷,他过去是得罪过不少的人,但为什么偏偏之前没有出事过,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了,可能性只有一个! 林昆到了急救室的门外,王云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抱着头,旁边还有几位亲戚,同样都是一脸的焦急担心,林昆走到急救室的门前,问门口的护士,“童先生怎么样了?” 小护士如实相告:“病人身上中刀太多,但没种什么要害,但失血过多,情况很危险。” 林昆道:“失血过多快给他输血啊!” 小护士为难的摇摇头:“病人的血型很特殊,我们血库里的血不够。” 林昆皱起了眉头,这可如何是好,一旁坐在长椅上等待的王云,两只手抓着头发,一副很焦急又犹豫的表情,旁边的亲戚小声的劝说:“要不让老头老太太过来……” 王云说:“不行,他们岁数那么大了,又刚刚煤气中毒恢复,抽他们的血不等于要他们的命么!”